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江西万载县执政官员权力都干了些什么

飞兔中文网 22 0

  请求政法干警整顿负责领导依法亮剑为民主持公道:

  我叫贺三英,老家是湖南人:女,今年62岁、住江西省宜春市万载县城,户口在高村镇西坑村民。身份证为:362227196006144526,电话13627059033。

  今天我请求中央各部门负责领导为我受尽冤屈和迫害的弱女子主持公道,伸张正义依法严惩以下执政害民涉黑犯罪等害群之马,特向权威部门依法举报和控告以下徇私渎职,玩忽职守腐败犯罪官员。

  被举报控告人1;曽文军,职务:万载县长。纵容公安违法办案,纵抢护劫伤害守法人,徇私舞幣(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2: 卢志强,职务;原县信访局长。不正确履行职责,反对上访人多次恶意残害打伤诽谤并治罪

  被举报控告人3;黄志荣,职务:县公安局长。纵容民警违法办案,包庇黑势力抢劫伤害事件(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4: 何根生,职务:原县纪委书记。滥用职权为非作歹恶意报复,严重渎职贪腐违纪违法(被抓)

  被举报控告人5;兰思站,职务:原县纪委副书记;利用特权得志大搞政治迫害自身严重违纪违法腐败恶劣

  被举报控告人6:郭世忠,职务:县纪委信访主任,拒绝公民举报官员,威胁打压举报人,给举报人扣罪名

  被举报控告人7: 肖仕林,职务:公安纪委书记;严重失职渎职十分腐败不作为纵容民警违法办案(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8: 袁志民,职务:经侦队长。滥用职权严重徇私枉法!非法侵犯强盗我公司财物

  被举报控告人9: 高焕荣,职务:法制科长。玩忽职守,弄虚作假 品德败坏!纵容危害社会行为(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10: 邬立深,职务:司法副局长。玩忽职守弄虚作假,大肆纵容抢劫人危害社会行为(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11 : 周晓辉,职务:副所长。滥用职权违法压案 !徇私舞弊包庇黑恶势力抢劫(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12:万载县检察院监督科负责人,不依法履行立案监督职责,缺失职能!严重徇私不作为!

  被举报控告人13:孙永君,李水龙,职务:系县110民警。不依法行驶职责,居然诽谤作伪证(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14:李翔,辛晓玲;小谢等仨人,职务:公安信访纪检督察人员。严重失职不作为(护黑伞)

