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导游这些年——特殊体质小导游的奇妙经历故事

飞兔中文网 97 0

  走南闯北为真,其中的故事纯属虚构,希望各位看官莫要执着真假……我不是专业写手,图个乐呵,希望大家开心。

  我叫宋诚,一名26岁的年轻导游,不对,应该是一名自带“阴阳眼”的帅哥导游。

  10岁那年,因为父母工作太忙,把陪伴我三年的京巴送走让我伤心欲绝,那天晚上和他们大吵一架后离家出走。我气冲冲的走了不过十分钟,雷声大作,一道道银雷如怒龙一般划破苍穹,顷刻间一场大雨瓢泼而下。那时的我没有躲避,任由雨水冲刷着我的不满和委屈,在雨中放声大哭。泪水和雨水早已模糊了我的眼帘,泪眼婆娑中看到雨中缓缓走来一位撑伞的白衣男子,他着有一身古装,绸缎白袍,打量过去如造物主精雕细琢般完美,年轻的外表下眉眼间却如星辰般深邃,气质俨然不凡。走到身边时他将他的那把伞挡在了我的头顶,我看到有金线银丝配着深蓝色如图腾般的纹饰交织在他衣领和袖口处。连串的雨水却如隔绝他一般不曾有一滴打湿他的衣襟之上。这个时代突然出现一位古人我却不觉的害怕,可能当时思维正处于混沌之中,也或许看见他时,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他带我走到了一座屋檐下同我一起避雨,有一丝淡淡的香味萦绕于四周。而这缕清香正出自这位眼前之人,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檀香。檀香就是明明闻到一种很舒适的味道,却难予觉察其香味的来源。就像佛祖仙灵一般神秘。而这对于这个“仙人”,小时候姥姥家旁有一湾不小水潭,潭水碧绿且深邃,一日我同小伙伴在河边玩耍时,不小心跌落潭中。四周的小伙伴吓得逃散而去,而在我水中挣扎着即将失去意识时,却有一股力量将我往上托举,让我很轻易的抓到了离我很远的岸边,我不顾一切的爬了上去,在岸边大口喘息之时,呼吸到的就是眼前之人的味道。我对于眼前这个“仙人”,我有很多话想问,最后却支支吾吾的只说了一句:“谢…谢谢你…”他笑吟吟的看着我,撑着伞隐没于雨夜之中,我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叹息声。

  不知多久,父母找到坐在屋檐下的我,回去高烧两天后,我却拥有了后来才知道是传说中的“阴阳眼”,这真的给我带来了无尽的苦恼。但奈何我父母完全不信,只当我胡言乱语,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给我妈说,你后面站着个于是找高僧帮我将天眼遮挡,我现在仍记得那位老和尚笑眯眯的摸着我的脑袋说:“你是天眼业报,有些事情随缘即可,我只能遮挡一时,真正的抉择还要看施主自己了。”

  我至今也不明白他的意思,然而随着我渐渐长大,我又重新能看到或感知到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好朋友”。等我再回去找这位高僧帮我遮挡时,却听说他早已圆寂多年了。那一瞬间,突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楚。从那时起,我便喜欢一人开车,翻过很长的山路,来到这个寺庙听和尚们念经。

  如今正是春夏交替的季节,我静坐于禅寺的南窗下,微风拂过院中的海棠树沙沙作响。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峦,花香与檀香萦绕于我的身旁,此刻我决定把我的奇遇慢慢讲给你们听,这万千娑婆世界,亦假亦真,你我都是尘世间过客,不必执着……

  在没被老和尚止住我的特殊体质前,总是会看到各种各样奇怪的事物。比如看到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在我家阳台穿墙而过。总是看到像上海滩里许文强装束的黑衣人,戴着黑帽,喜欢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更有些面容比较难以描述或身体残缺的“朋友”在街头徘徊。也会经常看到一些神奇的生物,比如银黑斑纹的双头蛇、天空飞过的金色大鸟、两只狐狸在扔来扔去像拳头大小的光球…还有中国华夏文明的图腾:龙。

  我出生于山东济南,一座由百处天然泉眼汇集而成的,泉水充盈的城市。从小喜欢跟着父亲去泉变打水,趁着那咕咚咕咚的泉水往外冒的时候,父亲总会把空水瓶接满让我喝,在闷热的夏天,喝一口清凉的泉水,吃上一口从泉水里捞出泡了多时的大西瓜,别提多解暑了。

  这座城市除了泉文化外,我们的母亲河“黄河”也必经此处。黄河发源于青藏高原,自西向东分别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及山东9个省, 一路携卷大量泥沙,暗流不断,水中生物性多样,它们的体型也大得吓人,捞上来百斤的鱼也不是少见的事。关于黄河传说,自古流传比比皆是,如河伯救人、鲤鱼跃龙门、黄河巨鼋、黄河蛟龙等,而我的第一个故事,就与黄河有关。

  济南夏日炎炎,我和小伙伴们喜欢在泉水里、水库边游泳图个清凉,而唯独黄河,老人们却一再告诫我们不准去, 因为每年黄河都有不少溺水的人。而一旦溺水,有的能被人找到,有的却再也寻不到踪迹了。

  那日我和我表哥许多金在姥姥家吃完晚饭,闲来无事,骑着摩托车到了黄河边,找了个坝堤坐着扯淡,正胡扯到某岛国著名女星时,表哥的手碰了我背后一下,我没在意。过了一会又碰了我脖子一下,我对着许多金说:“你老碰我干嘛,你不会是对你表弟我有非分之想啊。” 结果他一脸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我哪碰你了,你想的倒是挺美。” 我看见盘着腿,手也在专注的抠着脚。我突然冒出一丝寒意,他在我左手边,而碰我手的明显来自在我右边。于是我紧张的往右看去,没有什么发现。那是一片树林,暗淡的夜色下,这些树的形状显得尤为诡异。于是我望着河面发起了呆,“你打我后脑勺干什么。”许多金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我突然意识到不对,潜意识的立马回头望去,我看到在我们背后十米左右,一个小男孩冲着我诡异的笑着,他浑身惨白,光着脚丫,头发也耷拉在肩膀上,看起来光溜溜湿漉漉的,这明显是个溺水鬼。我拉起许多金就跑,他可能也觉得有异,没有多问我。直到跑到大马路上看到路灯,我们才停下来,他哆嗦的说:“你看到了吗” 我点了点头,奈何我俩实在不敢再回去骑车了,打车回了家。当晚许多金就发烧了,我那晚也睡得不好,梦里又梦见了那个小男孩,他哭着让我帮他。第二天我舅带我找到了摩托车,我看到停车的树林和地上洒着寻人启事,我一看正是昨夜看到的小男孩,上面大概这些10岁溺水,他的家人想要找到他的尸体。

  (注:寻人启事,在城市中屡见不鲜。一般是寻健忘老人或者跑丢孩童。而在黄河边,你会发现电线杆或者树上贴着寻尸启示,一般都是溺水的人,家人找不到他们的尸体寻求附近人帮助)

  我和我舅回到了姥姥家,我的表哥许多金还在发烧,一直迷迷糊糊的,我感觉他发烧与这个溺水鬼有关。想到梦里的那个哭泣的小男孩,我决定要帮他们。于是我晚上又作死的去了昨夜的黄河边…

标签: 小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