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Flash)

飞兔中文网 45 0

  似曾相识

    1.那尾鱼

    那个男人,他的名字叫鱼。每当我这样叫他,心头就泛起一些莫明的甜昵。我遇到他时,他正坐在湖边的柳树下,衣着有些落迫,表情却极其平静。他告诉我,正在看湖中央的那些莲花,以及在莲花周围流连的金鲤。他这样说着,脸上就浮现出无比的满足。许多年以后,当我回想起这个男人,依稀会记得这些情景。我想就是这样天真而富足的神情,给了我最初的感动。

    很久以前,我只是湖里的一朵莲。我的脚深深地扎在湖底的泥土里,柔曼的水草和我一起舞蹈,轻撩的晚风随我一起微笑。还有那些鱼,金色的鲤鱼,一群一群,每天在我身边穿棱游弋。有时候它们会贴着我擦身而过,它们有光滑的身体和闪亮的鳞。

    我喜欢安静地站在水里看着它们。看它们在水里穿棱的样子,看它们嘴里吐出的小小气泡,还有它们的眼睛,永不知倦,清澈明亮的眼睛。它们身上的温暖只有我感觉得到。我给它们讲许多的故事。我给它们讲湖边的那些稻草,绿油油的稻草。每当微风吹过的时候,就会随风摇曳,一层一层,郁郁葱葱,姿势极其优美。还有挂在天边的那抹彩虹,每当雨过天晴,就会在山尖的那头隐隐浮现,那些绚丽的色彩比水底的珍珠还要光灿。还有远处耕耘的农民,站在田地里,微躬着身体,低着头,播种着他们的庄稼和梦想,脸上永远有富足的神情。他们的身后跟着健壮的耕牛。

    这些金色的鲤鱼,是我最好的朋友。它们喜欢流连在我的脚边,听我讲这些事情。每当这个时候,它们都会大大地睁着眼睛,安静地聆听。或者用它们光滑的身体亲昵地在我的身上摩挲。有时候,它们会从远方衔来好看的水藻,缠绕在我的身上。那些水藻在水中舒展的样子,极其漂亮。

    每年的二月初二,湖水开始变暖,这些金鲤就会离我而去。它们去了龙门。听说龙门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它高耸入云,无比壮观。它的门柱上雕刻着好看的花纹,花纹闪烁着金色的光泽,那光泽比天上的太阳还有灿烂耀眼。每年二月初二,龙门就会为鱼族开启。它开启的时候,会放下金色的阶梯。如果谁可以从阶梯上跃过去,就会成为龙族。

    这些事情都是我从小鱼那里听来的。小鱼是湖里最小的一尾金鲤。每年的二月初二,当别的鲤鱼都游向龙门的时候,只有小鱼留下来陪我。我问小鱼,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去龙门?小鱼说,它游得太慢,跟不上大家。于是,每年的这个时候,湖里就剩下小鱼和我,还有那些柔曼的水草在水中轻轻舒展着腰肢。每当这时,我们都不再讲话。我们停在幽蓝的湖水里静静等待,等着那些朋友回来,带给我们关于远方的消息。

    其实我知道,它们中间很少有谁能真的跃过龙门。有时候它们千里迢迢游到那里,只是为了能亲眼看看龙门上刻着的那些好看花纹。虽然它们赶回来时,都显得极其疲惫。但它们提起龙门时,依旧会兴奋不已。它们两边的鳃会不停呼扇,那样子无比神气。有少数的一些金鲤,它们再也没有回来。它们真的跃过了龙门,成了龙族。

    我曾经问过小鱼,如果有一天你长大了,会不会和它们一起游到龙门去。

    小鱼用嘴轻轻啄着我的身体。它说,为什么要去呢?我更喜欢留下来听你讲那些故事。

    那个时候,有一阵风吹过,撩起了我浮在湖面上的荷叶,我有一种莫明的感动。

    到了次年的二月初二,小鱼还是和大家去了龙门。它说,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那个时候,我有难以名状的孤独。

    风婆婆对我说,你是在湖里呆得时间太久了,看了太多岸上人类的生活,所以你学会了人类的那些情感。

    我问风婆婆,什么是情感。

    风婆婆说,当一个朋友离开你的时候,你的心会隐隐作痛,这就是情感。

    我突然明白了小鱼离开我的时候,我为什么会非常非常难过。因为我和小鱼之间已经被叫作情感的东西相互牵绊。这样的感觉很美妙,细微的快乐里渗杂着些许的疼痛。我突然很向往人类的生活。我想知道他们的生命被情感牵绊的时候,是怎样延续下去的。

