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故事,昨天的生活

飞兔中文网 62 0

    一本可以让你忆起那逝去的青春的书,一本简单得可以抚到书

  第一章 寝室中的卧谈会

        高中的生活总是平淡而充实……

   我叫张一名,正如名字所言,父母对我一直是怀有美好的憧憬的,希望我人如其名,金榜提名,可惜我实在不是什么奋发向上的孩子,中考全班倒数第一的成绩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实现了的老爸多年的夙愿。不过他老人家对我的教育投资还是很敢放得开,随后不惜重金将我力挺到NO.XX中学,学校有个俗不可耐的数字代号的名字,而有着中国随遇而安传统思想的我便在这里开始了新的生活。(在介绍出场人物的地方我很想跳出当代网络小说的小圈圈,可是在我数次尝试后才发现经典为什么经典……)

   周而复始的三点一线的日子早已填满我们每一个应届生的生活,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是绝对不假,既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又对现实世界有着诸多不满的我们也有着各种给自己减压的办法……

   我比较倾向于上课时看女生的背影,原因很多,在我短暂的18年的生命旅程中,可以公正的说未近女色……多不人道!并且整个青春萌动期都是在幻想中度过的,记得印象最深刻的是初三那年,我因为一个女生和我一起骑车回了一次家而整整兴奋了3周,之后还曾经梦到过我和我们班最靓的女生手拉手的逛学校门口的自由市场(唉,物质决定意识啊,那时我哪有什么KFC,毕胜客的概念啊)。结果一看之下却落下了病根,每天课程就成了女生背影欣赏,但又不得不承认许多女生的背影有着与长相完全不同的气质,这点相信很多男同胞们都深有体会,还有就是上自习时看报纸杂志课外书,大到国际原油价格,中美关系,下到猪肉今天涨了几毛钱,哪个小区的下水道又堵了,文字给我们无聊的生活注入了太多活力,再另外就是我最期待的晚上在寝室的扑克大站,一锅5块钱,经常让我们整整一晚上为了5块钱而自相残杀,与此同时还要机智的应对寝室老师的突击检查,长时间下来人的心智,警惕性都上升到非凡高度,另外值得说明的就是男女寝室所共有的,增进感情,交流思想的“卧谈会”了,大概有了寝室这么个玩意之后“卧谈会”就成了寝室生活不可缺少的部分,而且有相当的一部分男男女女的小故事就是由卧谈会开始的,唉,精髓啊!

   教学楼大厅的倒记时牌已经活泼得跳到了1XX,12月了,离高考只剩下半年,那鲜红的数字仿佛在说孩子们,孩子们更苦的日子来了。。。

   推开寝室的门,里面早已开始了每周例行的卧谈会,几个人正聊得热火朝天,

   老4:“都两年多了,你们说你们对咱班谁比较有好感啊?”

   老3:“李X……”

   老4:“滚,你都和人处上了还跟着瞎搀和啥,不知道我们这是无产阶级的交流啊。”

   老2:“其实我一直都挺喜欢高Y,觉得她人还行。”

   老4:“拉倒啊,都知道人波大,你咋总玩这重量级的呢,咱换点正常的不行啊。”

   老5:“那人就喜欢不行啊……你不还一直挺看好那大奶牛吗,上次我看你还给人打了一周早饭呢,怎么这段时间没动静了啊?”

   老4:“我挑明了,人家说等,说等高考后再给我答案,这我这都愁完了,这不就是变相的拒绝我吗。”

   老5:“那就算人撅你了你就扔下不管了啊,饭呢啊,继续啊,要不咋向人展示你持之以恒的精神啊,弄的跟卸磨杀驴似的。”

   老4:“其实我还管着呢,就是改成每天往人书桌里放一袋牛奶了……唉,老5我这管不管的关你屁事啊,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啊?”

   老2:“老4啊,其实我觉得你还有机会,至少人没给你一棒子打死。”

   老4:“也是哈,总比你这样的连说都不感的强的,是不,哎,名哥回来了,名哥说说,名哥喜欢啥样的?”

