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页》:一个故事里的一万个故事----------泠然

飞兔中文网 79 0

  简介读者可直接跳过,这都是在打稿。

  简介:我想若我能把人间的真情、险恶都以故事的形式压缩到同一本书中,岂不更好?就有了创作这本《万页》的想法,一人的力量难免有限,我这里的故事撷取了梦中时隐时现的剪影,书中自悟的道理,和缪斯闪现的灵感,还有亲友们诉说的故事中。晚辈不才,只能挥挥几笔,便侃侃写书,望读者原宥。不懂之处大家亦可相互交流。

  还有,我才疏学浅,我发上来的东西不是完全正确的,也没有敲定下。每次开始写,都会改正几次。这只是我直接敲出来,没润色过。

  更新会很慢,希望大家就看下,不要很期待我定期更新。还有转载一定要注明是我写的,泠然!我文章的排版方式有点奇怪,大家习惯就好。

  ------------------------------------------分割线-------------------------------------------

  正文开始了:

  《万页》

  第一页:给识。

  那时的世界只有白与黑。

  黑被视为卑贱,漫漫长河中,黑人渐渐沦为白人的奴隶。

  黑奴们没有名字,没有参加祭祀的权利,更加没有求识的机会。他们承受着白人无尽的奴役;他们的自由是白人金钱决定;他们的荣耀是在祭坛被人祭。一代代的侍奉,黑奴丧失智慧,甚至忘记曾经的那个神话,那第一个黑人的神话:

  《日山神》

  ○1

  人类的祖先们本是一起放牧。有天一个黑人的诞生,让人类走向两极。

  这日,惨叫声从石屋传出,村民赶入屋中。这位怀孕七年的处女终于要分娩了,她的尖叫声响遍了山野。不久热血淌在地上,立刻在空中蒸发,孩子拨开子宫就蹦了出来。火焰包裹着他的身躯,他向空中飞起,光芒万丈。村民都惊慌的逃到门外去,他母亲灿然的看着他昏迷过去。不久后,火焰已经长得像个七岁的小孩那样,只是皮肤是黑的,村民的皮肤都是白的。

  火焰一出生就懂得语言,走出门外。村民看到,都觉得是个妖怪,拿起刀叉就往他身上砍去,那一刹,又被烫的急忙收回手,武器掉地。村民都被吓的退回去。母亲却走出来抚摸着他叫他归家去。

  从此,人人对他说三道四,都想把他驱逐出去:“这个黑人,如此怪异,冒着热气,真是让人可怖不已!一定要将他驱逐出去。”母亲听到就劝村民:“我怀孕七年了,生下他不容易,希望你们能让他留在我身边,我不会让他做出伤害你们的事。”

  这晚,母亲翻开书,在点点烛光下,对着两个大字指出来:“以后你就叫这个名字,读来给母亲听听?”, 火焰看了看:“嗯?懋神?好名字。”。

  母亲看着懋神的黑皮肤也无奈的叹了口气:“懋神,母亲是村中元老的女儿,只要我在,没人能伤害你!只可惜祖父早死,只留下母亲,我日日向神灵祈祷才得到了你,神灵许诺我,会和人发生关系,得到一子一女,如今我既然已经得到你,也不敢去揣测天意。”

  “母亲!你又何必为我当心!我自有这个能力。”说话时,懋神眼神朝蜡烛一瞪,就燃起了烈火,他手放在石桌上就焦黑一块。母亲见到,马上握紧他的手:“傻孩子,有能力不能乱展示,如今我的地位已经动摇,只期盼你我能安份的活下去,若再招惹事端,叫我如何是好。”说着,母亲牵着懋神到床上去,母亲天生体寒,不能生育,她用冰冷的身体抱住懋神,才防止被褥被烧去。

  ○2

  族长的儿子威琛也十几了,放着自家的羊群在山上游玩,在河的对岸看到了懋神,此时的懋神几日就长成了青年,虽然皮肤黝黑长的却格外英俊。他看到这黑如泥土的人,就指着白羊群中的黑羊说道:“你们这群黑羊,可真不知耻,以为我把你们和白羊混在一起,就能和白羊抢水喝吗?”说着拿起长鞭打它们,黑羊被赶到了树旁,看着白羊喝水只能咩咩叹气。“等到祭神时,我一定把你们这些黑东西燔祭!”他又补上一句。

