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都是滚烫的爱情故事

飞兔中文网 63 0

  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都是滚烫的爱情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都是滚烫的爱情故事 第1张

  第一个故事,孟姜女哭长城

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都是滚烫的爱情故事 第2张

  故事最早原型,《左传•襄公二十三年》齐国武将杞梁(约公元前550年)战死,其妻(称为杞梁妻)哭吊,“齐侯归,遇杞梁之妻于郊,使吊之”。其中,没有提到城墙。

  汉朝刘向《说苑•善说篇》加上“崩城”内容:“昔华周、杞梁战而死,其妻悲之,向城而哭,隅为之崩,城为之厄”。后来,刘向《列女传》中,又加上“投淄水”的情节。

  三国时曹植在《黄初六年令》中说“杞妻哭梁,山为之崩”。敦煌石窟发现的隋唐乐府中有“送衣之曲”,增加了送寒衣的内容。

  唐代贯休的诗作《杞梁妻》首次将故事时间移动到秦朝时,并将“崩城”变成“崩长城”,诗原文。

  杞梁妻

  唐.贯休

  秦之无道兮四海枯,筑长城兮遮北胡。

  筑人筑土一万里,杞梁贞妇啼呜呜。

  上无父兮中无夫,下无子兮孤复孤。

  一号城崩塞色苦,再号杞梁骨出土。

  疲魂饥魄相逐归,陌上少年莫相非。

  诗文内容和后来传说已经差不多了。

  到明代,再次大修长城,民怨沸腾。百姓对统治不满,改杞梁妻为“孟姜女”,改杞梁为“范喜梁”(或万喜梁),借古讽今,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流传天下。

  秦始皇听到这个故事肯定很郁闷,真的杞梁妻比他早生200多年。不过,统治者失民心、失天下,安几个罪名在上届政府头上,从来是文宣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

  唐代杜牧在《阿房宫赋》中说,“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希望政府爱惜民力,莫以宏伟工程为夸,莫以万里赴会为荣。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

  这是个二的世界。

  政府是天,百姓是人。问君可否行天道?世间自无孟姜女。

  第二个故事,白富美恋上凤凰男

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都是滚烫的爱情故事 第3张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是典型的凤凰男与白富美相恋的爱情故事。

  故事发生在东晋时代,那是中国历史上最讲究出身门第的贵族时代,“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在那个时代,贵族和寒门通婚几乎不可能,正因为不可能,才能震撼人心、千古流传吧。

  唐初,梁载言(公元705-732年)著《十道四番志》记载:“义妇祝英台与梁山伯同冢,即其事也”。

  至晚唐,张读(约公元851年)《宣室志》记载:“英台,上虞县祝氏女,伪为男装游学,与会稽梁山伯者同肄业。……问知山伯墓,祝登号恸,地忍自裂陷,祝氏遂并埋焉”,故事内容已接近现代版本。

  此外,还有其他版本传言,说梁是明代人,祝是南北朝人,两者相隔千年。祝本是侠女,劫富济贫,曾三去马太守家盗银,最后中马之子马文才埋伏死于乱刀之下。

  最后这个版本,其实是1982年,某乡村医生听路人甲编的故事,投稿在《山海经》报纸上,是属于哗众取宠、以讹传讹之说,可惜现代很多人反而当成史实。

  有时困惑于人们宁愿相信流言,也不相信官方声音。

  也许,说了太多“高大上”,从来没有“假丑恶”,结果真的故事也不能感动人心了。

  美言不善,善言不美。

  这是个二的世界。

  对政府来说,如果只有歌颂,没有批评。那么,是否违背了马子“一分为二”看世界的辨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啊?

  对百姓来说,如果只会批评,不懂歌颂。那么,你要永远生活在愤愤不平的内心世界吗?

  第三个故事,人妖虐恋白蛇传

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都是滚烫的爱情故事 第4张

  这个故事最早记载,明朝著名小说家冯梦龙(1574年-1646年),他的三言二拍的《警世通言》中,第二十八卷题名《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原小说中, 故事发生在宋朝,白蛇修炼成精,化身美人,自称白素贞(白娘子),与西湖千年青鱼精小青(注意是青鱼精,不是青蛇精),在杭州西湖遇书生许宣(姓许,名宣,字汉文,别名许仙)。

  白素贞一见钟情,遂自嫁与许宣。后许宣知白素贞、小青俱是妖精,惊恐难安,便求法海禅师救度。于是,白蛇被收入钵内,镇压于雷峰塔下。

  至清代,白蛇传故事在流传中出现了新内容,有了白蛇生子的桥段,基本接近于现代流行的版本。

  想起《大圣娶亲》中的对白,“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她妈生的”。佛家最讲众生平等,却最终派出代表法海,收拾掉了追求平等爱情的蛇妖。

  道者反之动,弱者道之用。

  这是个二的世界。

  规则的制定者,往往又是规则的破坏者。

  第四个故事,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都是滚烫的爱情故事 第5张

  牛郎织女的故事,以七夕节日为依托,无疑是老少咸宜、雅俗共赏的爱情故事。

  早在3000年前的西周时代,《诗经•小雅•大东》,“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虽则七襄,不成报章。彼牵牛,不以服箱”。当时,牛郎和织女只是指天上的星宿,没有提到爱情。

  到了东汉,汉乐府《古诗十九首》第十首《迢迢牵牛星》,有了人物化的故事梗概。

  迢迢牵牛星

  汉.无名氏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南北朝时期梁代的萧统编纂的《文选》,其中有一篇《洛神赋》的注释中说,“牵牛为夫、织女为妇,织女牵牛之星各处河鼓之旁,七月七日乃得一会”。这时,已经有了七夕相会的情节。

  到了宋代,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少游(姓秦名观,字少游,江苏高邮人),写了一首词,《鹊桥仙•纤云弄巧》,把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推向了高潮。

  鹊桥仙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回头看看,爱情真的是人类永恒的主题,百姓心中永远有一团八卦之火熊熊燃烧,四大民间传说无一不是火辣辣的爱情故事。

  适逢七夕佳节,就爱说爱,不谈历史、政治、哲学无聊话题。

  愿爱情中的男人都是伟男子,刚健如山,重责任敢担当。

  愿情爱中的女人都是奇女子,柔情似水,能自爱多宽容。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是个二的世界。

  男子如山,当培养沉稳气质,轻浮则失之本。

  女子似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故无可与之争。

  刚柔相济,阴阳相和,方得始终。

标签: 中国民间故事100篇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