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故事】睡前给你听

飞兔中文网 185 0

  猴子的爱情

  在暗恋开始前,想着能遇到一个最美好的你,在十字路口的绿灯亮起,在古城残垣前的自拍照片中意外上镜,在人头攒动的街头回首,在午后咖啡机的嗡嗡声中,在大雨磅礴的夜晚某个雨伞之下……在暗恋开始之前,想象着所有浪漫的相遇。而暗恋开始之后,计划着一个个偶遇,

  他(她)没注意到你,而你一直注视着,从额头到嘴唇,从肩膀到背影。

  阳光洒在她离去后你孤零零的地方,你看着自己的影子,你清楚她不属于你,但没到她击溃你所有的自信心,撕烂脸皮,你总是不会甘心。

  1

  我上初中那会儿,班上有个男生——猴子。我心里一直认为他找不到女朋友,冲着他四十公斤的体重却有正常人的身高,那种女朋友腻在男生身上用拳头轻捶对方胸的撒娇动作他都支撑不起来,不断几根肋骨我都觉得奇怪。于是他只能和我厮混度日,我抽烟,他抽二手烟,胡乱聊了一年的天。初二的第一个学期,猴子很少和我一起逃课了,课间不去厕所,也呆在教室。我骂他:你他妈真对得起你交的学费。他也不还口,就是想把那张凳子坐穿。

  一个周六下着大雨的晚上,他打电话给我让我给他送伞。

  猴子说:我在长征路这家咖啡厅楼下,你送一把伞来,只要一把

  我说:谁还能和你约会?

  他说:别废话了,你打个车来,要快点

  你他妈都知道能打车还让我送伞来,我骂了一句挂了电话。

  嫌等出租车时间太长,嫌雨伞的阻力太大,我淋着雨一路狂奔。

  我心里想过猴子不可能有女朋友,可我不会阻止他有女朋友。

  长征路那家叫做米兰印象的咖啡厅装着许许多多的故事,大多是男女之间的爱情,从小学到高中,从交往到分手都包括在内的爱情。

  因此,卡座要挂一块布帘为正在交往的人遮羞,咖啡杯用的是最便宜的防止分手的人让小店蒙受大额损失。

  那天小有和她的男朋友一共砸了四个杯子,一起的朋友待不下去就先走,留下继续争吵的两人,闻讯赶来的猴子正好遇见摔门出去的小有的男朋友。

  满心欢喜的猴子在给他们埋单的时候都是笑着的,算账的大姐一头雾水,这一个像刚分了手,一个像刚脱了单。

  我看见他们的时候,小有和猴子在咖啡厅门口,小有低着头蹲着,猴子轻拍着她的背,我看着猴子对我笑,我把伞递给他,然后在路口等着出租车,大概没有司机会不嫌弃全身湿透的我,所以在经过我前把“空车”的牌子按下去,我骂了句娘,坐在路边,等来往的车溅水在我的身上然后我对着远去的它破口大骂。

  正在我骂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我听见了背后开雨伞的声音,我转身看去。

  小有打开雨伞,在猴子开口之前赶紧说:谢谢你的伞,我回家了

  猴子楞了一下,显然他打算和小有雨中漫步的,他打算和小有撑一把伞安慰她然后渐渐获得她的芳心的,他打算送小有到她家,对着她的背影说一句:别怕,还有我。

  可是那一刻他只剩下一个笑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有也不等他回答,也不管他有没有伞,忘了谁最后留下陪着她,忘了摔碎的杯子是谁埋的单,撑着伞就走远了。

  猴子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和我淋暴雨,骂过往溅起水的车辆,所有的车都是一个骂法,宝马不会比大众少一个去你妈的,A开头的不会比C开头的少一句狗X的。

  2

  猴子失恋之后我就转学了,好巧不巧,高中他又考到我在的那个小镇,于是他又抽了三年我的二手烟。我抽烟越抽越胖,三年长了二十斤,他抽二手烟倒是体重不变,身高又长了两厘米。我怕他继续找不到女朋友,还准备让他替我抽,我在旁边闻会儿烟味算了,后来上网搜了一下尼古丁不能防止肋骨被打断,这才停止了我这个突发奇想。