  懋神一直记着母亲的话,不乱展示神力,他听到树下黑羊发出人哭的声音,心中充满了怜悯。威琛指桑骂槐,他只是握紧拳头怒视过去,脚不小心踏进河里去,河中的水顿时沸腾起来,对岸的人看着吓一跳赶紧赶着羊回去。懋神看到马上把脚收回去,河水也停止了沸腾。

  ○3

  “母亲,父亲!你们是没看到河水沸腾的恐怖样子,像条暴躁的水蛇往你身上扑来,羊群都吓的跑了回去。”族长听儿子教唆,也担心起来:“懋神出生一刻开始,我就担心这团火焰会给部落带来不利,可他母亲是元老女儿,我动不得半分,也勉强答应懋神留下去。”

  威琛想:设法让懋神消失不就好了?燔祭不是都要祭上黑色的东西吗?这个异类总是碍着我的眼,我终有天要他消失在我的眼里!

  威琛回过神来“对了!父亲明天就是燔祭日,沙漠部落的族长邀你共饮,你大可放心去,儿子已经长大,燔祭的事我会处理。”

  当晚威琛退出了父亲的帐营,他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偷偷来到懋神的房间偷了他件衣服,就朝黑羊栏走去,他打开栏门,放走了黑羊,撕下懋神的衣服挂在门上。

  威琛又来到了元老处,把四位元老召集:“不知你们怎么看待懋神?明天燔祭我要把他驱逐出去。”四位元老原来都不同意,在财宝和权势的紧逼下,只勉强答应。

  ○4

  天刚黎明,人们就都早起为燔祭做准备。突然一村民大喊:“糟了!黑羊全跑了!”便拿起羊栏的碎衣赶到族长处,族长一大早受邀去沙漠了,威琛拿起碎衣看下,想只手遮天:“这碎衣是懋神的!把懋神抓住,这是天意,他放了黑羊就用他的黑人皮人祭!”懋神被绑到了祭坛前,他还是记得母亲的话,不使用神力,村民围着他唾骂,母亲走了出来试问威琛怎敢只手遮天,又走到四位元老面前求情,他们也是摇摇头无可奈何。母亲是知道的,懋神没放羊群,但却不能说出口。

  因为昨晚,懋神和她在一起。懋神放羊回来,路过母亲门前,探望到母亲的胴体,体态优美,让人心仪。不知觉间母亲看到他,急忙穿上了衣裳。“慢着!母亲!”他慢慢走进门去,这晚母亲为他生下了一子一女,恰好一只黑羊从门前走过,他们把孩子藏在黑羊子宫里。没想到儿子离开不久就被抓了去。

  ○5

  燔祭就要开始了,母亲不能证明懋神没放黑羊,就披上了黑纱:“要人祭可以,别伤害我的孩子,我愿意代替他。”说着就走入祭坛中央的烈火中,火焰燃烧她的身体,她在火中慢慢被溶化:“我深谙世事,你们栽赃嫁祸是瞒不过我!我会跟随月亮,让月亮更加寒冷,一年四季,一天都在你们头顶。”那声惨叫化成一束寒光向天飘去。

  懋神看到母亲被人祭,悲恸的忘了母亲教诲,用手烧开麻绳,揉成一团火焰扔到威琛身上,把他活活烧死,全部人都吓的逃散,元老马上跑到祭坛前把财宝塞到口袋,懋神向财宝怒视一眼,金银全部溶化成铁水活生生的把他们铸在了地上,威琛的母亲拔出小刀想上前去刺杀懋神,小刀却瞬间溶化了,懋神就扒了她的衣服,向她发泄情欲。最终她不堪其辱拖着血,投入火焰中,随威琛离去。

  ○6

  人渐渐散了,懋神靠在河边的树下,他流着泪,不懂为何原先是个善良的孩子却在愤怒下杀了人,但是他的眼泪很快就蒸发出去,有只母黑羊走到了他身边,学着他的哭声咩咩,他觉得很熟悉,一看,原来是河对边的黑羊,昨晚孩子也藏在它的肚子里。他抚摸着羊,没把孩子取出。不知觉间睡着了,今日的夜来的特别早,黑暗早就笼罩大地,沙漠也冷峻无情的向这边侵蚀过来,族长被风沙阻挡,延期归家。

  沙尘越来越大,黑夜也长了,太阳光慢慢的减弱,许多村民都饿死。懋神看到大家受苦,感到羞愧,向母亲祈求不要再折磨村民,母亲不答应,这复仇的力量早就覆盖她爱的心灵。

  有次在梦中,母黑羊对懋神讲:“在这样下去,所有东西都会消失,远方有坐日山,日山有个山核,太阳就靠这个发光,但是月亮的皦光遮蔽山核,它慢慢的减弱,你天生就有力量,到日山一定能让太阳再次发光。”

