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微信同学群的故事

飞兔中文网 109 0

  我的小说《乜斜》关于微信的片段

  人事悠悠,恩怨情仇尽释,只留下世间万千迷惘••••••

  河北一行数日,郦秀秀千里寻父,不免引出杀机生死!李木丁并非神仙,隐约觉出此行必引出前缘果报,也没多想,回到瓦窑老宅依旧学习、写作、训狗、参禅••••

  时值科学发展,数字网络卫星技术突飞猛进,QQYY微信各群游媒体平台层出不穷。李木丁本性前卫时尚,自然游历其中。奈何虽本心术、人品、见识、学识具是上流,却不拘常理出言风流不羁,高中群里怀疑挑逗调戏气走了女神班副,与敌对知己男生嬉笑谩骂,时日久了,群里有喜清净淡泊传统者离开数人!同学东哥遂举义旗,召集本市就近同学聚会,开批斗会历数李木丁罪行,女神侨居海外米国万里眼看现场直播。

  席间多年不见同学叙旧回忆,感岁月之沧桑,叹世事之苍茫,举杯酹进想念之情,落座互诉惦记之意,其乐融融。待谈到微信,亲近同学纷纷指责李木丁言语过分,有失同学之谊….

  李木丁素谙人情世故,深知女人心思,特别会哄女人,在老婆慕容蓉身上百试不爽,早有心理准备,从兜里掏出大纸一张,上有亲书“千古罪人”四个大字,走出座位立于桌前,专等同学拍照,直播给女神。福子见他有作践自己的意思脱口道:“拍个叽霸,别拍了!”东哥、有志女生等微笑不语。李木丁神情自若,双手高高举起大字,面有愧色,态度诚恳••••

  李木丁回到座位,点燃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如释重负。万里海外,女神宏宏见如此情景,不觉心跳加速,美目湿润••••她与李木丁本来私交甚好,无话不谈,奈何李木丁得寸进尺,步步为营,调戏甚欢,虽见多识广,历练颇丰,也无法面对!李木丁表面与同学闲聊,那颗心却早已飘到了警幻仙子太虚之境,如飞升三十三层清净天,男女相对一笑间即饱淫色之欢!

  李木丁神游幻境,不免胡思乱想道:你这颗泪若不夺眶而出,不免要浸入心田,生出些相思之情!

  万里之外缥缈处女神见直播中李木丁并不烦人,可爱可怜又可恨,不觉中美目湿润而无泪,随手原谅了李木丁,重回群里,又应了李木丁的多次请求,加了好友私聊•••

  试想,高中同窗时十七八九岁,时隔近30年,这女神出落得风韵十足,仪态万千!李木丁本唯美知趣,奈何久别重逢,又见如斯,难免自制无效,遂随缘分因果!

  人生不足百年,历劫过往林林种种,不可一一记述!

  李木丁与女神宏宏重归于好,在群里视为佳话传奇,群里又热闹一番,红包遍地,饱满丰厚。李木丁奉女神为知己,大开言论自由,随心所欲,畅快淋漓!终有一天,本性难移聊些男女风月暗昧情趣技术,女神半晌不语••••••继而回话道:我真诚对你,你却处处轻薄,把我都气哭了•••商量商量,还是拉黑吧!否则以后朋友都没的做了••••••李木丁本无邪念,只是自执见识,想与见多识广理解开放者交流罢了,没想到米国国人女神传统如此,万念俱灰!

  宏宏不久即将回国,李木丁自觉无颜相见,遂在群里以小明谚语胡闹一番,又刺激女神敏感拉黑,李木丁尴尬的退出了高中群,女神回来时,同学聚会也没去(同学请求,女神就是不说话)时至眼下。时光荏苒,李木丁又厚着脸皮回群里时,宏宏不语,悄悄的离开了

  (此处删去2000字,为与女神交往私聊细节)

  时值四月,东北的春天总是迟到一些。瓦窑水库的冰面渐渐融化,李木丁通知李毛驴结束冬钓,凿冰添氧。

  人世间万般事情,不是人们可以安排预测得了的!好好的一个美籍华人女神,高大上、气质佳、白富美,三个月内一路与李木丁及同学们在网络上嬉笑打闹,聊天抢红包,好不快活!家里一切有女佣打点,因时差缘故天天起五更爬半夜穿个睡袍披头散发的捧着手机玩儿,性感十足仪态万千!