    我求风婆婆把我变成人类。

    风婆婆说,这很危险,如果你找不到真心爱你的那个人,你就会死在岸上。

    我问风婆婆什么是死?风婆婆说,死就是你再也回不到水里,你的身体在阳光下被蒸腾,化为气泡。

    我斟酌犹豫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做一次人类。这总比呆在水里没有小鱼要好过许多。

    在一个雨后的黄昏,风婆婆吹断了我的茎蔓,我忍着疼痛坐在荷叶上,顺风飘到了岸边。风婆婆把我的样子变成了世间的女子。

    她临走的时候对我说,你一定要找到这世间爱你的那个人。他的情感会填补你身体里的缝隙。否则你就会死。

    2.这朵莲

    我知道那是她。虽然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但她身上的气味我是如此熟悉。我已经在这里坐了许多年,我一直在等着能够再次和她相见。关于这个女子,我叫她小莲。

    那个时候,我还是湖里的一尾鲤鱼。深遂清冷的湖水就是我的家。我和许多金鲤一起在这片湖域里穿棱游弋。我们追逐透明细小的虾米,啄湖底光滑松软的淤泥。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浮到湖面上一起透气。还有小莲,会讲许多故事的小莲。她是这片湖域里最美的一朵莲花。她有纤细的茎蔓,有粉红白嫩的花瓣,有硕大碧绿的叶子,上面缀着晶莹透亮的水珠。她常把岸边的那些风景说给我们听。以至于每当黄昏的时候,我都忍不住从水里探出头来,看看岸上的风景是不是真如她说的那般曼妙。我们喜欢在她身边徜徉。当有风吹过,在湖面上荡起阵阵水潋时,我们都无比快乐。

    每年的二月初二,龙门就会为鱼族洞开。关于龙门,我听许多到过那里的伙伴提及过。它们把那里形容的无比美妙和壮观。它们说话的时候,总有一种跃跃欲试和按捺不住的兴奋。仿佛自己只要稍一纵身就能从那里跃过去。其实我知道,要从龙门跃过去非常困难。许多年长的鲤鱼费力游到那里,都只是抬头看着刻在门柱上的那些好看花纹,然后仰天长叹。

    我对小莲说起这些的时候,也是二月初二。那个时候,别的鲤鱼都去了龙门,湖里只剩下我和小莲。每当这时,热闹的湖域就变得安静下来。我和小莲有着相同的寂寞。

    小莲曾问我,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去看看龙门?

    我说,我还小,它们游得很快,我跟不上。

    小莲用荷叶轻轻拍打我的脊背。她说,总有一天你会长大。

    我们同时感到这世上有许多事情都无法逆转。比如我会长大。比如小莲会哀老。比如,总有一天,我们会不知原因地分离。

    鱼族里一位年纪最长的金鲤告诉我,这种感情叫依恋。当别的鲤鱼都游去龙门的时候,只有我和小莲是相互陪伴的。所以我们两个是彼此依恋的。

    我轻轻环绕在小莲的周围,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莲荷的清香。我是多么贪恋这样片刻的宁静呢。

    我问老金鲤,有何种方法可以让我和小莲永不分开?

    老金鲤摇摇头。它说,这样的感情不属于鱼族,只有人类才会拥有。

    于是我知道,不管我和小莲怎样相互依恋,总有一天都会被时间拉得很远。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不停练习着挺身跳跃这个动作。我从深遂的湖底迅速上游,看到湖面接近阳光的时候,奋力挺身跃出水面。我甚至听到岸上的人类指着我说,瞧,多么漂亮的一条鱼呀。

    那年的二月初二,湖水暖得特别早。我没有留下来陪小莲,和大家一起游向了龙门。我想如果能成为龙族,就有办法让我和小莲永不分开。临走的时候,我对小莲说,等着我,我一定回来找你。

    缠绕在小莲身上的水藻一直延着我们去的方向在身后轻轻舒展着,飘了很远。

    后来我真的就成了龙族。老金鲤带着大家用身体为我激起一道悍然巨浪,我乘着浪花一跃而起。这一跃用尽了我毕生的力气,我感到眼前一片眩晕,我看着自己的身体钻过水面,跃过树梢,撩过云朵,直抵龙门。我甚至看到了小莲常常提起的那抹挂在山尖的虹。然后金光万道,我从龙门跃了过去。

    我对神说,我能不能有别的选择?

    神说,你不用在深冷的湖底伏栖而生。你可以自由在云间畅游穿棱,这有什么不好?

    我说,我只想和小莲永不分开。

    神说,小莲摆脱不掉你们之间的依恋,已经上岸化为人。你可以到凡间帮她找到真爱。但不能道出你们之间的渊源。

    从那天开始,我就被留在湖岸上。我看着湖里的那些金鲤在朵朵莲花周围流连,心底流淌着无名的温暖。我这样坐了许多年。我的衣裳被雨打得破旧褴褛,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不堪,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肮脏。只到有一天,我听到有环佩叮当的声响,我闻到淡淡的莲荷的清香。我抬起头来看到她,我知道那是她。虽然我们之间谁也没有说话,但她的气味我是如此熟悉。

    后来她问我在看什么?

