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二连三弑君,华夏文化圣地。

飞兔中文网 24 0

宋,周朝最早的诸侯国,国都商丘(今河南商丘),子姓 ,宋氏。

周武王死后,商纣王的儿子武庚发动叛乱被平定后,武庚原来的封地一分为二,一部分给了周成王的叔叔康叔,这一部分就是卫国,另一部分就分给了纣王的兄弟微子启,这就是宋国。

宋国皆膏腴之地, 经济发达,善于经商,在继承与发展殷商文化,特别是商业文化方面,功不可没。

宋国是华夏圣贤文化的源头,处于中国传统文化核心地位的儒家、墨家、道家和名家四大思想之发源地,被誉为礼仪之邦,孔子、墨子、庄子和惠子四位圣人皆出自于宋国,商丘由此被誉为“中国圣人文化圈”。

宋国到第十二代国君即宋武公时,生女儿嫁给鲁惠公为夫人,也就是上一章中说到的仲子,仲子生鲁桓公,鲁桓公死于鲁国大夫羽父之手。

宋武公生有2个儿子,一个叫 “力”,一个叫“和”。

宋武公十八年(公元前748年),宋武公去世,公子力继任君位,是为宋宣公。

实际上,周的规矩是父死子继,但宋国仍奉行殷商时“兄终弟及”的传位制度。

宋宣公十九年(公元前729年),宋宣公病重。宋宣公舍弃自己的儿子太子与夷,要让位给弟弟公子和。

说:“父亲死后儿子继位,兄长死后弟弟继位,这是天下的通义。我要传位给弟弟公子和。”公子和再三推让之后,才肯接受。同年,宋宣公去世,公子和继任君位,是为宋穆公。

宋穆公九年(公元前720年),宋穆公病重,召见大司马孔父嘉前来,将侄子“与夷”嘱托给孔父嘉说:

“先君宋宣公舍弃他的儿子太子与夷而立我为国君,我不敢忘记。如果托大夫的福,我能得以保全脑袋,先君如果问起与夷之事,用什么话回答呢?请您辅助与夷来主持国家事务,我虽然死去,但也不后悔什么。”

孔父嘉回答说:“可是群臣们都愿意事奉您的儿子公子冯啊。”

宋穆公说:“不行,先君认为我有德行,才让我主持国家事务。如果丢掉道德而不让位,这就是废弃先君的提拔,那里还能说有什么德行?”

于是,宋穆公将两个儿子公子冯和左师勃驱逐出宋国,让他们到郑国居住,并对他们说:“你们虽然是我的儿子,但我活着时不要再来见我,我死后也不要来哭我。”

与夷听后,就为公子冯和左师勃求情,对宋穆公道:

“先君之所以不把国家交给我,而把国家交给您,是认为您可以做好社稷宗庙的主人。现在您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驱逐,准备把国交还给我与夷,这并不是先君的本意。何况,假如儿子可以驱逐,那么先君恐怕也会把我赶走。”

宋穆公道:

“先君不驱逐你的原因可以理解,我在国君这个位置上,仅仅是摄政,最终还是要把国家交还给你与夷。”

不久,宋穆公去世,与夷继位,是为宋殇公。

宋殇公继位后,以孔父嘉为司马,华父督为太宰。

孔父嘉,子姓,名嘉,字孔父。是宋国始祖微子启的弟弟微仲的八世孙,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孔子的六世祖,在孔子家族史上,孔父嘉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宋国太宰华父督,子姓,华氏,字华父,名督,故称华父督。春秋时期宋国奸臣,官至太宰(宰相), 位及 “六卿”之首,是当时宋国很有势力的大贵族。后世子孙控制宋国朝政达二百多年。是“华”姓和“督”姓的得姓始祖。

宋殇公元年(前719年),郑国人想送公子冯回宋国。

上回说到卫国公子州吁杀害其兄卫桓公后自立为君之事, 州吁曾派人告诉宋国,说:“公子冯在郑国可以做内应,可以同我一道讨伐郑国啊。”于是,宋殇公作为盟主结成“五国联盟”联合攻打郑国首都东门,这可是宋殇公继位后的第一仗。

