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著名的失踪案?

飞兔中文网 7 0

1931年11月6日,中央苏区交通总站的一名交通员从江西瑞金秘密出发,任务是将120两黄金经费送到上海。这次任务走的是秘密交通线:瑞金—南平—福州—温州—金华—杭州—松江—上海。途经7站,共7名交通员。按常规大约一个月左右就能到达目的地。然而一个月,两个月,乃至五年,十年,整整十八年。黄金却似泥牛入海,杳无踪迹,交通员也人间蒸发,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11月底,公安部、社会部向华东局发文,要求对发生于新中国成立前我党我军若干悬案进行调查。分发给华东局的5起悬案中,就有这起经费失踪案。此案交由上海市公安局负责办理。上海市公安局随即成立“特费失踪案”调查组。组长蒋文增,组员徐立鼎、胥德深、邬泓。当年,由于事发地点处于国统区,因此有用的线索可谓是少之又少,当时调查组只拿到薄薄的两页纸,且没有任何价值。

案件回放1931年,江西瑞金。就在交通员出发之前,一家雕刻店接了一个活,是一块袁大头一样大小的木制印章,上面手书一个字“快”, 手书者是林伯渠。雕刻成功后 ,工作人员将它分成七小块。而后拿着一大包金首饰来到金铺,将金首饰熔成十两一根的金条,共计十二根。 而后将金条仔细装入白铜小盒,盒口锡封,最后装进一个小皮箱。

对七名交通员的交接方式,设计了极为精密的程序:“快”字按笔画截成七块,分别交给七名交通员:第一步,暗语接头;第二步,下线用钥匙打开上线的皮箱锁具,确认铜盒锡封完好;第三步,确认后下线交出自己的笔画,上线将货物交给下线;第四步,上线返回后将下线笔画交给负责人;第五步,各交通站将收回的笔画送交苏区交通总站汇总。七个笔画收齐,任务才算圆满完成。两个月后,苏区保卫部部长邓发来找林伯渠,拿出其中的六小块,唯独差一笔捺,问题出在松江站。事已至此,无可奈何。

那么这名交通员去哪里了?办案人员找到第六名交通员,他叫刘志纯,对于十八年前发生的事,他仍然很清楚的记得。当年,他在杭州茂福竹行当伙计。任务下达前的半个多月,他收到了一封密信,信中指示他从次日起计算,到第16天或者18天的时候,每天上午11点左右去西湖边的楼外楼餐馆前等候。第16天的时候,没有等到。十七天,来了一名国军军官。

他咯噔一下。好在,国军军官并没有为难他,且准确的说出了接头暗号。并指示,一月内,有人会去竹行交给他一件东西。叮嘱他务必把东西收好,组织上会安排人来取物。随后,军官交给他一小块木头、一把钥匙、锁。果然,不到一个月,有人来找他了,刘志纯收下小皮箱,办了验证手续,把军官给他的小木块交给对方,交接完成。刘志纯于次日到达松江,住进汉源客栈。傍晚,进来一个中年男子,身穿黑棉袍,两个人对上暗号后,刘志纯拿出小皮箱,中年男子拎着小皮箱,消失在夜色中。

黄金下落①很显然,那名黑袍人就是最后一名交通员。1950年2月1日。侦查员来到松江汉源客栈,但是汉源客栈已经关门大吉好多年了,他们辗转找到了当年的账房先生,账房先生是个细心的人,他把当年的入住记录的账本保存完好,然而,却并没有黑袍人的入住记录。刘志纯回忆,当时他和黑袍人交接的时候看到他手上拿着一张薄薄的纸条,好像客栈收据单。

当年的十八家客栈只有三家客栈留有原始记录。然而,黑袍人依然无影无踪。既然如此,那他是不是投亲访友去了呢?各居委会反馈的信息无一例外没有这个黑袍人。还有一种可能,他被捕了或者已经遇害,但通过查访,当年那个时间点,并没有地下党交通员被捕的记录。

黄金下落②侦查员之一胥德深参加战友聚会时得到了一条重要线索,是一名厨师老柏,他说当时的保安团有内部招待所,但必须有营级以上军官担保才能入住,因为当年这名大师傅就曾经是松江富春大酒楼的厨师,他透露,保安团请客吃饭经常光顾富春大酒楼,胥德深眼前一亮,对啊,黑袍人极有可能入住的就是保安团内部招待所。蒋文增四人来到松江公安处,查询当年保安团招待所的登记资料。在1931年12月1日至5日那几天,非军人旅客共有三人:两人是夫妻。另一人来自上海,名叫梁壁纯,担保人是保安团营长郭洪顺。梁壁纯于12月1日中午入住,12月4日清晨离开。

郭洪顺下落不明。被担保人梁壁纯系其族叔郭北昌祥德源国药号的店员,来松江余天成中药堂采购药材。如果能够找到郭北昌的话一切迎刃而解,然而,郭北昌已与1941年九月去世。鉴于这种情况,四名侦查员全体出动,寻找当年在祥德源国药号工作过的员工,学徒李小庆提供了一张照片,是1931年祥德源中秋的全店合影:“这个就是梁壁纯”。侦查员拿给刘志纯看,刘志纯说,就是他。

黄金下落③那个神秘失踪了十八年的交通员原来是祥德源国药号的药工梁壁纯。与此同时,上海市公安局双管齐下,命一名旧刑警假装罪犯私底下和三教九流的在押人员打交道,看有无蛛丝马迹。一天,一名强奸嫌疑犯神秘兮兮的给旧刑警说,我想立功,我要揭发,于是他被请到了审讯室,侦查员问他要揭发谁。他说解放前他们家有一辆黄包车,被表哥借去用了几天,而时间正是黄金被劫的那几天。侦查员问他车牌号,他说300169。

由于梁壁纯迟迟不见踪影,侦查员依然紧锣密鼓的到处寻找他。终于,侦查员从一名老者口中得知了梁壁纯下落,他说梁壁纯是我徒弟,是嘉兴人,妻子叫贞姑,回到了乡下,梁壁纯如今化名申继谷,是一名修表匠。侦查员将梁壁纯请到了公安局。

梁壁纯回忆:他和刘志纯接上头后,取回小皮箱。次日上午,梁壁纯离开松江,为了避开上海火车站国民党军警的盘查,他决定绕道青浦乘船返回上海。5日清晨梁壁纯抵达上海曹家渡。在码头叫了一辆黄包车,等黄包车走到曹家渡桥正在上坡时,车旁突然闪出一个人帮忙推车,没等梁壁纯看清他的模样,他被一块布蒙住口鼻,随即晕了过去。

醒来后,黄金不翼而飞。为了逃脱锄奸队的惩罚,他改名换姓到了一个寺庙。寺庙方丈去世后,把积蓄留给了他。他就做起了修表匠。强奸犯提供了他表哥和狐朋狗友的名字,吉家贵、刘阿古和庄克。吉家贵开有一家南货店,刘阿古在北京路开有一家五金商店。他们抢到120两黄金巨款后平分。侦查员从刘阿古住宅查获黄金首饰14件,庄克已与1937年死亡,其父母交出黄金二十两。1950年11月18日,吉家贵、刘阿古以抢劫罪被执行死刑。

梁壁纯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不过在判决后,被当庭释放。

标签: 神秘失踪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