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一鬼故事

飞兔中文网 37 0

想找鬼故事就晚上一个人出门,,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你就会遇到了啊

  鬼妹缠身 ==

  从小我就是听着奶奶和邻居们的牛鬼蛇神的故事长大的。所以灵怪之事也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

  后来高中毕业就失业,什么工作也没找到。于是学了个车本,当了长途运输的汽车司机。这是个苦差事。跑到辽宁的线儿,一趟就得三四天,一个人在路上,除了窗外的风声和偶尔对面开来的汽车,什么我也感觉不到了。

  1999年的元旦过后,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我在抚顺。在汽车旅馆的房门口捡到一个小圆环。大约是银的,比戒指粗一点。一擦,还挺亮,于是就放到了上衣口袋里……

  当天开车奔了铁岭。

  天色渐暗的时候。路边有人截车,要搭一段。

  平时我是不会管这种事情的,这是长途车的忌讳,你知道人家是什么人呀!

  可是那天,我还是停了车。因为地下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特漂亮的,老远就能看出身条不错。大家都是男人,呵呵,彼此心照不宣了。

  她上了车,就坐我旁边。这丫头嘴还挺甜,一口一个大哥的,就算绕了路我也乐意送她到家。

  聊起来才知道她是外出打工的,在外面做服务生,这不到了年根儿,要回去过年了。

  她说的地方,我是不认识的。是个小地方,下了大柏油路,又开了一小截土路才到的。村口有棵大槐树,当时差点没撞上,所以记得还挺真切的。

  她说村头数第三家就是她家了,还非让我进去歇歇。

  天已经不早了,我不想在这小地方耽搁就谢绝了。

  看我不肯,她就从兜里掏出了一张50的大钞,硬说要当车费。哪来这样的好事呀,我都楞了,后来她执意要给,没办法,我就收了。

  “大妹子,这太多了,这样吧,我找给你20块,这总成了吧!”

  她甜甜一笑:“成,就这么着吧,那就谢谢您了!”

  到了铁岭我带着一脸的笑容进如了梦乡。

  早上起来吃早点时,掏出钱来。不对呀,怎么有张……冥币呀。是昨天她给的50元。得,自己太傻了,我说没这种好事吧,到头来还给人家20块,真是大笨蛋!

  货运到了,我也就没事了。回来时一身轻松。又路过上次送那个女孩的岔口了。想想自己被骗的太冤了,干脆去看看她,反正才三天的工夫,看她抵赖不!

  又看到了村口的大树。

  于是从村口数,第三家……

  到了。开门的是个老太太。黑黑的瘦瘦的,但人还挺结实。一看我就楞了一下,嘴里还嘟哝着:“怎么的?还真的是了?”她回头去叫屋里的人,又出来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有个老头儿。

  我还没回过神儿来,他们就把我让进了屋。

  后来才闹明白点。那个小伙子是两位老人的儿子,他还有个妹妹。一年前外出打工,后来来信说要回来过年了,大家还挺高兴呢。可是已经过了说定日期的一个礼拜了,还不见她回来,而且也没了消息。

  三天前,老太太说自己做梦梦到女儿回来了。

  还对他们说自己去的冤枉。又说会有个汽车大哥来找她,告诉家里她回来了。后来老太太就吓醒了。心里一直不塌实着。

  今天看到我才有点相信了。

  又拿了照片让我看,能不能认识他家闺女。我一看吓了一身冷汗。不是她是谁呀!那扬柳般的身材,那美丽的大眼睛,还有……她脖子上挂了一根红绳子,下面栓了一个银白色的圆环……

  老太太说那是女孩小时候去庙里求的。

  一直当护身符带着呢。

  我颤颤巍巍的拿出那个东西时,老太太和老头一下就哭了:“她一定出什么事了,这个是从来不离身的呀!”

