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和鬼故事

飞兔中文网 38 0

  我有一本有关二战战史的书,我买它的时候是做过功课的,打算认真地读,但我只读了二十几页就放弃了。不光是因为那些不太婉约的字眼,比如“歼””库“”铲“,更因为那些听起来不关痛痒的地形解说,那些奇奇怪怪的决策,都无法不让我一直联想到黑色的焦土,死尸,血,下坠和火。我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种我无法直面的智力游戏,并非因为它真的有多么难懂,而是因为其残忍程度。我很可能拥有一朵长在骨里的白莲花,细小,无能且悲哀。

  我小的时候,惧怕听到有关动物被虐待的故事,比如取熊掌那样的故事,这些故事给我幼小的心灵所蒙上的阴影远大于恐怖电影。我那时常常想,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脆弱,为什么同样听了这个故事的我的表姐,表哥,大人们,他们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如今现实里的鬼故事,已经由去年的恐怖病毒故事,在年底一个急转弯,到达丰县的一个小窑洞里,我突然从绅士们的各种愤慨的指责里,看到了那个为了熊掌故事而失眠的小小的自己。听说这个故事,有着无比惊悚的结局,因为那个窑洞现在消失了,进而让人们的心里出现了一个永久的黑洞,你不知道它还会吞噬什么。

  鬼故事的作者们,也是这些长得和我一样的生物们,非常高产。很快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鬼故事,让我想到,十字军东征,一战二战,甚至战国时期,南北朝的千军万马,它们的鬼魂已经开始复活,他们由远处踏蹄而来,吹着阴间的号角,来世界里网罗生命。他们也像人贩那样,随意地夺取人的生命,践踏人的生活。你对它们说,快醒醒吧,你本是一个好孩子,去一个安逸的好地方吧,而这些鬼魂,仍借由现代工具,对我嘶喊和咆哮:它们的毁坏,似乎是神圣的,被授权过的,无条件的。它们如此正义地履行一项光荣的使命。

  人人都用”人间恶魔“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一个杀人犯,表达个人态度上的恐惧和惩戒,顺便表达某种正/义。却可以在战争的当口,为集体杀人的行为摇旗呐喊,他们似乎不知道杀人这件事的“神圣”所在,也不知道是经由哪个授权,反正他们公然加入了这样的阵营,佩戴那些十字军东征,一战二战,战国时期,南北朝的千军万马的鬼魂所赋予的勋章,在堆积的利剑,大石和火药里达到某种高潮。

标签: 鬼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