  被举报控告人15;张水云,职务:县纪检督查,不依法作为严重失职忽悠扯皮徇私走过场失信等,

  被举报控告人16;王霞,职务、镇长、多次滥用职权丧失人性,指挥政府一帮人员教唆用刽子手段谋害我

  被举报控告人17:刘志勇,职务、镇纪委书记。枉法渎职多次带领大批人员对我施暴力伤害事件打压我维权

  被举报控告人18;周志强、职务、镇派出所长。不依法依规履行职责徇私舞幣!助纣为虐!耍无赖颠倒黑白

  被举报控告人19;陈开智,职务,镇政法主任,多次滥用职权,公开扬言要谋害我,叫张颖对我非法搜身。

  被举报控告人20;张颖,职务,镇副书记,多次滥用职权,公开妄为非法搜我身,将我身上财物洗劫一空。

  被举报控告人21;吴鹏,职务,镇组织委员,枉法渎职多次带领大批人员对我施暴力伤害事件打压我维权。

  被举报控告人22;汪揵群,职务,镇人大 ,多次滥用职权动用镇各村干部干犯罪勾当!对我使用重刑。

  被举报控告人23;沈处长,职务,宜春市公安信访处长,省公安厅罗主任指定分咐伤情鉴定不依法落实不尽责。

  被举报控告人24;肖细根、职务,宜春市公安纪委书记,素不相识竟拒绝我反应问题徇私枉法,十分嚣张跋扈

  被举报控告人25;罗科长,职务,省公安厅信访科长,多次省公安厅罗主任指定分咐事件不依法落实不尽责。

  以上被举报控告人不依法正确履行职责、上下徇私抱团腐败失职渎职配合默契至极致!滥用公权力执政害民损害国家利益和公民利益,在2018年至21年期间公安民警和行政人员非法多次侵扰我生产与生活,用公权力恶意挑衅制造一系列违法犯罪恐怖事件:由于行政黑恶组织多次无端非法侵犯人权,抢劫我财物5万多元含二万多元现 个手机,金手镯及其他财物!多次非法搜身,谋害打伤、非法拘禁!私闯民宅,连续半夜非法撬门入室搜查并偷盗。更邪恶的是:几次动用车辆制造车祸杀人灭口等一系列恶性循环恐怖手段。我兴旺的事业被这些不法腐败人员处心积虑毁于一旦!我原健康的身体被残害后面临残疾,更今我质疑的是:公安民警的职责是维护社会秩序和大众生命财产安全还是护暴唯恐天下不乱?我多次面临行政人员抢劫财物,危害生命,身临危境多次重复报警求助出警解危都不出警,执政官员多次非法拘禁谋我灭口,惨遭命悬一线的我。事后报案不立案。行政恶势力组织和黑社会恶势力多次大肆猖獗对我无端实施粗暴伤害:我依法维权多次向省内各级公,检,纪,政法及行政等部门投诉都不作为,不合法维护和查办。不堪忍受委屈和欺凌的我依法把公安局长黄志荣和县长曾文军告上法庭后就接连多次遭到各种行政权组织的恶劣侵害和恐怖手段的谋杀。体现万载县公权力成为当代法西斯歹徒形同刽子手恶魔式猖獗!而且是上下勾结形成一体性腐败丑恶状态链,我依法无数次向县,市,省公安,纪委,检察院,政法委、信访,扫黑办等部门举报控告民警及行政人员涉黑涉恶犯罪事件依法立案调查,而这些部门相互推诿,忽悠,扯皮,敷衍走过场完全不合法履行职责不给任何书面答复和结果。更奇特而怪异的是:政府官员为捂盖子歪理邪说弄虚造假欺上瞒下,高村镇行政人员既是凶手又是断官!暗中向上虚报处理结果等,县信访王成根徇私枉法,玩忽职守,严重失职事实如下。

  1、我于2016年开始从事二手房行业开有三家门店生意异常红火,18年县因棚户区改造我一营业店面在拆迁范围,1月2日我见许多当地人在县政府问店面拆迁补偿,这日我正好办事路过也顺便了解一下拆迁补偿事宜仅两分钟离开,原信访局长卢志强向县公安捏造虚假事件恶意陷害我,晚上叫公安民警仅凭卢志强馋言就抓我去定(闹访和打横幅主犯罪)逼我承认,并轮流野蛮拷问折磨我24小时在无凭据难定其罪时就叫我走,我便说:“我说过你们无凭证非法给我定罪到了二十四小时后你们放我回家时要依法出据书面结果澄清我清白,你们说压根就没打算放我走吗?既然你们要我走请依法出据书面结果澄清我清白才走,”民警见我不走怕超时承担非法拘禁罪,就用极端野蛮的方式用暴力将我手打成重伤拖出来,造成我40多天生活不能自理治疗花费一万多元,公安民警错误执法又恶意伤害我这种违法的侵权事件应依法处理承担法律责任,我多次投诉控告到相关职能部门就是不依法处理。人民警察不依法执法反而行使恶权耍政治流氓应罪加一等,单纯的我认为,行政官员和民警违法了会依法严肃惩罚和处置这是法规,原来不是这样。

  2、公安连接在1月3日我还被关在公安局拷问定罪期间公安经侦民警袁志明趁机拿辛龙根非法政营为由非法突袭我公司合法财物,一不告知我,二不开出物件数据,三不封存,四无见证人等将我公司2个店里的财物洗劫一空给纪委兰思站侵占,导致我公司营业瘫痪损害巨大,心急如焚的我多次要求兰思站归还财物遭到拒绝。纪委兰思站一伙人非法侵犯我隐私盗窃我房屋信息资源提供给他人开店并非法占有我财物扣押6日之久造成我巨大损失,我不认识辛龙根他非法经营与我毫无关系,后来我要求经侦民警袁志民给我合理性说明原由时,他才道出了实情,原来公安和纪委人员非法掠夺财物主要见我经营二手房买卖生意这么兴旺就怀疑在房管局当局长的弟弟贺立新给了我房子和店铺出售赚了不少钱!公安和纪委人员精心设计用阴谋诡计非法从我这捞贺立新违纪证据达到迫害贺立新目的!手段何等阴险狡诈恶毒实在令人发指!纪委和公安,深知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而引发东窗事发无法收场,纪委何根生,兰思站就强拿贺立新十八大前政府允许官员投资而且是普遍现象事件做文章,当时投资喻连峰工程包括纪委兰思站和审计局长邓春华在内(邓春华老婆在纪委)单对贺立新一人强行定受贿罪论处大肆造谣诽谤并讹诈、纪委人员说:只要钱交我老大(指何根生)满意贺立新就没事!更离奇蹊跷的是:法院院长在19年1月25日下达了判决文书并且生效,而纪委何根生这个重大贪腐恶毒分子不满院长对贺立新作出缓刑心生邪恶!何根生为了推翻院长的判决竟然于19年3月8日判决文书已生效48天、法院骗贺立新以补充材料为由骗到法院,突然临时举手表决将贺立新收监起动再审!说是省第五巡视组来万载巡视说要审贺立新,检察院和法院人员借故拙劣玩弄法律毫无原则可言,拿投资事件重蹈覆辙来审!同个法院,同个案件却两次离奇审判,不公开宣判,权力背后究竟有多少不可告人的黑恶?当时公职人员投资是普遍现象,为什么枉法恶意将我弟贺立新当典型置于死地,即能投资定受赌,重大行贿人喻连峰难道无罪?纪委还对喻连峰厚禄相待,并且毁灭证明据也无罪?毁掉贺立新人生幕后推手纪委何根生、兰思站自身问题比贺立新严重一百倍,据说纪委害贺立新是没拿领导看在眼里,没给他们利益输送和需求关照所以用政治手段打击报复,第二次是神审速判仅4天非常奇特,令人诧异的是:贺立新还在大会上扬言:如果贺立新亲戚敢上访举报抓起来关押,等人!在社会上引起强力反响!说我弟是一个办实事公认的好干部工作能力又强,而且荣获60多个奖项,还有纪委调查人员向外透露说:“贺立新在万载县干部当中算得是一个清官,他对政策性制度避免的很好,”又有人说:“政府人员查贺立新是因为她姐姐上访把给害的!县书记胡全顺,纪委书记何根生、兰思站,信访局长卢志强等人对上访人员十分反感,所以拿贺立新开刀。”我也因而遭到社会各界不明真相人士指责和唾骂,我忍屈负重砥砺前行求法理,为了我受到的不公待遇及冤屈,也为了我弟遭受不公陷害讨公道,我收集各方面证据材料,我依法逐级无数次向市纪委、省纪委举报投诉纪委何根生,兰思站及公安人员违纪违法贪污腐败犯罪问题,而市,省纪检监察部门都不依法履行职责立案查办何根生、兰思站违纪违法贪腐问题,好比石沉大海付之东流无论何答复和书面结果,我实事求是举报还威胁我,随着更多残酷的打压和恶性危害新问题层出不穷!

