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电影剧本《奢侈之行》全本。。。,最新创作,极致的低成本。

飞兔中文网 51 0

  类型:剧情电影剧本。

  一句话简概:外卖员回老家扒玉米。

  人物简介:张明宇,三十九岁,性格孤僻没朋友,父母称呼其为二子,在成都做外卖并工作成绩突出,离异有一个上中学的女儿,住在群租房,每年以回山西老家帮助父母扒玉米的名义探亲。

  张丑生:张明宇父亲,七十多岁,干瘦不爱说话,没事就捧着医书学习。

  侯秋香:张明宇母亲,七十多岁,矮个子说话啰嗦还抠门,有高血压身体不好。

  张宇通:张明宇哥哥,四十二岁,在老家县城买了楼,开着家电维修店,老实,离异有一儿子

  张宇强:张明宇弟弟,三十八岁,在成都经营挂面批发(入不敷出,光杆司令),贷款买的楼,离异又婚好吃懒做。

  张子枫,张宇通儿子,十七岁,从小没妈主要靠爷爷奶奶养大,腼腆帅气,学习不好读的职中。

  张馨悦:张明宇女儿,十四岁,好吃懒做,抑郁性格,喜欢玩手机。

  李华翠:张宇通对象,四十三岁,个子不矮,健谈,陕西人。

  张莉:张宇强老婆,娇气有不错的工作,怀孕五个月。

  黄婷:张明宇前妻,人现实,有老公有间小房子。

  外卖站长:又高又胖脾气大,经常督促张明宇跑单。

  莲子:村妇,四十五岁。

  内容简介:张明宇是个孤僻实在的人,可是下雨天就不一样了,身为外卖员的他被爆单逼的骂天骂地,着了急连自己的打,而在站长的眼里张明宇表现优异,是个好员工,不但给予特权还极力为其辩解。

  张明宇和女儿租住在群租房的一个单间,女儿是个内向的懒孩子,这次住校回家说了些严重抑郁倾向的话吓坏了张明宇,不知如何是好便把她交给离异的妻子处置。

  好在女儿表现让人担心但也不至于出事,张明宇拒绝前妻要求不回老家的提议,因为时日无多,老人更应该孝敬。

  三弟得知张明宇要回老家,和老婆一起准备了一大堆礼物让带回去,张明宇为三弟卖房的事忧心却招来厌烦。

  一番精心细致的准备,张明宇踏上了回乡之旅。

  哥哥从车站接上张明宇先回到自己的维修店,张明宇从侄儿口中得知哥哥新处了对象。

  父母准备了一桌好菜招待张明宇,但当说起哥哥的对象时当着哥哥的面却羞于启齿,张明宇不想场面难堪岔开了话题并掏出礼物给父母,父母一边责怪乱花钱一边又非常开心。

  第二天张明宇在父母熟悉的吵嘴声中醒来,换上了自己从成都带回来用来干活的鞋子,在村民的议论声中开始了今年的扒玉米行动,结果半路上拖拉机出毛病熄火并被父母剥夺了开车的权利。

  扒着玉米聊着天,张明宇从父母口中得知哥哥新处的对象有可能是骗子,不但骗钱还拐卖侄儿,甚至后悔昨天不该送给哥哥礼物(担心礼物都归了哥哥的对象)。

  扒玉米是一件非常劳累的事,还有琐碎的搬运归仓工作,对于一个家庭就是一个大工程,今年想偷懒直接放在院外被村里阻止,连买的摄像头都白买白装了,断续的下雨更让人心惶惶。

  张明宇离婚以后一直单身,是父母最操心的对象,所以不可避免的被唠叨但又无济于事。

  第四天又下雨了,哥哥带着对象回来说是要帮着扒玉米,一番交流下来张明宇并没有看出哥哥对象的骗子破绽,但是感觉出“不是个省油的灯”。

  说是帮着干活,其实增加了母亲的工作量,张明宇只好告知哥哥吃了饭再回来,没想到两人却提前回来帮着做饭,交谈中得知哥哥对象给哥哥的朋友也介绍了个对象,哥哥的朋友还给买了贵重的项链,这更加加重了张明宇的疑心,张明宇建议哥哥问一下经验丰富的三弟,而三弟不但没有给出靠谱的答案还“借走”哥哥二十万。

  郁闷的哥哥向张明宇询问三弟卖房的情况好得知是否能还上钱。

  得知房子不好卖和三弟生意亏损更让一家人忧心忡忡却无可奈何。

  做了几天样子,哥哥对象以为哥哥朋友打工为由没有再来扒玉米,哥哥也被劝阻不用回来,因为两人一天也做不了几个小时活和扒玉米丢三落四,还耽误哥哥挣钱。

  但是天气原因玉米最好是尽快扒完,在父母的要求下侄儿被强制带了回来,吃了饭死活不去扒玉米,哥哥只好留下来一起帮着扒,母亲由于劳累加上操心三个儿子还有侄儿的“没良心”而晕倒,母亲拒绝张明宇的提议去医院检查,好在父亲自学的一些医术能将就维持他们的健康。

  唯一令张明宇欣慰的是在成都的女儿从抑郁倾向中恢复了过来。

  后来侄儿没有回来帮着干活,张明宇和父母给玉米堆搭上了雨棚用十多天扒完了玉米。

  成果不易,张明宇和父母在玉米堆旁拍照留念。

  前妻告知房租涨价并要求张明宇支付涨价费用,张明宇支付女儿的学费已是大头所以拒绝支付,而前妻欠债支付不起,张明宇只好违背父母意愿准备提前回家(重新租房)。

  张明宇主动帮着父母干完了其它一些重活,然后一起去城里存钱和倒存折,父母给张明宇买了一堆好吃的,张明宇也悄悄的给父母买了一堆生活必需品,电瓶车充电原因中午在哥哥楼上吃饭,哥哥对象做菜招待。

  哥哥对象通过偷看哥哥微信得知三弟借钱的事,虽大闹一场但没有分手,反而在张明宇和张明宇父母面前装的像个没事人一样,更加让张明宇和父母对其身份摸不着头脑。

  要回成都了,父母的唠叨更不停歇,带的东西装满了三个包,张明宇虽然不情愿但无法反驳,只有悄悄把自己从成都带回来的现金和当天存折里取出来利息一起压在床单下,把不想带的东西藏在箱子里,结果由于找身份证全被发现,张明宇坚决不带更让母亲伤心不已。