  微信有瘾网络深邃,暗藏着些意乱情迷!

  经此一番经历,李木丁终于认识到,女神只是个女人,更准确的定位就是个永远也长不大的成人女孩!李木丁毕竟是双城郊区小镇一隅的布衣草民,四十多年的岁月,虽然经历感触颇丰但还没有修炼到大彻大悟的境界!他不知道在他潜移默化的牵引流氓轻薄之下,不知不觉中扒光了女神的灵魂!这远比扒光女神的衣服更加的淋漓尽致!他更不知道的是大多优越的女神,多涉世不深,纯洁天真,满脑子浪漫幻想。

  太虚幻境的司职女神仙子(算命的称花姐),到人间来经历磨难,命运会毫不留情而又会如此残忍!!(见红楼梦,金陵十二钗秦可卿、妙玉等)李木丁不是曹雪芹,也不是贾宝玉,更不是人们说的活神仙,他不知道自己如来何处,涅磐何方…..而一场放荡艳遇将铺天盖地而来,势必将李木丁陷入婚姻的危机之中,廉耻丧尽,遭人唾弃!

  退出高中微信群的李木丁生活逐渐恢复平静,甚至有些乏味!

  好在有琪琪格格两只小花狗不离左右,养殖场的事物有李毛驴一班人马料理不必挂心,自己又开始写作爬格子,慢慢完成一部未知的小说。写作是李木丁的业余爱好,没考虑过出版成名,只是单纯的想完成一部枕边书(放在棺材里作枕头的书),以不辜负了此生!他不知道,对于一个人来讲,写作是极高级的涤荡,是人生的沉淀与总结。

  微信群公众号五花八门,李木丁初中和小学的微信群里只聚集了十多个同学,多来自乡镇农村,多年不见,进群打声招呼后平时群里死寂,没有人说话!李木丁悄悄地都退出了。

  时隔几天,李木丁的手机传来威信提示音,李木丁以为是慕蓉蓉、郦秀秀、潘玉凤、徐菲、林可可或是亲人的信息呢,也没在意,随手拿起手机翻看,原来是小学同桌杨玉婷。

  李木丁性格较稳健矜持谨慎,被拉进小学微信群时出于礼貌与尊重,接受了加好友的同学,但私聊很少,与杨玉婷成为好友之后,只是闲聊几句,也就不大联系了。

  美女杨玉婷人如其名,亭亭玉立,是校花中的校花!头像更是女神中的女神范儿!

  小学时与李木丁同桌,大方开朗的女孩常常让李木丁显得拘谨,偶尔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杨玉婷没有李木丁学习好,但也绝对是个上等生,总是考不过李木丁,李木丁还在全学年排过第一,这小美女就总是请教李木丁难题,李木丁仗着几分小聪明一一解答,小美女弄明白后总会开心的浅笑,漏出迷人的酒窝,这让李木丁很是受用!杨玉婷偏科,数学总是满分,语文一般,特别是写不好作文,而这是李木丁的强项,于是小美女特别爱听李木丁白话,请教些写作技巧却总是不得要领。李木丁的小人书一摞一摞的,小美女不爱看三国,专爱看杨贵妃,一字之差,李木丁就贴小美女耳边说“你是小贵妃”,小美女总是自豪得意满足的甜笑。两个人俨然一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天生的一对!于是班里的坏小子们就天性嫉妒编排的说“你俩搞对象”。把杨玉婷气得直哭!李木丁就和坏小子们厮打,坏小子们人多,李木丁打不过吃亏后发狠,用铅笔刀划伤了一个坏小子的手!班主任老师知道后批评教育了坏小子们,那时人们的法律意识淡薄,李木丁的老爸又是副校长,于是此事件很快平息。

  老校长有老校长的考虑,建议班主任分桌。杨玉婷性格倔强哭着说“凭什么呀......”趴在书桌上哭!老校长更是考虑深远来了手绝的,全校分班重组,完全彻底干净的拆散这些年幼的小鸳鸯!

