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笔友,只希望神交

飞兔中文网 25 0

  先讲讲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其实也记不清楚什么时候,我希望有这样一个女孩出现,她十六七岁的年纪,没有去上学了,也没有参加工作,然后还是,家里养着她的,可以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她很懒,甚至有点不像话的跟母亲较劲,可能因为之前见过同学和她母亲小声的吵过,感觉反而像是姐妹呢,那种感觉蛮好,当时真的有点羡慕吧。言归正传,大概这就是我最开心的爱情对象吧,当然这已经是不可能分的了,大学都毕业了两年,今年二十三了,身上也有很多故事又没什么故事,最惊奇的要算我现在还不认识我母亲,小时候见过,不知道那是哪回事,所以呢,很多时候总觉得有点缺憾的;应该是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的,也没有知道的人和我讲过,姓什么都不知道,当然这并不重要,我是我奶奶养大的,我管她叫“外婆”,家乡话喊jiajia,今年过年时候还对我讲,哪里有找上门女婿的,你可以去。其实我有自己喜欢的女生的,但没联系,她很漂亮,也很聪明,并不是自卑,只是觉得她好像天上的星星遥不可及;追过两个女生,第一个只一次站在她面前,把蛋糕给她,然后,就没联系了。第二个并不怎么有感觉,反正那时候什么不懂,然后脑子热了……喜欢的那个女生跟我说了真相,也就那样算了,也没联系,省的烦,但是讲实话,到今天,连女生的手我都没有碰过,所以呢,多少有些幼稚天真,有个阿姨形容我,说的蛮贴切,走路不是跑就是蹦;对于我,就讲这么多吧,有兴趣的可以给我写信,我叫刘和咏,在武汉汉南纱帽正街宝湾物流苏宁易购,只一个希望,无论你长得怎样或者已婚,大家不要见面认识,之前做过类似这样的蠢事,所以笔友了最好不要认识,下面是我之前追那俩个女生经历,大一时候写的,给你们看看,只当讲的故事。如果你有觉得好的书,可以寄给我看看,功利性强的就不要了,可以相互讨论讨论或者学习学习。第二个女生根本不叫什么晴,大家不要误解了,我虽然一直叫做未雨依晴。

  我于高三时候,正值步入成年时期,一面趁着年少风发,树立远大志向;一面又苦愁学绩难有所成,成日放任自己快活。终于,在大考前月余,老师们结束了所以复习,我便如大赦的犯人般自由了;不必总惦记着课本和习题了,可以想想学习之外的事情了。

  除每日必要课程外,我大多数时间去看看小说或诗集,尽量让自己没以前那般沉闷。虽然,我给予自己借口,让自己轻松了,但毕竟只有我一人,教室里的气氛,依旧一日比一日紧张,似乎是突然间,我变得不太适应这样的场景了,而后的课间,便常常一人走到外面透透气,顺便看看头顶的蓝天和楼前的红花。

  我偶然识得邻班一个叫向思的女孩,是文科生,第一印象便觉她那双眼睛有灵性,楚楚又惹人怜爱。在走廊里的时候,似乎总可以看到她的身影,但她却是不识我的,只因我也只是从别人口中知晓她的芳名。见她的次数多了,便觉与她熟悉,她笑着与伴儿打闹,我竟也不知觉的弯了嘴角。一次她得理便把另一姑娘说得涨红了脸,我竟笑出声来,她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也不禁得意笑了起来。转而我越发高兴了,却不知为何,亦不知与我何干,但高兴却是发自内心的。

  向思生得白净,身子骨娇小,但没有黛玉的柔弱无力,亦没有淑女的清秀雅致,却别具风格,才至颈的短发,身着略宽蓝色上衣, 无打扮式的蓝牛仔裤和橙色鞋子,一双精致的脚丫总能踏出与身体极其和谐的步子,让人只觉清风飘过。她的靓丽,亦是靓得随意,让人表达不出,脸蛋不施脂粉,亦如桃面;笑时微露两颗虎牙,让人见时只觉有可怜之心。