   “美的。”我说,其实我是我寝室最小的,应该是老6,可是不知到从啥时候开始的就都叫我名哥了,反正是有便宜我不占白不占……哥忍啦。

   “那也太抽象了,这咱哥几个都挑明了你咋还好意思憋着呢,”他们不死心。

   我笑了笑,

   “正在发掘中……真的。”

   “得了,跟你一寝室这么长时间这点事还争不明白不白和你处了,你不是一直挺喜欢关曼怡吗……多大点事啊。”

   这帮玩意,摆明了拿我寻开心,关曼怡是我们班上一个学习很好的一个孩子,平时办事一板一眼,十分负责,在同学们这口碑不错,最关键的是人张的白白嫩嫩,大大的眼睛十分清澈,高挑的鼻梁配上一张樱桃小嘴,长得很是乖巧可人,声音甜甜的,听起来感觉如沐春风,168的身高十分匀称,对于一高高中生来说长的也算是凸凹有秩,远看亭亭玉立,近看楚楚可人,无论远近都很耐看,再加上性格也十分大方,在我们班乃至全校的人气都很高,只是孩子十分要强,到目前为止具不完全统计最起码也能撅了7-8个人了,要知道这个数字在我们这种县城的重点高中已是前无古人了……

   说心里话其实我刚刚在高一转学来的时候就开始注意她了,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发现她的某中气质总不自觉的吸引着我,让我想要去了解她关注她,当这种想法越来越深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的时候我发现我好象开始喜欢她了……当然这种大众偶像还是老老实实的远远看着吧,在我们班暗恋明恋她的人绝对不占少数,其实大家应该都有这样的经历,比如初中或者高中你情窦初开的时候会觉得对某个他或她特别感兴趣,不过如果此时把话挑明的话就会发现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喜欢的总是集中在那么几个人,这让我这样相貌平平的人十分不爽。话归原题,就像关曼怡这样的大众情人别的寝室不说,就我们寝室吧,就肯定有人喜欢但是都知难而退了,一个个基本上都退而求其次,就像一大奔和一捷达,虽说是高矮立判,但是捷达也是车啊。而且我也不想给自己顶个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败名,就没好意思和他们名说……

   3:“其实我觉得你喜欢就去追,别总是瞻前顾后,这年头不流行背后默默的守侯了,孩子……”

   2:“是啊,那样一美女跑别的寝室去了也可惜,你就争取收了咱也别肥水流了外人田,对不?”

   5:“正好你离她还近,你不动手谁动手,你不出招谁出招……那以后你要是追上了是不是人关小姐就能常来我没们寝室坐坐了啊……”老5的兴奋劲就像是人家关曼夷已经被我追到手了一样,唉,不对啊,他怎么比我还兴奋呢,又是一个关氏粉丝啊。

   4:“好了,兄弟,目标已经明确了,啥也不说了,努力吧!”老4又玩总结性发言了

  在这种强烈的心里暗示下,我和他们欢闹好久,直到突然门外老师拍着门说:

   “都老实的睡觉,别给我找事啊。”

   卧谈会就在这样伴着老师的吼声落幕了。。

  第二章 难忘的早餐

   经过半宿的折腾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像扎了兴奋剂一样,不断回味着老4他们几个的话,也更加期待着见到关曼怡,在班里我就坐在关曼怡的后面,我以前上课就特别喜欢她的背影,今天,我整个早自习基本上都报销在那张纤纤玉背上了……

   也不知是昨天晚上的卧谈给了我莫大的鼓舞还是我对她的那种青涩的喜欢给了我无比的勇气,总之这些以足以使我忘记多年来一直指导着我的做人准则,让我欣欣然的忘记她这种万众瞩目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搭话

   “对了,关曼怡,你帮我看看这道题选啥呗?”

   她慢慢的回过头,一缕朝阳洒在她那束的很精干的马尾上,白皙的瓜子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笨啊,这也问,这不就直接套老师昨天讲的公式吗。”忽然我觉得她今天对我笑的特别甜,难道说是对我有意思?还是说知道我对她有意思?不能啊,这也太快了啊。

   “喂喂,想啥呢?明白没?”

   “啊?啥?”

   她掩面而笑,两个浅浅的酒窝立时挂在脸上,心跳加速中……

   “都老老实实上自习啊 ,也不看看还有几天了”老赵发话了,她是我们班的办主任,教历史的,今年是第一次带班,没想到我们班在第一次期中考试是平均分居然拉了第二5分,所以老赵很是看中我们,每天和我们一样6点到学校看我们早自习,晚上也是9点下班,本不容易,听说老师为了我们在我们高一的时候把孩子打掉了,这样我对她还是有几分敬意的,不过老师严谨有余变通不足,特死板一人,我这样的活泼好动的学生自然会成为她每天严打的对象了。

   “都你,给你讲题还吃力不讨好,罚你早晨给我买早饭啊……”

   !!!!!!!!!!!!!啊啊啊,当时我的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难道说我的春天来了?