  在各自新的班级里,李木丁从原来的副班长被调整为体育委员,杨玉婷由学习委员被调整为文艺委员,而这小美女不喜欢唱歌,拒绝了新班主任的安排,从此幼小的心灵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小女孩长得太美,又总有些闲言碎语,致使成绩一路下滑!!!

  不久,老校长调双城市里学校任职,李木丁随家人全部搬往城里新家,那份萌动懵懂的情愫随着时光的流逝,渐渐淡忘在了生命长河的岔口溪流之间。

  也许是李木丁命犯桃花,这一生都要与绝色美女纠缠不清!老婆慕蓉蓉,干妹妹郦秀秀,心理医生徐菲,狐狸精潘玉凤,甚至人妖林可可。(绝对伏笔)

  人生经历不是章回小说,人世间匆匆的过客,要么擦肩而过,要么就是累世的怨亲债主,纠葛在一起再了一世渊源!(作者哭了)杨玉婷的出现不是偶然,是命中注定的孽海情天,必将掀起一场爱与欲、灵与肉的惊涛骇浪!

  微信那头:你咋退群了呀!

  李木丁回:没人说话,活死人墓,没意思(尴尬表情)

  杨玉婷:也是,我也退了(调皮表情)

  李木丁打字用手写,速度很慢,再者见杨玉婷的头像惊艳,不觉有些手忙脚乱,不知说什么好!

  杨玉婷见李木丁回复信息慢:丁丁(小人书丁丁历险记,李木丁小学时的外号)难道不想理我(失望悲伤表情)

  李木丁见她误解,手写又太慢,就开起了语音功能说:“小贵妃你好,多年不见……我打字手写,速度慢... ...”

  杨玉婷:这个费劲,你小时候挺聪明的呀...

  于是杨玉婷开起了视频通话,李木丁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视频通话邀请,蛰伏在爪哇国里的那段记忆瞬间如洪水猛兽般完全映入脑海映像!身体如仙灵附体,打了个冷战!

  双手有些颤微微的李木丁接通了小学‘对象’小贵妃杨玉婷的视频通话,只见一绝世深栗色(人发不是纯黑)长发熟女,时尚低领口小衫春波荡漾,有些俏皮有些埋怨的道:“丁丁,能认出我了吗?”声如莺歌燕语,浸人心脾!

  李木丁虽然自视清高,阅色无数,却也忍不住本能的口水喷涌,喉头一跳,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奈何热血澎湃,头昏脸红!仿佛这一刻人间飞升了!两眼直勾勾的定在了手机前。

  杨玉婷对这种男人状态早已见怪不怪的适应了,假装没察觉说道:“老同学...”

  李木丁悠然回转过了神(请明确对神的理解),故作镇定(不是真的镇定)的道:“...哎呀呀...婷婷,你从小就是天下第一美人...我有些紧张...”此时此刻,说真话是最好的缓解窘态措施。

  在以往短暂的私聊中,杨玉婷了解了李木丁的大概家庭状况,而李木丁从来不问,只有问必答,气氛有些沉闷尴尬了,就不在联系,而彼此都没有删除或拉黑,保持着无线电静默。

  杨玉婷咯咯一笑,酒窝苲显(不笑时不明显)道:“一看你就是个幸福的男人...”

  李木丁讷讷道:“马马虎虎,试着生存呗...”

  杨玉婷有些坏笑道:“我见过嫂子了...”

  李木丁表情有些挑理。

  杨玉婷正色道:“嫂子不认识我,我去过你家饭店,去吃地道的小笼包,真是太好吃了...”

  李木丁不觉问道:“你在哪工作呀?”这是李木丁第一次问。

  杨玉婷答道:“你知道,我学习不太好,又不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就报考了艺术学院舞蹈系,选修播音...”