宋殇公二年(前718年),宋国掠取邾国的土地,邾国请求郑国帮助他们攻打宋国。

郑国想借此报复去年东门那场战役,于是带领周天子的军队和邾国军队会合,进攻宋国,进入宋国外城。

宋国派人向鲁国求援,但鲁国国君鲁隐公没有出兵援助。同年十二月,宋国为报复郑国,于是出兵攻打郑国,并包围郑国的长葛,并夺取长葛。

宋殇公六年(前714年),由于宋殇公不去朝见周桓王,当时担任周桓王卿士的郑国国君郑庄公以周天子的名义讨伐宋国。

宋殇公八年(前712年)十月,郑庄公带着虢国的军队攻打宋国,把宋军打得大败。

宋殇公九年(公元前711年),孔父嘉之妻魏氏在一次外出回家的路上,被太宰华父督碰见,看到这位容色美艳的女子从对面走过来,再回头从后面盯着她走过去,说:“真美丽,而且光彩动人。”

见过一面后就再也忘不掉了,华父督非常苦恼。

再加上宋殇公宠信大司马孔父嘉,特别吃醋。

若论亲戚关系,华父督与宋殇公的要比孔父嘉近很多。可是现在呢,宋殇公胳膊肘往外拐,对孔父嘉那是言听计从。

更要命的是,孔父嘉的老婆长得特别漂亮,见过一面就再也忘不掉了。美人在怀,君主宠信,好事都让他小子碰上了!命运要靠自己去争取,华父督觉得必须要有所行动了。

宋殇公穷兵黩武,在位十年时间,发生十一次战役,却是输多胜少,国内民怨沸腾,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于是派人在京城散布谣言,大司马孔父嘉是个典型的好战分子,宋国的家底几乎被他败光,民众负担沉重,简直活不下去了,就编制谣言,说孔父嘉和国君正计划再次对郑国用兵。

宋殇公也听到了,他气急败坏,直接找到华督府中,

“华督,你这不瞎说吗,你到底想干什么?”

华督,轻轻一笑,他也不避讳,道:

“主公年年发动战争,宋国已经是千疮百孔了,您是不知道,那些家破人亡者有多恨您!臣下将矛盾焦点引到孔父嘉身上,正是为主公脱困啊。”

宋殇公愣怔了一下,华督似乎说的也在理。

宋国朝野,一听说大司马又要带兵攻打郑国,整个首都就像一支火药桶,遇点火星,立马就炸开。

被激愤的国人见到华督,道:

“太宰大人,您可得劝劝国君,宋国可是经不起折腾了,您不能看着宋国灭亡啊!”

华督,长叹一声:

“唉,鄙人没少进谏,主公不听啊。你们也知道大司马的脾气,决定的事儿,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再说了,大司马是先君顾命之臣,先君长子公子冯还在郑国,他是铁了心与郑国死磕到底了!”

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去。

“太宰不能走,您就发个话,咱们一起杀了他。”人群中忽然喊了一嗓子。

“对,杀了他!”众人齐声响应。

华父督,不经意地一笑,他的家兵早就在人群之外准备好了。

孔父嘉还在睡回笼觉,听到人声喧嚷,刚坐起来,一道刀光闪过,人头滚落阶下。

国人抓住孔父嘉的老婆,刚想剁了,华父督紧急叫停,道:“且慢动手,老夫还有用处。”

国人只当他是精神领袖,也不管他用在何处,将美人交于他的家兵。

孔父嘉之子木金父尚在襁褓,家仆乘乱保护这个婴儿逃往鲁国,长大后这个婴儿以孔父嘉的“字”为姓氏,“孔氏”。五世之后生圣人孔子,从此鲁国成为孔氏祖籍。

惊闻凶信,宋殇公拍案而起,驱车杀来,华父督早有准备,先让国人将其团团围定,然后,对家臣递个眼色,将宋殇公乱戟斩落车下。

宋殇公死了。

春秋时候,这样的窝里斗那真是司空见惯。

太史公在《史记》中曾作过统计: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弑君就像杀鸡一般简单,不,像捏死一只蚂蚁。

国内权利真空,对华父督来说,这都不叫事儿。他立马派出特使赴郑,携带珍品宝货,换回了公子“冯”。

分别之时,公子“冯”鼻涕一把泪一把,哭得那叫一个痛。这泪水,是被家国抛弃的委屈,是对郑庄公的感激,更有寄人篱下的酸涩,做人真他妈难啊!

“国君对我恩同再造,此一去,宋国定当追随郑侯左右,再无二心!”