  后来半个月时间,我依旧常常看到向思从窗外走过,或我偶尔从她的教室外走过。大抵都是觉得自己自由自在的,有时拿出我喜爱的宋词,轻声朗诵,完全的不把考试压力的重担放在心头,课间依旧欣赏远山的青秀,偶尔在黄昏,坐到无人路过的台阶上发一回呆。是时,只感时日长又短。日长是因心里有忧,不太好和亲人们交代;日短只因就剩这一些日子留在这里了;同样的,有些人只度过这些日子,便须离去。

  想到成绩一事,已是定了性的,差,亦是无法改变。我便只在心里有愧而不再有奋。一日室友问我:“就剩这几天了,你可有未完成的心愿啊?”我是知晓他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想了下,便答:“和你一样,又不算和你一样。”说完他便与我不约而同的笑了。

  其实,在那般年龄,且出在那样环境中,若不能安心坐在教室,定然是有所心事的,且只有那种心事,略显羞涩,又难以启齿,但却是人这辈子必然经历的,甜蜜且苦恼,先时不觉有异,后感美好。我对向思也是如此。

  再后来,只剩一周时候,我竟经不起几位好友的软磨硬泡,小心翼翼的写了封信让人转与向思,她当然是不理的,但那晚却仍让我兴奋得彻夜未眠,好好体味了一番心动的滋味,此乃第一次 ,与人生大事有关,即初恋。须得肃然对待,才觉心安,不致因随意,落得遗憾。翌日我又被蛊惑着写了封去,才有了回音。想来我竟是自私得不顾她大考,如缠着似得打扰人家;但见有她回复我的信笺,我便高兴得什么都可以忘记,等拿到手中后,又似一瞬间便读完,然后一下子憧憬到很远。但回信却是没甚内容的,无非是考试与继续上学这一事,我仍如珍宝一般对待,倾尽自己所能的将信的措辞写好,等读过,却有了新诗的意味,又有着宋词的思意。信里有道:我与她是如相隔三千里远的两人。只因当时向思对我,完全陌生,如是一说。

  临考前的 ,我是总也忘却不了里边的言语的,信里有说: 谢谢你喜欢过我。接着便是歌曲“再见”的原词,我看完后,只觉心痛,脑海变得空白,不问他人为何是这样,亦不惊讶,唯时时觉得心上有刀在割。朋友向我说:‘爱情里的情侣是最经不起"谢"这一字的."实则:她的谢字有如戏里的梁山伯与祝英台那般相敬如宾,她毕竟是不喜欢我的,可如梁山伯不知时一般对待。而我亦不多想。

  大考成绩,我的稀疏平常,向思的却不太令人满意。后来与她有着书信一般的来往,对于我是否有影响她的答卷,我问起过几次,她一直都说没有,我却不能相信,但最终,也只能如此了,后悔或有愧,都是无用的了。

  向思父母都是镇医院的医生, 且只有她一个孩子,视她便如掌上明珠。我很少问起她的家庭,故而知之甚少,但在言语里有提及过的,我都觉她父母待她好到极致;虽也罚她,但总觉是如父亲瞪眼.见她低头.便气消的场面。向思上学读书,却是比别人辛苦的,她家距学校有二里来路,平常天气,每日须得走上三个来回,早间早起,晚间又晚归,整整重复三年。

  一次向思与我说初始写信给她一事,她说本是不想搭理的,及我又去扰她时,她的好友知晓是我,且与我相识,便将我的一些事说与她听,且附上了许多话头。开始听到,我便稍稍安慰,她没有与我见过的许多姑娘一般,对那样的信笺一概不看;再听到有人帮过我,我便对向思说:“真是感激她,不致我开始便失败。”传说里有牛郎与织女的开始便是经神仙指点的,不曾想,让向思识我,亦须有贵人相助才行。而那位好友之能,终是不能与神仙相比的。她又说起以前男孩写给女生的求爱信,许多都是一首歌曲抄将上去,便递与倾心人,听后我倍觉新鲜,却又只能笑笑作答。