  着急忙慌还是赶上了动车,张明宇望着远去的家乡伤心抽泣,他无法想象将来失去父母的自己。

  唯一能做的是请求站长给他排成夜班,因为这样能多挣些钱,能多抵消一些心里的愧疚。

  卖点:一,极低的拍摄成本,现实中作者所处的环境完全符合所有场景,都能就地取材(包括演员)。

  二,真实感人,作品完全是作者的生活经历而改编,因为了解所以写的细腻,一部升级版的电影纪录片

  正文:1外卖店 日 内

  一袋外卖,后面是店门,店门外面下着大雨,张明宇肩上抗着两大袋长条装卫生纸停车冲进来翻看外卖上的标签(后面能看到电瓶车前后装满外卖)。

  张明宇:73号。

  (店员A):没好。

  张明宇重重叹了口气:哎。。。

  张明宇快速跑出去骑车在门口消失。

  (快进)一袋外卖变成几袋,几个外卖员进进出出拿外卖。

  张明宇一个急刹车冲进来焦急翻看外卖标签(长条装卫生纸已送)。

  张明宇:73,还没好吗?

  店员A忙碌着回答:马上马上。

  张明宇:我靠,这么长时间你们在干啥呢?

  店员A没好气:我们也没歇着啊,没看到一直在做啊。

  张明宇:做,做个屁,手上好几个单子全被你们搞超时了。

  店员B递过打包好的外卖:好了好了,73号。

  张明宇一把接过往外跑上车离开。

  窄路 日 内

  张明宇骑车打电话:啊呀不要催了好不好,下雨天又是高峰期单子多的不得了,我尽快给您送到,哈就这啊。

  张明宇挂掉电话看向远处掉电话狂按喇叭,前面两个女人打伞在不宽的道路上并排走说话不理会。

  张明宇一个急刹车调整好越过二人:啊呀,撞死你个二百五。

  后面两人越来越远,其中一个女人:瓜娃子,送个外卖好不得了。

  2外卖站点 日 内

  站长打电话:其它的你不管先抓紧时间把严超的单子送咯,给客户道歉要真诚点,千万不要提前点送达听到没的,好好就这。

  站长瘫坐到椅子上双手张开往上抚脸,长吁气:啊。。。呀。。。老子压力好大哦。

  新上任的组长:我靠狠人哪,跑了36单了,张明宇是哪个,我咋咩见过他呢。

  副站长:张明宇跑单凶哦,很多时候单王都跑不过他,就是人孤僻很少来站点,连站长请客都不去,你怎么可能碰的到嘛。

  组长:不对啊,他是白班,凭什么不来开早会,站长,站长?

  站长:啊呀看我干啥子,系统盯紧点,不要再出问题咯。

  组长欲言又止。

  站长:张明宇不来开早会是我批准的,你们看不到人还看不到数据么,整个站点保持的最好,人家老老实实从来不给我惹事。

  3电瓶车维修店/黄婷上班公司 日 外/内

  师傅卸张明宇的车胎(维修)。

  张明宇坐在电瓶车上打电话:下雨我忙得很,根本抽不出时间来,馨悦你去接啊。

  黄婷工作:我上起班更没空,学校离家不远,她自己都可以走回去。

  学校门口 日 外

  放学时间,学校门口熙熙攘攘,张馨悦打着伞背着书包拉着行李箱跟着同学们从学校走出来。

  马路上车行缓慢,张馨悦等一辆大货车停下急忙横穿马路,被大货车后一辆电瓶车刹车不及撞倒。

  电瓶车车主吓呆擦脸上的雨水:啊呀,我的妈。

  张馨悦害羞爬起来捡起伞拉着行李箱急急跑开。

  电瓶车车主:娃儿,慢点慢点,不要乱跑。

  4群租房 傍晚 内

  张馨悦开门拖着行李箱进屋把书包甩到床上,翻开抽屉拿出手机,接着看着手机去上厕所。

  屋里的摄像头。

  街上 傍晚 外

  (张明宇)手机视频:张馨悦走出厕所进门躺在床上玩手机,看着手机咯咯笑。

  张明宇关掉摄像头视频打开微信语音:馨悦,回来就知道玩手机作业也不做,想挨揍呢,爸爸八点多回去,你记的把所有要洗的衣服堆在一起,饿了冰箱里有零食,等爸爸回去再给你做饭哈,就这。

  5街上 夜 外

  夜晚瓢泼大雨,张明宇骑电瓶车行进。

  车背后箱子里的外卖满满当当,箱子盖顶的高高的。

  张明宇穿着单披雨衣的被风吹的瑟瑟发抖,用手指擦擦眼睛片上的水珠。

  镜片视野加上灯光映射更加模糊不堪,张明宇把眼镜放的低低的(不用眼镜)眯着眼观察路况。

  电瓶车中间装满货物,脚没处放悬空在车外,车下是划开的厚厚的积水。

  小区 夜 外

  张明宇递上证件进入小区小跑着打电话。

  张明宇:早就跟你们说了不接单了给我按忙碌,没听到吗,系统又给我派这么多单子,爆单了,爆单怎么了,我小孩一个人在家里,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全部都给我调走啊。

  前面一个外卖员打开单元门,张明宇紧跑两步跟着进去。

  电梯里 夜 内

  张明宇翻看着订单突然大叫:我靠。

  张明宇狂按电梯按钮(希望就近楼层停下)紧跟着狠狠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旁边外卖小哥吓坏。

  张明宇:外卖忘了拿了,还在车里面呢。

  八楼电梯门打开,张明宇慌慌张张找到电梯口往下跑。

  6群租房 夜 内

  楼上租客A在厨房做饭(开门声)。

  张明宇穿着雨披拎着一袋速冻水饺进门与租客对视一眼后顾自(向卧室走)。

  张明宇脱掉雨衣拧开卧室门把水饺放在桌上找换洗衣服。

  张馨悦扫了一眼继续玩手机。

  张明宇嫌弃:哎,让你做作业吗你在干啥呢,衣服呢,不是让你先堆在一起吗,怎么这么懒,快点啊给我堆好。

  张馨悦起身仍然拿着手机拉开行李箱找衣服:知道了,你是来大姨夫了吗,怎么这么暴躁。

  张明宇抬手吓唬:怎么这么跟老子说话呢,揍你。

  张明宇进卫生间换衣服,脱下来的衣物已湿透不停滴水。

  租客A端着菜回屋,张明宇拿着脱下的衣物走向厨房后的洗衣间。

  灶台上乱七八糟。

  张明宇皱起眉头:我靠。

  租客B出门上卫生间。

  张明悦抱起箱子里的衣物包括内衣袜子一起放到床上然后继续玩手机。

  张明宇从厨房出来进不了卫生间走向卧室。

  张明宇关上门低声:跟你说了回到家要把门反锁上没听到吗,这是群租房,万一有坏人怎么办?

