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故事

飞兔中文网 67 0

我们的故事

  一、

  今晚月色撩人。

  苏家辉送我回到家时,家里没有灯光。在楼下借着月光我看着这个我在过去的几个月一直深爱的男子,不明白怎么会在一时间我什么特别的感觉也没有了。

  “明天我来接你?”

  “明天我那也不想去。”

  “星期天一起吃饭吧!”

  “不了,这几天你也先不要来找我了!”,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想静一下。”

  “叶儿!”

  “什么?”他会说什么呢,在这种时候最好什么都不要说,对彼此的印象都好。

  “没什么,晚安!”

  “好吧!晚安!”我心中不由得叹,一个聪明的男子。

  我进了屋子发现妈妈站在窗口的,“苏家辉是个不错的人选。”

  “什么地方不错?”

  “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我的工作也不错!”

  “有房有车。”

  “我也都可以有。”

  “长得也是不错的!”

  “男子不需太重长相的。”

  “他爱你。”

  “世界上有多少人爱我,我就要爱多少人吗?”

  “不同你说了,说也说不通。”

  妈妈转身回卧室了,我坐在客厅里,我需想想,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了些什么,其实我知道妈妈说的也不错,家辉是一个不错的人,很适合结婚,只是我现在没有对他的爱了,我不想骗我自己,也不想骗他。算了,不过无论是好是坏都是自己埋单的,管他那么多的干什么,此时自己开心才好。

  第二天是星期六。

  一直觉得一觉睡到自然醒,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其实我想了想我对生活的要求也不是什么很苛刻的,我只需时常可以睡个自然醒,可以吃到自己喜欢的可口的饭菜,有一份不错薪水的工作,两、三个闺中密友,几个追求者。只要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还有一个就是我一家人身体健康,健康无价。

  “我下午去李阿姨家打麻将,你干什么啊?”

  我咬了一口酥饼,“你玩你的好了,多赢些买菜的钱啊!我你就不用管了。”

  “你说你昨晚没有那么的拒绝家辉,今天我也不用担心你的了!”

  “什么啊!我一直以为你的烦恼是我一天不在家待几个时候呢?”

  喝了口豆浆,真是难喝,“我说了我早上和咖啡的,弄什么豆浆的啊?”

  “我可弄不来你那些西洋东西的,中国人可没有早上和咖啡的习惯的。”

  “我喝,我喝,还不行的吗?”看见妈妈那双吓人的眼睛我还敢说的吗?历史系毕业的语文老师我也说不过的啊!

  “几时出门?”

  “马上,你下午吃什么?”

  “不劳你操心了,我等会儿和熙熙出去的。”

  多少年来,妈妈的生活就只是这样,幸亏有份工作,一周只得两天假期。假期对于一个妈妈这样的单身女人是没有什么好处的,只得了一个好的麻将功夫。不过妈妈也不算单身,她和爸爸仍是法律上的夫妻。

  妈妈出门了,打电话给熙熙,

  “今天有什么计划吗?”

  “现在在刷牙,刷完牙了洗脸 ”

  “今天有约会吗?”

  “没有。”

  “那下午去逛街、吃饭?”

  “好,一小时后,我到你家,先挂了。”

  “好。”

  今天穿什么呢?和一个大美女出门真是有压力啊!我妈一直就没有弄明白我怎么会和熙熙成为那么好的朋友的,熙熙在外人的眼中是一个美丽、能干、温柔、伤感的女孩,而且还很勤劳。我呢?美丽是有的,因为毕竟还有青春。工作上,虽是执业律师,却默默无名,熙熙是大编辑,名头很响的。但我妈认为的关键是我不够温柔,而且很懒的。屋子里乱得不像人住的,不会做饭,对人比较直。其实我妈要是看见熙熙在编辑会上讨论稿子的时候,估计会说我是很温柔的了。但我不要解释什么,省得又得老妈一句:“物以类聚。”不过妈妈还是不太希望我太和熙熙走得太近的,不知道是为什么,她不是和熙熙的妈妈是密友的吗?

  一点二十三分,熙熙准时来敲门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真是清纯美丽,像一个公主,而且不是人世间的公主。秀发直直的,皮肤白白的,“你不让我进去啊?”,那双深邃的眼睛看着我,“你太漂亮了,都把我看呆了!行了吧!美女。”

  “有什么吃的吗?”熙熙一进门就往厨房里走。

  “厨房里有我妈早上做的豆浆和买的酥饼。”

  “豆浆很难喝的吧!我十一点被弄醒就是为试验这东西!”

  “很好的啊!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我想喝都没有地方去的 ”

  “我知道了,我错了还不成吗?你爱喝就多喝些的吧!我妈肯定开心有人喜欢她的作品的。”

  熙熙静静的吃着,我知道伤感这个词形容她是不错的。但是不知道熙熙的妈妈在另一个世界看见了会不会心痛。

  我换上牛仔裤,白底红碎花的衬衫,既然注定当不了公主,就当自己好了。拉着熙熙一起出门。一路上她专注的开着小别克,一句话都没有说。到了淮海路,我闷得不行了,就问:“今天我们的钱带够了吗?”

  “大不了刷爆卡了!”熙熙笑答,

  “也倒是!”我也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一路上逛了不少的店,不知道是今天的运气不好,还是我们没有心情,反正是一件合心意的东西都没有买到。已经是下午四时半了,我是没什么力气了,拉着熙熙去了星巴克补充体力。

  “今天为什么没有找苏家辉陪你?分手了?”

  “还没分手,不过也快了!”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可以不停的换那么多个男朋友啊!名誉都毁了!”

  “什么年代了,不会有人因为我多了几个男朋友就对我另眼相看的,倒是你,一个男朋友都不交,人人都以为漂亮的林熙熙大主编是同性恋呢!中国现在还是不同意同性恋的。”

  “我只不过没有遇到合适的人罢了!有的事情说了就是一辈子了事情了,不可以轻易承诺的。”

  “都什么年代了,一生一世以那么得容易吗?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好,现在人的寿命由多长的,现在的一生是以前一生的两倍的,谁敢轻易答应?”

  “那我也不可以学你一样的,即使不爱的也交往吧!”

  “这你就错了,我交往过的男朋友都是我当时喜欢的,在那一刻愿意和他白首偕老的,只不过最后感觉没了,就只有分手了,我总不能委屈自己和一个已经不爱的人继续在一起吧?”

  “那你没说什么海誓山盟吧?”

  “我从不在这个问题上和谁有誓言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有什么感觉,干什么给自己套枷锁啊!”

  熙熙在沉默了,我知道我们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了的,可又怎样呢?我们可以有自己的想法的,己之不欲,勿施于人;己所之欲,也勿施于人。一个女人有了自己可以为之努力的工作,有了自己足够的金钱,爱怎么选择生活,怎么思考就有我们自己决定的。

  经济基础决定一切。

  沉默,又是沉默。

  “还去逛街吗?”

  “不去了,那些东西不是都看过了吗?”

  “开始不会喜欢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喜欢,是吧!”

  不可否认,这是我和熙熙的共同之处,但不同的是,即使开始我喜欢的东西,最后我也不会一直都喜欢。这一点我很像爸爸。

  电话响了,听来点的声音我就知道是爸爸的。

  “叶儿,你妈说你晚上是一个人的,爸爸请你吃饭吧!”

  “你给妈妈打电话了?”

  “嗯,想吃什么?”

  “你今晚没有节目的?阿姨们都哪里去了?”

  “叶儿!”

