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的鬼故事,不信勿进

飞兔中文网 100 0

  虽然身处平凡的世界,但是我从未觉得我的生活单调无味过,相反,我从小的读物,身边的人物,自身的经历,一个个都让我觉得精彩而且充满的奇幻的乐趣。我常常感觉我的生活就像辛巴达历险记,每个阶段都是一次充满挑战和收获并存的神奇经历,我总是不断的遇见新的人物,新的境遇,并且我享受这种变化中的乐趣,那些不同寻常的经历使我回忆我的人生旅程总会有满足与意犹未尽的滋味。

  每个生命的旅程都是伟大而不可复制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被上天安排了有趣而意义非凡的生命之旅,今天我想写下自己小小生命故事的一些篇章,但愿有兴趣翻看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可以通过对最普通的生活记录从而能更好的发掘生命的意义与美妙。

  我从小就喜欢看各种各样的鬼故事,什么《头朝下的女鬼》,《一双绣花鞋》,《魔镜》等等,但凡

  是市面上流行的鬼怪小说都被我翻了个遍,当时我们初中那会儿特别盛行一套杂志叫《男生女生》,他

  分几个系列,其中金版是鬼故事,银版是言情小说,大概是想惠及各类人群,不过我从来只看金版,因

  为觉得言情的没劲,不如鬼故事来的刺激热血。那时候的我特别顽皮,不仅自己喜欢看,还经常说鬼故

  事吓人,有一次过年吃完晚饭,我带着我弟和一群小屁孩在门口玩雪,玩着玩着我就讲起了鬼故事想逗

  他们玩,谁知道可能是我说的太生动了,竟然把一个小男孩吓的直愣愣的,两眼都快没神了,于是我赶

  紧说哄他说是骗人的,不过从那以后,不管我怎么说他都再没上我家玩了。

  然而无论我有多么喜欢看鬼故事,说鬼故事,那都只是我对这个大千世界的一种好奇与未知事物的神秘

  感,我从骨子里并不愿意相信他们真正存在,因为人对于未知总是怀有深深的恐惧,即使这个世界真的

  有这种未知领域的存在,我也绝不愿意亲自目睹他们哪怕一眼,谁知道老天爷真的和我开了个玩笑,我

  看了那么多鬼故事却从未想到有一天故事里的主角竟然会是我自己。

  故事发生在我初二那年,那时候正好是暑假,我们家自己盖的私房被政府拆迁了,国家的安置房又

  还没盖好,所以我们就暂时搬到姑姑家的出租屋住了下来。

  姑姑家的房子离我们家不过百里,也盖在城乡结合部,就是俗称的“三不管地带”,那里成片都是本地“土

  著”盖的私房,环境拥挤,地上 是常年湿趴趴的烂泥巴,不高的土墙上到处贴的都是乱七八糟的小广

  告,因为房型小,租金又不贵,所以众多小商小贩,地痞流氓,卖菜的炕饼的,还有一到晚上11点就穿

  个薄纱往大街上一站的“粉红女郎”们都是我的左邻右舍,说实话从小生长在这样的地方,我也没觉得有

  多么不幸,反而是世间百态人情世故都看了个遍,现在想想还挺丰富的,那些大家眼里的“坏人”有他们

  耍横粗蛮让人恨的咬牙切齿的一面,也有幽默轻松让人玩笑逗趣的时候,特别是那些让“正经人”退避三

  舍的“粉红女郎”们,也是千姿百态,风情各异,她们的故事我在之后的章节中也会单独做一个记录,然

  而我们还是继续回到这个故事当中。

  住在这么鱼龙混杂的个大杂烩区里,自然少不了各种灵异古怪的传闻,不过大多数也就是老百姓茶余饭

  后嚼嚼吐沫子找个乐趣罢了,都知道是半真半假,在此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只说几件我经历过的,有点

  邪乎的事,一个是我们家老房子的事,我们家的房子是当时我爸妈和左右两家大家搭在一起找瓦匠盖

  的,但是住进去以后,我们这三家运气就一直不是太好,先是我家,我爸住进去没多久就发生严重的车

  祸,肋骨断了两根,脾脏破裂,差点没了命,幸好苍天庇佑,坚持下来了,结果隔了一年多,又从梯子

  上摔了下来,脊椎摔了毛病,一到阴雨天就腰痛,重活也不能干了,写到这我都有些后怕,而我那两家

  邻居,一个是一对老夫妻,也就五六十来岁,没过几年,就去世了一个,另外一对年轻的小夫妻,才三

  十多岁,整天病歪歪的,说话都没什么中气,不过相比我们家的遭遇,已经算是好的了。开始大家也都

  没想啥,命运这东西,谁也预料不到,有些事也只当自己倒霉吧,直到后来城市规划,我们这片区的房

  子都拆光以后,突然陆陆续续听那些拆房子的工人在聊天,说我们这片就我们这几家的房型最不正,因

  为是连在一起盖的,所以每家的房型都是一头大一头小,就是民间俗称的“棺材房”,在风水上,这样的

  房子是很是晦气,住进去的人多多少少都会出点问题,听到这个说法以后我爸立马在正规的小区选了个

  新的家,果然自从换了房子以后一直到现在一切都顺利许多,家里也没再出过什么大事,有时候想想这

  些民间的东西虽说不要去迷信,但有时候还真有那么点邪乎。

  而这第二件就是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自己身上,让我自己都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回事。