  张馨悦插上线给手机充电:哪里有坏人嘛,你想太多了吧。

  张明宇无语(开始收拾桌上悦吃剩的零食废弃物):真是的,跟你说愣是不听,这是你全部要洗的衣服?身上穿的不洗吗,哎,怎么弄的脏兮兮的,快点脱掉连裤子一起。

  张馨悦脱上衣:爸,我饿了。

  张明宇收拾屋里:饿了不知道自己做饭啊,啥都不会,内衣袜子还要爸爸洗,多大的人了羞不羞啊。

  张明宇:唉,感觉我养了个废物。

  张明宇提上饺子闭门而去。

  张馨悦低声:废物养废物,正常。

  7群租房楼外 夜 外

  夜景,张宇的房间灯关闭。

  群租房 夜 内

  张明宇脱掉外套倒头睡:快点睡觉,手机关了。

  房间手机屏幕的光线反射在墙上。

  张明宇马上坐起来伸出右手:手机,拿过来。

  张馨悦半躺在床上:再玩一会。

  张明宇:十二点了还玩,拿过来。

  张馨悦:才十一点半。

  张明宇摸索到痒痒挠指着悦:少废话,老子要揍人了啊。

  张馨悦不情愿的扔过手机。

  张明宇接过手机压倒褥子下然后躺下:啊。。呀。。累死了

  张馨悦:我也快累死了。

  张明宇:我咋没看到你累呢?

  张馨悦:你见我眼里有光吗?

  张明宇:什么光?

  张馨悦提高声调:有光吗,你见我眼睛里有光吗?

  张明宇转过头想了想:那,那怎么样才能有光呢?

  张馨悦:我眼睛里没有光,我眼睛里只有厉鬼。

  张明宇半起身看向女儿:厉鬼,为什么?

  张馨悦:因为我看不到美好啊。

  张明宇:看不到美好?

  张馨悦:希望或许近在咫尺,我就是看得到也根本摸不着。

  张明宇沉默。

  8群租房 夜 内

  张馨悦:美好,特喵的就知道忽悠人。它把我当傻子得了。我虽然是清醒的,还不如当傻子,还不能舒服,傻子才是最舒服的。

  在这个不适合我的世界上清醒我就是一个犯人,或者生不如死那种,死了不可怜,我这里除了痛苦着,可你忽然想死真就是死不了,痛苦死我了。

  张明宇:你在说什么呢,到底怎么了?

  张馨悦:我脑子根本就不好使好吧,你们大人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傻子头上,啊我难啊。

  张明宇:爸爸没有寄希望在你身上,爸爸只是。。希望。。

  张馨悦打断:我脑子也不好使,储存空间也不够,初中要读那么多(书),自己身体都要累垮,,啊,,累死我得了。

  张明宇:你把自己身体照顾好就行了,爸爸没有。。。

  张馨悦:唯一知道的方法就是硬拼,但是现在来全都是一些走捷径的,我又不知道捷径是什么,我又整不来,直接懵死把自己卡在半路上,啊哈,气死自己,自己气死自己,自己被自己气死。自己给自己弄个白布直接把自己捂死了,啊哈,我飞上天了,我自由了。

  张明宇坐起来看着女儿。

  张馨悦:在无法呼吸的环境下掐死,你懂这种感觉吗,嗯?

  张明宇:不懂。

  张馨悦:哼,不懂,对,你又怎么可能会懂。

  张明宇:你是不是不喜欢住校,同学们没有欺负你吧?

  张馨悦:学校里都是一堆枯枝败叶,生五花肉最后变成一个变脸精(同学),虽然这挺好玩的。

  张明宇:什么呢,你在学习上遇到问题了?

  张馨悦:但是变着变着就会让人怀疑人生,我学习上的问题永远都只能掩盖,能解决得了我吃屎。

  张明宇:那还有什么问题?

  张馨悦:我浑身上下都是问题,真的让我吃屎

  张明宇:那咋办了?

  张馨悦:凉拌炒鸡蛋,好吃不好拌。

  沉默

  张明宇愁:不好办?

  9街上 日 外

  张明宇骑着电瓶车带着张馨悦。

  张明宇:到了妈妈那里千万不要让叔叔碰你啊,有什么事赶紧给爸爸打电话。

  张馨悦:说什么呢,该想的不想不该想的瞎想。

  黄婷家(前妻)楼下 日 外

  宇停车,带着心悦上楼

  黄婷家 日 外

  张明宇敲门。

  黄婷开门一把拉过张馨悦:馨悦,怎么回事。

  张馨悦:没什么,别听我爸瞎说。

  黄婷:那你昨晚上说了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话。

  张馨悦赌气往小卧室房间走。

  黄婷老公:馨悦来了,快过来一起吃饭。

  张馨悦进房间关门:吃过了。

  张明宇:好好给开导一下,害的我一晚上没睡好。

  黄婷:馨悦都成这了,你还想着回老家吗?

  张明宇:不回能行,种的十亩玉米呢。

  黄婷:你要是真孝顺你爸妈,不在于每年回不回去扒玉米,实实在在每个月给他们两三千,你看他们还种不种?

  张明宇:那你有没有给你爹妈两三千嘛。

  黄婷:你这人。。简直。。所以我们说没有共同语言呢。

  张明宇:切,你懂个屁,走了啊。

  黄婷:等会,你每年耽误一个月少挣七八千,拿一千出来给你爸妈雇个人扒玉米不划算吗?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张明宇:跟你说过我回家不光是扒玉米,是探亲。

  黄婷:那也不用一个月啊,半个月足够了嘛,你得买个房子,小孩长大了,你打算一直和馨悦住在那个单间里吗。

  张明宇:买什么房,能活着已经很不错了,随便去趟菜市场都一百多。

  黄婷:那是你没本事,没本事就抓紧时间多挣点钱。

  张明宇:馨悦以后时间还长,我爸妈都七十多了,就算每年回去一个月我能陪他们多久?