  “我今晚和熙熙约好一起吃饭的。”

  “好吧!有时间下周到我公司来一下。”

  “有事?”

  “给你介绍男朋友,你妈说你有分手了!”

  “你们还真是无话不说的啊!有好男生我一定到!”

  挂了电话,我发现熙熙嘴角上挂有一丝冷笑。我不想与她计较,她有她的苦楚。

  “我们买些东西,到你家去做饭吃吧!”我提议道。

  “不去陪你可爱的爸爸?”

  “他既是可爱自会有人陪得,无需我担心!”

  “晚上想吃什么?”熙熙恢复了正常,每次有关“爸爸”的问题时,她总会失态一下的。因为她的爸爸使得她失去了她的妈妈和她的家。

  “你做什么,我吃什么!”我一向都是随遇而安的。

  超市里买了一大堆东西后来到了熙熙家。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熙熙的家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随自己的意愿决定去留,我家的神台就不是我喜欢的但一直都在的东西。熙熙去做饭了,我卧在沙发中看电视,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

  “起来了,我饭都做好了!你吃不吃啊!”

  我极不情愿的爬上了餐桌,天啊!熙熙真适合做贤妻良母的,三菜一汤,个个看这都是舒服的。我算是彻底的醒来了,美食是排在睡觉之前的。饭是吃完了,我回到客厅,熙熙收拾好了桌子,端出两杯茶出来。

  “都八点了,你晚上在这里睡吗?”

  “我做一会就走,妈妈一个人在家的,我要回去陪她的。”

  “你很爱你妈妈。”

  “是的,你也很爱林阿姨的。”

  “但我不爱林天臣。”

  “我爱我爸爸,因为他是我爸爸,而且他爱我。”

  “可他们都背叛了家庭。不同的是你爸妈没有离婚,林天臣和我妈妈离婚了。”

  “他们也没有办理婚啊!”

  “妈妈不死的话,不就办了!”

  我能说什么,我只能和熙熙紧紧地抱着。我感到她,好冷。我想我和熙熙还有个不同就是我善于忘记一些事情。熙熙记仇。

  不错我们的爸爸同样的背叛了我们的妈妈,但我理解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且爸爸还是爱女儿的。我见了我爸,会开心的叫爸爸,还会伸手要零用钱的,爸爸给我介绍的女士,我会叫一声:阿姨。爸爸在没有离开这个家和那个女人走后,他努力的工作,居然有了一大笔家产,爸爸有钱了以后,周围总是有了不同的女人。可妈妈总是视而不见,她说爸爸并不爱她们,不知道时说给我听还是说给自己的。

  熙熙见了她爸,眼神都可以杀死人的。有时我觉得又何必呢?可熙熙说我之所以可以这么大方是因为我的妈妈还活着,她妈妈已经没了;我爸爸终究还是维系了这段婚姻的形式,她爸爸却有了新的结婚证。其实熙熙不知道我心中的后悔和内疚。有时我想当年爸妈就那样的离婚了,各自去找了各自的幸福,今天我也许不会这么的内疚的,我觉得妈妈的寂寞,爸爸的沉默都是应为我这个拖累。

  我自己坐出租车回到家了,十点了半了,家里没有灯光,我用钥匙打开门,妈妈坐在窗口,音响里放着邓丽君的歌甜蜜蜜。妈妈再等一个人回来,那个人不是我,但在那个人不在时,我想可以有个人陪陪她!

  “你爸今天找你了。”

  “我知道。但他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总是要先问问你的!”

  “他是怕你不和他说实话。”

  “所以你就出卖我了?”我的手搂在了妈妈的脖子上。

  “他是关心你的!”

  “我知道。你也很关心我的。”

  “妈,我们明天大扫除吧!”

  “好啊!只要你起的来!”

  二、

  又是新的一周了。

  七点准时起床,八点半已经坐在了律师事务所的办公室中了。妈妈经常说我懒,我就说:“不为也,非不能也。”休假时我是可以睡上十几个小时的,可是上班时,我晚上看案子到一两点,第二天是准时七点回起床的。有工作可以挣薪水才是我活的有选择、有尊严的基础的,怎么可以对工作不尽心呢?

  “柳叶,你把这个合同做好,具体的要求和客户具体商量一下。”

  “好的。”

  我恭敬的从主任那里接过本子看,“三百万的单子啊!”

  “是啊,可是客户指定你来做的,真不知道为什么!”主任一脸的问号。

  我看到客户的名字,不禁笑了:居然这样的帮我!

  搭车来到万叶大厦,找了客户谈了具体的合同细节和要求,还好一切顺利。谈完公事我又上了一层楼,秘书小姐笑着对我说:“柳小姐,董事长再等你的,请进。”走进去,看见诺大的一个办公室里,这个已经过了五十的男人,我心头不知为什么觉得很酸,他并不快乐,他很孤单。

  “给我介绍的男朋友呢?”我笑着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没有男朋友介绍,是不是就不来爸爸这了?”

  “没有男朋友,有工作也是要来的啊!”

  “合同签的怎样?”

  “很顺利,在我能力范围内。”

  发现爸爸正看着我笑了,“有什么值得笑的吗?”

  “你不硬气的拒绝我?”

  “为什么要拒绝?你是个聪明的商人,能让我负责这个合同就是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只是没有这种机会。而且你也是有好处的啊!我是小律师,收费可比大律师少得多的。”我笑道。我看见他的眼里写着欣赏。有聪明的爸爸,女儿当然也是聪明的。

  “中午想吃什么,我请客。”给我了一份工作,我应该请爸爸吃饭的。

  “还是我请吧!给你介绍你个人。”爸爸摸了下自己的头发,我很少看见爸爸这么郑重的表情。

  “好的。”我觉得有事情会发生,不是好事。

  刚进餐厅我看见,一个女子起身向我们招手,我心中震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子应该比我小的。

  “柳叔叔!这位是叶儿姐姐吧!”粉红色的套裙衬的皮肤白白的,脸上的五官长得很合适,一个美人。但她迷人的笑容却使我很不舒服。

  “叶儿,这是亦思,算是你妹妹的。”爸爸笑着向我介绍着。

  妹妹?那不是爸爸的新女朋友了。

  “你好!”我挤了一个应该很不好看的笑容。

  “你们想吃什么?”

  “我随便的。”

  “叔叔点的应该是很好的,就叔叔点吧!是吗,叶儿姐姐?”

  那双眼睛看得我真不舒服。“嗯。”

  爸爸点好了菜。我们三个人安静的吃完。这顿饭吃得真不舒服。

  “我送你回你们事务所。”

  “好的。”

  “柳叔叔,那我先回公司了。”

  “好,你先去吧!”

  亦思看着我说:“叶儿姐姐,再见!”

  “再见!”我上了爸爸的车。

  “喜欢亦思吗?”

  “没有什么反感。”

  “亦思今年刚毕业,是学工商管理的,我让她现在我公司里帮忙。”

  “噢。”

  “她比你小三岁。”

  “噢。”

  我觉得爸爸想说些什么,“亦思?亦是她的姓?”

  “不是,她姓欧阳,欧阳亦思。”

  我心沉下来的,欧阳?不是二十年前那个女人的姓吗?

  “你要当她是妹妹的照顾啊!”

  “噢。”我什么都不敢问,我怕听到某个真相。

  “你快过二十五岁生日了,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送我十年的青春吧!”

  “十年青春,我送不了,可是可以送一辆车。喜欢什么牌子的车?”

  “让我考虑下吧!”