  高中快要毕业的时候,我和他在街上走着,我一抽烟步子就迈得特别大,走得特别潇洒,回头率很高,毕竟不是谁都有我这样的魄力穿着校服在学校门口的街上吞云吐雾的。

  猴子看着一个个回头的妹子,十分羡慕。

  猴子说:白乐,你给我说说怎么谈恋爱

  我把刚吸进去的烟从肺里换出来。

  我说:你不用考虑这个事情。

  他被我这句话呛住,憋红了脸,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句“卧槽”

  猴子暗恋一个人从来从来都是在我不知不觉的时候。

  初中那会儿暗恋上了小有,于是猴子就不逃课了,不逃课能盯着看小有四十分钟,下课也不和我去厕所等我抽烟了,他等着小有的杯子空了的时候在小有叫她男朋友之前跑去给她接水。

  但是小有从来不说:幸苦了,只说声:谢谢。

  我坚定的认为猴子是谈不了恋爱的,所以我说:你不用考虑这个事情。语气酷到我觉得我的回头率又要翻倍。

  他这次暗恋的人是他的同班同学,叫杉瑶,杉瑶是我在学生会混日子的时候的同事。我觉得她除了脑门很大,打麻将的时候能从她脑门的反光偷偷看她的牌之外其他的一无是处。

  可是猴子大概就是穷疯了,看上了她能暴露手牌的大脑门,天天找借口要约杉瑶打麻将,杉瑶从来都是来者不拒。

  有一次他们三缺一叫上了我,大相公,小相公,炸胡,几圈下来猴子的钱就输光了,但是回学校的时候还依依不舍,好像要把自己全部家产输给杉瑶他才甘心。我仔细看了看猴子的脑门。

  我问他说:你他妈脑门也不大啊

  猴子说:你脑门才大,你全家脑门都大

  他突然想起来什么事,说:老子下个星期的饭你请我,我没钱了

  我说:你赢钱的时候也没说给我买包烟

  猴子愣了愣说:我没赢过钱

  我说:没赢过?

  猴子说:我不会打麻将。

  猴子输光钱的第二天晚上,杉瑶恋爱了。她给学生会的一个部长表白,还送了一条一千多块的阿玛尼的围巾。和我们同部门的一个同事说:杉瑶为了买那条围巾,攒钱攒了很久,大部分都是自己打麻将赚的。

  杉瑶告白成功的第二天中午,我请猴子在二楼的食堂吃火锅,他发呆,手抖得不停,桌子被筷子敲得哒哒哒,他说他冷,脖子往衣服里缩了缩,我有一句没一句的安慰他:谈恋爱不是你考虑的事。