  我开车带他们出来报了案。根据这个护身符的遗失地点,警察觉得事情应该发生在抚顺,于是又和那里的警方联系上了。

  我也成了监视对象,不能离开抚顺。

  其实后来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根据照片在无名尸中认出了她的尸体。而且被发现时就定论为奸杀案了。凶手是路过的长途车司机,案发的地点也就在我住的那家汽车旅店里。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象我说的这么平常,我也许会把它当个亲人之间的心灵感应而不再理会了,可是,在我们去认尸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她的左手里还握了20元人民币…… 。

  事情发生,可能是我自己大意,没听家里叮咛

从小,家里就一直给我戴玉,随着年龄增加,戴的玉也会更换,在我记忆中除了玉破掉外,

换过了三、四块玉了,每块玉跟我在一起都有四五年的历史吧!!

现在身上这块玉,我戴了约有两年多了,当初是因为原先那块破了,家里才拿给我的

是一块雕龙的玉,论价值应该是我戴过最贵重的吧。

  说来奇怪,家里小孩有三个,就惟独

我是玉不离身的,一来是我也习惯戴玉,一来是家里不断叮咛,尤其当我晚上要出门时,

一定会提醒我玉有没有戴。约是半年前吧,暑假农历七月底的时候,记得那天是周六,家

中只有我一人,我正在洗手间,刚好电话进来,我家浴室是有一只电话的,是我老板要我

临时出差到花莲,星期天早上就要到,也就是要我开夜车下去,那时已经过深夜12时了。

我实在不想在鬼月晚上独自开车走北宜或是浜海公路,只是老板有令不得不从 。

我上洗手间必定把玉拿下来,也因为这个习惯,我匆匆出门忘了戴它了,要开长途又

是开夜车,我一定会替车子做一下检查的,一切没问题,我就上路啦。。。。。。刚从新店上北

宜公路,一切都很正常,等到过了坪林,我想起上回在这遇到的怪事,又想起老爸以前开

计程车时在北宜遇过的怪事。

「那时是我还是个婴儿的时候,老爸开计程车是开夜班的,那晚载一个客人到宜兰,

回程行经北宜时看到路边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在招车,可是等他车停妥後,却发现没有人

招车,他想可能是他眼花了,就没去注意,後来开着开着觉得前面的路有点不对,那个路

段应该都是转弯的,可是他眼中所见却是一条直路,老爸把车停下,下车看个仔细,一下

车却发现前面是个大弯道,可是他上车後看到的又是一条直路,他被吓坏了,不敢再开,

索性把车熄火,在车上睡一觉等天亮再走。

想到老爸那回。。。。我觉得头皮还真有点发麻,右手习惯性的往胸前一摸。。。。玉呢?忘

在家里了。有点想调头回去拿,可是也走了一半了,想想还是硬着头皮走下去,心想反正

有脏东西我会感觉得到,顶多到时学老爸停车不开就是了。开慢一点总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有问题?这回问题可大了,不是第一次遇到脏东西的我这一次可被吓坏了。