  3、19年4月6日万载县公安又纵容黑恶势力团伙组织人王小燕抢劫我财物并将我打伤民警处处护黑保恶!我报警110,110民警帮助黑恶势力伤害我并且作伪证!在派出所作笔录时黑恶势力王小燕再次猖獗对我辱骂并殴打民警刘凯竟然还要将我铐起来!而且周晓辉所长不依法办案对我被抢财物不追回,民警竟然徇私枉法弄虚作假歪曲捏造事实办瑕疵案。更荒唐的是:我被抢劫人打伤治疗花费3000多元不作任何处理,周晓辉所长反对我非法处罚500元说我违反(社会治安)。我被抢劫人多次打伤周晓辉不但不立案连受案回执也不出具以非法捞钱为前提。我对周晓辉不合法办案行为向县级和市级公安依法投诉控告,38天后周晓辉才出具受案回执和不予立案告知书,于是我又依法将不合法处罚决定和不予立案告知书申请行政复议和复核,行政复议和复核部门违法护恶,因权力腐败暗渡陈仓彰显出邪恶和肮脏!我一气之下将公安局长黄志荣、县长曾文军依法告上法庭,邬立深,高焕荣在法庭上竟然歪曲事实,捏造虚假证据欺骗法官玩弄法律,此案依法开庭审理后即刻招来民警对我实施恐怖性危害行动,对我实施跟踪限制从此接连不断的惨遭恶性循环的残害。还对几位70,80岁旁听老人进行关押毒打,坐铁笼,用铁铐:(张观连,朱志文、宋梅田)我依法向县纪委信访郭世忠举报投诉行政人员严重违纪违法行为,谁知:郭世忠不接待我举报官员就用扰乱工作秩序叫保安将我赶走。

  4、我因合法权益遭侵犯在省内多次依法投诉控告得不到依法维护只有选择上京维权,于19年11月13日开始我首次依法去北京寻找中央国务院的(青官)伸张正义,主持公道查办和惩治腐败乱作为人员。不料!我当天到北京就被我们县行政官员用钱雇佣黑恶人员晚上用偷袭恐恐怖手对我实施绑架,恶意打伤我,抢掉我所有财物猖獗拦截阻止我合法维权,严重侵犯我合法权益用绑架手段将我押回万载,在途中不给饭吃,在服务区不让我方便把我拉到荒野的地方毫无隐私的解决,受尽了虐待,绑架我车牌号京M:JU318。