  黄婷猛关门:随便你。

  10路口 日 外

  立交桥下行人过红绿灯。

  城市广场 日 外

  满满的人,一群老年人翩翩起舞。

  广场一角 日 外

  一排外卖员在等单子。

  外卖员1睡在电瓶车上打着呼噜(特写)。

  2伸手摇:嘿,来单了。

  1惊醒看手机又看看2:滚,给老子滚。

  3在玩手机游戏。

  4和5聊天:昨天下雨单子多的跑都跑不过来,今天倒好,单都不单,坐的我屁股疼。

  5伸出手机:我有单呐,要不要嘛。

  4盯着手机屏幕:我靠,四点二公里,系统怎么老给你派些烂单子。

  (5:烂单子,烂单子才有送单体验,走咯。)

  张明宇趴在电瓶车上,歪着脸面无表情眼睛死盯着(过路美女)。

  美女后背从上到下特写。

  张明宇手机来电接电话:喂,怎么了?

  广场一角/张宇强家小区 日 外/内

  张宇强开车(进小区,张莉坐在副驾驶,车后一堆零食,零食袋子上有大商场商标):二哥,什么时候回去,票买了没有。

  张明宇:买了,网上买的,星期五回去。

  张宇强:我给家里准备了些东西,你有空过来拿一下。

  张明宇:跟你说了我不带不带,又花钱,那么多贷款你不着急,怎么还人家?

  张宇强:没有花钱,都是中秋节张利单位上发的福利,吃不了。

  张明宇:房子卖出去没有?

  张宇强:没有,嫌贵让便宜几万我没有答应。

  张明宇:少就少点,赶紧卖,以后的房子卖都卖不出去。

  张宇强(车进地下室):嗯嗯,知道了,哎二哥,你过来把玻璃擦带上帮我擦一下玻璃,弄好看点更好卖。

  张明宇翻白眼。

  11张宇强家 日 内

  十八楼下,张明宇宇把车开到楼下提上玻璃擦往里走。

  张宇强和张莉(怀孕五个月)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敲门声。

  张莉拿手打一下张宇强:去开门。

  张宇强起身开门(张莉坐起来玩手机):这么快就过来了。

  张明宇进门穿鞋套:嗯,哎,张莉没上班?

  张莉:今天星期六,休息。

  张明宇:哦,宇强,准备盆和毛巾,还有洗洁精。

  张宇强端过茶水:不着急,不着急,来喝茶。

  张明宇结果茶水看到桌上的一大袋东西:这么多。

  张宇强提过一大盒月饼:这个也带上,都是张莉单位中秋节发的福利。

  张明宇:带不了,绝对不行,太多了。

  张宇强:哪里多嘛,没多少。

  张莉:是啊二哥,带上吧,放在这我们两个都不吃浪费了。

  张明宇为难挠头:啊呀,行,我尽量带。

  张宇强家卧室 日 内

  12张宇强家 日 内

  张明宇用玻璃擦擦玻璃。

  张宇强:有一门手艺就是好,这东西我咋学不会呢?

  张明宇:你那挂面批发的生意不要做了,不挣钱还浪费时间。

  张宇强尴尬:挣呢,挣呢,

  张明宇:挣不挣我不知道?又不是没做过。

  张宇强:挣呢,批发一件有一件的钱,一件就能挣二三十,你算嘛。

  张明宇:行行行不说这,那你房子贷款这些怎么样,能还得起不?

  张宇强:哎,每个月光是还房贷就得八九千。

  张明宇:那你现在总共欠了多少钱呢?

  张宇强:啊呀,不用问了,反正少不了。

  张明宇:那还不赶紧卖房子,不知道你一天在想什么呢?

  张宇强:你要不要吗,说卖就卖啊。

  张明宇:换成我早就卖了,跟你说啊,人要是太贪心了是要吃大亏的。

  张宇强烦:啊呀呀行行,不用你擦了,回去吧。

  张明宇拿着玻璃擦起身便走:呀,脾气见长呢你。

  张宇强跟着:把东西拿上。

  张明宇:不管,自己往回拿。

  张宇强:哎行行行,擦吧擦吧。

  张明宇:以为我闲的没事干,还懒得给你擦呢。

  张宇强:我的事我知道你们也帮不上忙,不想让你们操心。

  13群租房楼外 夜 外

  小区里万家灯火。

  群租房 夜 内

  张明宇坐在桌子旁巧剥火腿肠,剥好放进桌上的清水挂面碗里,倒上醋。

  张明宇吃着面玩着抖音。

  张明宇刷锅洗碗,洗澡,洗鼻,拖地。

  张明宇躺在床上刷抖音。(手机铃响起)。

  张明宇接通:喂,爸爸。

  14群租房/老家厨房 夜 内

  侯秋香:二子,我跟你爸爸寻思这事呢,你回来太浪费钱,不划算的厉害呢,要不今年不用回来了。

  张明宇:妈,我不回去你们也舍不得用机器收割,你们那么大年纪,出了事怎么办?

  侯秋香结果电话:你不回来我们肯定就得用机器收割了,十亩玉茭子呢,不是开玩笑。

  张明宇:拿回来还得往笼子里装,你们的身体也够呛。

  侯秋香:我跟你爸计划好了,今年不往院子里放了,放到东墙根下,这样省事的多。

  张明宇:村里不是不让在外面放吗。

  侯秋香:哎没事,别人家能放咱也能放。

  张明宇:嗯。。。行吧,那我可不回去了。

  侯秋香:嗯,哎二子,馨悦呢。

  张明宇:馨悦在他妈妈哪里,没事。

  侯秋香:这馨悦也是,从来不知道给她奶奶打电话。

  张明宇:她性格就是那,住校一个星期回来也跟我没话说。

  张丑生抢过电话:二子,要不就回来吧,你妈想你们想的不行,就是心疼钱嘴上干犟。

  (侯秋香):光是说话呢,回来一趟得浪费多少钱呢,我看你就是懒的不想做活?