  到了律师事务所向主任汇报了合同的细节,整个下午就开始做这个合同了。六点了,基本的东西都做好了。这是肚子开始叫了,晚上吃什么呢?妈妈已经打电话说晚上给学生补课不回家吃饭了,我又是一个人了!回家吃饼干好了。

  吃着饼干,我开始在网上查汽车的资料,什么样的汽车好呢?要不和熙熙买同样的车?不过我还真不想要个车的,好像没什么特别的需要的。

  “叶儿,我回来了。”妈妈进门了。“你晚饭吃得什么啊?”

  “三片饼干。”我已经我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你也真是懒得可以了,我给你做些吃的吧!想吃什么?”

  “鸡蛋西红柿面。”

  妈妈进厨房了,我也跟着进了饭厅等饭吃。

  “妈,你也真是敬业的啊!还给人补课?”

  “回来不也是没什么事情干的吗?给学生们补习下也打发自己的时间。”

  “妈,你是不是觉得这二十年过得很不好?”

  “没有啊?看着你健健康康的长大,我的工作做得也好,家里的房子越换越好,你爸的公司也越做越大,一切不是都挺好的吗?”

  可是妈妈很寂寞。

  “你爱爸爸吗?”我盯着碗里的面条问。

  “都这个年龄了,有什么爱不爱的。”

  “曾经爱过吗?”

  “太远的事情了,忘记了。”

  “不想找个人作伴吗?一个人这么多年了!”

  “小孩子乱说什么呢?我和你爸还是夫妻的。”

  “为什么不离婚呢?”

  妈妈没有回答。“我知道都是应为我,都是我不好。”

  五岁那年看见拿了行李要走的爸爸和默默地哭的妈妈,不懂事的我跑出来抱着爸爸的腿,哭喊着:“我要爸爸,爸爸不要走!”爸爸抱起我哭了,于是爸爸没有走的,我依然有一个完整的家,但我发现爸爸不爱这个家的。我不否认爸爸爱我,为了我放弃了自己的幸福,但他不爱这个由他、妈妈和我组成的家。这二十年来,爸爸努力的赚钱,妈妈默默的教书,其实是两个寂寞的人。

  “叶儿别哭,其实妈妈一直都很感谢你的,是因为你,爸爸才没有离开这个家的,妈妈才一直有信心等下去的。”

  我一直都知道妈妈是那种很重爱情的小女人的,可是这二十年来爸爸努力的工作,不停的给我们换大的房子,但却又很少回来。妈妈换了一座又一座的房子里等待。妈妈要的不是金钱,不是房子,只是爱情、家庭。但爸爸心走开的那时起,妈妈的爱情就没了,有的只是我,还有这个名以上的家。那个没有出现过的欧阳阿姨是妈妈心头永远得一个伤,把她挡在小角楼里,自己出不去,别人进不来。

  晚上我梦见欧阳阿姨和一个男子一起指责我:“是你,都是你,为了自己的幸福,把你爸爸留在家里,是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痛苦的在一起。”

  “不,不是我,我像爸爸妈妈都幸福的。”

  “是你,就是你当在我和你爸爸之间的。”“没错,是你,使你妈妈一生只能不停的等待中,不能重新选择幸福。”

  我只能哭了,我知道我错了。

  第二天醒来发现枕头都已经湿了。这个梦我要做多少年呢?

  “叶儿今天起的真是早啊!快来吃早点!”

  “噢。”

  “还有一个月了就是你二十五岁的生日了,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啊?”妈妈递给我一杯牛奶。

  “还没想好,想到了告诉你。”

  “对了,”该不该告诉妈妈欧阳亦思的事情呢?还是先别说得好,也许她不是我妹妹的。“想说什么啊?”妈妈问。

  “噢,爸爸想送我一辆车!”

  “你爸还真是宠你的。”妈妈笑着。

  “是啊!爸爸妈妈都宠我的,我最幸福了。”

  上午去了万叶大厦,把草拟好的合同给经理看了,评价还不错。办完公事打电话给爸爸。

  “想好要什么生日礼物了?”

  “还没有,不过有事请找你,我现在在你楼下。”

  “那你上来,还是我下去啊,大小姐。”

  “我上来吧!先挂了。”我看见前面是欧阳亦思,湖蓝色的套装很漂亮。

  “柳小姐来了,要找董事长?”

  聪明的女孩,知道不靠关系,靠实力。

  “欧阳小姐,衣服很配你的,很漂亮!”

  “是吗?谢谢。”

  “欧阳小姐。”

  “什么事?”

  我决定还是先问一下,“你父母现在在干什么工作?”

  “我父母在我三岁的时候就离婚了,之后我没有见过我爸爸。”

  他爸爸不是我爸爸?!

  “我妈妈三年前就过世了,是胃癌。”

  “对不起, ”

  “没什么,都过去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有。”

  “那我做事情了。再见”

  “再见。”

  怎么会是这样的,我还要不要和爸爸求证一下呢?

  “我约了柳先生。”我对秘书小姐说道。

  “噢,我知道,请进。柳小姐。”秘书小姐关上了我身后的门。

  “爸爸。”

  “找我什么事啊?”爸爸见了我总是有笑容的。

  “也没什么是的,就是来了顺便上来看下你。”

  “哦,这样啊!”爸爸从不逼我说我不想说的事情。

  “爸爸这二十年来,你有没有想过欧阳阿姨啊!”

  “天天都忙公司的事情,哪有时间想别的啊!而且那么久的事情早就忘了。”爸爸的脸上分明的写着回忆。

  “爸,我先回了。”

  “要不要送你啊!”

  “不了,我打车回去,很方便的。走了。”

  爸爸妈妈都说自己把那么久的事情忘了,可我知道一句话: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回到事务所没有什么事情,于是打电话给苏家辉。

  “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

  “有时间吗?晚上一起吃饭。”

  “好啊,下午五点半我来接你,想吃什么?”

  “随便。”

  五点半我准时下楼,家辉的车开到身旁。我们谁都没有迟到。家辉带我去吃日本料理。一家很不错的店,家辉的水平向来不错。

  “做出决定了?我有没有幸陪你过下个月的生日?”

  “你还记得我生日的?”

  “从见到你第一天就记得的。”

  “家辉,你是个不错的男朋友的。”

  “只是不再适合你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看见你准时地出现我就猜到了这个结局了,我还在想也许我猜错了。 可以还是朋友吗?”

  “当然是,很好的朋友。”

  “那我们为了友谊干杯!”

  “不醉不归。”真好,这种日子有人陪我喝酒。苏家辉是个不错的人。

  三、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在熙熙家。

  “醒来了?”

  “啊,头真痛。我怎么在这啊?什么时候了,要打电话给我妈,省的担心我。”

  “昨晚我已经打过给阿姨说你在我家吃饭的时候喝醉了,就住我这了。”

  “哦,已经十点了!我要往事务所赶了。”

  “你急什么啊?我已经替你请假了,今天不用去了。我也为了你请假不上班了。”

  “真是好朋友啊!有什么吃的吗?”

  “我煮了稀饭给你养胃。真是上辈子欠你的。”熙熙无奈的看着我。“昨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天,哦,对了我和苏家辉喝酒的,家辉呢?”

  “昨天打电话给你,苏家辉接的,说是在赤岛镣里,你喝醉了。我就去吧你接我这了,我想你也不想你妈妈看见你醉的样子,”

  “哦,谢谢啦!”