  向思与我谈起小孩,她起初只道喜,后又添一句说:“想捶一顿那些不听话的小子,还要用锤子.”我能想象得出,她说时的笑意,及夸张的挥拳。但我却并不支持她,只责她想法凶狠。忽一日,她又说:“现在小孩真可爱,一颗糖便能让他止住眼泪,然后哄着他笑起来。”向思即是这样:带着小孩子性格一般的调皮和大孩子动作的玩味,但她自己却是不知的。《边城》里翠翠说“你个悖时砍脑壳儿的”时,便只与向思多了一丝旧时女孩的文静。

  仅有一次,向思翘得不理我。 我向来说话直往,想到的便没有顾忌;因她说美人鱼,我便道:“你嘛,又不算美,距丑也不算远。”她便立即恼了,说什么她听都只是沉默,我就不敢撩她了。直到几日后,我认真的道完歉后,又将从前未给她的信笺抄给她看,才算回复正常。书上说:女为悦己者容。原是一毫不差的,我欢喜她,向思亦自信于自己容貌,而我却又违心说出丑陋的话来,她如何生气也实属正常。佛经里说:玷污仙子是罪恶的。我且糊涂闯下这般祸事,又只作无知来罚。和好后,向思与我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不,原是会逗人开心的。”

  我与向思大考后,实质只见过两回。及她对我笑过,我才知晓,美原是一种观念;在我的眼里,她的每一个神情,都是好的,她的不好亦是建立在这好的基础上的。但她的笑容,对我来说,毕竟是奢侈的;有一种擦肩而过,竟是渐渐进行着的,而我……全然不知,在发生后,才悄然回眸,看她走远。

  前些日子,翻起自己写过的纸张来看,翻到给予向思信笺原稿时,我又观了一遍,竟在无意中,早写中了一些结局,”三千里外相望“,正是我所做过的,我与向思之间,是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且算作无缘男女。佛家有言:能在茫茫人海相遇,皆为缘故。向思亦曾道:相逢便是缘。我却不知如何出言才好,只觉嘴里唱念的那句“早知恁地难拼,悔不当时留住。”与我相近。

  一日,我在另外一个校园里的路上吃惊的盯着迎面而来的女孩,世间竟有这般相似之人,像极,却不会是,我仍忍不住的唤了句”向思“,那女孩自然不会应我,我却也不失落或惆怅,只觉于路人这一角色,到处都有,现在抑或从前的校友都可算作。

  时日,只见百花齐开,春风袭来,叫人只记称好。向思如花,不会是我这般人物攀折; 于我而言,如风,拂过走远,独留我一人在原地。

  上初中的时候,我与晴一起在一个老师手里学习了三年,却一直是简单的相识,只有着一份同学之谊。几载时光,总是来不及寻找乐趣,便已枯燥的过去。能记起关于她的事,真的并不多。有一天,她在语文课上与另外一个女孩子下棋,被老师吼着站了起来,因我怀着讶异的心才记了下来;冬天时她拿空白的本子去挡住那玻璃破了的地方,看着她把脑袋和手都缩着的样子,却又在我问她话的时候笑了起来,那一刻我总也不会忘记,因为那时觉得她像三四岁的孩子。还有的只是一些场景,譬如她坚强的跟男孩子一样跑步,安安静静的在我后面写作业。对于那时候的事和想法,我至今只觉得天真,因为从来都只有好与不好的两个面。她的学习,和做上课时调皮着下棋,也是这样。

  真正与晴开始有情感交集,是在高中时候,她在县城的二中,而我在邻镇的学校。那次她与蓝一起到我学校找男孩祥,因为熟识,我便糊涂的跟着一起出去了。她们来的目的,我是心知肚明的,便聪明的把晴叫开了,她即乖巧的跟在我身后,走过坡地,踱步在山上的小径上,任随夕阳缓缓下沉;聊过的事情,大抵都是那时对爱情的憧憬,具体的话语,我却没放在心上。

  过了两日,晴突然叫我帮她挖地里的土豆。初时,我不知姑娘家的柔弱,后来才知晓她与蓝是难得挥动那粗重的锄头的。刘村离张村约有十来里路,我到那里时,上午便要过去,即在她家门前的地里干起活来,蓝帮我拣,晴则去洗菜做饭。依稀还记得,晴家院子里有一颗葡萄,院外长着一排白杨。晴做的菜是炒土豆片,莴苣叶,和番茄鸡蛋汤,我一个人大概将莴苣叶夹了大半。那一年,我十六岁,傻里傻气的在晴面前做了一回好孩子;回家后却被父亲说着“一天没看到人影”骂了一顿。

