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陆烽火]有关欧冠与英格兰足总杯的文学常识普及

飞兔中文网 37 0

有关欧冠与英格兰足总杯的文学常识普及

  (友情提示:本文已推荐至高中语文课本编辑组,作文学常识普及之用。)

  一天早上,欧洲冠军联赛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英格兰足总杯。(卡夫卡)

  许多年之后,面对米兰与皇马的欧冠决赛,网友乌鸦又叫了将会回想起,他女友陪他度过的那个只有足总杯的乏味年代。(马尔克斯)

  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我都是很晚才能躺下。有时候,欧冠才结束,我的眼皮儿随即就合上,都来不及咕哝一句:“我要睡着了。”半小时之后,我才想到这次欧冠又成足总杯了;这一想,我反倒清醒过来。(普鲁斯特)

  意甲已经老了,有一天,在都灵郊外的一处草皮上,有一个女孩向他走来。她主动介绍自己,她对他说:“我在欧冠决赛上见过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你的球迷遍天下,人人都说你好看,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第一联赛,与你那时的面孔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杜拉斯)

  教授乌鸦写的《欧冠简史》第二百四十二页有段记载,说是十二个英超的后卫(有一千四百次场均滑铲记录)对梅西一亨利一埃托奥的攻击线组合威胁信原定于2009年5月21日寄出,后来推迟到22日下午。弗格森爵士解释说延期的原因是维迪奇拉肚子,当然并无出奇之处。切尔西已下课前主帅农民斯科拉里的证言,经过记录、复述、由本人签名核实,却对这一事件提供了与足总杯有瓜葛的始料不及的说明。证言记录缺了前两页。(博尔赫斯)

  欧冠为了“贴近现实”,将近几年的四强都安排了三支英超球队,然而曼联的C罗还说:“我们用的是七分力。”他们的十个人强于人家的十一个。英超走向孤独,跟不上生命的绚烂。欧冠飘飘忽忽每年照旧着,在万盏灯的夜晚,英格兰来又亚平宁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又成足总杯了!……欧冠里的故事应当由艺术的意大利人来主演的,俊美的脸颊岑出汗珠,皱了眉伫立,抑或狂奔,失意后的泪水与背影……然而这里只有足总杯单身一人苍老在黑沉沉的英格兰草坪上,没了欧冠。(张爱玲)

  我十八岁时,正在网吧熬夜看欧冠。乌鸦当时二十三岁,就在我上网的地方当网管。我在支持切尔西队,他在支持尤文图斯队。2:2的时候他从旁边的机子摔了耳机走过来,和我讨论欧冠是不是已经没落的问题。那时我还不大认识他,只能说有一点知道。他要讨论的事是这祥的:虽然所有的人都说欧冠是世界上最好的联赛,但他以为不是的。因为这次欧冠,竟然八强就将没了意甲球队。虽然他两年内已经被意甲伤了七次心,但他从不喜欢英超。在此之后也不会喜欢。总之他简直不明白,没了意甲球队的欧冠还能不没落。如果我要安慰他,并不困难。我可以从逻辑上证明欧冠没了意甲实在是没落了。如果欧冠还没没落,即意甲还有一支球队能进八强,则起码有一个意甲球队今天没被淘汰。如今不能找出这支没被淘汰的意甲球队,所以欧冠没没落不能成立。但是我偏说,欧冠就是没没落,因为这次毋庸置疑只是一个在罗马打决赛的英格兰足总杯。(王小波)

   这仍是欧冠的球评。

   关于欧冠的球评我已经很久的时间未写了,可以说,岂止是欧冠,包括我生活里所有足球赛事,包括曼彻斯特酒吧街里那个球员时常光顾的小圈子里的人人事事,任何形式的足球评论都似乎没了兴趣。这些年里,你们看到我的时候,样子确实有些颓废了,穿一件白格衬衣外套上缀满了黑色蝴蝶图案,留一把胡须,是胡茬又硬又密的那一种,而且眼神恍惚,手里便拧着一瓶或两瓶的白酒,似乎要做个醉倒路边的诗人了!其实我心里明白,我能做出什么像样的诗歌呢,欺人也自欺,只是不愿意丢掉对足球的爱好罢了。英格兰的四处依旧在繁华着,没有春夏秋冬,没有二十四节气,连昼夜也难以分清,各色各样的球赛永远慌乱地在各个球场上演,你把我踢出局,我把你凶狠淘汰,花边新闻还是没有头绪地铺天盖地,恶心仍是不打一处地来,但我该骂谁呢,今年的欧冠里,我寻不出看点了。昨天晚上,又喝了一壶闷酒,笑着说,这次欧冠球评我要退出了,惟有痴情爱意甲,独无媚骨不看英超啊。女友又只是喋喋不休着特里、鲁尼和欧冠又流行什么阵型,她唠叨毕了,开始把什么兰帕德代言的美容泥往脸上涂。我就用鼠标一遍一遍翻看着一家的球评,一直翻到了欧冠足总杯模糊地分不清。(贾平凹)

  莫非欧洲冠军联赛当初创立的时候,竟没有想到终究要变成英格兰足总杯的么?

  活该。

  (鲁迅)

标签: 文学常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