  杉瑶和她的男朋友像其他情侣一样并排走着进食堂,那个部长戴着杉瑶送的围巾,挂在脖子上,御寒谈不上,倒是拉风。像个战利品,晃着,在猴子的眼里,晃着。

  我朝着那方向吐了块骨头:买个围巾也不捂严实点,冻死你个狗日的。

  猴子一下就哭了:别看,你吃饭你吃饭……

  我说:别哭,我不是骂你,我骂他

  猴子说:我冷……

  我说:你先别哭,走了,回宿舍再哭

  猴子说:我还没买围巾……

  然后把头埋在桌子上开始抽抽。

  我过去一把把那条晃得不停的围巾从那个走路比老子在校门口抽烟还拉风的部长脖子上拉下来,扔在还在沸腾的火锅汤里,把蘸水,碗,筷子全扔里面。

  我对着厨房里喊:老板,麻烦你把我朋友围巾给我捞出来洗一下,我明天来取。

  我戳了戳猴子说:走了,这条算老子给你买的,老子赔他一条,这个月你他妈和我都喝西北风。

  那条围巾猴子不愿意要,所以重新买了一条更贵的。

  于是我和猴子吃了两个月的榨菜和没有肉的包子。

  被学生会除名了之后,我的抽烟更潇洒了。毕竟不是谁都有魄力穿着校服挂着条阿玛尼的围巾在校门口那条街上吞云吐雾的。

  3

  高中毕业之后,我考到北京,他考到天津。

  他在走之前说:老子终于不用天天闻你那种劣质烟了

  看得出来,这真的不是什么离别时矫揉造作的伤感,他是真的开心。我从来没买过超过十块钱的烟,苦了他连吸的二手烟都是最低级的。

  他说:要是二手烟都有烟瘾,老子就坐半个小时动车就去找你了。

  我说:没事儿别联系

  开学没多久就放国庆假,猴子在我去旅游的前一天晚上来了北京。

  一家夜宵店,烤串的那种,几瓶啤酒,对面是穿得越来越体面的猴子,头发最起码洗了三遍,眼睛还换成金丝边的,像是刚入了学生会还会给人做思想工作洗脑那种。我一个多月没碰酒,正拿着啤酒猛灌,他一看,赶紧抢,小声嘀咕:这他妈要是还没说事儿你就喝醉了,老子这趟不是白跑了。

  我点了支烟说:是二手烟瘾犯了还是有事儿?

  猴子赶紧点头哈腰笑着:不是不是,单纯请你喝酒,单纯的

  我气呛到:那你他妈让我喝啊,还抢!

  喝到半夜,差不多醉到扶桌子都扶不稳了。

  猴子打个嗝:白乐,老子被撩了。一学姐看上我了。

  我想着大概也就是哪个女的摇一摇附近的人顺带把他加了,发个你好,晚安这类的,可能连人家面都没见着。

  我说:算了吧,谈恋爱这些事和你没太大的关系。

  他一听,急了,拍了桌子指着我说:白乐,老子可是专门从天津过来求你的,你他妈给我写条段子,把老子往死里夸,我在学校把段子发出去,让她来追我,老子这次不想追人了。

  我说:老子不写段子了

  他说:钱不是问题,一个字老子给你算一块

  我说:那你先把围巾的钱还我

  他说:写好了冬天的围巾我给你包了,你戴多少我给你买多少

  我说:所以现在到底是你追她还是她追你?

  写段子的事不了了之,一个月后他发消息给我说他谈恋爱了,是他们班的一个女生,发给我照片,矮矮的,带个眼睛靠在猴子旁边。当时猴子的学院在举办歌唱比赛的海选,猴子看上这个女生,主动要了QQ号,晚上就告白,然后在一起了。

  我没有再说:猴子,谈恋爱这个事和你没关系。

  我回他:好好在一起,给你们祝福的段子随后奉上,免费。

  北京降温后没几天,猴子给我寄了个快件,一条阿玛尼的围巾,夹着 。

  猴子:

  谢谢你的伞,谢谢今晚的雨,谢谢咖啡厅里最后留下陪我的你。我知道你为我做了很多,课间帮我接水,放学给我整理课桌。我也知道你每天早上跟在我后面上学,吃和我一样的早点,买和我一样的笔芯。猴子,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能不能在一起是另外一回事。我喜欢他,他才是我的唯一,现在我没有了我的唯一,但还是装不下你。谢谢你给我做的,但是抱歉,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小有

  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咖啡厅的门口,猴子凝固的笑,看着小有撑着伞离开,从额头到嘴唇,从肩膀到背影。想起那天的食堂,火锅冒着气,沸腾的汤,猴子看着衫瑶和她男朋友挽手走过,扬着那条围巾,撕烂脸皮。

  爱与不爱是一瞬间的事,能不能在一起在一开始就能注定,爱上了就去告白,能看对眼才能在一起。跟在人后,算计着一次次偶遇的暗恋最后都只能是诅咒着别人的幸福,观赏别人的婚姻,爱情这事儿就与你没有多大关系。

标签: 睡前小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