  “出什么事了吗?苏家辉说你和他分手了,结果他没喝醉,你就先醉了,说你有心事。”

  “我?没什么,就是想喝酒的。对了,你做的稀饭真好喝。”

  “少拍我马屁了。对了下个月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我好感动,原来每个人都这么在乎我的,都记得我生日的,我觉得眼睛湿湿的,于是埋下头喝稀饭。

  “对了,你昨天打电话找我什么事情啊?”我问熙熙。

  “哦,”熙熙脸红了,眼睛亮亮的,“我遇见我的MR.Right了。”

  “什么?”我差点没有把稀饭全喷出来。就熙熙的那种幻想派的选择标准居然又符合要求的!真是奇迹。“什么?怎么认识的?干什么的?长得怎么样?”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啊!”

  “我怕你被你骗!”

  “你才会被骗的!他叫孟天,昨天我的车撞了他的车尾,就认识了。干什么的我没问,至于唱得怎么样,你见了他的面自己看吧!”

  这种事情也只能发生在熙熙这种幻想的完美派身上,连人家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都自己已经栽下去了。

  “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啊?”

  “今天下午和他约了去保险公司,你一起去吧!顺便帮我看看保险合同。”

  “律师的收费可不便宜的啊,你要请我吃晚饭的,不可以丢下我哦!”

  “看情况吧!”熙熙笑道。这么快的就重色轻友了,真是的。

  下午没有能陪熙熙去见她那个孟天,主任促我去工作。有什么办法,工作最大嘛!万叶的那份合同今天对方来签合同,我得要出席的。真是商业社会什么都快,才三天一份合同就要签了。

  进了会议室总觉得什么怪怪的,是什么呢?天啊!好漂亮的一双眼睛。我盯着这双眼睛看的时候才发现,眼睛的主人也在看着我。这个人穿着淡灰色的品牌西装,显得身材很好,顺顺的头发,我特讨厌男的在头发上擦太多的东西,而他没有。干净的连配上那双明亮的眼睛,真舒服。只是他有一张薄唇。

  谈判的时候双方对自己的利益每一分都很坚持,合同的每一条都经过了很细致的磋商,还好大家都有合作的诚意的,在双方的利益互换下达成了一致。我和对方律师约定时间做好正式合同让双方签字。

  回到律师事务所已经五点半了,这是熙熙打电话来请我吃饭,无奈今天要赶好合同,好在都是职业女性,我们都理解工作的地位,熙熙没有怪我。

  第二天我和对方的合同文件都已经做好了,双方客户正式签了字。我的一份薪金也到了户头,所以心情不错。万叶的楼下碰见对方的陈律师,“你的合同做得挺快的啊!”

  “你做的也是一样的快啊!”我笑答。

  “不一样的是我已经是做了十五年了,都习惯了。”

  “现在不许我们以新人为借口的,做得不如别人就没有饭吃的。”我心里想这是什么社会的啊!

  “后生可畏啊!”陈律师感叹着。

  陈律师刚走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柳叶小姐,我有幸送你回事务所吗?”

  “当然可以,杨阳先生。”我笑得很灿烂,因为来者是那双明亮的眼睛的主人。

  “现在社会的竞争真有那么可怕?”

  “你已经是身处高位了,不知道我们这些小人物的辛苦的。”

  “怎样的辛苦?”

  “天天只能努力工作,以工作为上帝,没有任何借口,招聘的时候是要求应届毕业生,有两年工作经验的。刚毕业何来经验?”

  “的确是辛苦!”

  “所以才有那么多的女孩以嫁人为事业!”我感叹。

  “你为什么不加入呢?”

  “只是觉得靠自己比较实际些!”

  “很好的心态!”

  “谢谢!再见!”已经是在事务所楼下了。

  看着杨阳的车开走我便上楼,刚坐到办公桌前,一个电话便打来了,未知号码!会是谁呢?

  “喂!我是杨阳。”

  “我是柳叶。”我很高兴又听到这个声音。

  “明晚是周末不知你有时间吗?我知道一家不错的川菜馆!”

  “是约会吗?”

  “是。”

  “明天下午五点以后都有时间。”

  “那好,明天下午五点十分我去你们事务所接你,可以吗?”

  “好的!”我欣然同意。“有个问题可以问吗?”

  “请说。”

  “为什么在车上的时候不直接约我呢?”

  “不太好意思,约会一个刚认识职业女性,怕被当面拒绝。”

  现在男的还有男子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杨阳是个不错的人。

  “明天见!”我挂了电话,我怕会笑出声来。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赚得一笔薪酬,被一个有魅力的男士约会。趁着心情不错,打电话给苏家辉,昨天真是多谢他了。苏家辉的回答使我很开心曾经认识了这么不错的一个人,是一个现代绅士。

  下班回到家,妈妈已经在家了,厨房里放了很多东西。

  “今天买了好多菜啊!”

  “你爸爸今天回来吃饭。”妈妈忙得不亦乐乎,头都没有抬的答了我一句。

  “哦。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一天忙得那里见得到啊,手机都打不通的。”爸爸已经开门进来了。每次我们换了新居的时候,爸爸都回留一付钥匙在他那得,为此,妈妈一直都觉得当爸爸看尽了大千世界,还是会回家来和她一起看细水长流,夕阳西下的。在妈妈的心里还是希望有爸爸和她一起走完整个人生的。

  “你怎么开们都没有声音的啊!”我像爸爸撒娇着。

  “你还不会做饭小心家不出去!我去帮忙做饭去了。”爸爸为上围裙进了厨房。

  看着他们俩一起在厨房里忙着,我觉得妈妈的身影都在笑着。妈妈从不问爸爸为什么不回来,也不问为什么回来。妈妈说一个人想回家了总有理由回来的,不想回来了,理由也总是有的,何必问呢?所以爸爸回来的时候妈妈高兴,爸爸不回来时妈妈等待。

  一餐饭吃得很好,爸爸的手艺又进步了。“爸爸,你一天又不自己做饭吃,怎么做的菜越来越好吃呢?”

  “谁说我一天不自己做饭的,休息日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我都练练手艺的。我还学会了烤蛋糕的。”爸爸很是得意。

  “以后休息日没事做了就过来吃饭吧!一个人的饭不好做。”妈妈说得很淡。

  “好啊!”

  吃完饭喝了杯茶爸爸走了。没有说来的理由,也许就是想回家了,家的门又向他开着,所以就回来了。

  妈妈很高兴,可以看得出来的。今天真是好日子!到了五点我准时下班了,到了楼下看见杨阳车缓缓的开来。

  “很准时啊!女孩子不是总喜欢让人等一下的吗?”

  “今天心情好,以后你还想约会可有的等的。”

  “你会那样吗?”

  “女孩子可以让人等得也只有那么几年的,过了年华只能永远等别人了,我也不会错过让别人等的机会的。”

  “这话是谁说的啊!真犀利!”

  “亦舒。”

  “我昨天约你的时候真怕你拒绝。”

  “是不是想说我不矜持的啊?只是我比较直接的,我很乐意你约的。”我一直都在微笑着。

  “你为什么没有问我有些问题呢?”

  “例如?”

  “怎么知道你电话的,怎么知道你喜欢吃川菜的。”

  “一个人想知道的事情总会知道的,不知道是因为他没心知道。”

  “有道理。”

  一顿饭吃得很舒服,虽然是六月天,但吃的是我喜欢的东西,有一个适合的人陪我吃饭,不错。“吃完饭了想干什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只要是九点半以前我都乐意接受邀请的。”我看着那明亮的眼睛和干净的笑容。

  “为什么是九点半呢?你今天没开南瓜车啊!”

