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元节:细说《红楼梦》里的鬼故事

飞兔中文网 82 0

七夕一过,不觉便是中元节。今人对于这个慎终追远的节日,早已是忘到爪哇国里,唯一一个在老一辈那里还坚守着的民俗,不过是在坟前或路边焚起一处又一处的纸钱。在晚来的凉风里,随着纸钱一起飞舞的,还有落寞躲在历史尘埃深处,早已被我们遗忘的有着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元节。

提起中元节,今人大多陌生,但是若说起七月十五鬼节,那么男女老幼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红楼梦》里直接写及中元节的,一处也无,只是在小说第64回,通过宝玉的一番心理活动,含蓄点明黛玉作《五美吟》之时,正是中元节:

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

虽然在小说里,中元节一隐再隐,但是和中元节有关的鬼魂的元素及内容,在小说里却被一写再写,真是鬼影绰绰、鬼意森森。

中元节:细说《红楼梦》里的鬼故事 第1张

祖宗之灵

小说开篇不久,已死去许多年的宁荣二公的鬼魂便隆重登场。这宁荣二公便是给贾氏子孙创下万贯家私、荣华富贵的宁国公贾演和荣国公贾源。

当年,这兄弟俩跟着太祖皇帝起兵打天下,九死一生,才挣下这赫赫战功、泼天富贵,谁想到后来,不肖子孙们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睡大觉,一味高乐不了。

好色的嗜赌的乱伦的收受贿赂的,还有避世修仙的,玩得那叫一个嗨,早已把当年宁荣二公创下的偌大家业一败再败,以至于到小说开篇时,这贾府早已是瘦死的骆驼,日常开销常靠卖地卖古董卖金银首饰救急。

死在地下许多年的宁荣二公死不瞑目,也没有心思去投胎,所以眼见警幻仙姑到了宝玉的梦里,便急忙忙赶来,殷殷叮嘱警幻仙子一定要将嫡孙贾宝玉引入正路,则他们弟兄就是死也瞑目了。

这许多年一直未投胎的宁荣二公的鬼魂居于何所?若我们认真说一番鬼话,那便是居于贾府的祠堂内。

小说第75回写中秋节前,贾珍煮了一口猪,烧了一腔养,又整了一桌子丰盛的佳肴和果品,众人在会芳园喝酒行令听小曲儿,一直嗨到三更时分,然后“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声”,而这墙外四面并无房屋,却紧靠着祠堂,接下来,小说里便出现了一段恐怖至极的描写:

“只听得一阵风声,竟过墙去了。恍惚闻得祠堂内槅扇开阖之声,只觉得风气森森,比先更觉凉飒起来,月色惨淡,也不似先明朗。众人都觉毛发倒竖。”

中元节:细说《红楼梦》里的鬼故事 第2张

如果我们不联系小说第五回写到的宁荣二公之灵,只是单纯读这段文字,确实让人后背一阵嗖嗖发凉,可是,若我们联系第五回宁荣二公之灵的殷殷叮嘱,再来读这段文字,就会觉得分外哀伤。

宁荣二公之灵,这许多年,一直在贾府祠堂内依依不肯离去,无非是痴心想着,子孙中能有一二稍振家业者,可是,一年又一年,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迎贵妃,眼看他宴宾客,花天酒地日复夜,骄奢淫逸年复年。

宁荣二公之灵眼睁睁看着贾氏子孙不日便大祸降临,可是,他们却依然日日都在醉里梦里,无知无觉,果真是,儿孙自有儿孙祸,他们当年九死一生挣下的这家业,很快便将是水月镜花梦一场,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了。

舍不得来也要舍,丢不得来也要丢,纵死去多年,也依然放不下这份对儿孙牵挂之情的宁荣二公之灵,在这个万家团圆的中秋佳节即将来临之际,面对着满桌美酒佳肴,满耳淫词艳曲,最终仍是,祖宗掩面救不得,长叹一声挥泪别。

中元节:细说《红楼梦》里的鬼故事 第3张

秦钟魂魄

有丢不开对儿孙百般牵挂的痴心父母,迟迟不愿投胎如宁荣二公之灵者,亦有痴恋生前牵挂之事牵挂之人,迟迟不愿就死如秦钟者。

作为秦业之子,秦可卿之弟,小说第七回写秦钟一出场便吸睛无数,但见他粉面朱唇眉清目秀,还身材俊俏举止风流,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于是初见面便直接入了宝玉的法眼。

然而秦钟后来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整个就是警幻仙姑口中一“皮肤淫滥之蠢物耳”。

秦钟和宝玉一道去贾府家塾上学,把一个私塾课堂闹了个人仰马翻,后来又与馒头庵智能儿行云雨之事,复与宝玉缠绵情深,这样用情之滥的海王,实在是让人无语至极。

小说第16回写秦钟与智能偷情之事被秦业发觉,遂逐出智能,痛打秦钟,然后着了气恼在心的秦业,老病发作,一命呜呼。这之后,秦钟因偷情着凉,又挨了打,内心悔痛无比,终至奄奄一息,接着便有许多鬼判持牌提索来拿人魂魄了。

