悲智缺乏文学常识引起的诽谤 二

飞兔中文网 21 0

  十五,悲智缺乏文学常识引起的诽谤

  (二)不许佛陀用七宝小桌子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5-5.佛陀用七宝几

  ★“即时如来。于师子座。整涅槃僧。敛僧伽梨。揽七宝几。引手于几。取劫波罗天所奉花巾。”(《楞严经》)

  佛陀制戒不得受捉或令捉一切金银、钱财、宝物或视同如宝之物,佛陀更不可能亲自受捉金、银、水晶、琉璃.琥珀.玛瑙.砗磲等七宝之物。所谓佛陀“揽七宝几”,纯属栽赃。

  比丘不得受捉或令捉金银珠宝或世人所喜受用之物。

  比如:

  “若比丘自手捉钱,若金银,若教人捉,若置地受者,尼萨耆波逸提。”(《律》)

  “任何比丘,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若捉或令捉者,波逸提。”(《律》)

  “不得著金所成履、不得著银所成履、不得著摩尼所成履、不得著琉璃所成履、不得著水晶所成履”。(《律》)

  “不得持金制、银制、摩尼制、琉璃制、水晶制、铜制、铜石制、锡制、铅制、铜铁制,持者堕恶作。诸比丘!许持两种钵:铣钵及瓦钵。”(《律》)

  佛陀于所制戒律亦率先垂范清净持守,不受七宝所制之床、盘、钵等。

  比如:

  “(尔时郁伽长者)以五百金床奉佛。时佛不受。又奉银床琉璃床颇梨床。佛亦不受。尔时长者除是宝床。更敷余床以褥重覆上。佛即就坐。尔时长者以五百金盘奉佛。佛亦不受。又奉银盘琉璃盘颇梨盘施佛。佛亦不受。尔时长者以五百金钵奉佛。佛亦不受。又奉银钵琉璃钵颇梨钵。佛亦不受。佛言。我先听二种钵。铁钵瓦钵。”(《律》)

  故而,绝对不可能存在佛陀受捉使用七宝几之事。]《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五;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几】:小或矮的桌子,比如茶几。

  一者,并无不许用宝几之戒律;

  二者,悲智开始编造“戒律”了。他谎称:“比丘不得受捉或令捉金银珠宝或世人所喜受用之物。”。

  悲智,“比丘不得受捉……世人所喜受用之物”,如果世人喜欢素食,那么“比丘”们还不能吃饭了?!

  复次,悲智,这句“任何比丘,见宝物或视同如宝物者若捉或令捉者,波逸提。(《律》)”并无出处。查遍律藏,只有如下:

  【若比丘自手取金银若钱。若教人取。若口可受者。尼萨耆波逸提。】《四分僧戒本》(昙无德出);后秦世罽宾三藏佛陀耶舍译;

  三者,七宝几是天人用呈供养之物,并非供养之物。《楞严经》中说的很清楚,世尊“揽七宝几。引手于几。取劫波罗天所奉花巾。于大众前绾成一结。”,这里意思很明确,此“劫波罗天”人,把供养的物品摆满了“七宝几”,所以佛陀才会拉动七宝几,取了其中的“花巾”,绾结示众。

  帝释天曾经供养佛陀“琉璃重阁”。如经云: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摩鸠罗山。尊者那伽波罗为亲侍者。

  尔时。世尊于夜闇时。天小微雨。电光睒现。出于房外。露地经行。

  是时。天帝释作是念。今日世尊住摩鸠罗山。尊者那伽波罗亲侍供养。其夜闇冥。天时微雨。电光睒现。世尊出房。露地经行。我当化作毗琉璃重阁。执持重阁。随佛经行。作是念已。即便化作鞞琉璃重阁。持诣佛所。稽首佛足。随佛经行。】《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九;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译;(一三二○);

  这就如同有人搬了自家的金银器皿来寺院,装了些供品供养僧人一样。事毕即搬回家去了。如果有僧人取了器皿中的供养物品,难道也算犯戒吗?!