心中实在不安!所以我也不敢开太快,我想当时我大概把时速维持在30-40之间,开着

开着忽然觉得有人用手戳我的後脑,这感觉不是错觉,很明显,而且有冰冰凉凉的感觉,

我吓了一大跳,回头看看後座,一切正常,没事 ,就在我转头回前方时刚好眼角馀光扫

过车内的後照镜,居然好像有个人在我後座上,吓的我心快要跳出来了,连方向盘都差点

没抓稳,连忙停下车,坐在驾驶座上发抖,好不容易心情平静了一下,再缓缓回头,後座

真的空无一人,是我错觉吗?我自己心里想应该不是,我真的蛮确定现在车上绝对不只我

一个,一定有其它东西在,我感觉得出来有东西在我背後,可是我实在没有勇气在回头看

也没有勇气再去瞄後照镜了。

也不知道我究竟呆坐在那有多久了,只知道我一直坐到心情平复多了,觉得可以开车

了才再度上路,一路上觉得後座有人的感觉一直没有消失,我也确定那不是我的幻觉,一

直想把油门踩到底赶快离开这里,可是想到老爸那回的遭遇我就不敢太慌张,只敢慢慢的

开,深怕自己一着急会出意外,心里还在咒骂老板市每次有急事都叫我半夜开车跑长途,

下一回我决不再理他了,也暗骂自己粗心,早知当初觉得不对时就应该要掉头回去了,也

暗骂自己怎麽会忘了带玉呢?忽然路旁闪出一个像是小孩的黑影,我连忙紧急煞车,我可

以感觉得到我撞上他了,心想糟了,这下事情大了,赶快下车看看,可是当我下车时居然

没看到有任何东西,是我眼花吗?可是若是我眼花的话怎麽会觉得车子有撞到东西呢?难

道被我压在车底下啦!只好打开行李箱拿出手电筒来弯下去看看罗。

  就在我要趴下去查看

车底时,还好没东西。心里总算平静点,还好不是撞到人,既然没事刚刚就算我自己太神

精好了。把手电筒放回去後才发现车子怎麽熄火了,熄火就算了还连大灯冷气和音响都停

了,就像是电瓶没电一样,可是我上周才换新电瓶 !怎麽会这样子。

  发动车子时连一点

声音都没有,就算电瓶快没电也不会这样 !只好打开引擎盖看罗!这种时候被困在这,

真是。。。。

怪事来了,我打开引擎盖居然看不到我可爱的电瓶,空空的没有东西,没电瓶我能开

到这?我甚至还伸手去摸摸看,真的没东西,这下我真的认栽了,就在我关上引擎盖,那

时一定是面向车内的嘛,看到我车内有两个人影,一大一小,吓的我腿都软了,不敢回车

上,坐在地上靠着车子喘气,心想今晚是走不成了,只希 天亮後还有机会能走。

惊魂未定,全身已经都是冷汗了,佩服老爸当初他还能睡的着,不过我蛮怀疑他是不

是在唬我,我不相信当时他能这麽冷静,一定像我一样吓坏了,想想打打坐好了,也不用

到入定,只要让心情平静一点就行了,就在车外盘腿坐了起来,心中默念着大悲咒,我也

只会背这一段了,就这样一个人在车外坐了快三小时吧,到天真的亮了,我才站起来回头

看看车上,果然没东西了,总算天亮了。

可是车子坏啦,荒郊野岭的要我怎麽办呢?只好等看看有没有路过的车子求救罗,没

多久有一台小货车经过,看到我在那招手就停了下来,那司机很好心的问我怎麽了,我当

然不会说电瓶不见了,有谁会信 ,只说车子坏了,可能是没电吧,看他能不能帮我找人

带个新电瓶来,他好心的帮我发动看看,车子居然一发就动了,他还笑着对我说那有坏 

!我根本无言以对,只能对他傻笑然後说声谢谢。

待他走後,我才刚上车车就又熄火了,我不死心的再打开我的引擎盖,那可爱的电瓶

居然回来了,我看到它乖乖的在原位上真的快喜极而泣啦,赶快回车上再发动车子,果然

一发就动,刚刚是引擎没热够才熄火的,吓我一跳。後来就顺顺利利的让我平安到达花莲

啦!!不过,到花莲时已经快中午啦!!

办完事,也是下午四点多啦,那边的人邀我吃晚餐,晚上再回台北,这回我学乖啦,

坚持要马上走,还要我再开夜车走北宜,我可是正常的很,别再玩一次啦。

  不过,回程时

我也不走北宜啦,我走浜海到基隆再回台北。。。。。。。。。。。。。。。。。。。。。。。。。。。。。。。。。完

ps:虽然身上总是戴着护身用的玉,可是我一直怀疑玉是否能避邪,我觉得只是戴着它会让

我安心许多,就算觉得有脏东西在附近我也不会很害怕,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玉能

护身,而非它有什麽能力吧!!