  李木丁道:“明智的选择,太适合你了...”

  杨玉婷:“毕业后,就去了京城...”捋了一下长发,点了支烟,吐了个烟圈,神色不谑。

  李木丁对这种暗示心知肚明道:“佩服,北漂呀...”

  杨玉婷道:“我在最著名的会馆任形体礼仪教练”u

  李木丁叹口气道:“现在呢?那会馆去年出事儿了,查封了...”

  杨玉婷翻眼瞟了一眼李木丁道:“父母都老了,需要照顾,我回吉林市5年了...”

  李木丁道:“咋不在北京买套房子,接父母去...”

  杨玉婷杏眼圆睁,凑近镜头道:“你知道北京房子多贵不...!!”

  李木丁本想说,你还会差钱,觉得不妥,讷讷的道:“也是也是...再说老人都安土重迁,不离故园”

  杨玉婷早看透了他的心思道:“丁哥的语言能力就是强,说话一套一套的,我照着念还可以...哈哈哈”自嘲的笑了。

  李木丁见她笑得花枝乱颤,暗波涌动,眼睛又直勾勾了,扬玉婷察觉到,熄了烟,习惯的回手向上提了提衣领道:“回来后,我在喜乐会入了股,在吉市和双城开了两家澡堂子”。

  李木丁赞道:“你总是能作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杨玉婷道:“我考驾照时,看见你了...”

  李木丁:“咋才考呀?”

  杨玉婷:“我是醉驾重考!”

  李木丁:“胆儿肥了!喝酒还敢开车!”

  杨:“早年在京城习惯了...你咋才考呢?”

  李:“我以前是无证驾驶...hehe”

  杨:“还老司机呢,科二考了四次...hahaha”

  李木丁脸唰的红了道:“我科一100,科三100,科四96,科三科四一天过的,考场那些破车都不好使!”

  杨:“考场包四(boos老板)是我朋友,看见你时,你领证了都”两个人私聊不知不觉中进入了状态,少年时那懵懂的情愫开始萌芽成长!而人世间红尘中又有几人能够及时察觉!

  杨:“我去趟厕所,沏杯咖啡,一会儿再聊”

  李:“好的,米兔(meto我也是)”

  李木丁不喜室内洗手间,两只小狗一直趴在地上静听,见主人起身方便,就一起跟出房间。

  李木丁认为高等生命的排泄物,是最好的有机肥,不应浪费污染环境(其实这应是国策,必须改造下水系统)。一直使用室外厕所,攒些自己的肥料。两只小狗随主人绕道东厕,李木丁开始小便,自觉雄壮无比,胜似年轻!这种感觉已久违多年。

  别致高档的洗手间,杨玉婷坐在马桶上哗哗完事儿后,自觉私处粘滑,用手指试探一下,触动了花蒂,瞬间心神荡漾,淫欲飘逸,无奈的按动喷头开关,冲刷了下,用手纸擦干!

  世间人哪里知道,聊天就是唠嗑,讲至动情才叫唠,说到发骚才是嗑!离骚这么高级的古文,真正弄懂的又有几人!

  蒙在红尘的李木丁与杨玉婷,就似那大唐古韵旧情,重现光怪陆离的遥远江湖。精彩故事的主角,常常会被后人讹传成不朽的传奇!

  两个儿时的小伴侣,心有灵犀,李木丁觉得时间差不多时,主动的开起了视频邀请,神不知鬼不觉的继续着缘份的冒险之旅!

  杨玉婷:“这还差不多,男人就应该主动些”

  李木丁面对绝世美女老毛病又犯了聊骚道:“其实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你,只是时光就像喝了孟婆汤,不让我去想起!”

  杨玉婷呆呆的望着李木丁绝不是假惺惺的痴相做了个鬼脸,吐了一下舌头:“你爱过我吗?说实话!”