  “想不到你还看过童话书的啊!”真是意外,“我要回去陪妈妈。”

  “会准时送你回家的,现在愿意陪我去外滩走走吗?”

  “当然可以。”其实我也是想去的,多怕他说去泡吧之类的话,还好没有。

  就在外滩靠着扶手,吹着风,看着夜景,即使一句话都没有说,我却像一直都这样下去,一直,一直。

  送我回到家门口,我们道别。真希望他再约我,可惜没有。

  今天的家里亮着灯,妈妈在看电视。

  “约会回来了?”“恩,我先去洗澡了!”

  洗完澡,依偎在妈妈的身边,妈妈轻轻的理着我的头发,“今天约会的人怎么样?”

  “相逢亦似曾相识,未曾相逢已相思。”

  “第一次看见你爸爸是他来你外公家取资料,他笑着和我打招呼。我看见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和干净的笑容,我就知道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了。”

  “爸爸是外公的学生,外公喜欢他所以就让你们在一起了?”

  “你外公虽然是教授,但打击右派的时候吃了很多的苦,那是身体已经不好了,你外婆又去的早,你外公担心我以后一个人,知道我喜欢你爸爸后,就努力的撮合我们了。”

  “爸爸也喜欢妈妈?”

  “是妈妈喜欢爸爸,爸爸为了妈妈的爸爸就娶了妈妈。妈妈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六年半。在你爸爸心里他一直爱上的是他的邻居姐姐,我们结婚的时候她已经结婚了。所以我就以为他最后会爱上我的,可是到现在都没有。”

  悠悠我心,岂无他人;唯君之故,沉吟至今。

  妈妈不想说下去了,起身回房睡了。后来的事情妈妈不想回忆的,都是伤口。我四岁的那年外公去世了,爸爸的邻居姐姐,也就是那位欧阳阿姨离婚了。再过了一年爸爸要和妈妈离婚,但为了我爸爸没有走,欧阳阿姨走了。还记得那一天去找爸爸,我看见了一个漂亮的长发阿姨,红红的眼睛,脸上还有泪水的,蹲下来摸着我的头:“你就是叶儿吗?长得真可爱,阿姨走了,不会再来了。”阿姨就真地走了,爸爸紧紧地抱着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那个背影走远,消失。

  四、

  电话声破坏了我的自然醒计划,是熙熙打来的,“叶儿,今天来我家吧!我在家请孟天吃饭,你来吧!可以见见他!”

  “你们才认识几天啊!就请他到家里去?”

  “你来不来啊!”

  “来!”

  “快点啊!”

  天啊!才九点。我起来发现妈妈已经出门了,梳洗打扮好就去了熙熙家。一进熙熙家,我看见了沙发上坐了一个男人,天啊!世界上有长得这么精致的人,但我觉得他不像是真的人,这种人不食人间烟火的,不适合在这个世界上,不过熙熙也给我有这种感觉的。看来他们真是一对。

  “你好,我是孟天。”很绅士的起身和我打招呼,旁边的熙熙笑得很开心,这丫头看来已经陷进去了。但我怎么觉得他们在一起让人看着很虚幻,抓不住。

  “你好,我是熙熙的死党,柳叶。”他们还真是赏心悦目的一对。“今天做什么给我吃啊!”我走去了厨房,熙熙跟了进来。

  “你觉得怎么样?”熙熙那双美丽的眼睛闪着迷人的光,恋爱中的女人真是美得没话说了,不过恋爱中的人是疯子的,我哪敢说什么不好啊!

  “你们真是绝配得不像是真的!”

  “这是什么评价啊!”

  “你自己有什么看法啊!”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还上辈子就认识了啊?”我笑这个恋爱中的女人,不过昨晚我给妈妈说得对杨阳的感觉不也是这样吗?

  “想什么呢?”

  “我也对一个人有这种感觉的。”我看着熙熙,难道我也陷进去了?我和他不是刚认识吗?

  “孟天是我先看见的,你不要打他的主意啊!”

  “你说什么呢!我对你的孟天可没居心的。那个人我也是刚认识的。”

  “叫过来一起玩吧!我帮你看看,省得你尽找些无聊的人。”

  也好,我也很想见他的,可他会不会来呢?

  “杨阳吗?我是柳叶。”

  “是我,有事情?”

  “今天有时间吗?请你吃饭。”

  “好,时间、地点、人物?”

  一个不会让我闷的人,“可以的话就现在,我在朋友家,加上你是两男两女。”

  “马上到。”

  说了地址,我便挂了电话。

  “来吗?”

  “已经动身了。”

  “看来这人还不错。”

  “你还没有见到人就评价,是不是有些不成心啊!”但是还是很高兴熙熙不讨厌他。

  “不拒绝女生,不装怪!不是吗?”

  杨阳很快的来了,我带他介绍了人物,他便与孟天聊了起来,我和熙熙进了厨房做饭。不知为什么很想做饭给杨阳吃。结果是熙熙做了色香味俱全的五道菜,我煮了绿豆沙当甜品。不过大家都很给面子的东西都吃完了,包括我的甜品。吃完东西杨阳说有事要先走问我是否同行,于是我也和熙熙告辞了。

  “回家吗,现在?”

  “嗯,方便送我吗?”

  “没问题。”

  “以后还有什么活动想叫我了,随时通知。”

  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这个人了,聪明坦白。

  “你觉得他们俩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分开说呢,就是一个有魅力内涵的男人,一个太美丽的女人。合一起说呢,就是很般配,就像不是真的一样。”

  “孟天是一个好人吗?他对熙熙是不是真的啊?”

  “我觉得孟天应该不像你朋友爱他一样的爱你朋友。但他是个不错的人,无可挑剔。”

  “但他们不是太了解对方的,不清楚彼此的心意。”我心里有很多的担心,我太想熙熙得到幸福了。杨阳用一只手握紧了我的手。他的手很大,很暖。

  我在家门口和他道别,“柳叶。”他看着我的眼睛,“我叫杨阳,现年二十九岁,是明诚公司的总经理,生日是五月十六日,家里有父母和哥哥嫂嫂,至今未婚,喜欢吃川菜,现在喜欢上了一个柳叶的人。”那双眼睛里有东西在亮。“现在了解我一些了吗?知道我的心意了吗?”

  “知道一些了,但还不够,以后慢慢地告诉我。”我此时只觉得心里暖暖的,眼睛却湿湿的。

  “再见。”

  “再见。”我们一定会再见很多次的。

  回到家里发现爸爸和妈妈在家吃饭,而且两人还喝了酒,见我回来了,爸爸起身要走,我见他应该喝了不少,于是接过车钥匙送他回家。

  “你妈妈说你有谈恋爱了?”

  “是我喜欢人家,不过我觉得他是喜欢我的。”

  “喜欢就要去争取,不要像爸爸这样后悔终生。”

  看来爸爸是真喝多了。

  “如果当初我勇敢些,我会和萌萌幸福的过一辈子的,也不会让你妈妈痛苦的过一生,都是我的错。”

  “欧阳萌萌?”

  “从小我就喜欢她,我一直都没有变过,可我不敢和我爸爸说,我不敢和萌萌说。她只能嫁了别人,我也娶了馨儿。可她不幸福,我怎么可以一个人幸福呢?可到头来我没有给任何人带来幸福,却害了两个爱我的好女人。我是什么东西啊!”

  “那你喜欢过、爱过妈妈吗?”这是我一直想知道的,也是妈妈想知道的。

  “怎么会没爱过呢?你妈妈那么爱我,我是知道的。我以为萌萌结婚了会幸福的,我就把爱给了你妈妈,馨儿给了我很多,那六年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但我忘不了萌萌。”

  “忘不了就把她珍藏在心底吧!”