  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游戏 ● 邮箱 ● 搜索 ● 短信 ● 聊天 ● 点卡 ● 天气 ● 答疑 ● 导航

新浪首页 > 读书频道 > > 鬼故事 > 正文

同样的屋子

  一大早天就在下雨,雨虽然不大,却搅着人心烦。

  已经七天了,雪莲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哪都没有去过,甚至连宫老太太的那间“黑屋”都没有再去过。小敦儿不在,被沈妈给叫走了,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雪莲举着伞独自一人站在院子看着四周,白墙黑瓦,没有一点颜色,她不明白在这里生活的人为什么能忍这么久,她自己在这里只住了七天就已经受不了了。

  她到现在都不知

道宫家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少人,到现在她只见过三个人,准确的说是两个人,宫老太太的面压根就没见着,其它的人呢?她们都去哪了?雪莲缓缓走到院门前,这个门通常都是锁着的,只有那天去见宫老太太时才打开,她不知道为什么沈妈要将她和小敦儿锁在这个院子里。

  雪莲轻轻的推了推门,她并不抱以太大的希望,但是。。。。。。门开了。门没有锁,雪莲感到有些意外,同时心中又有少许兴奋,她在想可能是沈妈叫小敦儿走的时候忘锁了。她走出了院门,轻轻的将门合上,没有人,正如她所意料的一样。

  院外是一个厅院,左右各有两个长廊,左边的那个上次去宫老太太那已经走过了,而右边那个。

  。。。。。雪莲已经决定走这边,她很想知道这个长廊的尽头到底是什么地方。她迈开脚步朝右边走去。

  没有人,所以也没有人阻拦她的行程,一路上都非常的平静。可是雪莲越走却越感到奇怪,走廊两边的房子是一样的白墙黑瓦,一样的没有花草,一样的差点连她自己都以为还是在去宫老太太那的路上。

  就在她有些迷惑的时候,来到了一座院子跟前,这座院子跟宫老太太住得院子一模一样,只是它没有院名。

  雪莲感到有些不解,这座院子为什么会没有名字,她轻轻的推了一下院门,门开了,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去,院子很干净,就像宫老太太的院子,之所以说像,是因为院子里的摆设跟宫老太太的一模一样,就连门口上方挂的两个大白灯宠都是一模一样。

  又是白色的灯笼,一看到这个,雪莲就会感到说不出的不舒服,她在门口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继续往里走。但是她心中又特别好奇,她很想知道屋子里有没有人,很想知道屋子里是否也是漆黑一片,所以她决定往里走。

  “有人吗?”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没有人回答。雪莲松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伞,缓缓的走到屋前推开了门。

  屋里果然是漆黑一片,就像宫老太太的屋子,雪莲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宫家要建两个一模一样的房子。上次去宫老太太那是由沈妈带路,所以她不用费心的去找,但这次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只能试探性的往里走。

  走了几步,雪莲感到脚底下似乎碰到了什么,她俯下身去摸,是一个木头,立着的木头,顺着木头往后摸好像是一个鼓包,一个足有撑开的一把伞那么大的鼓包,上面有土,雪莲明白了,这是一个土堆成的小包,可是谁会在屋里用土推个包哪?雪莲感到事情比她想象的还要怪异,她继续往旁边摸,又摸到了一个木头,木头后面仍然有个土包。

  共有五个木头五个土包,是什么东西?雪莲的好奇心越来越大。每个木头都好像是嵌在地上的,但又都好像嵌得很松,雪莲毫不费劲的就将它们从地上拔了出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拔这些木头,但她感到自己一定能从这些木头上找到答案。拿了木头,雪莲走出了“黑屋”。

  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是黑屋里太闷了,也许是外面的空气太新清了,总之,雪莲一下子就感到了呼吸的舒畅。她定了定神,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五块木头,上面有字,字还较新。

  宫家儿媳——雪莲之墓,五个木头上刻着同样的字。

标签: 鬼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