  当时搬到我姑家之后,我就和她家的另一个租户,一个和我一样大小的女孩芳芳成为了好朋友,那时候

  我们家租用了两间房,一间三楼的套间和一间一楼的小平房,楼上房子平时是住家用,楼下的平房里放

  着一台印刷广告的机器,平时白天我爸妈就在下面干活挣钱,晚上回到楼上休息。而芳芳她家就住在一

  楼,正对面5米的距离就是我家的那件工作房。我经常晚上作业写完了就偷溜到她家门口和她聊天玩耍,

  现在回忆起来,那个时候虽然比较穷,但是还是过的非常快乐的。

  然而就在那段时间的一天晚上,我一如既往的跑到她家把她叫出来,我俩在门口兴致勃勃的聊天间隙,

  我无意中瞥了一眼对面我家的机器房,我的天哪,差点没把我的魂吓掉,我们正面对这的那间房子的长

  窗户上竟然有一张由各种光影组成的长脸,一开始我以为我看错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我越看越反而变的

  越清晰,那是一张男性的脸,很大,很长,几乎占满了大半个窗户,而且最恐怖的虽然他五官投影的很

  模糊但是你一眼就能看出那不是个正常人类的脸,他一直盯着我而且还在笑,他的笑才是让我最最害怕

  的地方,那根本不是人类的笑!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当时的感觉那就是魔鬼,只有魔鬼这个词了,

  那种邪邪的笑容不是光用吓人可以描述的,而是恐惧,实实在在的恐惧,其实我到初中为止对西方文化

  的接触非常有限,所谓魔鬼天使在我心里其实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概念,反而是对中国的鬼怪形象有着

  实实在在的忌惮,可是直到现在为止我都非常确定除了魔鬼以外再也找不到另外的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它

  带给我的恐惧,邪恶瘆人的直观感受。和我看到的所有小说描述都不同的是,当我真正看到这样一个非

  人类的存在活生生的出现我眼前时,我并没有尖叫,更没有逃跑,甚至连动也没有动,我已经完全陷入

  了巨大的恐惧之中,我一边越看越害怕,一边死死 的盯着他看,我感到自己一步步跌落自己的能量,心

  不断的被更大的恐惧一点点包围,与此同时,我发现我的朋友也不动了,她也在死死盯着那扇窗户,于

  是我用颤抖的声音问她,“你看见了吗?”她回答说:“看见了”,那一刻我就只能不停的发抖,我根本无

  法挪开我的眼睛,后面我不记得过了多久,应该在她回答之后很快,她5岁的弟弟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

  来,看我们直愣愣的站着就好奇的问我们在干嘛?我这时终于回过神转头看了下她弟弟,但没有任何走

  动,只是转了下脖子,指着对面的窗户看着他问,小龙,你有看到窗户上的人影吗?他很天真的看了一

  眼窗户,然后认真的说,没有啊姐姐,什么也没有,就是一个灭蚊子的蓝等啊,我听了回过头去再看,

  一下子真的什么也没有了,窗户上干净如斯,半点光影也没有,透过窗户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里面的陈

  设,那台老机器安静的躺在那,一切仿佛都从未发生,我的恐惧慢慢开始消散,之后我和闺蜜对视了一

  眼,要不是有她的见证我真的会觉得自己疯了,但是她好像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只是一直说我们

  怎么那么傻,竟然会把灯看错,然后就拉着弟弟和我告别了。

  现在离那次事件的发生依然过去了十年之久,我也必须要很努力的回想才能记起来当时的画面和场景,

  但我其实并不是特别愿意真正去想起。不过自次以后,我也就再也没有碰见类似的遭遇了,也许正是体

  验过了真实的恐惧,至此对鬼故事的兴趣也不那么大了,甚至带有恐怖血腥的或者桥段或影片也选择跳

  过和回避,更多的把生活的乐趣放在真实美好的事物上,久而久之,它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经历的一个小

  小的回忆。

  如果现在要我以我当下的视角来剖析那段不寻常的经历时,我会有一些新的理解,那就是如果世界真的

  存在维度的差别,我看到的有可能只是高维生物在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个投影罢了,也许它真的在像我微

  笑,只不过由于时空的错位,经过维度空间折射后的表情变的扭曲变形而已,所以我才会那么害怕,或

  许它只是想友好的向我打个招呼呢?哈哈,算了,有些事情让它成为秘密也许会更有魅力。

标签: 鬼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