    我说,在看湖里的那些鱼,还有那些盛开的莲花。

    她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对她说,我叫鱼。

    鱼,她的嘴里呢喃着这个简单的名字。脸上就浮现出无比的温暖。

    她把我带回了江府。她是江府的夫人。江府有很大的花圃,里面种着各式鲜嫩珍奇的花。她说她的丈夫叫江南,极其喜欢这个花圃。江南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他有英挺的眉毛,冷傲的气质,以及像湖水一样深遂的眼神。江南看着我,像是要探究什么,但最终颤了颤嘴唇,什么也没有说。

    她对江南说要把我留下,帮她种好这些花儿。她对江南说这些的时候,脸上有着飞扬的神色。

    3.是江南

    我遇到她的时候,是个黄昏。刚刚下过一场雨,石子路被雨水冲洗得光滑干净。我延着湖岸行走,火红色的夕阳散在湖面上,把湖水也渲染得火红一片。她跪坐在湖边,湖水漫湿了她的裙角。她是我此生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她有莲藕一样洁白的肌肤,有花瓣一样粉红的脸颊。她穿着一身碧绿的衣裙,那颜色像荷叶一样晶莹。她的脸上一直带着一抹模糊的伤感,这种伤感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才从她的脸上消失。

    她看到我的时候,眼神里有些许的诧异。然后,她告诉我,她的脚受伤了,很疼很疼。她的脚浸在水里,粉红色的绣鞋早已湿成一片。

    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看着我想了很久,然后懵然地摇了摇头。她说她的裙子脏了,需要洗洗。她低着头漂洗自己的衣裙。本来只是湿了一角,却一下子湿成了一片。她在我面前像个迷失路的孩子,我突然对她有着说不出的疼惜。我说,如果你愿意,可以先去我的府里。她说,好。

    我靠作画为生。我的画很出名,可以换很多钱。我用这些钱给自己买很大的宅府。我不知道她从何处而来,她自己也遗忘了这些事情。我想她一定很累,她跟我回来以后,一直在睡觉。她睡着的时候,身上透着淡淡的清香,像莲荷一样。这种清香就一直在房间里荡漾,久久挥散不去。她的睡姿极其恬静,一种淡定的美,不容亵渎和忽略。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开始画她。我无时无刻不在观察她。她走路的样子,她说话的样子,她眼眸忽闪的样子。她蹲在花丛微笑的样子。这些轮廓都无比清晰地刻在我的心里,反映在我的笔下。只是不论何时,她的脸上都挂着一种模糊的伤感,挥之不去,像压抑长久的郁积,溢满她的眼眸。

    这幅画我一直画了七年,到了第七年的时候,她成了我的夫人。

    我的夫人,我叫她娇娆。

    每当黄昏的时候,娇娆都会去我们相遇的那个湖边散步。她说这样或许能让她想起什么。每次回来的时候,她眼里的郁积就会更加深遂一层。这个女子,任由我怎样用画笔描摹她的样子,都无法洞穿她的内心。她的心事从不坦露,压制在心底成为陈旧的伤口。不管怎样,我知道我们是相爱的,这样足已。

    后来有一天,娇娆从湖边领回来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她叫他鱼。每当她这样叫他,脸上就浮现出无比的甜昵,眼睛里的郁积也会减少一些。我看到了娇娆的内心为这个男人洞开。我知道,或许是这个男人,开启了她关于往事的记忆。

    娇娆把鱼留在花圃种花。鱼的相貌平平,一个少言寡语的男人。他每天都蹲在花圃里修剪花枝,极有耐心。那些花儿在他的手里被调教得鲜艳无比。每当满园花儿竞开的时候,娇娆就会亲昵地偎在我的怀里。那个时候,我们都感到无比的满足和幸福。

    4.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芬芳扑鼻,在阳光下绽着纤细的信子,竞相盛放。

    鱼每天蹲在花圃里,小心翼翼地伺弄。因为花开的时候江南会笑,因为江南笑的时候娇娆会笑,因为娇娆笑的时候鱼的心里也在微笑。

    每当太阳初升的时候,娇娆会来花圃。她给鱼带来好吃的食物。她碧绿的裙袂上缀着晶莹的露珠,露珠顺着她的裙摆溅湿她粉红的绣鞋。她从怀里抽出罗帕为鱼抹去额头的汗水。罗帕上带着她身上好闻的体香,清雅扑鼻,暗暗涌来。鱼对这气息比无熟悉。鱼抬头看着娇娆,娇娆低头看着花圃里的那些花儿。