这话绝对出于真心,郑庄公慌忙搀起公子“冯”,不觉也掉了几滴老泪。

公子冯回国后继位,是为宋庄公,庄公以华父督为太宰,总理军国政务。

身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华父督也很勤奋,帮着新君出谋划策,不敢懈怠。他首先游说周边国家,让大家来承认和肯定新君地位的合理合法。

宋殇公与孔父嘉的横死给反郑派提了醒,宋国朝堂目前是亲郑派的天下。

可是国际上就不同了,毕竟是杀君夺位,大体上总得过得去吧。

这也好办,送礼就是了,谁跟钱财有仇啊?

卫国卫宣公就免了,与夷(即宋殇公)一死,难免兔死狐悲,况且宋国倒向郑国,正犯他忌讳呢。

华父督派遣使者分别去了齐国、鲁国和陈国,国库中压箱底儿的东西基本是倾囊而出。

给鲁国送是郜大鼎。

却说这郜邑原也是诸侯国,春秋初年,宋国吞并郜国为城邑,将其传国宝器郜大鼎据为己有。郑庄公假命伐宋时,宋国大败,丢了郜、防二邑,为长结鲁国欢心,郑庄公将二邑奉于鲁侯。

如今,华督将郜大鼎献于鲁国,那意思是说,既然你占了郜、防,我们默认,现在我们把郜国的宝贝也送给你,那就不单是默认,简直就是在法理上承认了。

宋国君臣,真是大方啊!

刚继位的鲁桓公很高兴,不用再划界埋桩签协议了,省去了不少麻烦,宋国够意思。

所以说,送礼也是一门学问,要打动人心,直击要害。

拿人家的手软,鲁桓公年纪不大,也懂,立马约集齐僖公、郑庄公、陈桓公于稷(河南商丘附近)相会,中心议题就一个:公子“冯”做宋国君,我们支持。

会后返国,鲁桓公将郜大鼎置于鲁国太庙,有炫耀的意味。

大臣臧哀伯有点看法,对鲁桓公,道:

“作君主的人,要发扬德行昭示百官,现在主公您乘人之乱,受赂而退,且公然安置于太庙,这岂不是毁德灭行,树立违礼的坏榜样?如果百官效法,主公又怎么谴责他们呢”?

臧哀伯名“达”,谥“哀”,本名“臧孙达”,他是真敢说,就差说鲁桓公杀兄上位了。

结果怎么样?鲁桓公没听进去,依然我行我素。

这样一来,华父督,成功做到了美人在怀,君主宠信。

此时,春风得意的华父督根本想象不到还有一个词在等着他,那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公子冯,即宋庄公,这位宋国新君还是有点脑袋的,讲策略、分轻重,于是宋国又得到了一段时间的安宁,几年里再也没有发生过战事。

二十九年后,宋国的这位庄公已经死了十年了,即位的是闵公。当时国内有一个大力士叫南宫万,是个将军,他带兵打仗,失败被俘后又被放了回来。

有一次,闵公和南宫万酒后一起下棋,结果争了起来,闵公急了,来了一句:

“当年我敬重你,是因为你当时是一条汉子,现在,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个可怜的被敌人抛弃的俘虏!”

南宫万急了,乘着酒醉,一时性起,把闵公打倒,扑上去挥拳狠揍,没几拳,闵公竟死在南宫万的拳下。

宫人们四散惊逃。南宫万怒气依然未息的样子,提着画戟往宫外走,到了朝门,遇到大夫仇牧。

仇牧问:“主公在吗?”

南宫万说:“昏君无礼,我已经把他杀啦!”

仇牧笑道:“将军说醉话吧?”

南宫万说:“我没醉,这是实话!”

于是让他看自己手上的血迹。仇牧勃然大怒,骂道:

“弑君之贼,天理不容!”

便举笏来击南宫万。南宫万力大如虎,把画戟扔在地上,用手来迎,左手把笏打落,右手一挥,正中他的头,头如齑粉,齿断,随手投去,那头竟嵌入门内三寸!

仇牧已死,南宫万就拾起画戟,缓步登上车,旁若无人。

宋闵公即位共十年,只因为一句玩笑话,就被杀掉。

春秋时代,把弑君看成是宰鸡一样。

太宰华父督听到变故,挺剑登上车,起兵讨乱,走到东宫的西边,正好遇上南宫万。南宫万也不说话,一戟刺去,华父督跌翻在车下,再刺一戟,死了。

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鲁国人杀了他们的国君鲁隐公。第二年,华父督又杀了宋殇公,南宫万杀了宋殇公之子宋闵公,再杀华父督……。

标签: 火星男孩找到中国圣人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