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13岁小学生的求助信》望各界叔叔阿姨、网络媒体帮帮我,谢谢。(转载)

飞兔中文网 74 0

  《一个小学生的求助信》

  我叫张龙,我1999年二月二日出生的,今年13岁,我有一个22岁的姐姐叫张婷,我出生后,有一个非常不负责任、分不清是非就打家人的父亲,他叫张世荣。

  他是一个性格极其暴躁的父亲,我妈叫王梅梅,她对我很好,但是,我父亲经常打骂我和我妈、我姐,不分青红皂白的打骂我们。

  有一天下午7点多的时候,我妈给我蒸了米饭,炒了一个鸡蛋,凑活着吃的,那个米饭、和鸡蛋不多,米饭蒸熟了后,我父亲张世荣就立马说:“他要大碗,我妈蒸了米饭只有一个大碗和一个小碗,大碗他拿了之后,只剩下一个小碗,我和我妈吃,一个很小很小的碗,供两个人吃,根本都不够,还有一点点炒的鸡蛋,我准备拿筷子夹的时候,我父亲张世荣,他把那些鸡蛋搞到他的碗里,我妈说了一句:“剩下这么点鸡蛋,你给娃吃,我爸就骂我妈,我妈生气的说了几句,我爸提着我妈的头发,拉到了外面,打我妈,为了吃饭跟我妈打架,所以他是一个非常极其不负责人的父亲,自从把我生下来,我开始记事了,还有很多他打我、我姐、我妈、的事情,数不清了,在2007年下半年的时候,我妈和我父亲张世荣,照往常一样去鞋摊卖鞋做生意,我父亲张世荣是一个多疑的人,无论是谁,他连我妈我和我姐,都防着,怕我们把他的钱给拿了。

  那一天的时候,我妈卖了数双鞋子,好像是10双吧,那个买鞋的顾客他说他买这么多鞋子让我妈给他打个折,我妈想,做生意,给顾客打折几块钱,下次他一定还会来买鞋的,我妈下午4点多摆完摊后,回到家里,我父亲在张世荣问我妈妈:“今天卖了多少双鞋子,我妈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父亲张世荣,我父亲说十双鞋,还有几块钱呢?我妈说,顾客买的多,给打折打了几块钱,我爸说,你是不是把钱藏起来给你娘家的人了,我妈给他解释了很多次,他就是不信,我妈也没办法,我爸又打了我妈,当时我想护着我妈,可是那是我还小,没有还手之力,我父亲张世荣就是一个不分青红皂白就乱打人。

  我妈,被我父亲张世荣打了很多次,数不清了,自从我妈跟了他 ,她就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我父亲张世荣就是好吃懒做,为了很多小事打、骂、我妈受不了他的、打、骂、最后在2007年的时候,逃出了我父亲张世荣的魔爪。

  我妈逃出了我父亲张世荣的魔爪之后,我爸就让我、和我姐、去我妈以前去过的地方找,那时候去了西安胡家庙那边去找我妈,去了西安的西郊、北郊,咸阳的马庄等……很多地方都找我妈,可是就是没找到,晚上回家之后,他不给我和我姐吃饭,跟我父亲张世荣跑了一天,很饿,一口水都没喝,有一天早上,我父亲张世荣和我姐张婷继续找我妈,我姐都没吃饭,一大早和他出去继续找,我很饿,那天早上我看见一楼有几个铁架子、还有铁棍、我就拿上这些东西去卖了,卖了10多块钱,买馒头包子吃,下午的时候,他和我姐回来,仍然没有找到我妈,我父亲张世荣回来的时候,一楼的房主说,他的水果架子不见了,是不是你的孩子拿了,叫他拿出来,我父亲张世荣问我,我说了事情的经过,他让我给一楼房主道歉,我道歉后,晚上7-8点的时候,我给他烧水,把一点水给溢出来了,我父亲张世荣,就拿着皮带打我,我父亲每天找不到我妈的时候,都会把气撒到我跟我姐的头上的,我在我父亲的的身边,好像跟一个魔鬼生活在一起,很恐惧,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有一天,是早上的6点多的时候,我趁爸正在睡觉,身上还有来西安的时候,爷爷奶奶给了点钱,就打车来到西郊找我姐张婷,那时候,我只有7岁,我记得我爷爷给我说过,我姐张婷住在西郊苏宁电器的旁边,是个火锅店,在里面干活,我就去找了,我早上6点多从我父亲张世荣手里逃出来,走到西安火车站坐103路公共汽车去西郊,坐了几十分钟,到了站门口,我当时不知道苏宁电器在哪,我走在路上,碰到了一个热心的阿姨,问阿姨:苏宁电器在哪,她说,你说的是哪个苏宁电器,我说:“就是有火锅店的苏宁电器,阿姨说,我只知道两个苏宁电器,我给你指下路,你去看是不是那,阿姨告诉我后,我就顺着阿姨给的指示,去找我姐张婷,到了苏宁电器那,我就找火锅店,在苏宁电器的后面,就有一个什么火锅店,当时我就知道是这里,我走到门口,关门了,很震惊,我当时就想起了爷爷给了我姐姐的电话号码,一会,我就找到了一个电话亭,给我姐打电话,我打通电话后,给我姐说,我在西郊苏宁电器这里,你在哪,说了很多话,我姐说,你先在这里等着,你别乱跑,我叫我同事来接你,当时我很高兴,过了一个多小时后,有一个女的问我,是不是张婷的弟,我说:“是的,她说,你姐叫我把你安置到一个地方,你跟我走,走了十多分钟后,是在一个招待所里,她说,你姐,过几天就会来这接你了,你在这呆着,我去给你买些东西吃,过了2-3天,我姐来接我了,她带我先去吃饭,吃完后带我去买衣服,一会儿,我姐带我去买火车票,最后,到了广州,我见到了我妈,在我妈那过了三年半,在我父亲张世荣手里跟在我妈手里比, 感觉才真正的回到了家里。