  爸爸已经睡了,希望在梦里他会开心。安顿好爸爸我回家了,妈妈在等我,“你爸还好吧?”“很好的。”

  “妈妈这么多年了,你是不是还在等爸爸回来?”

  妈妈没有答我,静静的回房了。“爸爸说他爱过妈妈。”我看见妈妈在关门的手停了,我回房间了,妈妈需要自己的空间趋向一些事情。本来是还想和妈妈说熙熙的事情的,但她现在自顾不暇的。躺在床上我想,爸爸最终应该会回到妈妈这里的。妈妈当年作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她始终都没有去见那个欧阳阿姨的,在她的心里可以当一切只是一个梦的,没有什么具体的形象,只有一个阴影带来的痛苦,所以他还能坚持自己的信念。我很难想象妈妈要是当年见到了阿姨,她是否还可以这么地坚持。那样的话,妈妈会伤得更深的。想到这里我不禁笑道:谁说家庭妇女没有智慧,往往是她们最终会得到自己想要得。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我又接手了一个新案子,日子过得很忙、很累。严重的睡眠不足,使得欧阳阿姨再也没有在梦里出现了。爸爸开始经常的回家吃饭了,妈妈不用我陪了;熙熙掉入了她的爱情中也不怎么理会我了。杨阳时不时的约会我,天天向我报告一些他的资料,他就像一束阳光一样照进了我的生活。我觉得一切都很好。算算日子我的生日快到了还没有想好要些什么礼物。

  五、

  生日终于到了,主任送了我一天假期,于是决定在家开给派对。苏家辉带来一条手链和她的新女友,现在的社会谁也没时间去长情的。 孟天送了鲜花和蛋糕来;熙熙送我了一本亲手做的相册,上面是我们从小到大的照片还有她的注解;爸爸最终还是送了一辆别克给我,妈妈给我一条珍珠项链。杨阳带来了他自己当礼物。那天欧阳亦思托爸爸带来了一个水晶天鹅当礼物。大家给了我一个很快乐的二十五岁生日。

  “送你的,愿意嫁给我吗?”我看见盒子里是一枚漂亮的钻戒。

  “你这算是向我求婚?”我带着试了试,很合适。“你给多少女生送过戒指啊?”

  “不管你信不信,你是第一个。这是我妈妈给我们两兄弟的。”

  这一个月里我已经很深的爱上杨阳了,我也知道他也爱我的,但一切是不是太快了,我还不知道是不是爱到愿意嫁给他的。“我要考虑的。”

  “噢,那你慢慢的考虑吧!我等着。”

  “戒指先还你,我不一定会同意的。”

  “先放你着吧!放我这容易弄丢的,你要是同意了就省得我再送一次了,你要是不同意,我要结婚的时候在向你要回。”

  杨阳开着车走了,我回到房间里,看着这枚戒指,其实真是一枚好看的戒指,闪耀着诱惑的光芒。我舍不得取下来了,先带着吧!

  “杨阳向你求婚了?”

  “嗯。”

  “答应了?”

  “还没有,觉得一切太快了。”

  “你喜欢她,他喜欢你,他向你求婚,你就答应好了。时间?不是问题的。”

  “你说得容易,孟天现在向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我会的,只是他不会。”熙熙脸上突然有一种绝望的表情,像当年的林阿姨。

  “出什么事了?熙熙。孟天不喜欢你?”

  “没,什么也没发生。”

  再见到杨阳的时候,他居然根本就没有再提戒指的事情,给我完全的空间和时间。这让我觉得很舒服。

  “我大嫂来了,想见见你。”

  “见家长啊!我最害怕的了。”

  “大嫂不算是家长的,有我呢,怕什么啊!”

  “什么时候?”

  “现在啊。”

  “现在不是去你家吗?”

  “大嫂来了,先住在我家。对了还有大嫂的妹妹。”

  “噢,他们来是干什么的?不是专程来看我的吧!”

  “不是的,她们来找迪云的未婚夫的。迪云是大嫂的妹妹。”

  “这就是柳叶啊!难得有人肯要我们家杨阳了。”一进门迎来了一个精明大方的女子,一身灰色的套裙,很得体,说话分寸掌握得很好。

  “这就是我大嫂,这是迪云。”我看见大嫂的身后有一个美丽的女子,长发、大眼睛,白白的皮肤,穿着吊带衫,牛仔裤。青春亮丽。

  我喜欢和美丽的事物打交道,很快大家就熟悉了,愉快的聊着不着边际的事情。

  突然迪云的电话响了,她去一边很快的回了电话。一个很懂礼貌的人,家教不错。

  “找到他了吗?”她姐姐问。找到了,那个女人的地址也有了。”迪云的脸上很轻松,是她的未婚夫?那那个女人又是什么意思?

  “我这次来是陪迪云接她未婚夫回去的。两家是世交了,他们两个又订婚了,可还有人想插进来,真是现在的女孩越来越不象话了。”大嫂面带微笑的向我解释道。

  “这也没什么事情的,就是还得我的旅行中断了。”迪云笑得好美丽,她是我见到得除了熙熙外最美丽的女子了。但她没有熙熙的那种风轻云淡的气质。

  “什么时候去找孟天?”大嫂问迪云。

  孟天,这名字真是熟悉。“孟天?”杨阳惊讶。

  “你认识的?孟氏企业的那个,一年前和迪云订了婚。看就是他,长得真是好看!”大嫂拿了一张照片指给我们看。天啊!我发现此孟天就是彼孟天。杨阳握紧了我的手,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在抖。他订了婚的,怎么可以骗熙熙呢?

  “对不起,我有事先告辞了。”我起身,我那里坐得下去,我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送你。”杨阳帮我说了道谢的话,扶我出门。

  “现在我们先去哪?”

  “先去熙熙家。”我想先去提醒熙熙。

  “先打个电话,问好林熙在哪里。”杨阳提醒着我。

  “熙熙吗?现在在那里,我有事找你。”

  “我在家,现在不能出去,孟天在这里。”

  孟天还敢在她那里的,他未婚妻不是都追来了吗?

  “我马上就到。”

  我和杨阳互看了一眼,我们明白了,那个女人是指熙熙。

  “柳叶,林熙很喜欢孟天吗?”

  “当然,熙熙之前没有喜欢过任何人的,这段感情她很重视的。”“如生命一样”我又补充道。

  “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啊?”熙熙笑得很甜,这一段时间她都是笑得很甜的,此时我看见了心里却酸酸的。

  孟天也在屋里。

  “柳叶,有什么话好好说。”杨阳提醒我。多亏了还有个他在我身边。

  “孟天,你有未婚妻的?为什么还招惹熙熙。”

  “我喜欢和林熙在一起的,我们是好朋友。”孟天一点都不慌张的。

  “孟天告诉过我他有未婚妻的。”熙熙说得也很淡。

  看来只有我和杨阳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我先走了。”孟天向我们告辞。

  “我也先走了,你和林熙慢慢的说清吧!”杨阳和孟天一起走了。

  “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陷进去?”

  “等了这么多年才遇到这个人,不是我想控制得了的。你控制得了自己喜欢谁吗?”

  我没法让自己喜欢上不喜欢的人。

  “他的未婚妻来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没办法让自己不爱孟天,至于他的想法我没有问过。”熙熙的脸上显得很累,“你先回去吧,我像一个人待待。”

  我还能说什么,她自己愿意的。

  “叶儿。”

  “什么?”