  复次,佛陀及弟子坐黄金椅。如经云:

  【一 佛說諸譬喻,淨意且諦聽,三十波羅密,法王數難知。

  二 諸佛正菩提,僧隨世導師,合十示歸命,禮拜頭觸地。

  三 佛國不知數,見寶殊有限,一切空及地,致意吾運作。……

  一九 佛率眾弟子,聖者入其門,黃金座椅上,聖者坐一群。

  二〇 此世現住佛,無上世幾多,往昔有幾人,上昇於彼處。】《譬喻經》CBETA 元亨寺版《漢譯南傳大藏經》;小部;第一佛陀品;

  对于如此简单的义理,悲智却不解不知,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闭着眼睛诽谤佛教。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三)天人之名

  悲智诽谤道:

  [楞严伪谬5-6.劫波罗天

  ★“取劫波罗天所奉华巾。”(《楞严经》)

  所谓的劫波罗天,只是伪作楞严者信手所造。劫波罗,不是劫波罗天,而是劫波罗树,或是由劫波罗树之华絮所织白细布。

  劫波罗,常常音译为劫贝,是树名,也可以直接作为布名,即以劫波罗树之华絮所织白色细布。

  比如:

  “世尊告诸比丘。譬如铁丸投着火中。与火同色。盛着劫贝绵中。云何。比丘。当速燃不。比丘白佛。如是。世尊。”(《杂阿含经》)

  “施与众僧绢及劫贝。”(《杂阿含经》)

  “即舍麻布而取劫贝。”(《长阿含经》)

  “若有士夫以迦尸劫贝百年一拂。拂之不已。石山遂尽。劫犹不竟。”(《杂阿含经》)

  其中,迦尸劫贝,指的是迦尸国的白细布。

  劫波罗天是伪作楞严者信手独创,后世还有人为其圆谎,说是时分天。然而,善时分天,是巴利语Yàma的意译,简称时分天,是欲界六欲天中之第三层天,音译为夜摩天,整部大藏经、上下两千五百年,再也没有人敢译为劫波罗天,可谓绝无仅有。]《楞严伪经——阿含经VS伪大乘经》卷五;王志刚 著;

  如上所言名为邪见,非是正解。

  1.罔顾事实,一味捏造

  悲智罔顾《楞严经》中“劫波罗天”之事实,非要篡改为“劫波罗”,此名为与佛相争。如下名相诠释:

  【劫波罗】

  (植物)树名。又以劫波罗树之华絮所织之白[疊*毛]名。(参见:劫贝)。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劫波罗天】

  (界名)译曰时分天。楞严经一曰:“取劫波罗天所奉华中,于大众前,绾成一结。”(参见:时分天)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善时分天】

  (界名)六欲天之第二须夜摩天,秦译妙善天,唐译善时分天。见可洪音义一。FROM:【《佛学大辞典》 【丁福保 编】】

  【夜摩天】

  夜摩,梵名 Ya^ma,巴利名同。意译为善时分、善时、善分、妙善、妙时分、妙唱、唱乐等。欲界六天之第三天。又作夜磨天、焰摩天、炎摩天、苏夜摩天(梵 Suya^ma,巴同)、须夜摩天、须炎天、离诤天。据正法念处经卷三十六、立世阿毗昙论卷六、佛地经论卷五、慧苑音义卷上等所载,此天界光明赫奕,无昼夜之分,居于其中,时时刻刻受不可思议之欢乐。另据彰所知论卷上载,三十三天常与阿修罗诤斗,夜摩天却远离诤斗,故称离诤天。得生此天之众生,乃于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等乐修多作,又自能持戒,教他持戒,修持自他利益者。……FROM:【佛光大辞典】

  对于如此简单的词义,悲智却不解不知,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闭着眼睛诽谤佛教。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2.或有天人名为“劫波罗”

  退一步,难道就不许有天人名为“劫波罗”?!

  对于如此简单的义理,悲智却不解不知,为了求取名利,卖书圈钱,一味罔顾事实,闭着眼睛诽谤佛教。是不善思维所起邪见,是有罪思择所起邪说,是智者之所诃毁者。

标签: 文学常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