  后来却与晴联系的很少了,虽然在同一个城市的两端,她所读的大学,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只去过一次,因为那次我发现了晴心里的小秘密。可能是因为唐诗宋词读多了,也可能是美丽的爱情故事看太多了,总之觉得她与我向往的人儿有着那么大的差距;可能是那个年龄特有的敏感,又或是我所专有的一种矜持,所以我并不敢触碰爱情,却又渴望着。可她偷偷的欢喜着我时,我又混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每次看到她说周六、周日无聊到极致时,我只好当作没有看见。

  一四年年初时,晴联系到了我,开始的时候,我有些反感她那不算动听的言语,后来才明白,那不是因为她不懂我,而是因为晴的人太老实了;总是那么的相信任何人,对一些事的看法总是直接向我表达;在我身旁时,依旧安安静静的低着头,听着我说我所在乎的事情。那次我生气时,她仍在想着我的生日,找我商量该怎么安排时间。晴有时候就是这样的老实,让人哭笑不得,但她的老实里又夹着一份真诚的心,让人想起时心怡。

  元宵节那天,我提前离开了家,到晴所在的阳逻去找她。晴出来见我,她母亲竟是知道的,且还问晴:“是不是那个到我家里挖过土豆的孩子?”我不禁讶然。但那一天我们两人似乎彼此陌生,平时我编故事的嘴,却总是张了张,而她也只是端端正正的坐着。终于,我告诉她,我曾在高三的时候,喜欢过邻班的女孩,却因为自己的不懂不了了之;我有些觉得她也与蓝对祥那样,只是喜欢祥的影子。她惟有沉默以对。说这些时,我心里很坦然,因为觉得不用欺骗她,或者掩饰我曾经的什么,又或许是因为当天的日子,情人节。

  第一次对姑娘家说这些事情,脑袋里的焦虑,比手里的汗还多;年华里的新鲜事,便是这样,总会带着一股莫名的冲动。不会害怕自己糊涂,惹她反感;也不是向她解释心迹,让她做出选择。只是换一种方式,打量眼前的人儿。

  已经初春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在教室的角落里,享受着窗里的一角阳光;想到晴的人,便有一种小心翼翼的念想,却又开心着的感觉。

  没有与她说,便擅自把她称作晴,因为我喜欢这字,且在脑海的思考里,这字对我意义非凡,曾经写着这字,度过了许多黑暗迷茫的时候,我希望在将来,她能像“明天会晴”一样,带给我向往,或者引领着我,走向未知的明天。我喜欢这个字,又如同对一个人儿的喜欢;总觉得这个字,能让我看到蓝天白云,似乎她还曾温柔的教我:放松着抬头看看;且让我领悟到了许多许多,有走在路上时无意间发现的远山的壮观,有苦恼时回头看到的云霓,还有闲寂时夜空的沉默。

  与晴的关系近了一些的时候,我像小孩子一样的要她早上喊我起床,她的声音很好听,特别是清晨时的轻声细语,带着一丝安静的鼻音,像溪流在阳光下流过潺潺;又有一丝亲切,叫人心里温暖。在晴的面前,我总是很高兴,却又可以安静的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她的一切都让我觉得在乎,一个低头,一个伫立,都让我用心注视着。我很享受在晴旁边时候的感觉,虽然很少单独相处,但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的感觉,是那样真实。

  晴的饮食极没有规律,时常胃胀,总觉得肚子里有好多气,有时肚子很饿,却什么都不想吃,她同学笑着说她是得了相思病,她将这话告诉我,我听后心里很高兴,因她是有一些信真相思才会茶不思、饭不想。姑娘们的心事,似乎容易相互言说,那天我与她的室友说过两句话,她的室友似乎早就认识了我一般,我曾经与晴怎样都是知晓的。