  人到中年,再不必做作的生活!如果你已经错过了太多,遇见了合适的人,是否就应该及时行乐销魂一番?即便是粉身碎骨,抛弃一切,也要泯灭在酆都城里的失乐园(日本爱死电影)?(有泪)

  李木丁灵魂出窍,一具肉眼凡胎的驱壳放弃了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抵抗与防备!爱如潮水,再一次把这个稍显颓废的男人推到了命运与情感的风口浪尖。

  李木丁手托腮有气无力颤抖的道:“你猜... ...”

  杨玉婷笑道:“瞧你那傻样!逗你玩儿呢...唉唉唉,我看你朋友圈里总是介绍一些超好看的电影...”

  李木丁此时就像个失魂落魄的傻子:“再好看也没你好看”

  杨玉婷手在显屏前划拉一下道:“我天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好怕怕呀!哈哈...”

  李木丁淡淡的道:“真傻...”

  气氛有些抑郁发闷,时间仿佛放慢了前进的脚步,以便阻挡不可逆转的现实与轮回!

  杨玉婷是从风月场的酒池肉林里摸爬滚打出来的,是那些花魁头牌的指导老师,风情万种阅人无算,有着浑身解数,处理李木丁这短暂的抑郁实在是小儿科。

  杨玉婷:“我看嫂子很会穿衣服,是你给选的吧?”

  李木丁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衣着吗,要得体适用,不一定越贵就越好,和汽车差不多”

  杨玉婷:“相信你的审美眼光与价值观,这可是一门学问”

  李木丁:“你开什么车呀?”

  杨:“宝马180系的”

  李木丁:“还行,挺适合你的,但不是绝配!多少有些张扬,再低调些正好”

  杨玉婷:“那我换个什么车呢,嗯?”

  李木丁有意无意的道:“超级维特拉,省油实用”

  杨玉婷:“好吧,那我有个不情之请,你帮我选几件衣服,穿了不好看,看我不削你”

  聊了近两个小时,这对冤家已经疲劳了,意犹未尽的没话找话,杨玉婷斜歪个身子倒在床上,右侧白白的奶子坠出不深不浅的乳沟,李木丁的审美业已习惯,不再有贪婪的眼神直勾勾的观望,而一如入定的禅师,审视这红粉骷髅白骨皮肉的一抹春色(不是全部)!

  世俗的文人墨客也许喜欢或厌烦这调调,而自古的雅士才子却留下了无尽缱绻的倜傥风流。吕洞宾更是一剂纯阳渡化了在人间粉楼历劫几世的白牡丹。魔王毗那耶迦也是得观音菩萨宽怀一渡成了佛的首席护法金刚(欢喜天来历)。佛就是魔,魔就是佛,佛魔一体阴阳相继方有众生,欢喜天(见密宗欢喜佛)是众生的祖,也就是阴阳道法自然,佛祖只是众生的孩子(佛祖至今2000多年有妈妈)。有生之初为佛意,有生之后为魔劫!不昧着良心干坏事,只能算是个好人,欲成佛必入魔。

  李木丁认为人的命运是累世的各种缘分共同作用于一个新生命的结果,没有单个生命的转世投胎,都是各种灵魂的整体轮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李木丁不知道这次聊天是如何结束的,只知道自己美美的睡着了,嘴角睡出了浛啦子(东北话口水),美梦中隐隐约约的答应去见杨玉婷,陪美女去商场选衣服。杨玉婷说李木丁的铃木北斗星就像个小王八,着实的可爱,非要坐坐,李木丁说怕玷污了你那高贵丰满迷倒众生的不大不小的惊艳屁股...杨玉婷娇嗔地说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大姑娘!李木丁说那是美丽的扯,杨玉婷说:小样你等着,证明给你看,还我一世清白...

  奇怪的是,在杨玉婷面前,李木丁毫无拘束,自然随意,竟然减去了些许轻薄,更没有了刻意的流氓言语。嫣然一对发小闺蜜,不探听隐私,也不过问他人是非,潜移默化的完完全全的接受了对方。

  孽缘的效率之高,彰显了随缘的不可思议!