  懋神也想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过,骑着山羊向日山赎罪去。

  ○7

  他的身体在黑暗中发出刺眼的光,村民在风沙和黑暗中看到光朝日山移动。有的村民惊呼:“是那个黑人!”大家都惊讶这光去往哪里。

  懋神登上了日山,对黑羊说:“你先回去,看好我的孩子,我有天会回来看你!”,黑羊的背影消失在风沙里。他集起全身的力量朝山体劈去,山裂了个洞,就朝洞里钻进去,不久就看到了山核,山核慢慢沉入地下。抬头一看,原来是固定山核的两根链锁被月光冰断了。他拉起钳住山核的那条链子,把断开的一端溶成两个铁弯钩,钩住自己的锁骨,山核被慢慢托了起来。就这样,太阳又重新升起,而懋神就留在日山,受着永远的疼痛。

  ○8

  村民都看到了太阳升起,风沙也停了,全赞扬懋神的功绩。族长从沙漠中回来了,这时的部落支离破碎,母黑羊走到族长坐前,想向他诉说原因。族长拿出沙漠人送的水撒到她身上,黑羊一下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女,她向族长说了他儿子的阴谋,懋神的诅咒和救赎。族长觉的人心真是可怖,但也原谅了懋神。他听着故事,觉得黑羊越发可爱,就和黑羊发生了关系,黑羊谎称肚中是族长的孩子,族长就称她黑姬。从此族群子孙中黑白肤色虽然能和平共处,但是人们还是说着懋神诅咒的传说,后代中就又产生许多歧视黑人的人。

  ○9

  直到今日黑人不仅被歧视,还沦为奴隶。看来有场血雨腥风又要兴起了!像祖先懋神那样在压迫的黑暗中升起光明!

  《日山神》结束

  ○1

  许多黑奴丧失了智慧,也忘记了懋神复仇赎罪的勇气。直到金色人种的出现,让黑奴有了机会摆脱黑暗。燃起自己的太阳。

  有一艘巨船驶进了港口,据说它是从对岸的森布大陆过来,森布大陆布满各种奇怪的东西,还有大片的森林。船主人是森布王子哈桑,他们有金色的皮肤,黑色的头发,用鸟羽装饰的格外漂亮,哈桑一下船跟着大队人马要求面见国王。白人从未见过着金色皮肤都惊讶,看他们像金子般高贵就给他们引见国王。

  哈桑一下船就看到一群黑奴跪在地上,不同站立的白人,他指着地下的黑奴对护卫说:“这种动物,我还不曾看过呢,全身漆黑,是用来干嘛的,你怎么觉得?”护卫观察黑奴,和人类如此相似:“我看不是动物,他们轮廓和我们大致相同,应该是那些犯了罪的白人,被刑法熏黑的吧?”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想,护卫用脚撩起黑人的羞布,看了下,回禀哈桑:“是人,只是不知为何少了根。”哈桑没心思管路旁下贱的人,赶着步入宫殿面见国王。

  ○2

  在宫殿的路上,哈桑带了500个侍卫,500个侍女,他们都是金肤色,绚丽的羽毛点缀身上。一路上城民在路旁好奇地看着哈桑,窃窃私语,黑奴跪在地上低着头。有位白人老妇正牵着孙女穿过街道时跌在了地上,哈桑看到,示意停下了轿,热心前去扶起老妇,老妇颤抖起来,因看到金人有点恐慌:他身上果真满是黄金?老妇没多想,示了谢意,返回人群中。人流如织,全围着哈桑看。哈桑观察这些白人骨瘦如柴,街道的买卖也少的可怜,只数远方的宫殿富丽堂皇,殿后隐隐闪现着金光,走了不一会儿就到了宫殿中。

  ○3

  哈桑一走远,白人老妇就说长道短:“我摸到金了!真的黄金,灿灿黄金,我敢肯定那人就是金子做的。”路人听到都传开了,旁边的侍卫也耳濡目染。护送哈桑进宫后,消息一层层的传到了国王耳边。哈桑觐见国王,国王瞅着他金黄的肤色,好奇哈桑是不是黄金,贵客远道而来,不容侵犯,只好以礼相待,可语言不同。两人在殿上像哑巴一般,不知怎么交流。

