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协会会员的回忆,创作的故事——卞老师讲“鬼故事”

飞兔中文网 127 0

  卞老师讲“鬼故事”

  小时候最害怕大几岁的“熊孩子”给我讲鬼故事。说鬼长得很难看,脸上有鲜血,不梳头不洗脸,披头散发的,指甲很长,只要抓住哪家的小孩,指甲可以抓进肉里,鬼就会张开大嘴,露出大金牙,吐出来长舌头,把小孩的学喝干了,小孩就死了。

  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就认识一些字了,老师说:“世界上没有鬼神,所以,大家不要相信说鬼故事的人,他们胡说,就是吓唬小孩子的。”

  三年级我们就到外村去上学了,一个大队,两个自然村相隔500米。我们的自然村只有一个班,一个老师。我们在去学校的路上,就遇见一些高年级的同学,他们就会讲一些鬼故事。鬼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的学校教室里。

  开始我是不相信的。但是在一个上午的第二节课上,一个女同学就用手指着教室的墙角,大声说:“快看,那里有四个人,一个在下边,有一个站到他肩膀上了,又一个站到第二个人的肩膀上了,第四个又站到第三个人的肩膀上了。快看他们四个人,很高兴的样子……”

  大家看不见什么人,班长就批评她说:“不要乱说了,老师来了。”

  “老师来了,叫老师也看看,这四个人下来堵住教室门了,是不是想和老师打架呀?”

  “我看不见,你是不是看见鬼了?”一个男同学大声说。

  于是大家很害怕了,有几个同学就想向外跑。于是老师就来到教室,大声说:“不要胡说什么鬼怪了,什么都没有,不要一天到晚吓唬人了。”

  虽然大部分同学不再说话,但是放学之后还有人小声说:我们这一个教室,原来就是一座庙,这里放着死人,于是就有许多冤死的人,想找一个替死鬼,替自己在阴曹地府干活,他自己再回到家里和自己的孩子老婆兄弟姐妹们共同孝敬自己的父母亲。

  我听了心里咚咚跳个不停。中午放学,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就一起走,其他的也是几个人合伙走。那一个说她看见四个人在教室堵教室门的女生,就没有人和她一起走了。大家都离她远远的。

  有一个男同学指着她大叫:“快看呀,那四个人,正在跟着她走呢。是不是想去她家一起吃饭呀?”

  大家马上向她那里看过去,谁也不敢说话。我也没有看见什么人,只见那一位女同学飞也似的跑回家去。真是没有发现她还能跑得这么快!

  等我们回到村里,就听说这一个女同学被赤脚医生扎了几针,她的奶奶还给她“叫魂”,说是“鬼附体了”。

  我五年级马上就要毕业,大队干部想在本大队成立初中,目的是不让本大队的小学生毕业生到外村去上初中,减少路上的时间,就会增加学习时间。这样本大队学校的老师就不够了,本大队的教师都是民办教师,有七个,公社教办室又给了一个姓卞的公办教师。

  村里的人有的就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看看外来的公办教师怎么样吧,如果教得不好,就想办法叫他走人,免得误人子弟。”

  有的说:“公办教师,是县里给他发工资,不需要咱们大队给他发工资,等于是白给的老师,不要白不要。”

  “白给的教师,教得不好,就是误人子弟,白给咱们也不应该要。”

  “现在那一个大队都是想要公办教师的,咱们不要,马上就有大队干部把公办教师抢走了。”

  卞教师来到学校,和同学们聊天,交流学习经验。于是几个初中同学就问:“卞老师,你说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呀?”

  “我没有看见过鬼。但是,我们村有一个人,就见过一个鬼。”

  于是有的同学就来了兴趣,问卞老师:“快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我虽然心里害怕,但是还不敢说马上回家,但是还真想知道,这卞老师说的鬼,到底是怎么回事。

  卞老师说:“你们要是不害怕,我就给你们说一说。”

  于是几个同学就说不害怕,就要求卞老师讲一讲。

  卞老师说:

  我们大队有一个人,大家叫他“半仙”,平时他给人家看病,什么鬼附体,看坟地,算卦,他的老婆给人家“接生”,有时候,半夜三更也要去,有的小孩一出生,他老婆就看出来这家的小孩,是不是可以长大成人。有的小孩过几个月就死了,有的小孩,长到几岁就死了。

  这一次,“半仙”老婆被人叫起来去“接生”,他也睡不着了,就起来在村外转了转,在村头的三奶奶庙里,就听到了三个神仙奶奶在说话。大奶奶说:我的几个孩子,都是好好的,明天就送一个去投胎转世。二奶奶说:三奶奶,今天就把孩子送去投胎转世了。

  三奶奶就对自己的孩子说:你快去吧,接生婆在村东头路南边从东数第三家那一家等着你呢。

  孩子不想去,就说:我什么时间回来呀?

  三奶奶说:等你长到九岁,家里给你准备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就去叫你回来。

  大奶奶和二奶奶就说:你这一个三奶奶太不应该了吧,人家养他九年,准备给他结婚,你前一天晚上就把他叫回来,是不是心眼太坏了?

  三奶奶说:我的心眼不坏,到那一天晚上,我变成“蝎子精”藏在你的鞋里,你半夜起来要尿尿,一穿鞋,我就把你接回来了。

  大奶奶、二奶奶马上说:你接回来孩子了,人家本来计划着办喜事,半夜新郎官死了,人家天明了马上办白事,你这样办事,是不是要气死人家全家呀?

