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死鬼故事文本阐释

飞兔中文网 56 0

  我国乃至大东亚文化圈,普遍存在替死鬼故事文本。其故事的核心为上吊自杀者、溺水者等不得转世投胎,需要找到替代才能得到解脱。由此衍生出各故事版本:死者不局限于上吊、溺水,而扩大为横死、冤死等意外死亡事件;死者如不找替代,而有功德,亦可转世或入地狱为官僚予以褒奖;横死者发出诅咒,导致其他人员类似死亡,而横死者成为该类幽魂之首等。我无意收集这些繁琐的文本和从事田野采访为佐证,只指出此类故事反映了大东亚较为独特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1.招魂巫术文化和民间佛教理论的结合,造就转世投胎说。有典籍可以证明,先秦有魂魄说和招魂仪式,无转世投胎说。当时人认为,人死后魂魄处于游荡状态,其主要渴求是回家,盘踞于家乡即为善终,回不了家对魂魄来说是灾难,这是祖先崇拜的一种表现。东晋以后,佛教地狱轮回理论被引入和改造,和道教巫术文化共同演绎了地狱、阎王、城隍的阴间体制;同时保留和演化出横死者不得入地狱或不得转世投胎的理论,这是回家善终的变体。

  2.横死者具有报复社会的权力。横死者可以报复债主,也可以无差别地报复社会。横死者为什么魂魄不入地狱,可以认为是因为正义没有彰显,死者心事未了。民众普遍接受,报复债主是正义彰显的方式,如鬼戏《李慧娘》。采取无差别报复他人找替代也是可以接受的,同样是拯救方式,这是另一条在法律和道德之外的路线。这就可以解释个人极端暴恐事件的合理性因素或者逻辑自洽——将屠刀杀向比自己更弱小的群体或个人,同样完成了灵魂的救赎。这也可以解释当前某些社会现象,民众承受不幸的能力之强大可见一斑,用前世欠的债同样是心理治疗模式。可以认为,人类有寻找答案的需要,无论如何荒谬的答案,总比没有答案好。

  3.政府、宗教团体和一些社会组织有安慰横死者使之魂归地狱的义务。当地社会团体天然有将横死者尸体打捞处置、送回家乡,从事祭祀等活动的义务。如果团体从事了这些行为,有可能消灭现实生活中的灾难,包一方平安。反之则是责任主体缺位,道德沦丧导致民众受害。我们同样可以观察到,在良世,古代中国地方政府和民间社团,确实从事了此类活动。

  4.宗教团体在该文本故事中为获益方。无论是祭祀或者所谓的法事,宗教或者迷信团体必然在这种理论中获益,无论是经济上的还是社会地位上的,从而进一步助长这种理论的传播。

  5.不找替死鬼而从事善事是另一种解脱途径。该故事有些文本褒奖了那些幽魂、冤魂做善事的行为,并许以神位,如《聊斋志异》中的一些故事,这是避免民众普遍恐惧的心理需求。

  6.横死者魂魄不得返乡回家、投胎之禁忌具有教化意义。在我国民间,有大量风俗表明,死者应在死亡前回到故乡,不然不能放在堂屋“做七”等,其祭祀大大逊色于常规活动。这就告诫人们,注意安全,要有自知之明,不得客死他乡,这有助于家族和社团的凝聚力。

  7.父爱主义的教育作用。人虽然有完全的身体支配权,但自杀至少在大东亚文化圈中始终是被严厉批评的行为,上吊(坠崖、跳楼、投水)等都是很常见的自杀行为破坏了正常的社会秩序,但又无法遏制,所以用横死者不得转世投胎、无法正常祭祀等理论形成社会舆论,劝阻民众自杀。在这点上,基督教也采取了相同的理论模式反对自杀。同时,古代东亚以水路旅行为主,而且儿童往往喜欢游泳,从小告诉孩子替死鬼故事,也是告诫其涉水必须注意安全的一种教育活动。

  8.对家丑的掩盖。东亚以家庭、家族为社团的基本组成单位,上吊、投水等事件起因往往是女性(男性)家暴等家庭矛盾,其丑事不足于外人道,死因可能进一步酿成夫家和娘家的冲突。替死鬼故事的实质往往是掩盖当事人自杀原因,借口被冤死鬼诱惑,这种道德消解叙事模式一定程度上维护了面子,避免了团体间激烈矛盾发展的可能。

  9.横死者的诅咒是一场“造反”运动。为虎作伥是我国的古老故事,进而演变为游魂找大量的替死鬼,进而成为恶鬼之首,对抗地狱和祸害现实人间,如电影《倩女幽魂》等。这和东亚频繁的农民起义、政权更替有异曲同工之效。从阶级斗争角度观察,这是不幸者反抗社会的呐喊和渴望。

  10.在无神论文化背景下的替死鬼故事。当今玄幻小说和新生鬼故事中,依旧存在替死鬼故事,乃至进而演变成夺舍故事,如盗墓笔记,凡人修仙传等,这些故事大行其道,喜闻乐道,亦表明现实社会的某些弊端和东亚人群精神生活的某些特征,我们来自于过去,神秘主义、迷信活动总有一定市场,构成了想象的共同体——旧的、新的大东亚文化圈。

标签: 鬼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