   接下来的早自习,度秒如年……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自习,我忙问,“姐姐,您早膳准备用点啥啊?”

   “和你一样……我还得扫除,就拜托你了啊。”

   “唉,我说你这么说是不是让我帮你扫啊,没问题,等我回来的啊。”

   “……我可没说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我都佩服我当时的扯淡工夫,当然换来的便是她那标志性的甜的不能再甜的笑。

  我决定下个血本请她吃包子铺的包子,那时对我们来说包子铺的包子实在是很好吃,当然一块钱三也着实很是奢侈,要知道就我这饭量一顿至少吃三快五的,这可是我们哥几个努力的成果,三块五买十二个包子,呵呵,便宜我们每人5毛,对于吝啬的老板这可是十分难得的……当日兄弟们被我拉来了陪我买包子都想在那直接吃暖的,说舒服,还能看会电视,看电视就应该属于一种附加服务了,就算包子贵点我们也忍了,大小伙子都爱看体育新闻,正好早晨7点中央五台有体坛早报,我们正好看到7:20回学校很有规律性,这也是我们爱去包子铺的原因。

   不过一提到包子铺我就很不好意思,包子铺那家有个傻儿子,孩子不大也就是12,3岁,每天早晨起来都在家看地方电视台的有奖竟猜,这让我们十分受不了,看着电视画面上的请您猜猜这个明星是谁我们就很难接受,关键是两年了他看一样的节目居然依然那么津津有味,差距啊……但是因为遥控器在他手上,我们还不方便管他要,于是手动调台,然而每次换完后他都会把台拨回去,这让我们十分不爽,尤其有时他把台拨回去后看到他一脸坏坏的笑总让我觉得弱智的是我们而不是他……一次我换台时看见了一张扑克牌,便计从心起,调台后用扑克牌把那个接收信号的口给挡住了,那孩子发现遥控器不好使了立刻毛了,又是哭又是闹,结果还说不明白话,好长时间他父母都没弄清楚了他到底怎么了……我当时本想开个玩笑,结果还给他撩毛了,很是后悔,便与兄弟们灰溜溜的走了……现在,就让我当着广大读者的面和他道个歉吧,小弟弟,哥哥给你陪不是了啊。

   言归正传,说到兄弟们都想在包子铺吃饭,我的心哪能留在这啊,早就飞回去了,便提这包子飞也似的冲了回去,一路上想想还怕包子凉了,便塞到了衣服里,结果油全蹭到了衣服上,可怜的衣服为了我而牺牲了。。。

   回到教室,俨然以是打扫干净,看来丫头是真的没想让我干啊,突然又觉得从关曼怡身上自然而然的又流露出了贤妻良母的感觉,不禁又盯着她看了起来。

   “干什么呢……本宫的早点呢?”

   我这才反映过来,忙在她惊讶的眼神中从怀里把包子拿了出来,

   “你傻啊,多油啊!”

   “啊,怕凉了不好吃,赃了没关系,你不能给我洗吗……”

   我继续贫道,她俏脸一红,虽然之是一闪即逝又怎能逃出我的法眼,

   “呵呵,来来,快吃吧,要不凉了”

  我们俩人拿起筷子从同一个塑料袋中分食着,在我眼中仿佛周围的声音都淡了,周围的人都散了,诺大的班级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包子……什么是幸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喽。

   忽然她好象也像发现了什么一样,估计是认为这样和我一起吃饭实在是太暧昧了,脸又一次红了起来,那一抹红霞犹如点睛之笔,使得她变的更加鲜活

   “啊,我吃饱了,谢谢你了啊,多少钱?”

   “谢罪吗,便宜你一次就不要钱了。”

   “那怎么行,快说,多少?”

   “哎呀,对了,我帽子落饭馆了,我去拿下啊。”

  我自认为给自己找了个最帅的理由,闪了,等我过了一会回了教室是她已经出去了,望着没有她的前桌我心里面忽然觉得的空落落的……猛然间发现数学书下压着的5元钱,旁边还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多谢款待还画了一个小笑脸……望着那娟秀的字迹心中又升起一片末名的悸动。。。

  第三章 大跃进

   我的大脑中飞速的处理着昨天晚上兄弟们相继的发言及今天她对我的表现,得出的结论是她肯定对我有意思,嘿嘿,哥们我打了18年的光棍总算要开开女人荤了,更别说还是这样的极品 ,极品中的极品!那种略带忧郁的静静的气质,绝对能留住男生的眼球。兄弟我哪见过这等大世面,当时就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我大胆的做出了大跃进的决定——今天晚自习,给自己一个交代,还关曼怡一个说法……