  张明宇:啊,别闹了,我还是回去吧,就当过大年回来了,还不用七大姑八大姨的买东西去看他们。

  张丑生:是啊,回来吧。

  侯秋香:光是说话呢,回来光路费就八九百,还少挣一月的的工资呢。

  张明宇:妈,我本来打算八月十五就回去的,我们站长说做够这个月就奖励我八百元,所以我才改成月底回来,这八百块钱正好能用来当车票。

  妈妈:哦,这事不赖。

  张明宇:我要是不回去,我们站长还以为我骗他呢,主要是我也想回去看看呢,每天跑外卖跑的心烦,回去就当旅游了。

  侯秋香:嗯,妈也知道你在外面不容易,想回来就回来吧,回来也好,回来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咱这里枣儿柿子苹果都熟了,二子有福气,回来正好赶上吃。

  15黄婷家 日 内

  厕所磨砂玻璃隐约看出馨悦的身影。

  黄婷老公对着电脑看股票。

  黄婷收拾张馨悦拉杆箱东西放进衣服袜子等:乱糟糟的,这娃怎么这么邋遢哟。

  黄婷扭头冲厕所里吼:馨悦,你在厕所做啥子嘛,一个半小时过罗。

  黄婷男朋友:馨悦,快点,你爸爸要过来咯。

  群租房小区 日 外

  张明宇骑车进小区。

  群租房 日 内

  张明宇开门把箱子放门口打开外卖箱子换上便装然后出门按电梯(出门没带外卖箱)。

  16黄婷家楼下 日 外

  张馨悦背着小书包从楼道下来。

  黄婷拉着箱子从楼道走下来:快点走要迟到罗,愣是磨蹭的很。

  黄婷走到在路边停车等待的张明宇跟前。

  张明宇从车前踏板里拿出苹果和零食往箱子里塞:开导好了没有,馨悦没事吧。

  黄婷:能有什么事,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做爸爸的不称职,对小孩不闻不问的,以后要把心思多放在馨悦身上,多带她出去玩多陪她聊天什么的。

  张明宇:哦,没事就好。

  张馨悦:爸爸,你回来的时候多给我带点奶奶家的好吃的。

  张明宇:说起吃你就想起奶奶来了,平时怎么连个电话都不打呢?

  张明宇装好车坐了上去:快点,上来。

  黄婷:馨悦,下星期回来万一妈妈没去接你,你就自己走回妈妈这来,听到没有。

  张馨悦上车:嗯。

  张明宇开车离去:走罗,上学去罗。

  17上学路上 日 外

  张明宇:馨悦,你让爸爸很担心啊。

  张馨悦不说话呆呆望着远处。

  张明宇:爸爸上过班,开过店,当过老板也做过保洁,出来混二十多年了,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你是爸爸唯一的宝贝。。。

  张馨悦打断:我没事,你还是多操心自己吧。

  张明宇转回脸:你说什么,哦,不用担心爸爸,对了,爸爸还做过销售。

  张馨悦低声:今天话真多。

  学校门外/外卖站点 日 外/内

  车开到校门口停住下车。

  张明宇把行李箱从车上拖下来拉好递给张馨悦。

  张明宇:有事千万记得给爸爸打电话,听到没有。

  张馨悦:嗯,知道了。

  张馨悦进校测验体温朝宿舍走去。

  张明宇宇目送,手机铃响起。

  张明宇接电话:喂,站长。

  站长吃着盒饭盯着电脑屏幕打电话(两颗米饭粘在嘴角):张明宇,你晚高峰掉线,在搞啥子嘛。

  张明宇骑上电瓶车往回赶:啊,知道了知道了,马上上线。

  18两天后。

  大超市 日 外/内

  张明宇穿工作服进大超市。

  门口人员:取货在那边。

  张明宇:啊不是不是,我买东西。

  张明宇拉着购物车往里扔货物。

  张明宇边走边看拿起一个产品:我靠,那么贵。

  张明宇放到架子上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拿起产品看犹豫一下扔进购物车。

  张明宇提着一大袋东西到车后把外卖箱里雨衣拿出来,买的东西放进去放不下使劲压。

  妈妈驿站 日 外

  张明宇从里面走出来坐在电瓶车上拆包裹,包装上有摄像头图像。

  菜市场 日 外

  张明宇宇走出鞋店外。

  老板拿着鞋子在后面招手:哎帅哥回来,80给你给你。

  张明宇转身过去付款:谢谢啊。

  理发店 日 内

  张明宇理发。

  外卖站点 日 内

  站长对着电脑叉起胳膊:张明宇怎么又掉线了?

  19群租房 早上 内

  租客A手机闹铃响起,亮屏显示六点。

  租客A起床关闹铃上厕所。

  租客B开门去上班。

  张明宇刮完胡须用塑料袋包住放进行李箱。

  掀开被子伸手到褥子里掏出一叠钱(八百三十块),一张张数后装进口袋。

  把袋子打开拿起地上的旧鞋放进去扎好然后放进行李箱(旁边是塞满东西的背包),行李箱满满关不上,把行李箱加长拉链拉开,还是拉不上。

  张明宇挠着头又看看桌上剩余的东西,开始拆所有没用的外包(零食,摄像头,月饼)。

  紧压行李箱拉不上,打开挑翻一些东西出来将就拉上。

  张明宇把挑出来的东西放到冰箱,刷牙,收拾屋子,拖地(卧室,厨房,卫生间)张明宇背着背包拉着行李箱关上卧室们往外走,走到门外想到什么又返回来,走进卫生间用脸盆接水。

  张明宇浇灌阳台上的两盆绿植,把盆放到卫生间然后上路关门。

  20音乐《回家种地》。

  街上 早上 外

  张明宇拉着行李箱往地铁站行走。

  早上各种方式上班的年轻人们轻易超过。

  张宇强打电话:二哥,要不要我我开车送你。

  张明宇:不用送,你忙你的,我坐地铁直接就到了东站了。

  地铁上 早上 内

  人拥挤,张明宇护着行李站在栏杆边,对面的人都在看手机。

  成都东站 早上 外

  成都东站外景。

  动车上/外卖站点 早上 内

  张明宇费力把行李托起放到架子上然后落座。

  窗外的庄稼和民房(音乐停)。

  张明宇眯睡。

  (手机铃声)张明宇眯着眼接电话:喂。

  站长站在门口:张明宇,过分了啊,这两天怎么老是掉线呢,换了别人早就该罚款了,搞快点上线。

  张明宇:额,站长,你不是批准我三十号开始放假的吗?

  站长:今天三十号了么?

  站长看了看电脑:哦,这么快,我搞忘罗。

  21太谷西站外 下午 外

  很多人,出站的接人的,张宇通站着往站立看。

  张明宇拖着行李在最后出站。

  张宇通招手:这儿这儿。

  张明宇:哥,不是跟你说我坐公交过去的吗?过来又耽误你工作 。

  张宇通接过行李箱:没有耽误,本来就是要接子枫的,连你一起就捎回去了。

  张明宇:子枫呢,放学了?

