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大北京的真实鬼故事

飞兔中文网 95 0

  咱是老北京人,平时就爱写文,画画,摄影啥的。工作是干苦逼设计的,出过书,但没赚到钱,土著一枚。我在鬼话和文学都有作品,大家在鬼话都不太爱看编的小说,鄙人小说写了不少。这回写点北京的真实故事,来点接地气儿的吧!也希望大家都关注下鄙人小说帖子,先谢谢各位了!

  1. HF宾馆的老奶奶

  老北京人都知道HF宾馆吧?(我这里用“HF”来代替,怕影响人家生意和纠纷,就用代号称呼了。)它位置在前门和建国门路之间那块,在首都大酒店边上,不算大,但历史跟首都大酒店差不多(说出位置,北京人都应该知道了)。网上相传酒店的怪事不少,北京这龙脉所在地也免不了。

  这事是我姐当初经历的,讲给我听的时候,我还上小学呢,吓得是至今印象颇深!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得从90年代的一个冬天说起,具体时间已经记不得了。

  老姐那时19岁,学的是技校,也没念过高中。毕业后分配到HF当实习生,那年冬天,HF的5层失火了,至于HF怎么善后的老姐也不知道了。她去的时候,火灾的事已经过去了。她去5层转过,楼道内能闻到轻微的烟熏味,有些地毯头和地板也有未擦净的黑渍。用她的话说,当时的5层挺压抑的。 她实习期做的工作是前台领位,忙的时候前台登记的活儿也归她管。当初是实习期间,领导安排的任务完成后,能捎带手干点力所能及的,招领导喜欢也能提早结束实习转正。老姐当然是懂这些的,5层那火灾的事我姐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没有亲历,自然也没放在心上。但心细的老姐,观察仔细,她发现5层的住户的确比其他楼层的低,而且竟是投诉,尤其是夜里。 当然,她认为这可能就是巧合。但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她改变了看法。

  事发当天她值夜班,前台和大堂都挺安静的,两人在前台值夜,外面下着小雨。大概夜里2点多吧,客人打来电话,我姐接的。听声音比较苍老,能辨认出是个老太太。以下是我姐复述那老太太的原话。

  “我渴啊!渴啊!你能给我送点水来吗?”语速很慢,声音嘶哑。我姐当时听着就有点不太舒服。但想了想这老人可能也是起夜看没水了,才给前台打的电话,正睡得迷糊不清醒,所以说话才这样的效果。

  “行,老奶奶。请问您几号房间啊?我这就给您送上去啊?”

  我姐说完这话,对方好几秒没回答。她就又“喂! ”了一声,以为对方挂机了。

  过了10来秒钟,老太太才回答:“502。”然后电话就“嘟!嘟!嘟!”的响了起来,不是挂机啊!是盲音!90年代的北京酒店都是很老的那种双耳朵座机,如果是手把双耳听筒挂机的话在耳边会听见声音的。也就说,老太太没有挂机,只可能是把听筒撂到了一边或者索性掉在了地上。这就有点奇怪了,我姐当时怕老人出危险,赶紧叫旁边的同事查一下房间入住信息。自己提着暖水瓶(北京人都爱叫“暖壶”,90年代的酒店还没有饮水机等先进的设备)上楼去了。

  另外那个同事,就翻开了当天房客登记薄,那时候电脑还不普及,也没有那么强大的功能,大多客人都会用笔登记。

  当天夜里,5层灯也不知工程部怎么搞的,坏了好几盏也没维修,走廊长而幽暗。她慢慢向502走去,身边经过的房间,门把手上都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而唯独走到502房的时候,门是虚掩的,开了条巴掌宽的缝儿。但走近时,里面漆黑一片,还有股怪味从虚掩的门里飘出来,老姐闻了闻,感觉是烧焦肉类的糊味儿。她站定在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回应。正觉得奇怪之际,却听见房间内的座机突然响了!寂静无比的环境下,突然响起老式电话的铃声!(老式电话铃声,大家应该听过吧?敲钟那种动静。)当时给我姐吓得汗毛孔都炸开了,手一个不稳,把暖壶摔在了地上。电话响了几声却没人接,我姐赶紧抱起暖壶也顾不得烫手了,撒丫子就往楼梯口奔,却听得耳边传来一声叹息,接着是苍老的声音说话:“我渴!给我送水! ”

  她飞速跑下楼,当我姐气喘吁吁的回到一楼前台的时候,正撞见同样惊恐的同事。看我姐慌慌张张的样子,门口的保安也赶紧过来问情况。当时老姐,却吓得说不出话了。同事比姐大了几岁,把保安劝走,拉过我老姐问:“你进屋了吗?”

  我姐摇头气喘吁吁的说:“我看门虚掩,里面黑灯而且闻到有烧焦肉的味儿。” 同事赶紧跟她讲——502今天根本没人住!怎么会有人打电话?门更不可能开啊?

  “我正要进去的时候,听见屋里座机响了!吓死我了! ”我姐补充道。

  “那是我打的,怕你出危险! 多亏你没进去! ”

  二人脊梁骨是一阵发凉,头皮都麻索索的。那天夜里,我姐和同事就没再回502。她庆幸自己没有进屋就跑了,如果进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肯定是没好事。 第二天,502的事就在客房部同事间传开了,有员工凑到一起聊她们的经历。打扫502房间的时候,白天也遇到过怪事。说在洗手间的时候,洗漱镜的大玻璃有时候会变成大白板,根本照不出人影。无论怎么打扫,都有股糊味。这事吧,也跟领导说过。但领导都不太相信,只说是他们看走眼了,不要在酒店内胡说八道,记得当时还开会整顿了纪律。而我姐和同事第二天下午偷摸的去过一次502,发现座机的听筒是撂到地毯上的。联想起夜里的事,就更加费解。这是灵异电话吗?如果听筒在地毯上,那在门口听见同事打来的电话怎么解释?后来同事回忆说的确是打通了,但是占线的声音,这就更说不通了。听筒在地上的话,占线是对的;但我姐分明是听见电话响了,那就不是占线,是打通了没人接。两个人听到的为什么不一样呢?她发誓绝对不是旁边房间传来的,或者是幻听。(关门电话响声和开门响声的强度是不一样的,也是能听出来的。关门声音发闷,那夜里听到的却非常清晰。)如果大家不相信灵异的话,就当是电话出问题好了。但我能确定的是,当时,房间里肯定有鬼!我姐跑开的时候,还听见那老太太的声音啊。所以要是进去了肯定得出大事。

  时隔多年,我姐已不在HF干了,但回忆起来仍然是汗毛倒竖!在她离职之际,听领导间讨论过5层火灾的事。是无意中在一次年会聚餐时,偷听到的。说502火灾时,烧死了一个房客,是个老太太,没逃出来。当时还是119灭完火才发现的,老太太就烧死在了卫生间里。

  我姐这人信佛,家里供佛堂,在她身上的确经历了很多怪事,以后会慢慢都分成一个个小故事写给大家。对!还有我自己的事,虽然没那么邪乎,但也是细思极恐的。

  (至于HF宾馆,到底是几层哪间房间闹的事,时隔多年!我现在也记不太清了。所以用502代替,至于这事真假也无从辨认,就当鬼故事听吧。后来,我还在东郊民巷那拍过雪景,那个古老教堂有种时代沧桑感,还是挺出片的。我妈在首都大酒店上班,也听她说过年轻时,她同事经历的一些事。)

标签: 鬼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