  5、20年3月23日我依法去省纪委投递举报控告材料,在宜春市火车站售票时售票员叫后面排队人紧离开,说我是重点疫区跑出来的!我一头雾水问售票员:“你在说什么呀?我是重点疫区跑出来的?谁说的?你怎么可以造谣诽谤?”售票员说:“这里有一张条子,说你是重点疫区跑出来的,不能卖票给你,等下有人来找你。”不一会:来了一群穿制服民警,气势汹凶的说:“配合我们走一趟,”我问:“为什么:”民警凶狠的说:“配合不配合?不配合我们对你采取强制措施,后果自负!”不法民警逼迫我到他们所里对我非法进行搜身又搜我行李,不久我们万载县政府来了8一9个人其中有陈开智,张颖原来是政府官员知道我去省里举报他们腐败所以就采用谣言诽谤阻挠我去省里,又对我非法进行搜身又搜我行李,张颖说;“贺姐;不要去省里举报了,你举报当官的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我气愤的说:“今天的事,是不是你们在作祟?说我是重点疫区跑出来的隔离人员!造谣侮辱诽谤我人格!还非法搜我身!严重侵犯我合法权益,藐视法律践踏我尊严!我依法举报违纪违法官员你们出此下策。”可见:万载县政府官员为了不让我举报他们违法犯罪行为就不择手段打压我想方设法来控制我,后来张颖,陈开智说:“我们真不知道会这样先回去等4月份你去哪里都行,因为现在还是疫情期,”就这样我被火车站交通枢纽派出所非法搜身和限制8个小时后才让我获得自由。我向市政法委投诉不依法处理。

  6、我合法权益一而三受到非法侵害为维护合法权益我决定求助于律师,在本地和湖南多次请求律师帮忙代理,他们了解所发生的事件都与公安和官员有关都不敢代理,都拒绝我深感绝望,我只有求远相助多次联系深圳和北京律师,后来北京一刘姓律师答应面谈,于20年4月6日我依法去北京约谈律师帮助我打官司维护合法权益,在南昌火车站乘火车时又被万载县行政官员和火车站民警用极端野蛮的方式拦截打伤,野蛮将我控制劫持拖行300多米强暴塞进一红轿车内,我强烈反抗遭暴打,受伤十分严重,回到万载我多次报警不出警报案不立案,治疗花费一万多元,行政官员和警察干如此为非作歹的犯罪勾当,办案单位为掩盖丑恶事件,此案至今不依法立案和给出合法的处理结果、多次讨要结果都是搪塞和忽悠不给何结果。

  7、我为依法讨公道不屈不挠的我于20年4月13日再次去北京见律师帮助我打官司此次平安抵达,律师商定等疫情和两会后来江西,我们一行人就在河北燕郊租住,5月19日万载县公安局长黄志荣,政法委书记,县信访局长还有行政官员等动用了50多人,又雇佣黑社会30多人用极端野蛮的方式对我进行非法搜身,打伤用力将我双手反扭!抢劫所有财物达近2万元,非法绑架控制我押上黑社会人的小车上,开车的正是19年绑架打伤我的人上次车牌号京M:JU318这次车号为京N:5EY55。可见:行政官员纠集黑社会混淆形成乌合之众!黑白两道连手对我实施一系列法西斯手段打压伤害,令我深恶痛绝,临危不惧的我从容忍受强大势力的伤害和耻辱。

  8、在20年5月20日政府人员将我非法囚禁在一个脏兮兮无人烟的一所房子里,对我虐待实施杀人灭口!主要因为公安和纪委及政府人员犯下了这么多违法犯罪事件,害怕东窗事发追罪就用丧心病狂的手段剥夺我政治权利和生命权,策划用被子蒙死我,为首指挥人镇长王霞叫十几名行政官员动手!我见状想法自卫反抗,他们就拿铁凳子和被子一拥而上将我打伤死命压至我头弯曲地下无法呼吸而昏死过去,等我醒来时只见被子血迹斑斑,遍体鳞伤,而且主骨断裂无法动弹!非法将我囚禁在脏兮兮的房子里经受伤痛的煎熬三天没吃没喝,我在无法支撑之下选择了上吊结束生命昏迷倒地,这时叫来了一位姓郭的医生,是他救了我一条命!22号晚上我借他人手机有气无力的打电话给亲人、叫他们快进来看我。我快不行了,镇纪委书记刘志勇知道我姐会进来看我,就千方百计阻拦我姐进来!不寻常的是23日这天所有进高村镇的客运车停运,刘志勇又多次打电话欺骗我姐,说什么我不要她进来看我!我姐信以为真准备不进来,诡计多端的刘志勇来卫生院告诉我,你姐说什么没有车子进高村镇就不进来了,我听到此言为之一震,赶紧用刘志勇的手机打给姐、叫姐打的进来,我姐进来后我立马拿姐手机报警:110将我电话转接高村镇派出所,周志强接到我贺三英报警电话拒绝安排出警,我姐几次亲临高村派出所报警报案都不受理,我姐要求高村派出所开据伤情鉴定委托书遭到所长周志强拒绝!所长周志强不依法出警不立案不开据伤情鉴定委托书,主要怕行政黑恶势力受到法律制裁,周志强为了帮行政凶手推卸罪责,竟然歪理邪说:【非法拘禁是隔离!谋害致伤说是我自己掐的!骨头打断说成我自己摔的!天天监视控制我说是保护我】等想撇净犯罪狡赖的谬论。我不禁要问:隔离不要做核酸检验?不消毒不封闭?隔离要派几十人来羞辱谩骂我?隔离要派几十号人来打我谋害我?这是隔离吗?我被打伤三天无法动弹而且滴水未进你们给我看医了吗?事后报警不出警,我合法要求伤情鉴定周志强竟然说我的伤是自己掐的,骨头打断说成我自己摔的,不依法开出伤情鉴定委托?难道说是我自己掐伤的骨头自己摔断的就不要依法立案调查?周志强仗势公安局长黄志荣和高村镇府书记刘世坤权威充当幕后王牌靠山就枉法渎职、所以漠视行政人员危害我生命!徇私庇护执政人员法西斯刽子手违法犯罪行为,更恶毒的是:行政黑恶势力组织将我谋害骨头打断转到县人民医院动手术治疗时他们竟然不出一分钱,还天天派几十人限制我人身自由,每天拿我当罪犯一样虐待,并且恐吓来看望我的朋友!我治伤期间是在煎熬和痛苦中度过,由于经济有限治疗仅花约五万多元未愈出院留下后遗症,更值得一提的是:法制社会的今天行政官员竟敢用法西斯刽子手手段猖狂的残害合法公民实在令人发指!有人告诉我幕后操纵者镇纪委书记刘志勇,镇政法办主任陈开智,人大 汪揵群、镇副书记张颖等人!