    她问,鱼,它们什么时候能都开,江南一直在等。

    鱼说,快了,夫人。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你看到这世间最美的花儿。

    每当娇娆离开的时候,鱼就会为自己温一壶酒。那些清冽的液体是这世间最美的东西。鱼每次喝到微醺,然后把剩下的酒倒在花丛里。花丛里的花就在刹那间开成一片,馨香扑鼻,久久挥之不去。

    每天黄昏,江南都陪着娇娆去湖边散步。夕阳的余辉散落在他们身上,有一些模糊的温暖。像他们遥远而富足的爱情。娇娆的目光牵萦着波光鳞鳞的湖面。她的脸贴在江南的怀里。她说,你看,那些金鲤和莲,我一直觉得对它们的生活无比熟悉。

    江南说,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它们都画给你。

    娇娆读着江南的眼睛,她的脸上就有了灿烂的欣喜。

    江南摊开画纸,娇娆在一旁把扇砚墨,看他的笔在纸上信马由缰,肆意游走。江南画莲花的时候想到了娇娆。娇娆是他心底盛放的莲花。那朵莲花在他的笔下栩栩如生,娇美欲滴。然后,他开始画那些金鲤。他的笔端轻轻勾勒,几尾细鱼就在莲花脚下流连不已。

    娇娆的眉头浅颦低蹙。她说,不,江南,它们不是这样。

    江南亲自动手砚墨,笔端在纸上迂转峰回,却始终勾不出娇娆心底的金鲤。江南的笔突然停顿下来。

    他说,娇娆,我画不出来。我不知道它们在你心底究竟是怎样的色彩。

    江南的眼睛望着她。他说,娇娆,只有你始终让我无能为力。

    娇娆失手打翻了手里的砚台,那些墨色就洒落了一地,她躬下身细细拾起。空气中有片刻的缄默,时间在这样的沉默里流淌得不徐不急。娇娆蓦然仰起了脸。她说,等着我,江南。我一定会找到那种颜色。

    她飞快地穿过厅堂,奔向花圃。她的步履有些凌乱,心里有点滴迫切的焦急。像是被谁从梦里蓦然惊醒,她发现原来江南早已驻扎在她的心里。

    她要把这些全部告诉鱼。她知道只有鱼可以帮她解开所有的郁积。

    在草长莺飞的花圃,鱼看着娇娆眼睛里的那些暮霭渐渐散尽。他说,我会砚制一种墨,它是用许多种花瓣掺在一起,颜色鲜艳无比。

    他说,等着我,娇娆。

    鱼捧着砚台走进屋里。在转身掩门的一刻,他突然有些莫明的伤感漫没于心。鱼握住修花的剪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他的血顺着指尖一滴一滴掉落在砚台里,和那些颜料融为一体。

    5.这些生活

    这些生活成为故事,这些故事一段段开始,又一段段结束。像生命里许多人的走进来,又有许多的人离开。我总在试图当他们离开的时候,还能保有些什么,哪怕只是一些碎片的残骸,却发现自己摊开的双手始终都是空空如也。我在试图进入他们的内心,然后延着他们思想的脉络感受他们的生活。却自始至终都是一场徒劳。我永远只能站在故事之外,看着它们一点一点发生。

    娇娆捧着手里的那一砚墨。她能感觉到那砚墨带着灼热的温暖,那颜色无比鲜艳,像血液一样光灿耀眼。她把它捧给江南,江南的脸上有无比惊异的神色。

    他拿起画笔蘸湿那些红艳的墨,然后缀染画布上的那些鲤鱼。鲤鱼的色彩突然间变得无比鲜明而逼真,它们的鳞片上闪烁着金色的光泽,呼之欲出,蠢蠢欲动,在那朵莲花脚下久久缠绕。

    江南脸上的愁容烟消云散。他把娇娆紧紧搂在怀里。他说,娇娆,只有你能砚出这样逼真的墨色。

    娇娆在他的怀里仰着脸,她看着江南无比满足的神情和画布上的那些鱼。她感到一股暗涌带着无比强大的温暖在身体里缓缓涌动,填满她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她的眼睛一片潮湿。

    她说,江南,我是如此爱你。

    鱼站在窗外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知道都已经结束。江南终于成为她的全部思想。那些过往都成为历史,被她永远地尘封在心底。在那一瞬间,她终于锐变成了真正的女人。

    鱼温了一壶酒,刚刚缀了一口却已经醉意淋漓。他笑了笑,把剩下的酒全部倒在花丛里。满园的花儿在那一瞬间竞相盛放,奇香无比。鱼蹲下身抚摸着身畔的这些花朵,脸颊也被花意映得一片绯红。

    当娇娆和江南穿过花丛赶来的时候,鱼早已离去多时。

标签: 给女朋友讲又甜又撩的小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