   一天艰难的过着,既兴奋又期待同时伴着紧张,这种心情实在不是用语言可以描诉的,我的心里反复勾画着如何向她表白,约她去操场?大晚上的她肯定不能去……突然拍拍她然后直接挑明?太没技术含量了,在晚上回寝的路上截住她?不行,一般她都是和同学一起回去,这样太唐突了,明天肯定是满城风雨……发短信?开玩笑,手机,那是多么奢侈的象征啊

   苦思良久,终于我找到了一个当时认为最浪漫的手法——传纸条

   行了行了,别埋汰我了,对于初涉情场的我这已经是极限了。

   数着秒到了晚上,我这辈子最期待的晚自习来了,这时的我已经想到了传纸条的改进方法,就是故计从施,再次问题,这问题就得翻书吧,我这翻翻翻的,哎,这纸条就出来了,呵呵,多浪漫啊

   说来也奇怪,这一天我光想着怎么表白,反而忽略了观察,一天没和她搭讪,这给我晚上实施计划带来了很大压力,没有过度,开门见山总觉得好象少了点什么……

   晚自习,老师一动不动的坐再讲桌前,教室里静的只剩下沙沙的写字声,老天,快,给我个机会啊,怎么连个问她题的人都没呢……这我这一天不白等了吗……

   老天无眼,第一节自习课就这样匆匆的过去了,我带着无比的遗憾刹时发现,原来,自习课也可以如此宝贵,得了,干脆就选在下课这10分钟吧,虽说这会人多嘴杂,但是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我就赌他一把。

   我战战兢兢的把手探了出去,

   “关曼怡,你帮我看看这题怎么做。”哎,这好象不是我的声音,我寻声望去,居然是王博那混蛋,早就听说他一直再追关曼怡,被人撅了N次还这么坚强……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让我很是不爽,只能讪讪的坐在椅子上一面等着美人归,一面不停的咒骂王博这个坏我好事的混蛋,一面不停的看着表,每一秒都是那么的缓慢但每一秒对于我来说却又那么的珍贵,足足过了5分13秒,关曼怡才悠然的渡了回来,看着我再忘着她,她礼貌的笑了笑坐了下来,说:

   “看美女呢啊?”其实有时一句十分普通的调笑话出自自己倾心的人之口效果往往是超级震撼的,不亚于好莱屋的一场大片,等等,这样的问话难不成是要给我机会?老天,你总算没有抛弃我。我兴奋的受到了她主动和我答话的这个信号,决定就此引申出我的下一步计划。

   “关曼怡,这题你会不?帮我看看呗?”

   “哎?这不是今天早晨我给你讲的那道题吗?”我一天竟想着如何浪漫了,居然忽略了这个失误,太伤气氛了……

   “啊,啊,刚才我把那题抄到错题本上时发现还是不太明白,所以就再拜托你一次……”我选了个超假的借口,别说错题本,我连课堂笔记都从来没做过……

   “呀,你还挺有心。“

   “关姐讲的题我不得抄下来慢慢理解啊。”突然又一次发现这话好象又有点暧昧,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忍了!

   “恩,这题是重点,抄下来也对,没事就好好看看。”

   还好她没听出什么端倪来,看着她埋头苦读奋笔急书的样子着实是让人心醉,一屡刘海荡到额前,看着她轻舒玉指,将其理于脸侧,其古典美人的气质张现无疑,柔柔的眼神,轻缓的动作,每个属于她的细节都深深的烙在我的心里,说实话,真想一直这样看着她,被她那超凡脱俗的气质包围着,直到永远……

   “认真听啊,再给你讲一便,你先做一个通过点B且垂直与X轴的线BM,然后以BM为中轴做一个轴对称图形……”呵气如兰,再次陶醉中,完全不知所云……

   “明白没?”