  更奇特令我不解的是:我被行政黑恶势力组织谋害打伤骨头打断依法多次向市公安、检察院、政法委和纪委等部门多次投诉控告行政官员和公安人员违纪违法犯罪问题,请求对恶性谋害抢劫非法拘禁事件依法给予立案查办。这些部门都不依法履行职责,严重徇私枉法,玩忽职守渎职包庇放纵政府人员残害我合法公民!执法人员沦为法西斯专政的帮凶!我被打成重伤不依法立案,不合法给我伤情鉴定

  9、因为我被行政官员打成重伤合理要求高村镇派出所依法出据伤情鉴定委托书被周志强所长把控拒开!我多次向县公安,市公安,要求落实伤情鉴定之事无果,20年7月24日是省信访公安厅罗主任接待日,我于是向罗主任诉说了我被行政官员打成重伤和谋害的事件,请求公安厅领导为我作主依法给予伤情鉴定权益,并控告投诉民警周志强不依法给予我合法鉴定权,公安厅罗主任当即打电话给宜春市公安局姓沈的处长落实我伤情鉴定事件,叫我回宜春找沈的处长落实伤情鉴定。如果不落实你反复找沈处长。公安厅罗主任交办沈处长落实我伤情鉴定之事而沈处长就是不依法照办不落实我伤情鉴定事件,袒护行政刽子手不被法律制裁。

  在20年8月17日是宜春市信访兰市长接待日!我伤心的向兰市长及陪同接访领导诉说了不幸惨遭恶性谋杀事件,当时陪同兰市长接待的有市信访局长熊志红局长,她对我说,“兰市长会对你的诉求进行批示!回去等待吧。”当时我也万分感激相信兰市长能合法为我主持公道!熊局长说:“你不要去北京反应问题,你的事找当地解决。”我同熊局长说:“如果当地官员会解决处理问题还去北京干吗?就是欺骗不依法作为。我们是逼迫无奈去北京维权却遭地方官员雇佣黑社会人绑架伤害,”我回来等待兰市长的好消息,谁知至今无任何音讯。

  由于所有伤害事件久久不落实查办和解决,主要伤情鉴定事件不给办理,20年8月20日又是省信访公安厅罗主任领导接待日,又找她请求落实伤情鉴定,罗主任见我就说;“我打你们宜春市公安沈处长电话!你还是回宜春去找她,等下我再打电话给她,叫他落实。”我同公安厅罗主任说;“你吩咐沈处长落实我伤情鉴定,好像无效,”罗主任坚持叫我回来找沈处长:我按照罗主任吩咐无数次去市公安找沈处长而李杭每次忽悠说沈处长不在,可见:沈处长在这岗位上严重不依法履行职责的事实。值得一提的是:是因为我们没送礼不办事?还是被同行贿赂了?所以不依法作为?还是有其他不失职渎职徇私枉法此事就这样没给任何说法和解决。

  20年9月24日又是公安厅罗主任接待日,我再次找罗主任落实伤情鉴定之事,罗主任说“你到南昌有司法鉴定地方问一下,看不需要委托能鉴定么?”边上一上访人说:“公安不开出的伤情委托鉴定,没有用,”罗主任说:“能鉴定再说吗。”后来我在南昌到处打听伤情鉴定机构咨询伤情鉴定的事,都说要派出所开出委托鉴定书才行。罗主任叫我通过其他途径做伤情鉴定的事没有委托鉴定任何鉴定机构不给予鉴定。

  因为高村镇派出所长周志强徇私渎职不依法出警和立案,我为了依法将行政官员非法拘禁蓄意谋害打成重伤事件绳子以法,我到县公安刑侦报案,他们说的要有伤情鉴定结果才能立案,所以我不但多次依法寻求县公安,市公安乃至省公安厅领导恳求落实伤情鉴定之事,谁料事与愿违,都不依法为我落实鉴定之事!