  那一次她来我学校,很早便起来了,到的时候仍是快到晌午。借着同学的相机,便要她帮我完成摄影课的作业;在图书馆前拍照时,我总是生手生脚的,不知道如何才拍的好,还让她站着受累。黄昏时候,我送她到车站,她因为没有习惯那鞋跟高一点鞋子,脚疼的站不稳了,我即说委屈她了,来我学校一趟不容易,还让她这般疲劳;她只答她不后悔。那四字,真如金石一般放在了我心间。

  曾这样写过: 你我的识与不识,只与千山万水有关,知与不知,恰似风吹的远或近;我在遥远的地方,依旧为你的安好而欢心,与花开得娇好无关,与晨景的寓意无关,却与昨夜的明月有关,那勾起的念想,却是不识的远方……我未识的伊人。从前的我,总是不知晓自己喜欢女子的哪些,对于女子的许多,也总是停留在一个概念里,只有好与不好两种形式,究竟将来遇上了一个怎样的女子才会倾心,我也无从说起。

  有一回在她学校,她骗我说她有恋人了,我明明知道不会是真的,却仍莫名的悲伤起来,坐到哪里都想站起来,去乱跑一回,到最后,只有无奈的回了学校。她还用数学里的“必然事件”来定义感情的事,且是我与她间,听得我手足无措;但闲下来时看到照片里,她那微不足道的笑容,我又总可以忘掉那些。

  佛家说:世上所有人都是有罪的,只有信佛去修行才可以得到解脱。我倒也曾羡慕着想出家去过一回清静的日子,后来慢慢才知道,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我的心是须得留在这凡尘里的,纵然是被称作苦海的世间;有那么多的不舍,还有那么多的愿望和打算,又怎能一下子没有了。我心里的想法就是这样:对于美好的事物,我觉得是不能下定义的一个概念,却总是轻易的出现在我眼前,但又无法表达。那想着去出家的超然便是从这样的心里诞生的。时常对着晴傻笑,真的没有缘由,这便是我喜欢她所能表达的了。

  晴女儿做得很孝顺,大学第一年,母亲生日时,给母亲买了条项链,父亲生日时,给父亲买了件衣裳。第二年又是一个镯子和一条裤子。她在学校,是上午上课,下午四点坐车去工作,八点再坐车回宿舍,每月工资八百,那两样东西便需六百。每次想起她的这些,我总觉得自己男孩子做的惭愧。晴能做这样的事总是好的,她甚至半带玩笑着说,她的生命不是她的,而是她的父母的。

  清明都是三天的假期,四号的晚上晴仍需去上班,我便在五号早上到她学校,帮她拿东西回家,路上很堵,两点多才到,之后我回了红安的老家。而回学校的时候我却说到阳逻客运站等她,只因我有些不想让她的母亲看到我,担心她的母亲会瞧不上我,送她回去时便没有送到她家楼下。我未曾做大人,也不知大人对孩子会是怎样的眼光衡量,所以只想着我家里的几亩薄田,始终有些自卑。

  坐车送她回去的时候,我央晴让我看看她母亲的相片,免得站在她母亲面前时,一时陌生的傻笑着,不知所措。虽曾听她说过,她母亲比她还瘦,但第一眼还是让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屏幕中那人微显苍老,依然瘦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但却是养育她与两个哥哥二十余年的人,辛苦得白发一丝一丝;我那时还不识我自己的母亲,也不知母爱的感觉,但初知所有父母的艰难,真是一时不知该向晴说什么才好。

  这个季节的黄昏时候,我喜欢在校园里走走,偶尔遐想到我与晴将来平平淡淡的日子,不免的觉得好笑;那晚我说想牵她的手,她直接很爽快的拒绝了;第二次再那样说,她便把手举到肩膀那高。有些事发生在我身上时,便是这般荒唐,当一切还没开始时,我便想到了很远的地方;连那温和的夕阳都会笑我。

  那天我让晴伸出手掌,我轻轻将手放在上面,直到两个拇指挨着,然后翻转过来,一下子,她与我的感情线竟是连着的;她看到后便反手打了我两下,一边说着你竟然迷信这个。看着两条线连在一起,一时也让我惊讶,从来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因为没有连过一起的,这事居然与她第一个发生了。

标签: 逗人开心又撩人的话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