  哈桑画个大圈,指远方的巨船,指指自己,接着指国王。国王马上领会他此番来献礼,可国家之间的献礼往往是有事相求,国王困惑问旁人:“他们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的帮忙?”大家疑惑,都默默不答。

  这时哈桑唤来护卫:“轿中的书页立刻拿来。”护卫拿了书页呈给国王,书页是片柔韧的树叶,树叶外有松脂密封,叶上刻在许多奇形怪状的文字,明显记载着文化。哈桑指着书页,又画了一个大圈。国王便带哈桑来到了国家图书室,哈桑看到里面满是动物的骨头,骨上刻满文字,欣喜若狂,对着国王用手指画下整个图书馆,指着船。看哈桑这样高兴,愚蠢的国王留下了重要的典籍,其他便送给了哈桑。哈桑又指了馆里的学者们,国王让他们一并随哈桑去他国求学。

  哈桑叫侍卫把许多金银、鸟羽、绒衣、药水都搬上来献给国王。国王更觉这森布国富民强,居然还愚蠢听信森布人遍体是黄金铸造,就向哈桑要下1000个金侍卫,哈桑很乐意做了交换他日回国。哈桑啊!你的好心要害死了1000个侍卫!

  ○4

  士兵的长鞭挥扬,打在黑奴身上,黑奴背着巨大的骨书,在烈日下一步步走向巨船,船上已堆满骨书,几位白人学者站在船舷望着渐远的故乡。哈桑看着白人围在港口,黑人跪在地下心想:这黑奴真是动物?没有思想?他们怎不反抗?城民都这样贫苦,黑奴又要怎么活下?哈桑不知道他到达的这个国家,是那沙漠大陆沿海四十九个小国中最困顿的国家。他更想不到进贡的药水,日后会将奴隶制推翻。此行他以求知为目的,收获颇大。国王也高兴:“森布的笨蛋!我拿了几块破书就换满山珍宝,还有1000个金人值得了!”国王把图书馆改成了藏宝室,今晚就在这睡下。

  ○5

  次日,愚蠢国王看着1000个侍卫欢喜不已,觉得自己得到了1000块黄金,把这些森布人男女分开安置在城市两方,迫不及待的想试探这些人的含金量。这时有位贫穷的白人女爱上了森布人。

  《白女和金男》

  巨船已经离去,白女米娜在家中催促黑奴快做饭。自己望着窗外路过的森布人,森布人全都穿着绒衣,她听不懂森布侍卫的谈天说笑,却能看到他们嘴角洋溢的友情。有一位森布人一直紧盯着米娜,米娜马上低下头,害羞得生怕被发现,头偷偷抬起那一刹,森布人双眼还在她身上,她想转过身走开,森布人又突然吹个口哨,米娜听到也开心笑了出来。

  下午,她带着黑奴到军营登记。登记好她就在军营中逛了逛,隐隐看见帐篷中有几个士兵正光着膀子闲聊,就入迷了。突然有人拍了她的肩,很别扭说了句:“你好。”她转头看居然是早上那个森布人。森布人指着自己说:“德拉!德拉!”米娜也微笑指着自己说:“米娜!米娜!”

  德拉就拉着米娜跑到了一棵耶枣树下,米娜哪有力气反抗,德拉的劲太大,他爬上了树。米娜抬起头看德拉在哪儿?耶枣如雨一样纷纷落下,德拉跳了下来,捡了个擦了擦,咬在嘴里痴痴的笑,又蹲下把地上几个耶枣都揣在衣服擦了干净,给米娜。米娜看见了心砰砰直跳,耶枣的甜浸入她的心中。德拉指着耶枣,说了句米娜听不懂的话,米娜重复德拉的话,德拉点点头,再次拿起耶枣说了次。米娜说:“耶枣。”德拉就模仿着:“耶枣,耶枣。”这天下午德拉学了好多词,最重要的就是心,德拉指着自己的心,他想知道“我爱你”怎么说,但米娜以为他想知道指的地方怎么说,就说了:“心”,德拉很高兴揉紧米娜,说了句:“心”,伴着落日米娜和德拉靠在树下,米娜的耳朵紧贴德拉的胸,那一声声的心跳声传入了米娜的耳朵,她知道德拉不是黄金,是人!她爱上了这个人,夕阳已经醉在沙漠上,温度越来越低,德拉脱去绒衣赠别米娜,军营吹响了号角,德拉走了,米娜也回家去了。