  在我父亲手里,每天吃不饱,在我妈这里,不仅吃得饱,上学上的稳定,在我父亲张世荣手里,我在老家上学的时候,他不让我上学,让我跟他去找我妈,在我妈这里,只要读书、不捣乱,我妈从来不说一句重话,还鼓励我怎么样做人、好好读书。

  我父亲张世荣,他的腿有伤,我记得,我和姐,我妈在一起的时候,从县上走路走到镇上,从镇里,走到村里,从县上走到村上,花了6-7个小时,他嫌车费贵,让我、我姐、我妈,走路回村里,那是晚上的时候,走到了村上,那时候是凌晨4-5点钟,很晚了,我到了村上,爷爷奶奶他们都在睡觉,睡的很熟,敲了半天的门,终于开门了,爷爷,当时问我,你们怎么上来的,这么晚了,爷爷给我拿了个碗,泡方便面吃。

  爷爷最后问我,是怎么回事,这么晚了还回来,我给爷爷说了事情的经过,爷爷气的骂我父亲张世荣。

  我父亲张世荣就是这样一个脾气暴躁、非常小气、不分青红皂白,乱打我和我妈我姐,在我眼里,我就很记恨他。

  我姐,把我接到我妈那后,过了三年半,在这三年半的日子里,生活过的很好,比在张世荣手里那强几百倍,就是在2012年的时候,我父亲张世荣,他报警说我妈把它腿给打了,当时我很惊讶,我妈以前被我父亲张世荣打,现在怎么我妈打张世荣,我当时一点也不信,最后,警察把我和我妈我姐,叫到了派出所,他问我妈和我、我姐,是否打了你父亲张世荣,我妈说,我都跟他离婚了,打他还干什么,再说,我打的过他吗?当时警察又问,2011年八月份的时候,你跟你妈晚上去干嘛了,我说:“我跟我妈是去买风扇,”警察说,我们在摄像监控器上看了,总共是三个人,你们买东西回来的时候,是三个人在一起走的,我说:“我和我妈买完风扇后,我妈和我准备回家,当时,在路上遇到了我妈的顾客,问下好,你就说是我妈打了我父亲张世荣吗?”,我父亲张世荣他腿上的伤,就是他在西安的时候,他很小气,从县上打车回村里,他都舍不得钱打车,他那个人就是喜欢走路,他的腿,我和我妈在的时候,他的腿就是那样的,当时他舍不得钱,看腿,他现在就利用这个腿上的伤,说是我妈打的他,他是一个非常无赖的人,警察听后,暂时先让我妈回去,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爸又利用这件事,起诉我妈,警察信任了我父亲张世荣的话,拘留了我妈,然后是在晚上的十点多,派出所把我妈关押到看守所。

  我父亲张世荣实在是很无赖,大家可以去东莞市电视台:情牵一线-流浪汉千里寻“妻”,视频网站的网址是:,看一看这个无赖父亲的装可怜的嘴脸吧!所以警察才会信任他,本来我妈好好的,我上学还可以正常的上,就是张世荣利用他的腿有伤这件事才把我妈整的去派出所,造成了我又不能正常的好好上学,希望社会各界叔叔、阿姨、及媒体、网络、为我母亲王梅梅讨回公道、给我一个安宁的学习环境和母爱,谢谢社会各界及关注我们的叔叔、阿姨们,谢谢!

  求助人:张龙13岁

  QQ:188372500

  2012.06.08

标签: 小学生网络安全小常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