  “半仙”听到了这奶奶庙里边的三个神仙奶奶的对话,就吓坏了,赶快回家。

  接生婆给人家接生很顺利,回到家就看见了丈夫,就给丈夫说:大白胖小子,很健康的。

  她的“半仙”丈夫就把自己在奶奶庙里听到的三个神仙奶奶对话,给她说了。他们夫妻两个感到这一个小孩子,估计到九岁就要死了。但是,他们没有告诉小孩子的家人,只是心里记着这一件事。

  转眼这一个小孩子就长到九岁了。接生婆就听说这一个小孩子真要准备结婚的,她就给小孩子的父母亲说了他的“半仙”丈夫,在孩子出生那一天晚上听到的“奶奶庙里的三个神仙奶奶的对话”,孩子的父母亲一听就害怕了。

  “接生婆”马上说:你们也不要害怕,孩子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孩子的母亲把孩子保护好,孩子在炕中间睡觉,孩子父亲的任务,就是在门外边烧火,准备一锅油,把油烧热。如果半夜孩子说要起来尿尿,孩子母亲抓住孩子的双脚,我就把孩子的两只鞋拿起了扔进滚热的油锅里。看看这一个“蝎子精”到热油锅里,会变成什么?

  这一天晚上,真是不巧不成书。半夜三更,这一个九岁的新郎官,大声说:“我要尿尿。”

  他的母亲,马上按住他的双手、双脚,“接生婆”飞快地把新郎官的两只鞋提起来扔进门口的热油锅里,新郎官的父亲马上躲开,只看见一道金光从油锅里飞向天空。

  我们几个同学正听得忘情,卞老师站起来大声说:

  “你们快看,一道金光有几仗长的。”

  卞老师用手指着门外,叫大家看。

  我们一看,天已经黑了。我没有看见什么一道金光,心里害怕,我想回家,其他几个同学还想继续听卞老师讲下去的。

  “卞老师,后来呢?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卞老师接着说:

  “接生婆”马上高兴地说:蝎子精,害人精,看看油锅中不中!新郎官,过难关,看看神算不神算?

  第二天,这一个九岁的新郎官就迎接来一位比他大五岁美丽的新娘,大家欢天喜地。“接生婆”和她的“半仙”丈夫带着几个邻居到奶奶庙看了看,只看见三奶奶的泥胎脸上,已经有了油烧的疤痕。

  于是,村里许多人就说:这就是三奶奶变成“蝎子精”藏在新郎官的鞋子里,想把新郎官害死,结果被“接生婆”拿起了新郎官的鞋,就扔进热油锅里,所以她就被烧成了这一个样子了。

  卞老师不再继续说了,就叫我们回家,说:“你们回家吧,路上千万不要害怕,如果你们不害怕,今后咱们再接着往下说吧。”

  我们几个心里有了疑问:到底有没有神仙鬼怪呀?卞老师说的是真的吗?

  几天之后,我们几个同学又一次问了卞老师。卞老师接着说了后续故事:

  “蝎子精”,三奶奶,没有把自己的孩子接到身边,就对“接生婆”和她的“半仙”丈夫有了意见。于是,就变成一头大白猪。接生婆的半仙丈夫外出,回家快到村口时已经是晚上,正向家走着,就遇见了龙卷风,伸手不见五指。其实龙卷风,就是“鬼旋风”,这一时候,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头大白猪。他想,这是村里谁家的猪?跟着猪走,应该就能回到村里了,到村里就能找到自己的家里了。谁知道,他走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到村口。他走得累了,就坐下来休息。坐下来,就摸到了一块石碑,再一摸,石碑上还有字。他吓出来一身冷汗。这时,鬼旋风停了,大白猪也不见了。他的眼前,是几十个坟堆,坟堆的周围,是他走了一夜留下来的几千个脚印。

  他站起来飞快地跑回家,马上躺倒在地,满脸流汗,口中说:“大白猪,不知道是谁家的猪,带着我在坟堆里跑了大半夜,累死我了。”

  家里人不相信,就有几个人去坟堆看了看,真是有成千上万的脚印,这才相信了他的话。

  第二天,“半仙”说自己半夜做了一个梦,就是奶奶庙里的三奶奶在梦中给他说:泄露天机太不该,油锅里边烧得快,想害奶奶不地道,骑驴看书走着来。

  最后,卞老师交代说:今后你们如果听到了神仙的对话,千万不能泄露天机,免得神仙怪罪,变成大白猪带着你们在坟堆里走一夜,把你们累死累活的生一场大病。

  卞老师在下午放学之后给学生讲鬼故事的事情,不知道谁说出去了,于是,我就听到了一个在高中读书的学生说:这一个卞老师,就是因为过去到处给学生讲鬼故事,吓唬学生,被批斗说成牛鬼蛇神、封建迷信,最后被打成右派的。谁知道他现在平反了,补发了工资,继续当上老师,还不知道改正错误死不悔改!

  我不知道卞老师心里到底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真想知道我们的周围到底有没有“鬼的存在”,那么多不解之谜,我们怎么来证明“我们身边真实有鬼”呢?

  村里有的人就对这一个讲“鬼故事”公办教师有了意见,说他不是认真给学生讲科学知识,而是说神鬼妖怪,误人子弟,封建迷信。不久之后,这个卞教师就被调走了。

标签: 鬼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