  为此不屈不挠继续依法寻求途径维权,在10月28日和12月我从两次在市信访局市公安局领导接待日,我要求进见公安局领导诉说我蒙受的的冤屈和遭受的伤害之事,曾文明局长认真听取了我的诉说和控告并收了我的相关材料。最终也无任何结果及书面告知。我后来又十几次找市公安沈处长都是李杭不让见,反而叫我找万载公安辛小玲,辛小玲叫我找检察院,县检察院市检察院都说:公安不立案不归检察院管,地道的推诿,扯皮,踢皮球,据说沈处长随后被调离!李杭也被调离!

  我4次见省公安厅罗主任,2次见市公安曾文明局长控告伤害鉴定事件,省、市两级公安负责人不依法履行应尽职责,不依法立案调查行政官员恶劣谋杀伤害的严重事件!理应合法给予我伤情鉴定,最终不依法查办和落实我所要求的伤情鉴定和恶性谋害损伤事件给予立案追查!严重以冷漠方式无视,严重违背(宪法及党纪国法)(公务员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人民警察纪律条令〕〔人民警察法〕等相关规定,违法剥夺法律赋予我们合法公民享有的权益,公安职能部门不依法对这起起恶意谋害殴打伤害事件不立案调查严惩不法行政分子?处处包庇袒护行政刽子手,可见官黑一炉!如此玩忽渎职颠覆人民权益法理不容。

  10、20年10月4日高村镇行政黑恶势力人员刘志勇,孙建青,兰培发、汪揵群、陈开智、林金佳等30多名行政歹徒蹲守在我店附近,我5次报警,晚五点多我下班回家,他们用五辆小车尾随要对我进行下黑手制造车祸杀人灭口!我立马选择回店报警!民警带我们去所里做个笔录差点被歹毒民警陷害,在派出所关6小时后回到店里行政黑恶势力人员再次对我实施极端野蛮的方式打伤我,凶恶的抢劫我财物,一伙人将我抬上车林金佳用袋子将我头蒙上,抢走我手机和随身财物时我哀求道:“你们可以抢掉我手机但不要抢我包,我包里有钱,”呼吸很困难直冒汗,头晕要吐,伤痛十分痛苦开始昏迷,在昏迷中听到林金佳叫司机开快点,王揵群还叫人拿脚铐手铐将我铐起来!第二天也就是5日早上,我醒来时发现我趟在地上被锁在一铁笼子里,我从地上爬起来头昏呕吐,浑身伤痛难受,有气无力的说:“请开门,我要上侧所,”不开门,只有在铁笼子里解决,我被打伤并非法将我关到铁笼子里囚禁,由于我伤情越来越恶化三天后才把放我出来时,我包里2万多元,一个金手镯,珍珠项链,一个吊坠和两个手机不见了,我回到家立马去医院治伤并依法多次报警不出警,报案不立案。财物至今没归还。我姐她对我说:“4日晚上绑架我的车牌号是赣C:FA350,抢手机的车牌号是赣C:96G52,”

  11、20年10月18日我在住院疗伤期间,行政人员冒充客户打电话给我说看房把我从医院引出来,约到看房点时突然40多个行政官员用极端野蛮的方式对我实施围攻,我立刻在地上检一块石头,这伙不法行政官员立马散开!我敢紧报警,110赤裸裸说:“政府行为公安管不了你自己与政府妥协,”110就挂了电话,我再次打电话报警求助,就是不出警,多次报警不出警,这次我深感不妙我只有将不幸的事敢紧告诉远在杭州的儿子,我有不测就是政府官员谋害的。他们见我告诉儿子就疯狂对我突袭,惨遭伤害抢劫非法搜身,非法拘禁在20年5月20日谋杀我的那个脏兮兮的房子里,不给饭吃,在半夜我就开始砸窗户跳楼,谁知,窗户是钢筋好难砸破,砸的我双手起泡出血,第二天下午陈开智来到非法拘禁我的地方说:“我今天放你回家,但是你不能去省里找巡视组的人!”原来他们猖狂非法拘禁我是怕我去巡视组那里告他们!但是我回到万载依旧报案不立案。再者我儿子知道我被官员绑架控制心急如焚就求助一个退了休的王司令员,王司令立马给万载县长曾文军打电话问:“听说我朋友妈被官员非法限制了怎么回事?”曾文军县长欺骗司令员说:“是接贺三英进去学习几天,”堂堂一个县长竟然睁眼胡扯!这就是万载县官员的特质爱胡弄人!在10月4日10月18日同月两次莫名其妙的惨遭侵权和伤害后住院疗伤至10月28日出院治疗花费一万多元。我接连不断的遭到公安和行政官员恶性蓄意谋害!我从权力魔掌中九死一生不屈不挠的走来主要坚信法理不会放过犯罪人。可见:我依法举报维权噩梦不断、