  李木丁这半生爱得太多,拥有常人遥不可及的真爱,不虚伪不下流,坚守底线原则,自诩处子(指客观贞操除老婆外,没与其他女人交合),即使他爱上了几个女人,每份爱的质量也重于泰山。至于女人的羡慕嫉妒恨,那是本能与传统的怪胎。就如1200多年的女人小脚,丧失殆尽自然天足之美,却一度被变态的膜拜赞誉!

  曲径通幽,一晃几天就过去了,慕容蓉瘦了一圈,越发显得精明干练稳重大气。这位中朝混血美人儿遗传了两个民族的简约朴素之风,勤劳节俭之气干净利落有条不紊。李木丁对老婆那是惟命是从,只提建议不做决定,而慕容蓉总觉得李木丁的建议多切中要害每每采纳。夫妻二人身居两处各管一摊儿,不常相见,女儿慕容雪也是天生与李木丁犯相(不对付),多年不回河湾镇一次,常年住春城姥姥姥爷家读书玩耍。

  四季小笼包的肉馅是李木丁夫妻研发的独家配方,是维系生意的根本,重要的食材工艺都是李木丁在瓦窑家里秘制,每周送冻品一次,或慕容蓉回来取。李木丁的小车是铃木北斗星的最高配置dlx款,车虽不贵,性价比却很高,车看着小(源于日本铃木wagon)其实内部空间很大,车型小巧呆萌低调,甚合李木丁心意,李木丁非常珍惜从不外借。

  清明时节微风细雨,李木丁不紧不慢的把车停在了四季小笼包饭店门口,店内马上出来店员取走一应物品,李木丁关了车后门,按了电子锁,吱的一声,车子好像很有灵性。

  走进店里与众人打了招呼就与慕容蓉双双上了二楼卧室,夫妻多日不见,李木丁抱住老婆就亲,手伸进慕容蓉内衣乱摸,感觉玉乳软踏踏的,不禁说道:“你来事儿了!”顺手伸进慕容蓉裤头,果然有卫生棉。慕容蓉娇嗔道:“你咋那么烦人呢!”扭身挣脱。李木丁不知道,这将是他与老婆的最后一次亲密接触!

  李木丁讨了个没趣儿,与慕容蓉聊了几句,就开车回家。也是上天弄人,经常走的路线维修需绕行,李木丁拐了个弯从此驶向了幸福婚姻的终点!

  喜乐洗浴中心是双城市最好的澡堂子,门前停车位上赫然泊着辆李木丁超喜欢的车——棕色铃木超级维特拉!李木丁见相邻车位空着,就开了过去,把铃木北斗星停在了超级维特拉的旁边,挨得很近。见那车牌尾号是512,不觉赞道:谁这么有品味,车好颜色好号也好!低调随和,平凡中见不俗!

  天空的视角,细雨丝丝飘落,两辆小车相得益彰,情趣斐然!

  遥想风流当年,洗浴中心小姐很多,李木丁也经常光顾,做些放荡龌龊之事。

  李木丁点燃一支烟,按下车窗心思悠悠,回想着自己荒唐的过去。小雨洒在地上,空气清新自然。

  烟是郦秀秀过年时给他买的一箱,李木丁非常珍惜,只出门在外时带上,平时只抽云南老虎皮烟叶。

  扯不断理还乱的命运交织着无限想象,在人来人往的都市里徜徉。

  在李木丁失神冥想的时候,忽然听得吱的一响电子车锁声音,回过神来,充满好奇的扭头观望,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身影款款带风一样走近那辆超级维特拉,李木丁精神一震,倒要看看这个车的高品位主人。那个美丽的身影走近,李木丁渐渐看清时,不觉口水直流,心跳加速,宛如云里雾里。那美女见边上是辆铃木北斗星,也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李木丁,瞬间世界末日般的沉寂!时间在这一刻凝结!