  这一晚,米娜辗转反侧,德拉的脸庞一直闪现在脑中。她坐在床边看着月亮挂在暗空上,冰冷凄凉。米娜:“黑奴过来下!快点!”黑奴从梦中醒来,跪下。“帮我拿装驼肉的盘子,里面布满沙。”黑奴立刻就拿了过来。米娜也靠着床沿,朦胧中到了天亮。她拿起盘子准备去军营教德拉识字,可是突然被拦住了。士兵说:“国王已经下令,不能让森布人自由出入了,也不能让人会见,你走吧。”

  失望的米娜正要转身离去,看到德拉已经站在门后面,偷偷指着旁边。米娜很高兴,就躲在一旁,隔着墙听德拉在喊着:“米娜!米娜。”米娜也喊:“德拉!德拉!”有许多的耶枣从墙丢出来,上面刻了好多“心”,米娜看着想:放心,德拉今天我一定要进去见上你一面!

  米娜回到家放下写字盘,把金黄涂在身上,拿起小刀割去头发,再穿上德拉的戎服像个森布人向军营出发。士兵没有阻拦她,她进军营寻找深爱的德拉,可怜的米娜!你可知这次进去后,再也出不来?

  她路过每个帐篷都仔细察看,每次掀开帘幕被人注视的感觉真是尴尬。还好不久就在一棵树上看见德拉,德拉朝米娜家的方向思念她。米娜走到树下,故作粗声说了句:“德拉!”德拉跳下,说了好多异语,仔细看才知道是米娜,就紧紧抱住她,激动说出“心!”,她还不知道德拉的“心”是什么意思,没去猜测。又一次认真看德拉,他长的十分英俊,五官透出军人的刚毅。他们一起爬到树上,这棵树枝叶的茂密遮挡了阳光,在炎热的早上,森布人都躲在帐篷避暑,米娜就躺在树干上,德拉面对着她,他们第一次感受了欢乐。

  夕阳从天空坠下,米娜马上穿上戎服,跳下树:“再见了!德拉!。”德拉猜到“再见”的意思,和她道别,刚走到军营门口就被拦下,又不敢暴露自己身份,退回军营寻找德拉。德拉正和一群士兵开着玩笑,米娜看见了欣慰的笑了,德拉看到米娜笑靥,出了帐篷陪她坐到了深夜,米娜一晚上又教会了他月亮,夜色,晚上等单词。

  不久军中吹起号角,米娜不知所措,德拉牵着她到军中集合。昨天国王召去一个士兵还没回来,米娜就站在他的位子。士兵们叫森布人紧紧跟随,列队向远方的山谷走去,森布人还不懂得发生什么事,继续谈笑。不久被逼到深谷前,蛇吐信子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月光下米娜看到山谷中居然密密匝匝的布满了毒蛇,她有些害怕的靠在德拉身上。德拉握紧她,刚毅仍然在脸上。

  森布人转过头去,纳闷地向士兵走去,士兵向他们怒吼!接着冲上去,一下就把森布人推了下去,躯体很快消失在群蛇中,蛇的鳞片沾着血反光。士兵上前去,驱赶他们走向深谷。德拉抓着米娜往前逃,米娜不知道为什么士兵要迫害森布人,就突然甩开了德拉,惊惧的说:“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我的同胞要这样害你们?”德拉听不懂只是站着说了句:“心”,一个士兵朝米娜冲来,想把她推下去,被死亡威胁的米娜指着德拉说:“是他!都是他!是他引诱我,害我今晚也要落入这深谷。”德拉不许有人伤害米娜,上前和士兵搏斗,最后两个人一起掉进了蛇谷,米娜跑到断谷旁看着德拉掉下,就像一场梦一般。哭着:“德拉!德拉!”而德拉那副刚毅的脸湮没在月光中。

  又来了许多士兵,米娜看到旁边的森布人已死了差不多,惨叫着响彻天边。马上对士兵大喊:“我不是森布人!请别伤害我!”说着脱去绒衣,裸露躯体,瑟瑟发抖,将身上的金黄抹去。士兵把她带回军营,她编了谎言:“是德拉,森布人的队长,昨日他把我骗到军营中蹂躏后囚禁了我,多亏你们我才得救。这些森布人丧身蛇谷罪有应得!”士兵听她诉说,信以为真了:“昨日国王本召见德拉,没想他却不在,可怜的士兵杰克被替上,投入蛇谷之前,杰克遭到国王残忍对待,德拉也真幸运能了个痛快!”士兵坐在一起哈哈大笑。