  张宇通:嗯,在车里玩手机呢。

  张明宇:我女儿也一样,一天就知道玩手机。

  张宇通:嗯。

  张明宇:哥,咱们就在城里吃饭吧,不用回去麻烦咱爸妈了。

  哥:不麻烦,这会他们正在做饭呢,简单。

  张明宇:哦,行行行。

  张宇通:店里有两台机子要的急,修完咱们再回。

  张子枫在车里玩手机,张明宇和张宇通从车后过来。

  张明宇打开后车门放背包:子枫,做啥呢。

  张子枫抬头招手:二伯回来了?

  张明宇:嗯,回来专门看你来了。

  张子枫嘿嘿傻笑:我不信。

  张明宇:不信?那箱子里那么多好吃的都是给你买的。

  张子枫:嗯,谢谢二伯。

  张明宇帮着抬行李箱:哥,子枫明显比去年长高了不少。

  张宇通:嗯,就是人太腼腆。

  两人上车,车朝站外驶去。

  22修理店所在市场 下午 外

  小车驶入市场,转弯后驶停在修理店门前,门口摆着店招。

  张宇通下车开门。

  车内 下午 内

  张明宇:子枫,作业多不多。

  子枫吃着零食:二伯,职中人家就不布置作业。

  张明宇:哎不赖啊,省的你爸爸拿笤帚疙瘩逼你学了,行,一会咱们回你奶奶家哈。

  张子枫:不回去,我还想回楼上呢,阿姨做的饭可好吃呢?

  张明宇疑惑:嗯,阿姨?

  维修店 下午 内

  张宇通修理电器(待修电器堆满了屋内)。

  张明宇走进来:哥,你有了对象了?

  张宇通:你不知道?我还以为咱妈跟你说过了呢。

  23老家院子 傍晚 外

  侯秋香院里扫地:要不再打个电话催催,这帮人怎么还不回来呢?

  张丑生在厨房里张罗,一桌子好菜。

  张丑生:催啥了催,说了马上就回来了的嘛。

  侯秋香打开门走到外面张望然后低头扫门口的地。

  村里 傍晚 外

  车子再村路行驶。

  车内 傍晚 内

  张宇通开车,张明宇坐在前排望着窗外。

  (张明宇宇看到的)村景。

  车转过弯,张明宇看向前方。

  (张明宇远远看到)侯秋香在扫地。

  侯秋香发现(车过来)停止扫地而招手。

  特写:侯秋香开心的样子。

  院子 傍晚 外/内

  (车停在门口)张宇通进门顾自往厕所走,张明宇提着行李箱,侯秋香提着背包在后。

  张丑生掀开门帘从厨房出来站在门口。

  侯秋香:千盼万盼,可算是把我二子盼回来了。

  张明宇:爸爸。

  张丑生掀开门帘:进来,先吃饭。

  24厨房 傍晚 内

  张明宇进到屋里:啊呀,简单些就行嘛,又做这么多菜,多大年纪了你们不觉得累吗?

  侯秋香:给我二子做的,累也值得。

  张明宇:坐下坐下,一起吃。

  张丑生坐下:吃吧吃吧,真是快呢,早上还在成都下午就到了太谷了。

  侯秋香:光是说呢,来回花了我娃八九百,二子也是,不是让你坐慢车回来吗?

  张明宇:哪里有慢车,都取消了,就是有慢车我也不坐,太受罪。

  侯秋香歪嘴不说话。

  张明宇:妈,坐下吃。

  侯秋香:等你哥哥呢。

  张丑生:等他做啥呢,咱们先吃。

  张宇通掀门帘进来坐下吃。

  张丑生:子枫了,没有回来?

  张宇通:嗯,他不回来。

  侯秋香坐下:哼,叫那狐狸精勾引住了。

  张宇通:又说那种话,不分场合呢。

  张明宇:哎,妈真是,我哥耍女朋友你们怎么不跟说我了?

  张丑生:丢人败兴,说啥呢说。

  张明宇看看妈妈又看看张宇通。

  几人默不作声。

  25厨房 傍晚 内

  张明宇故意挑了一筷子吃:嗯,好吃好吃,真是,在外面也吃过人家的好吃的,感觉再好吃也比不上家里的香。

  张宇通:嗯嗯,咱妈做的饭菜,连我女朋友都说好吃。

  侯秋香:好吃,好吃把那电池灶给我修一修,说起来叫人笑话,修电池灶的自家的电池灶倒烂在那里不能用。

  张宇通:啥问题了?

  侯秋香:煮东西炒菜半天也熟不了,开到最大也不顶事。

  张宇通:用了十几年了肯定不像新的好用嘛,这个电池灶还是以前我修电器时别人不要的烂电池灶。

  侯秋香挨个倒酒。

  张丑生:十几年了你倒是给我换个新啊,自己都说不能用。

  张宇通拒绝倒酒:不能喝,开车呢。

  张明宇:嗯,哥哥,给换一台吧,反正你那里烂电池灶多得是。

  张宇通大口吃菜: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侯秋香给张明宇倒酒。

  张明宇:不喝不喝,妈你也不能喝啊。

  侯秋香拿起自己的酒杯:少喝点没事。

  张明宇:不行,一点也不能喝。

  侯秋香继续倒酒:今天这么多好菜,妈想喝的不行。

  张明宇抢过酒放到橱柜:拿过来吧,你高血压,喝啥呢喝。

  26厨房 傍晚 内

  张明宇走到拉杆箱跟前打开箱子。

  侯秋香拿起张丑生的酒要喝了一口被阻止。

  张丑生:告不能喝你这人,把我的酒都喝完了。

  侯秋香转身:不是不让你们往回带东西么,花多少钱呢。

  张明宇:没花钱,这些吃的都是宇强老婆单位里发的。

  张明宇拿出鞋拔去塑料袋:妈,这是心悦的鞋,小了,你试一试看能穿不?

  侯秋香拿着鞋:好看呢这鞋,今年过年可有了穿的了。

  张明宇拿出监控器:爸爸,你看看这是啥。

  张宇通过来接过监控器:我看看。

  张丑生:哎,正发愁玉茭子放在外面怕有人偷呢,有了这东西人们就不敢了。

  侯秋香:花了多少钱呢?