  “谢谢!”

  六、

  刚出小区的门,电话响了。爸爸的电话号码。

  “叶儿姐姐吗?我是欧阳亦思。”

  “噢,有什么事?”

  “柳叔叔昏倒进医院了。你快来吧!”

  “怎么回事?那家医院?”

  “协和。”

  “我马上到。对了,有没有通知我妈妈?”

  “还没有。”

  “好的,谢谢了。”我不想让妈妈着急。

  我到的时候爸爸已经过了醒了,医生告诉我爸爸的心脏不可以在负担过重的工作了,而且胃也不是很健康,需要休息和照顾。

  “爸爸。”

  “叶儿啊!我没什么事的。”我才发现爸爸老了那么多了,一个人孤单单的,生了病身边都没有人的。

  “爸,都是我不好。”

  “叶儿别哭,是人老了就会生病的,管你什么事啊?别哭了。”

  “爸爸不是为了我就不会一个人过,就不会生病。”我已经不知道我再说什么了,我心里一直都在怪着自己。今天我被打击多了,我想把什么都说出来。

  “爸把一个人是因为爸爸对自己的感情不努力,不懂及时决断。不管叶儿的事的。”

  “是我,是我,我不让爸爸走的。”我很想好好地哭了,二十年了,我一直都把这泪水堵在心礼,堵得我好难受,好难受。

  “不,其实是爸爸没有勇气走的,爸爸有很多的不舍得。而且我也是近来才发现我是很爱妈妈的,我心里是不想走的。不怪叶儿的。”爸爸倦着身体用手轻拍着我。“爸爸还要多谢叶儿给爸爸留住了一个完整的家的。”

  “不要再捣乱你爸爸了,叶儿。”妈妈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门口了,“先回去吧,我照顾他。”妈妈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有你妈妈照顾的,你也累了,先回去吧!”

  “嗯。”我像他们应该要有很多话说了,这二十年应该有很多要说的。

  “是我通知了阿姨的,我想她应该知道。”欧阳亦思站在走廊上,她眼睛红红的,我像她是真得很关心父亲的。

  “谢谢你。”

  “柳叔叔一直对我都很好,这是我应该的。”

  “知道我为什么叫亦思吗?”她突然问我,我不知怎么回答。“亦然思念。我妈妈一直都是爱着林叔叔的,为了不让林叔叔为难她带我去了南方陌生的城市,嫁了自己不喜欢的人,又离婚,我从小过得都不快乐。没有爸爸,妈妈一天闷闷不乐的。”她叹了一口气,“我一直都很恨你,妈妈去世了,林叔叔找到我,供我上学照顾我。我看见你有那么好的爸爸,我更恨你了。但是现在我谁都不恨了。有些东西是注定了的,会失去错过的是怎么也得不到的。”

  “亦思。”

  “我以为是因为你,我妈妈才没有和林叔叔在一起的,现在我才知道,在他们俩第一次错过了以后,他们已经不再拥有彼此了。”

  “我一直认为是我的错,痛苦的过了很多年。亦思,我们会是好姐妹的,是吗?”

  “我会努力的。希望我也像你一样有那么多人爱着。”亦思笑了笑,“先走了。”

  我想我和她和解了。

  这么多年有这么多人过得不开心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的日子我们要好好过了,人生有多少个二十年。

  回到家的时候发现杨阳的车在门口。“你怎么在这里啊?”

  “柳叶,你去那里了?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一直都不通,家里又没有人。 你哭过?”

  看见杨阳眼里的焦急,那双明亮的眼睛已经淡了很多,这一刻我决定嫁这个人了。

  “你打电话找我有事?”我拿出手机,“啊,没电了我都没发现。”

  “为什么哭啊?”

  “我爸爸进医院了,先进来再说吧!”我一进门堂沙发就不想动了,好累啊!

  “叔叔没事吧!”

  “还好。”

  “那你别难过了。吃东西了吗?”

  “还没有,不过不想吃什么。”

  “杨阳,今天我放下了一个我背了二十年的包袱。”

  “愿意将给我听吗?”

  我愿意把我的一切告诉杨阳听,我一个人的苦从来没有人可以倾诉的,大家看到的永远是坚强快乐的我。“我五岁时做了一件事情,改变了很多人的际遇 ”

  不知讲了多久,就那样我们坐在沙发上,我靠着杨阳,讲诉着。

  “柳叶,我们结婚吧!”我发现杨阳紧紧地抱着我,我回头看见了一双湿湿的眼睛。“我们会很幸福的,会一直都幸福的。”

  “嗯。”我把头埋在了杨阳的肩上,泪水不争气的流了,我哭什么啊!我是多幸福啊!

  第二天醒来,发现杨阳已经做好早饭了,“来吃些东西吧!”

  我喝了口牛奶,“昨晚谢谢啊!沙发睡得不舒服吧!”

  “还好。”他笑着的眼睛真好看,“吃晚饭去哪?”

  “先去医院看爸妈。对了你昨天和孟天谈过了吗?”

  “他已开始就没有骗林熙的,他说他是喜欢林熙的。但我觉得他没有林熙爱得那么深的。”

  “他是要他的未婚妻还是熙熙?”

  “他没有说。他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我不喜欢这种人。可怜的熙熙。”

  “你不要为林熙担心了,从她知道孟天有婚约还爱上他,就可以看得出了她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的人。她自己有她自己的看法。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妈妈,医院那边还好吗?我要过来了,想吃什么我带过来。”打个电话给妈妈,省得担心我。

  “你不是还要上班的吗?不用过来了,你爸爸没什么事了。待会儿医生在检查一次,就可以回家了。亦思给我们带吃的了。”妈妈的语气中我听到是很高兴的。

  “那好吧!有电话打进来,我先挂了。”

  “柳叶,你还上不上班啊?都几点了,客户在等你的文件呢!”主任的语气听着都吓人。“我在路上了,马上就到了。”

  “杨阳,送我去事务所。”我喝下牛奶,拿上包就往外走。

  “医院那边还好吗?”

  “我妈说待会儿就可以出院了。”

  “我去接吧!”

  “有我妹妹呢,你上班好了。”我已经当亦思是我的妹妹了,我们命运何其相似的。

  “你还有妹妹?”杨阳一脸不解。

  七、

  到了律师事务所就开始忙着给客户看合同和建议文件,不觉中到了下午,送走了客户我才想起来我是柳叶,我爸爸生病,我的好朋友感情危机。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忙碌的工作,除了一份糊口的薪水外,还可以忘记烦恼。回到家发现爸爸妈妈都在家,看样子我有一个真正的家了。

  “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啊?我炖了鸡汤,待会儿就可以喝了。”妈妈的笑容一直都在脸上。

  “叫亦思一起来吃吧!”我提议。

  “好啊,万良你给亦思打个电话吧!”

  “好。”爸爸看着我,“叶儿,谢谢。”

  “我们应该对亦思好的。”我握紧了爸爸的手。我知道那是他对另一个女人亏欠的补偿。

  “亦思来吗?”妈妈在厨房里问着。

  “来的。”

  “妈妈,你喜欢亦思吗?”

  “很乖巧、很懂事、很善良,也聪明。”妈妈边想边说。

  “是啦!什么都比我好的,你收个干女儿吧!”

  “你吃什么醋的啊!”妈妈取笑我,“不过也好,我挺喜欢的。”

  “柳叶,在家吗?”杨阳打电话来。

  “在。有事?”