  12、21年3月1日是正月19新年佳节,有朋友来我家作客,谁知政府官员派一大批人马对我监视,对我的客人和朋友进行拍照,主要是黄志荣怕我两会去北京告他违法渎职,所以就大动警力及政府官员5—60号人,形成地道的政治黑恶,3月2日半夜康乐派出所民警刘凯4人无任何合法手续私闯民宅,撬烂我家门非法入室搜查,没见到我人在家又对几户邻居和我哥哥家非法搜查,有一邻居不在家以为不配合也将门撬烂非法搜查, 3日晚再次对我家粗暴恶劣撬门非法而入,我躲在床底下只见十几号人又是搜查又是盗窃,忍无可忍的我这时依法举起了菜刀追逐出去直接砍向不法行政歹徒陈开智,我依法多次报警报案,110不派出警,派出所不立案。

  在3月4日早上这伙不法行政歹徒用法西斯刽子手将我堵在家里对我实施喷辣椒水残害,满头是辣椒水,双眼火辣辣要命的痛苦!用这种恶劣手段把我控制在家里,还要对我用摧雷蛋,邻居对他们的恶劣行为很反感就说:“你们为什么不同人家好好说?她又没犯法,她犯法了吗?你们这样会把人逼疯的,”这些不法行政歹徒说:“我们没办法同她说,只有这样对她!”行政黑恶势力用灭绝亡人性的手段把我逼向绝路,将我生意毁于一旦又连续不断的扰乱我生活,连生活都无法继续,法制社会的令天公安民警及行政官员竟能如此猖獗无休止对我残害!不堪忍受绝望的我想到了用液化气抗暴,点燃用液化气将整体楼炸毁,我通知邻居们赶紧离开家,邻居立马对堵我家门的行政歹徒说:“你们把贺三英堵在家不让她出来,逼迫她走极端用液化气炸楼造成我们受损你们谁负责?”行政黑恶势力见邻居这么说才打开门,邻居目睹民警和执政人员野蛮暴力的行同法西斯刽子手。行政官员多次用恶劣手段法西斯行为来危害我正常生活,并给我们所有邻居制造危害!公安民警和执政官员的西斯行专政行为在整个万载县造成恶劣影响!如果再不依法遏制解决这些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

  14、21年3月16日我依法向宜春市信访局反应3月1日2,3,4至到12日民警和行政官员危害我正常生活,私闯民宅,非法搜查并撬门非法入室以搜查进行趁机盗窃,对我喷辣椒水等法西斯手段,对我非法控制12天,信访局人叫我去宜春公安局反应,我到宜春市公安信访局碰巧见局纪委书记肖细根在接待来访,我喜出望外第一次巧遇主事领导接访!轮到局纪委书记肖细根接待我时,肖书记就问了我一个名字就立马走人!说什么不接待我贺三英,我问肖书记问为什么?肖书记说:“我谁都接待,就不接待你贺三英,”我很惊讶的问:“为什么不接待我,民警执法严重违纪违法是归你管,”肖书记十分嚣张跋扈的说:“就不管你的事,”就这样一走了之。与肖细根书记官僚作风相似的有我们县公安局纪委书记肖仕林:我找他反应民警不依法作为追回财物:肖仕林书记竟然说:“谁有义务帮你追回被抢财物!”此言让我骇然震憾,公安民警没有义务追回被抢财物?

  15、4月12日我又依法到省信访局投诉,信访局见我材料就说:公安厅领导22日接待你22日来,22日我们万载县一行七人见公安厅领导投诉被行政官员打伤事件,让我们没想到的事:公安厅领导对我们万载县冤民拒绝接见,我们一行人千山路远依法向公安厅领导投诉合法诉求竟然遭到拒绝接待!法理何在?我们受害为了依法维权饱经痛苦不堪处于万丈深渊和绝望之中!层层徇私枉法,护暴害良,可见我们生活在法西斯统治之下。

  16、21年4月我坐车去朋友家,在公交车上一位我认识的人告诉我说,“政府官员说要把你打残,政府拿钱养你!”当时公交车上的人说政府官员好歹毒!当时我惊讶的在回想不法行政歹徒多次用恶毒的手段致我于死地,原来是不将我致死也要将我致残!几次谋杀都不理想就用辣椒水喷我双眼是让我成为瞎子!行政官员和公安人员为什么千方百计要对我下黑手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频繁猖狂的侵犯我合法权益,采用暴力,实施抢劫!殴打,非法拘禁谋害我等恶劣危害事件不出警不立案坐视不为!不合法给予我伤情鉴定。为了捂盖子反将事态急剧恶化,罪孽越来越深重的执政人员怕我依法上京告发追罪就不择手段控制我!残害我屈服。