  张明宇:不贵,网上买的几十块钱。

  侯秋香穿鞋比试:这鞋质量好呢,嗯,大小正合适,唉,就是把馨悦可怜的,不能回来看看她奶奶。

  27张明宇卧室 早上 内

  张明宇睡醒伸懒腰睁开眼环顾室内摆设。(屋里盘子里放着梨枣,父母在院里拌嘴。侯秋香:一大早不敢紧做饭你是做啥呢,快点洗手帮的我做。张丑生:这不是挑捡枣儿呢,我也没有歇的。侯秋香:挑啥呢挑,什么时候不能挑,磨洋工)。

  张明宇打开行李箱拿出旧鞋剥去塑料袋穿上,回来时穿的新鞋整齐放在一边。

  院里 早上 外

  张明宇提起尿桶开门往厕所走,打开厕所门倒尿洗尿盆放在一边然后解裤袋(大便)

  侯秋香掀开门帘:快点啊,准备吃饭,吃了饭咱们就去地里。

  厨房 早上 内

  侯秋香做饭,张明宇进门。

  侯秋香:妈妈给你准备了鞋和衣服,扒玉米你换上啊。

  张明宇:不用,我就穿这,这也是烂衣服。

  侯秋香回头看:崭新的衣服哪里烂了?不行,给我换了啊。

  张明宇洗盆倒水:嗯,这天气可真凉呢。

  侯秋香:能不凉吗,你回来之前刚下了几天雨。

  张明宇:啊,那收割机能进到地里不?

  侯秋香:不行,泥泞的根本进不去。

  张明宇:天气预报的这一星期都有雨呢,咋办?

  侯秋香:所以我着急呢,只能是手工扒了。

  张明宇:手工扒我倒是无所谓,你们能受的住不?

  侯秋香:能行,没问题。

  张明宇拿起一块小小香皂:香皂用成这了还不换,有没有了。

  侯秋香:早就没了,一直用的洗衣粉。

  张明宇:那能行,抠门的连一块香皂都舍不得买?

  侯秋香:你以为咱家的钱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妈妈一分一离的省下来的。

  张明宇:看你省了一辈子,有钱了没有?真是,还需要啥?我去买。

  侯秋香:不用你啊,让你爸去买吧。

  28大槐树底 上午 外

  唠嗑老人1:大收秋天,街上连个人都没有。

  2:能出去的都出去了,谁愿意呆在这村里受苦呢?

  (拖拉机声音),几位老人看向(拖拉机开的)一个方向。

  张明宇开着拖拉机从几位老人跟前经过。

  拖拉机走远,几位老人回过头。

  1:这后生是谁家的呢?

  2:看长相应该是丑生家的,但我不确定是老二还是老三。

  3:丑生家每年这时候都是二小子回来帮着收玉茭子,肯定是二小子。

  1:哦,听说过,二小子今年又回来受苦了。

  29乡间路上 上午 外

  张明宇开着拖拉机换挡不灵,多换几次还是挂不上档。

  张明宇停车从工具箱拿出细棍拧开变速箱拨弄齿轮。

  张丑生骑着电三轮带着妈妈从后面赶了上来。

  张明宇:这车是怎么回事么我一开就滑档。

  妈妈:开车太猛,跟你说让你爸爸开就是不听。

  张明宇:不是猛不猛的事,是这车本来就不好操作。

  张丑生拨弄两下:三十多年的老车了,各种问题,只能是将就着开。

  张明宇:让你爸爸开啊,你要是给开坏了的话,那玉茭子就全烂在地里了。

  张丑生拧盖子:好了,我开吧。

  张明宇无奈。

  玉米地 上午 外

  张明宇开着电三轮下陡坡小道,电三轮开进玉米地旁的小路。

  张丑生开车拖拉机在后。

  张明宇和侯秋香下车,张丑生开拖拉机超过。

  张丑生开车掉头。

  30玉米地 上午 外

  张明宇扒完自己玉米伸手扒妈妈的(快速)。

  侯秋香:你扒你的就行,不用管我们。

  张明宇:一样,反正都是扒。

  侯秋香:还是我二子好,你看你哥哥和兄弟啥时候帮过我们做过农活,回来就跟大爷一样除了吃就是耍。

  张明宇:哎妈,我哥的女朋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侯秋香故意提高声调:人家你爸爸不让说嘛。

  张丑生:说嘛,谁不让说了?二子又不是外人。

  侯秋香:你这倒运鬼哥哥,找对象就跟走马灯一样,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是没人跟他结婚,这会谈的这个对象是今年子枫放暑假的时候谈上的。

  张明宇:谁给介绍的呢?

  侯秋香:这回不一样,是你哥哥人家自己谈上的。

  张明宇:呀不赖啊,我哥哥还能自己找对象呢?

  侯秋香:嗯,这个女去你哥那里修风扇,一来二去两个就搞在一起了,后来你哥还引回家里吃了几顿饭。

  张明宇:这女的是哪里的,做啥工作呢?

  侯秋香:听你哥说是陕西西安的,但具体西安什么地方连他也不知道,她爹死了妈也改嫁了,有个儿子在太原打工,先前在城里一户人家做保姆,搬到你哥哥那以后就啥也不做了,在楼上一天白吃白喝。

  张明宇:哦,你怎么说人家是狐狸精呢?

  31玉米地 上午 外

  侯秋香:嗯,刚开始没有看出来,我跟你爸爸还挺高兴,忙前忙后的给人家做菜做饭,嗨,这婆姨倒好,除了是动嘴吃啥活计也不做,这倒不说啥,关键是当着我们两个老人的面人家就敢抱着子枫,还说要不是子枫她早就走了,子枫十七八成人了啊,你说这是甚意思呢?她是喜欢子枫还是喜欢你哥哥呢?

  张丑生:人家就明说过不喜欢你哥哥。

  侯秋香:是呀,说你哥哥长的丑,住的地方不收拾,邋遢。邋遢,邋遢你还住的人家那不走。

  侯秋香:啊,我们当老人的问一下什么时候结婚,这就不是了,吹胡子瞪眼的,说是我们观念老旧,现在流行不结婚过日子啥的,还让你哥掏十二万的彩礼钱她才结婚。

  张明宇:千万不敢给她钱,连她家是哪里的都不知道,拿钱跑了你连人都找不到。

  张丑生:就说是骗子嘛,不但骗你哥哥钱,还骗子枫。

  张明宇:子枫那么大人了,她怎么骗呢?