中元节:细说《红楼梦》里的鬼故事 第4张

小说里这一段鬼判拿人魂魄的描写,纯用民间传说口吻。那秦钟魂魄虽离了身,却百般不肯就去,又是记挂着家业无人掌管,又是记挂着家里还有三四千两银子,又是记挂着智能不知被父亲赶出后,下落在何方,因此秦钟魂魄便对鬼判百般央告求情。

岂料这些鬼判全然不听秦钟哀告,反而义正词严说道,阴间上下都是铁面无私,不比阳间瞻情顾意,各种通融。

读到此处,你可千万别急着给这些鬼判们鼓掌喝彩,因为接下来,很快他们就自己打脸了。

却说宝玉正此时来看望秦钟,一句“宝玉来了”传到秦钟魂魄那里,一听说是这人是荣国公的孙子,彼时正是运旺时盛之人,先前还一副凡事都要秉公办理铁面无私的鬼判们,立刻便唬得慌了起来,很快便“只得将秦魂放回”,与宝玉话别。

到这里,我们便能很明显看出,作者借秦钟之死,在这一回里认认真真说了一大篇鬼话,实际不过是作者的游戏笔墨,巧妙借助秦钟魂魄与众鬼判们一递一声说着话儿,暗地里以鬼府喻人世,骂尽见风使舵阿谀奉承欺软怕硬的世间之人世间之事。

中元节:细说《红楼梦》里的鬼故事 第5张

青面白发鬼

有挂牵子孙在祠堂内萦萦绕绕不肯离去的祖宗之灵;有挂牵红尘俗世百般不肯就死的秦钟魂魄,这二类都是有情鬼魂,其痴恋人间之情让人为之动容,为之感慨,然而,也有一类恶鬼,纯粹只是予人祸患,只不过,他们降祸给人的方式是借助世间邪恶歹毒之人的巫蛊之术。

这自汉武帝时便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巫蛊之术,曾经让历朝历代多少人为之惨死冤死,可是它的咒诅之术,到底是否真的灵验如此,后人也是看得一头雾水,真假难辨。

不过,在《红楼梦》第25回,通过赵姨娘和马道婆的一番密谋和付诸行动,作者还真让他们的巫蛊之术成功了。

这一回里,作者以生花妙笔活灵活现地写出了巫蛊之术的操作全过程:

又向裤兜里掏了半晌,掏出十个纸铰的青面白发的鬼来,并两个纸人,递与赵姨娘,又悄悄地教他道:“把他两个的年庚八字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就完了。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验。

读至此处,相信每个读者都会以为这马道婆是纯粹骗赵姨娘钱来的,她的这十个青面白发的鬼一定不能祸害人。

可是,再往后读,我们会惊讶地发现,作者并没有按照我们预想的思路和想法走,反而让马道婆的巫蛊之术发挥作用了,而且威力巨大,直接把宝玉和凤姐两个都齐齐干倒了。一个发了疯一蹦三尺高;一个拿着把大钢刀就要杀人。在一番疯狂表演后,两人便病倒了,且医药无灵、祈祷无用,奄奄待毙。

中元节:细说《红楼梦》里的鬼故事 第6张

这被施了巫术的青面白发鬼,真能祸害人甚至取人性命吗?很显然,在小说里,作者给出了肯定答案。有人认为这是曹雪芹的游戏笔墨,和前面写秦钟的鬼判可作一例读之。

不过,若我们联系一下曹雪芹生活的清朝,康熙帝时九子夺嫡的宫廷斗争,就会发现,小说里写马道婆的一番表演,或多或少是对这段血腥宫廷斗争的隐写。

公元1708年,55岁的康熙皇帝以暴戾淫乱罪,第一次废掉了胤礽的太子之位,并将其交由皇长子胤禔看管监视。结果这大阿哥胤禔太心急了,直接向康熙建议杀死胤礽,让康熙帝非常生气:

你丫为了个太子之位,连亲弟弟都要弄死,还是个人吗!

康熙一生气,后果很严重,胤禔的噩运很快就来了。

不久,皇三子胤祉告发胤禔用魇术咒诅胤礽,致使其迷失本性胡言妄语,后经调查属实,还搜出了多处物证:差侍卫在宫中掘出镇魇物十多处。

且康熙帝对此深信不疑:

皇太子前因魇魅,以至本性汩没耳。因召置左右加意调治,今已痊矣。朕初谓魇魅之事,虽见之于书,亦未可全信,今始知其竟可以转移人之心志也。

除了把宫斗换成宅斗,《红楼梦》第25回的这一处“魇魔法姊弟逢五鬼”情节设计,像极了胤禔与胤礽及胤祉的兄弟血腥斗争。

小说里,身遭险境的宝玉和凤姐,最终逢凶化吉,可是,现实里的曹家,在九子夺嫡的宫廷斗争之后,最终家败人散,子孙流离,富贵一梦。

在暑热难耐的农历七月,一年一度的中元节不觉又至,在红楼小说一回回的鬼话连篇里,我们分明读出了这鬼也不是鬼,那怪也不是怪,正是:

有情众生多少泪,无常世事处处悲。

作者:午梦堂主,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标签: 鬼故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