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很多时候是开心的

飞兔中文网 44 0

  读小学初中,一到放暑假,就会去机械学院(现在改名上海理工)水产学院游泳、捉金乌虫。

  记忆中机械学院的操场很大,游泳池出来有一段路两边有很大的树,我和阿弟、邻居就在那些树上捉金乌虫。在它们脚上系上绳子放飞。到了晚上乘风凉,就把金乌虫放在吃剩的西瓜皮上,让它自己慢慢啃。

  因为是放假,所以学校里学生很少,当时还小,就觉得大学真是很大啊,大学生很厉害,离自己多么遥远。

  一晃已经将近二十年过去了,原来年少快乐的儿童已是双鬓染上秋霜,内心没有儿时的平和安宁,而经常是彷徨和迷惘。很多的快乐感觉都消失不见。

  疲惫的时候却会想起儿时快乐的时光,经常浮现机械学院那个大操场,空旷而且廖远。

  年纪大了,就会唠叨。

  小时候记忆最深最开心的地方一是东宫,那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地下室有个游戏场所,出入口还有两排哈哈镜。

  打街机,经常是下午晚上去玩,街霸、双截龙、忍龟等等。

  还有上理水产的游泳池,那时候感觉大学真是好大啊。

  小时候没什么吃的,没有牛奶,就连奶粉也没得吃,只有麦乳精和乐口福.不过那时候有阿咪喔喔奶糖,有麦丽素,有大大泡泡糖,还有中砖、加仑和娃娃雪糕,一到放假,吃得还是蛮多的,虽然现在看来都是不入流的食品,营养成分不高.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超市是什么东东,小时候的冷饮都是在国营商店里买的,一个冷柜,前面有一块很大镂空的铁丝网,可能是为了通风用,里面的发达声音很响,呼呼呼的,外表面还结了厚厚一层冰霜。打开冰柜,白色的冷气四溢,总会让我感到很神奇。

  虽然条件艰苦,但那时候好玩的玩具却也不少,有划炮、掼炮,变形金刚的卡片,可以用水把图案粘在皮肤上的粘纸,还有非电脑游戏的强手(大富翁的祖先),扔沙包,什么奥斯两八开有福气(记不太清楚了)等等。

  小时候在江苏读书,条件比较艰苦,小学一开学,还要组织学生去操场锄草,还要叫小朋友自己带高梁杆扎扫帚,座位不够的话还要自己带凳子,初中到晚自修,有时候要停电,我们就自己点蜡烛,在幽暗的灯火下看书复习。

  小时候居住条件大多紧张,放假到上海玩,亲戚家是一家三四口人挤一间房的很多,民居私宅很多,但邻居之间大多很熟悉,经常走动串门,晚上叉麻将叉到通宵。夏天天热那时候没有空调,住得近的几家人就搬凳子躺椅一起乘风凉噶山湖,赤个博,穿件睡衣,随便撩撩,生活很悠闲。

  现在杨浦拆迁也很多了,小时候住在平凉路,都是自己造的私房,现在拆了很多。不过还有不少还是私宅,前几天路过水丰路,老房子也不少。

  小时候还是蛮开心的。

  现在虽然很无奈,问题不少,自身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以前选择的方向也有问题,但人只要活着,总会有希望的,即便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囚徒,不是也有很多人不曾放弃过重生的希望吗?弗兰克尔不是还写了一部著作《追寻生命的意义》吗。

  回忆过去的美好,展望将来的光明,坚定执着,一往无前,跟着梦想走。小时候那种安宁闲静的感觉会再度拥有。

  献花一朵,努力向前吧!!!

标签: 逗人开心又撩人的话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