  张丑生:人贩子么,把子枫骗倒其它地方当妓男,我们又不是不看电视不看新闻,啥不知道嘛。

  张明宇:不可能,要拐骗早就拐骗上走了,还能等到这会。

  张丑生:就是嘛,暑假里有一回把子枫带到太原说是给买衣服,不知道是找不到下家还是价钱没谈拢什么的,就又带回来了。

  张明宇:你又没看到,这不是瞎说嘛。

  张丑生:甚瞎说,太谷城就不能买衣服了非得跑到太原图了个啥嘛,你看着啊,到了寒假,非把子枫拐走不可。

  张明宇:不可能吧,嗨,早知道我昨天就不给我哥哥那么多好吃的了。

  侯秋香:你还给你哥哥拿东西了?

  张明宇:还给拿了不少呢,就为了让我哥哥这对象高兴点。

  侯秋香:唉可惜了,都进了那死婆姨的嘴了。

  32老家院子 中午 外/内

  张丑生开拖拉机停到东巷停车。

  张明宇开大门和侯秋香进门,张明宇捡起地上的梨枣吃。

  侯秋香满身疲惫走到屋子台阶处垫了个袋子坐下:唉,年纪大了就跟干了的柴一样,啥也做不动了。

  张明宇搬出一个玉米笼:这能行,烂的不像样子了。

  张丑生往下倒玉米。

  张明宇出来:爸,直接倒到笼子里不行?

  张丑生:不行,前天刚下了雨,玉茭子还没干,得晾一下。

  张明宇:哦,我倒吧,你去打底子吧。

  张丑生:嗯,也行。

  侯秋香支撑着站起来走到厨房洗手舀面。

  张丑生打底子,张明宇宇倒完最后一袋玉米推上三轮车搬砖。

  侯秋香把煮好的菜端下来放上煮面锅然后压面。

  张明宇在梯子上安装好防护罩:爸爸,监控监控。

  张明宇接过监控按在防护罩下拧螺钉。

  侯秋香走出来:不要做了,吃饭了。

  33院子 中午 内/外

  厨房,侯秋香洗碗。

  (宇拿着爸爸手机)看监控录像。

  宇走到门口:这图像不清晰呢,网上买的东西就是不行。

  张丑生在门外修理笼子:没问题,不要说这个,安个假的监控器都能吓唬住人。

  张明宇放下手机帮着修笼子:这笼子两个人得修一下午,还不如重新买一个呢。

  张丑生:人家你妈妈不让买嘛。

  张明宇和张丑生把笼子抬到砖底子上(里有少量玉米)开始用大铁锹往里扔玉米

  村大队喇叭:喂喂,各位村民注意了,说个事啊,千万不敢将玉茭子放在外面,村里今年要做下水管呢,全村都要做,外面的道都要挖开,再提醒一遍,谁家也不能放外面啊,免得到时候又往回倒。

  侯秋香来到跟前:听见了没有,人家放外面你也学着放,放不了了吧。

  张明宇:是不是吓唬人呢?

  张丑生:闹不清,不管怎么得搬回去了,万一真是要挖下水管,再往回搬那就累死了。

  张明宇:唉真是,又浪费我二百块。

  张明宇反应过来马上住嘴:哦。

  侯秋香:额,什么二百。

  张丑生:监控。

  侯秋香:又哄骗我,你不是说只花了几十块钱么?

  张明宇:嗯,监控是几十块钱,里面有内存卡得另外买,加起来二百。

  34院里 早上 外

  树上鸟叫,西墙边的玉米笼子。

  张明宇和张丑生切喂羊的玉米杆。

  厨房 早上 内

  侯秋香做早饭使劲安电池灶:啊呀,怎么回事呢?

  玉米地 上午 外

  一家三口扒玉米,张明宇扒玉米往后面玉米堆上扔。

  张丑生捡起带泥土的玉米拍打干净:轻些砸,沾了泥土晾不干,将来就发了霉霉了。

  侯秋香:往玉茭子上砸。

  张明宇:嗯。

  侯秋香扒不动把玉米递给张明宇:啊呀,扒不动。

  张明宇接过毫不费力扒下来:这天气好呢,不冷不热的,要是大太阳,玉茭棒子干了更扒不动,

  侯秋香:就是啊,扒不动不说,太阳晒的人燥热流汗,浑身难受,叶子刮到脸上就跟锯齿一样。

  张丑生扒了一个烂玉米:好啥呢好,看这,都发了霉霉了。

  一家人往袋子里装玉米。

  侯秋香吼张丑生:能不能快些呢,做啥也是慢动作。

  张丑生:已经够快了。

  张明宇:就是嘛,七十多的人了,能快到哪里去。

  侯秋香:年轻的时候也慢。

  张明宇抱起玉米袋子穿过玉米林装车,雨滴在脸上。

  张明宇抬头看天:爸,下雨了。

  侯秋香边掏钥匙便往外走:来给你钥匙,赶紧回去盖玉茭子。

  35院里 中午 外

  笼子里的玉茭子已盖上乱糟糟的旧塑料布。

  车上的玉茭子也是。

  厨房 中午 内

  侯秋香切菜:今年这老天爷是怎么了,玉茭子需要浇水的时候一滴雨都不下,这的时候给你下的哗哗的,就是不让你收割。

  张丑生边烧火边看医书:咱家的种的迟还算好的,人们家种的早的有的都霉烂了。

  张明宇揉面:咱们今年用不成收割机了吗?

  张丑生:嗯,说不定这半个月都有雨,下完雨最少还要三四天等地干了机子才能进来。

  侯秋香:那也轮不上你家,西庄的收割机,人家肯定是先紧着自己村里收割,等轮到咱村里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咱家的地太远路也不好走,多给钱人家都不一定来。

  张丑生:是啊,你还叫二子不要回来,就今年这情况不回来都不行了。

  侯秋香:哦,真是,要不花些钱,去把那梨枣入了冷库吧,再放就蔫了。

  张丑生:怪了,今年这收梨枣的人也可少了,不挣钱了是咋回事?

  侯秋香:这天气人家更不来,赶紧吧。

  张丑生:这倒不着急,地里的梨枣得赶紧摘回来,要不下完雨全裂开了。

  侯秋香:行呢,摘完连门口的一起入了冷库,就歇心了。

  梨枣地里 下午 外

  雨打枣叶。

  张明宇和张丑生穿着烂雨衣摘梨枣,满脚泥走来走去。

标签: 电影剧情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