   “啊?啊!差不多,你对对答案,再确定下你证的对不。”我开始我罪恶计划的第一步,心跳加速。

   “没事,不能错,放心,都已经证出结果的题了不能有什么问题,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就自己看看吧。”哎,我说孩子我看算怎么回事啊,那我这一天不白计划了吗

   “啊,还是你看看吧,你证出来的你看更容易明白,要是答案有什么更好的方法你就给我讲。”

   “那行。”

   “答案在第237……”就再我页字还没拖口之时,她惊讶的抬起头,清澈的眼睛望向我。

   “啊,想不起来你早上怎么给我讲的了,就直接翻看了答案,可是答案也没看明白……”纰漏百出的谎言。

  她轻笑起来,开始翻起我的数学练习册,而就在这时,上课零响了……

   “呀,上课了,要不下课的吧,我这还有两道题卷纸就写完了。”

   “啊,下课的?那不就放学了,快快,别欠帐,赶快帮我弄完啊,你可得对我负责啊。”我又牵强的说了起来。

   哼,岂能让上课零坏了我的好事吗。几乎是强迫式的,我让她翻到了我夹着那小条的那一页,那纸是我直接从今天的刚发的数学卷纸上撕下来的,弄得参差不齐,好象我做事一直都是这么邋遢。

   没想到她看了看那个纸条,轻哼了一声,居然径直的拨开它,直接看起了答案……面对这招釜底抽薪果然厉害,我迅速思考着对策,

   “好了,我讲的比这个稍稍简单点,省略了……这一步,你自己看看这步就行了,其实有没有都行,没什么事,也不是什么采分点,好了,这题明白没?”她忽闪这大眼睛认真的问着我。老子计划了一整天,就这么让你跑了我岂不是要再等上一天?像今天这样痛苦的日子我是再也受不了了,我今天就豁出去了。

   “啊,那张纸给你吧,算是你给我讲题的报酬,辛苦你了,小关。”我厚着脸皮言道,

   “呀,一张指就想打发我啊?”

   “啊……那是你给我讲过题的证明书,将来很有升值空间的哦。”我决定将无耻进行到底,

   “上自习都安静啊,一个个的一点都不着急是不?你不学还有人学呢啊。”老师咆哮起来,当然基本上就特指我,肯定是认为我当误人家好学生学习了……不过其实好象也就是这么回事。

   她朝我吐了吐舌头,转过身去,原来她也有这样的古灵精怪的一面,心中又是一阵激动……

   当我低下头才发现,那张纸条已经不翼而飞。

   啊,难道说我已经走出了这最艰难的第一步?回想一下我还真是命途多舛,刚才死的脑细胞比我整个一周消耗的还要多,难道说好事多磨,我的春天就在前面?

   接下来的45分钟我又再无数次的幻想中度过。

   轻快的下课铃声荡了起来,我的精神再次随之一震,期待以久的答案就要在这时候揭晓了,还真是有些紧张,

   “关曼怡,看我给你的证明书没?写的怎么样?”我故作轻松状,

   “啊?没啊?写的啥啊?”

   “都是表彰你的话,你快看看啊。”

   “表彰?啥啊?”

   “你真没看啊,不看后悔啊。”我着急的说。

   “呵呵,傻样,刚才看了,写的够无聊,你也真狠心,今天刚发的数学卷纸你也敢撕,明天看你交啥……”她依旧是那副可人的表情,着实让我理解了什么叫秀色可餐,可这回答分明就是避重就轻,当时也不知是怎么了,反正是拼了,我就来他个打破沙锅问到底。

   “那你是怎么想的?我的提议怎么样?”

   “其实我觉得我们现在挺好的,干吗还要在……”她欲言又止,用的分明就是经典的拒绝理由,我的心当时就凉的透透的了,十分不甘的又问了句。

   “那更上一层楼不是挺好吗……”我的声音是越来越小,底气也是越来越不足。就在这是和关曼怡同寝的女孩喊住了她“关关,走不?”啊!太急人了,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我这正等着最后审判呢……

   “马上啊,你们在外面等我下,马上好。”

   “那你快点啊。”

   打发走她们之后教室里便只剩下我们两人,气氛刹时间异样起来。这时,只见关曼怡轻轻的把头探了过来,对着我的耳朵悄声说到,

   “现在我们还小,还有许多未知的挑战与困难,我觉得目前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迎接高考,好不辜负家长对我们的期望,如果你非要我现在给你一个答案,那我会说,不行。”

   不行……

   这两个字重重的冲击着我的耳膜,我觉得我失去了她,虽然我从来没有得到过,那种心碎的痛楚不是我用这苍白无力的可以形容的,我提起书包冲下了楼,没有招呼我的寝室同伴,独自一人冲向了那漆黑的操场,寄希望于那纯黑的色彩来包扎我那颗受伤的心,没有回转的语气,是那么的决绝,躲在黑暗中的我,忘着班驳的星空,流下了两行滚烫的泪。

标签: 给女朋友讲又甜又撩的小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