  “我就快到你家了,你出来,我们到林熙家去。大嫂和迪云往林熙家去了。”

  “好我马上出来。”怎么会这样呢?“杨阳。”“什么?”“路上小心。”

  “要出去?”

  “嗯,熙熙出了些事情。我去一下。”

  “喂,熙熙你在哪里啊?”

  “我在家呢,今天不舒服请假了。有事?”

  “我马上到,别给陌生人开门。”

  “当我是小孩啊!”熙熙觉得很奇怪。

  “听我一次。”我已经很是火了。

  “知道了。”

  “你是真得很关心林熙的。”杨阳的眼光柔柔的。

  “我们曾同病相怜,相依为命。”就在我爸爸要离开我和妈妈的那个时候,林叔叔要和熙熙的妈妈离婚,林阿姨什么也没有说,没有反对,也没有吵闹。来到了我家要我妈妈照顾熙熙,第二天我们就听到了林阿姨自杀的消息。在林阿姨的葬礼上我看见林熙熙心中永远也息不了的恨,林叔叔脸上无尽的悔恨,熙熙不愿和她爸爸一起,所以就一直住在了我家。那时候熙熙没了妈妈,也远离了爸爸,我的妈妈一天沉默得像根本不存在一样,爸爸也很少回来。每天只有我和熙熙一起相互牵着手过每一天,一起长大。我希望我和熙熙都可以结束一切的噩梦,开心得过以后的日子。

  “急急忙忙得来我这有事吗?”熙熙给我开了门。

  “孟天的未婚妻要来了。”我看着熙熙的眼睛,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我不会躲的。”

  “我来不是要你躲开的,只是想在你身边陪着你。”

  我们像小时候一样把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杨阳你先走吧。你不适合今天的环境。”我对杨阳说,我不想他难做。

  “我也只想陪在你的身边。我不会走的。”杨阳是老天送来给我,来拯救我的。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请问是林熙小姐吗?”那个大嫂的声音,“杨阳、柳小姐你们怎么也在这?”厉害的角色,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很快恢复了平静沉着。

  “请进。”熙熙也很不错。

  “孟天明天就和我回香港了,林小姐有什么要求吗?”

  “你们来的目的是什么?请直接说明。”

  两个漂亮而有利害的女人。

  “希望你不要再见孟天。”

  “他要不想见我可以直接告诉我,你没有这个资格。”

  “我们快结婚了。”

  “那就是还没有结了?即使你现在是他的妻子,你也关不到我身上,我与谁做朋友没有人可以来指责。”

  “这样对你是不好的。”

  “不用你操心,我自己会对自己负责的。”熙熙的语气很缓,但字字的力量都很重。“我想你也应该调查过了,我有的一切是我自己能力得来的,不是谁赠与的。我没有对谁打什么主意,你也不用拿什么来和我交易,我的自尊你买不起。”

  “我明白了,林小姐。”我看见迪云的脸上讪讪的。

  “没有事情了,就请回吧!”

  两人起身出了门,“杨阳你送她们回去吧!”我想单独陪陪熙熙。

  “好。”

  “杨阳。”熙熙叫住了杨阳。

  “有事?”

  “好好对叶儿。她太善良了。”

  “我知道,我会的。”杨阳郑重其事。

  “叶儿,我现在才知道我妈妈为什么自杀。”熙熙卧在沙发上,但我觉得她已经不再我身边了。

  “妈妈是不想争的,一争就低了。她太爱自己了。”

  “完美的爱情是不用争得,要争得话,说明本就不是你的。”

  “妈妈找了那么多年,才找到了爸爸,结果还是不是那个命里的人,累了,不想也没有力气再找了。找不到一百分的爱情。”

  “她想休息了,她放弃了。所以自杀了。谁都不怪,只是对爱情放弃了。”

  熙熙不停的说着,眼神不知道已经飘到哪里去了。

  “熙熙。”我不知道说什么,熙熙的那种爱情境界不是我到的了的。我从不想的一百分的,永远是六十分就好,八十分开心的。对于太完美的东西我从来只欣赏,不奢望的。

  “叶儿,你回去吧!我想休息,我累了。”

  “好,明天来找你。”我也觉得她很累了,早点休息吧!

  “叶儿。”

  “什么?”

  “你是我最珍惜的朋友。”

  “我知道,你也是。”

  “杨阳,我坐车先回去了。今天就不见面了。”

  “好的。柳叶,我发现你和林熙的本性很相似的,你中有她,她中有你。”

  “你是不是被熙熙今天的气势吓倒了?”我今天也才发现熙熙那么的有王者风范。“你送的人怎么样了?”

  “都送到宾馆了,她们决定明天回去了。”

  “和孟天?”

  “不,就两个人。”

  也许熙熙是赢得了孟天了。

  八、

  回到家爸爸已经睡了,妈妈给我热了鸡汤,“熙熙怎么样?”“还好,就是很累了。”

  “妈妈,林阿姨为什么自杀?”

  “林阿姨认为爱情是高于一切的,没有爱情就没有活下去了理由了。”

  因为某些生命的逝去,有些事情会一直这样定格了,熙熙的痛苦,林叔叔的悔恨。我一直在想林阿姨的做法是无比的勇敢还是懦弱。林叔叔最终还是和那个女人结婚了,也许他想既然已经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不如就走下去了。忏悔对于死去的人是没有用的。而妈妈却一直忍耐着,等待着,最终爱情回来了。也许我和妈妈都不是那种要求一百分的人。其实女人的心中爱情都是很重要的,只是妈妈和林阿姨选了不同的坚持爱情的方式,这使她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也是影响了我和熙熙走上了不同的人生。

  半夜家里的电话响了不停。

  “喂。”

  “柳叶,我是杨阳。快来和谐医院,林熙自杀了。现在在抢救。”

  “怎么会这样?我马上就到。”

  怎么会这样呢?我走的时候不是一切的都好好的吗?我开车赶到了医院。

  “现在怎么样?”

  “还在抢救。”我看见孟天也在,我看着杨阳,“不是我通知的,是他通知的我。林熙自杀是他发现的。”

  “你去找熙熙?”

  “我是想告诉她,我想和她永远在一起的。可是已经迟了。”在他脸上我看见了林叔叔当年的悔恨,一模一样。我打了电话给林叔叔,很快他来了,看得出,一直以来她都是爱着熙熙的,就像爸爸爱我一样的。

  “怎么会自杀呢?今天她还给我打了电话的,说她原谅我了。怎么会自杀呢?”

  原来熙熙向我们每个人都道别了的,只是我们都没有发现。我怎么会没有发现呢?熙熙要是这样的走了我会恨我一辈子的。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致使还没恢复意识,这要看她自己了。”医生宣布了结果。

  孟天决定一直等熙熙醒来,照顾她一生,我没有告诉他熙熙的决定,等熙熙醒来自己告诉他好了。林叔叔和阿姨天天来看熙熙,我和杨阳也常常来看她,熙熙一直都在当着睡美人。

  “今天叔叔阿姨问我准备什么时候娶你过门了。”

  “他们急什么啊?”

  “你老赖在家里,影响他们过二人世界的。”

  “真是的!我现在真是没地位的。他们都没有催亦思嫁人的。”

  “你怎么回没地位啊?你现在可是诺大一个万叶集团的董事长的。”

  “那我要考虑下我这个董事长要不要嫁你这个总经理了。”

  “戒指都收了一年了,不嫁不行的哦。”杨阳奸奸笑着,那双眼睛还是那么明亮。

标签: 给女朋友讲又甜又撩的小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