  17、自从我2018年遭受公安不法民警欺凌而蒙受冤屈造成重大损失依法维权无法得到解决!在2020年公安和行政官员反而加大力度多次无端对我采用限制、拦截、打压!抢劫财物5万多元,非法搜身,野蛮打伤我、非法拘禁!私闯民宅,半夜非法撬门入室搜查并偷盗又几次动用车辆制造车祸杀人灭口等一系列恶性循环伤害恐怖事件,无数次报警报案不出警不受案,由于行政黑恶组织时常侵扰我导致我兴旺的事业因此毁一旦!坚决反对行政法西斯刽子手式的方法来危害我连生意和生活都无法继续。执政官员恶性循环的犯罪行为已经给我合法公民贺三英造成巨大损失和伤害。我誓死捍卫尊严和主权,带着痛苦不堪受尽摧残的身躯!不屈不挠的维护合法权益。历尽千辛向各级职能部门维权讨公道!下定决心誓死要将万载县行政恶势力腐败官员的违法侵权依法举报和控告到底,我不怕万载县腐败黑恶官员一而三再而四恶性化的非法打压和残害,法制社会的今天地方行政官员竟能拿着人民给的权力来为非作歹犯下了这么多罪行,还在社会上扬言:要打残贺三英政府有钱来养!这种说法令人发指!

  请不要忘了你们的权力是人民给的,要为社会和人民服好务,而且权力是用来维护社会安定造福人类,不来作威作福张牙舞爪对人民进行残害!应该摆正你们的恶劣思想和品德,不是以你们的权为本,而是以人为本!请珍惜我们人民给的权力,依法行驶职能,合法履行职责,欠下的债犯下的罪是要清算的。这些恶性事件的者罪魁祸首和幕后黑势力组织者有公安人员:黄志荣,庄显亮、肖仕林、周晓辉、周志强,肖细根、行政官员卢志强,何根生,兰思站,刘世坤,王霞、刘志勇,陈开智、汪揵群、吴鹏等人作恶多端。如今我遭受伤痛的折磨,政法干警和公职能人员不依法作为履行职责,使我特别气愤的是:我一个兴旺的事业和健康的身体被政治黑恶势力组织给毁于一旦!健康被摧残。省内黑权力上下勾结层层腐败保恶护黑!我多年来依法向各部门举报控告行政官员严重违纪违法侵权犯罪事件从未给我任何书面答复和处理。

  特别诧异的是:21年4月22日省信访局竟然对我说乡镇和县信访给了处理意见我!多么荒唐而虚假用欺骗手段忽悠不明真相的办事部门,欺上瞒下是腐败权力的本质!以上种种事实证明万载县政治黑恶势力组织的罪行我有铁证如山的证据,因为公安和行政人员的犯罪行为严重触犯了(宪法及党纪国法)(公务员法)(刑法)(警察法)(警察纪律条令)(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等等:现在政法干警将社会现象搞得乌烟瘴气,现在国家提倡整顿政法干警真是实在必行,是该好好整顿整顿政法队伍中严重的歪风邪气。政法干警不依履行职责保护合法公民生命及财产安全,毫无法律可言!邪恶到令人发指。使受害者举步维艰求助无门的困境,不法行政官员和民警所干出一系列法西斯事件令我深受其害!将我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即将逼成危险社会的人!如果法律不给我公道,我计划用硫酸维权讨说法。请求政法委依法对政法干警违法失职并涉黑涉恶依法亮剑立案调查,让我们合法公民真正享受到法律的存在感和安全感,依法调查我所反应政法干警和行政官员涉黑涉恶的恶性事件,依法为民主持公道,不要让公民生活在万丈深渊中,为冤民作主伸张正义,为民铲除害群之马,还我公道,使我苦了半辈子的弱女子安享晚年千方百计让我连生意和生活都无法继续,如果不是因为太委屈,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事业毁于一旦,怎会选择走上这样一条满是荆棘的举报之路呢!

  恳求盼望政法领导依法给予公道,还我一个说法,给我们一条活路。过上正常平稳的生活。在此我只想说:守法才是硬道理,我跟官员相比,我的确很渺小,但是权力犯罪了还不给我合理的结果,我绝不会止步,会继续告到底,我也永远不会让腐败权力超出法律,求求党中央政法负责领导重视我草民冤屈,劳驾包青天依法亮剑为我伸张正义,依法严惩恶劣执政官员犯罪行为。叩拜为谢!以上事实真实有一切证据。

  此 致

  2021年5月17日

标签: 河北疯婆婆预言2021年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