  夜晚回家的路上,蛇谷的声音还在空中荡漾,米娜颤抖地走回家。她把德拉的绒衣遗忘在了蛇谷边上,躺在床上,她的眼中含着泪花,心想:他真的爱我吗?还是欺骗我。这时“心”回荡在耳边,德拉笑靥和刚毅也浮现在眼前。看到桌上的写字盘,她突然知道了德拉“心”字的含义,原来他死前还说了句“我爱你”她啜泣起来,内疚紧紧掐住她脖子。

  第二日黎明,米娜拿起了写字盘沿着昨晚的路,走到了蛇谷,她捡起了德拉的戎服,披在了身上,到了涯边,剩下几只蛇在深谷里滑行,而白骨却在沙中隐约出现。她想到了德拉那句:“心”。不禁小声的说着:“我的心,今天我来教你“我爱你”怎么写。”她在盘上写着我爱你,眼泪淌在沙中。纵身跃入蛇谷。白女和森布人的故事就到这里,只是愚昧国王对森布人罪行的一个插曲。

  《白女和金男》结束

  ○6

  愚蠢的国王做了什么?要这般屠杀森布人?也拆散了这对异域鸳鸯?一切原由还从国王误信传言,视森布人为黄金开始。

  国王以为自己得到了1000块黄金,急切召来炼金术师索玛:“索玛!森布人遍体金黄,传闻说他们是黄金铸造,你若能从他们身上提炼出黄金来,也能分到三层嘉奖。”这群愚昧的人,真想从活人身上炼出黄金?索玛说:“国王有令,我就尽力去办,森布人闯入,金黄的肤色也让我奇怪,骨书上称大洋对岸虽布满森林,却没有记载黄金铸人。”国王就派索玛去森布人的军营把队长德拉请来,大大的给他犒赏,才能有收获呢!

  ○7

  士兵都在寻找德拉,他是森布人中体格最强壮的。下午他正和米娜缠绵在椰枣树下,哪里有时间会面,时间万分紧迫,只能让杰克替上。杰克被国王犒赏诱惑,心甘的随炼金术师走向正殿。国王:“怎么没见德拉?他是森布军队的健将,含金量绝对最高!”索玛:“国王!德拉跑出军营,不知去了何方。不过我找到了杰克,他的身体也不逊德拉。”杰克被带了上来。国王看了看果然像块紧绷的黄金:“给我下令!封锁森布人的军营别让他们随意外出,我不想黄金白白流入别人手上!。”国王把手放在杰克肩膀请他躺在板床上,杰克受了犒赏,很乐意的躺上,可一躺下,许多士兵从宫柱后蹿出来,上前按住他的手脚,绑上,杰克不知道怎么回事,失去了自由极度惊慌!

  ○8

  杰克的惨叫在宫殿回响,国王解下丝帕塞在他的口中:“你尽管大叫,整个城都是我的!就算你叫出血也没人理你,我不是已经犒赏过你了?现在你也要用黄金报答我了!士兵先给退出门去。”士兵退了出去。索玛拿出工具盒放在床板上,打开盒子:镊子、锥子、小刀布满在盒上,杰克摆动身体挣扎,国王看他雄健有力,露出贪婪的微笑。

  索玛看这金皮肤的光辉真是让人着迷,抚摸皮肤,又与常人无异。给杰克灌了醉药后,拿起了剪刀把杰克的衣物剪光,他先拿起小刀在杰克金黄的皮肤上刮去体毛,刀随着肌肉线条此起彼伏。后用锋利的锥子在杰克身上锥下,这时居然有一股鲜血喷出来,覆满了金黄。索玛恍然:“原来是个活人!并不是黄金!”而国王仍然不相信,拼命擦着血说:“绝对是黄金!错不了再仔细看看!”

  ○9

  国王心想:不是黄金,养这些军队,会增加开支,军队又训练有素,不易沦为奴隶,真是让人左右为难。突然士兵冲进正殿:“报!王后…王后….中毒身亡了。”国王眼前一黑,倚着王座:“到底发生了什么!。”士兵跪下:“王后用了森布人进贡的药水沐浴,毒死了,现在许多城民正抢饮流出的驼奶…”国王大怒:“先把中了毒的人通通杀掉,防止病毒扩散!索玛,这面前的森布人给绑在祭坛,明日中午我要在城民前活祭他。”索玛站一旁:国王如此残暴?这国家命运又该如何?是时候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了。

标签: 给女朋友讲又甜又撩的小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