  是你,是你,是你那笑容打动了我的心......空气中仿佛传来了潘美辰那遥远的歌声。

  杨玉婷瞄了一眼铃木北斗星的主人,觉得面熟,仔细一看见铃木北斗星的主人是李木丁,兴奋地一跺脚,拉开车门上了李木丁的车,上来就是一记粉拳:“怎么是你”惊喜欢愉之情溢于言表。杨玉婷见雨小没打伞,薄薄的衣衫有些贴身,秀发扎了一半散了一半飘逸自然,美不胜收。

  李木丁虽然自以为见多识广,面对此情此景也是窘态显露,讷讷的道:“这么巧!这超级维特拉是你的车呀”

  杨玉婷:“听人劝吃饱饭,我听你的,置换了新车”李木丁没想到自己随便主观的建议,居然这么快就变成了现实。

  杨玉婷:“不知颜色你喜欢不”

  李木丁:“不是喜欢,是相当喜欢”

  杨玉婷:“这也得感谢你,我是看你朋友圈里晒狗狗的照片,琪琪是黑白花,格格是棕白花,你的北斗星是黑色,我就选择了棕色,嗯哼”一副得意的样子,美得不要不要滴。

  李木丁:“你这是要去哪呀”

  杨玉婷:“去商场专卖店溜达看看,快闷死了”

  李木丁:“你住这呀”

  杨玉婷:“我家在吉林市松花江边,我在这上班”两个人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杨玉婷打破沉默:“你要有时间陪我溜达溜达呗,我买几件衣服,你帮我把把关”

  李木丁不缺的就是时间,爽快的答应道:“好的,就坐我的车吧”杨玉婷点点头,想起李木丁对自己屁股的描述,面颊微微泛红,越发的撩人。

  孽缘之手,把这一段宿情越拉越近。

  两个人嫣然一对金婚银婚的夫妻,穿梭于城市的大街小巷,专卖店商场,李木丁拎包,摇头点头的审美评判,一个上午的时间买了四套杨玉婷喜欢的衣服小衫,杨玉婷为李木丁选了一件恒源祥的短袖,李木丁光着膀子试了衣服,杨玉婷夸李木丁的身材好棒。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饭口,杨玉婷要请李木丁吃饭,李木丁说开车也不能喝酒,没意思。杨玉婷说这好办,买了打包到我那儿去吃,陪你喝点儿。

  天晓得,茶是清醒客,酒是色媒人!孽海情天的宿缘无孔不入。

  伙食菜单由杨玉婷选,饭菜打了包,两个儿时的小对象就这样一路行驶,回到了当初的停车位。

  高级的洗浴中心自有高级的情调,杨玉婷与李木丁走进大厅,服务小姐恭敬的道:“婷姐好,先生好”杨玉婷带李木丁走进经理办公室,李木丁打开饭盒就要吃。杨玉婷一把打住:“那么不讲究呢,先洗澡”给李木丁拿了套洗浴用品:“男宾在左侧”李木丁忙了一上午,出了些汗,也是该洗个澡了。水好温度好,搓澡冲浪汗蒸桑拿一整套,李木丁洗了个舒舒服服,但李木丁不喜欢拔火罐与按脚。而自己的按脚技术却是一流的,总是给慕容蓉按得不亦乐乎。

  这对儿宿命情人天生就厮熟,双双穿着睡衣回到经理办公室。

  洗浴中心经理办公室不同于政府部门办公室,其实就是个僻静的包房套间,供主人安排检查指导工作后休息,连个门牌都没有,只有内部人员知道位置。有事打电话,没事儿时无人敢靠近。私营企业规矩很严。

  案几上摆满了各色美味佳肴,杨玉婷:“这是姚记私家菜,你尝尝”李木丁吃了片竹笋:“嗯嗯,不错,真不错,好吃好吃”杨玉婷斟满两杯洋河蓝色经典:“我敬你一杯,帮我选衣服”李木丁:“整这么贵的酒,让我如何受用”杨玉婷:“你喝不,都打开了”李木丁讷讷道:“我喝我喝”细细的品了一口赞道:“和杜陵的酒泉小烧有一拼,好酒!!”

  李木丁的上帝作者老吕正熬夜笔耕,已是凌晨两点多,此时酒虫痒痒,幸好有半只烧鸡,一碟花生米,小酌几口,乘兴灵感源源不绝。

  待续

标签: 给女朋友讲又甜又撩的小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