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蟀拳的感叹(三次增易稿)

飞兔中文网 23 0

  蟋蟀拳的感叹(三次增易稿)

  文//张俊汉

  我是张俊汉,1947年生人,一生唯一的爱好是武术,年轻时受过省级专业训练,1964年代表河北省去济南参加过全国武术锦标赛。宁津蟋蟀拳是我独创,网名还起了宁津蟋蟀拳,后来嫌麻烦,就简称蟋蟀拳。1984年底我从天津小三线调回宁津工作,因为宁津是我的老家。来到宁津后在武术上有很多的感慨和感叹,感慨的事请查看刘向阳发表在《武魂》杂志2012年3月总285期和《宁津报》2012年6月6日第4版上的“张俊汉与太极十三剑”一文。今天只说说几点感叹的事。

  没钱是胡扯

  唐荔老师在群里说到,西亚娜称赞了蟋蟀拳,并且邀请少年蟋蟀拳队去昆明参加世界昆虫大会,因经费问题未能成行,是一大遗憾。是经费问题吗?这只不过是唐荔老师的婉言措辞,因为她主不了宁津那帮官僚SAIZ们的事,她又是外地人,所以他们说没钱,也只能当没钱。哪里没有贪官,哪个贪官的钱是好来的,没揪出来并不等于没有,只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火候的问题。宁津财政没钱嘛?胡扯!有钱看给谁花。2015年宁津组团去台湾,带去的剪纸,带去的烙画,还有驴肉、包子、醋等宁津特产,这能说是没钱吗,这要看是谁去,钱给谁花,钱给他自己人花,你不是人家圈里的人,干嘛叫你去,干嘛为你花钱。

  2016年我自费去了台湾,拿了“武学传承荣誉金奖名家”称号,会上展示了宁津蟋蟀拳,宣传了宁津蟋蟀文化,向与会的海外武林中人士发出邀请,邀请他们来北京游览,来宁津体验蟋蟀文化(后面发在台湾的视频)。我宣传宁津,我宣传宁津蟋蟀文化那是自费的,你们宣传宁津是花政府钱的。

  宁津人嫉妒宁津人

  1984年底,我从天津小三线调回宁津,有老师给介绍去体委,体委的田主任说先找接收单位,进体委好说。那个时候的调动找接收单位是最难的,我找到了接收单位进不进体委又有何妨。由于领导的安排,我没有进体委工作,在农机局拖修厂上班,在县工会组织了业余武术训练班。这时听到有人疯传——哼!全国第二名,吹。来到宁津后我对我自己的宣传和介绍都是:1964年获天津市武术比赛全能第二名,同年代表河北省队去济南参加全国武术比赛。这个宣传一点也不过分,天津市全能第二名有奖状,有天津日报作证,参加全国武术比赛,国家体委武术司有秩序册可查,可是偏偏有人把天津市全能第二名与全国比赛搅浑着说,说成全国第二名,这可不就成了吹了。明了人都知道,要是全国第二名的话,天津早把我调到市里去了,我就不会回到山东,就是来到山东,宁津也留不住,济南也把我调走了。搞体育的人知道这点,也不会撒这样的谎,我也不会那样说。我也没法去解释,只能是解释给问我的人。宁吴二县出刁民,只有刁民才会想出如此拙略的伎俩。过去的刁民是指反抗的老百姓,现在的刁民却升级了,都成了独霸一方的半大官、地头蛇。(我有一篇“宁吴二县出刁民”发表在新浪博客上,)由于这些半大官刁民掌握着体委的大权,我的学生想参加个德州市的比赛都去不了,他们暗箱操作,卡住你,你还真没法对付他们。记得有一次,我问体委主任孟传瑜德州有没有武术比赛的事,孟主任说有,给下边各点上的老师们通知一下,都带着学生来,都练练,大伙都看看,谁的学生练得好叫谁去。有一天都集合来了,学生们也都练了,各位老师们也都看了,孩子们也都看到了,谁练得好,心里都有评价。真的武术人就说真话,那天张大庄的张军胜兄妹俩练的最好,其次就的说我的大女儿张彩霞了。中午在老汽车站饭店就餐,席间没有确定参加比赛的人选,过了两天后,我去孟主任家问,孟主任上来先嗨了一声说:非得参加这个比赛吗!然后改变口气说:这个人选问题由小梁负责,他是分管武术的,我的尊重他的意见,如果我做主了,以后他会把所有的工作都推到我这来,你是主任你说了算,你说吧,我就不好开展工作了。你这样,领着孩子到小梁那,给孩子认认老师,甭管心里怎么想的,走个过场吧,••••••。与孟主任的这番对话说明去德州参赛的人员中没有我孩子的名额。哼!叫我孩子认师,得德艺双馨的,不然,给我孩子当老师,你没那资格。

  从那以后,上边有个什么活动,需要练武术的人,你根本听不到消息,等你知道消息了,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们宁可向上级报空缺(没这人才)也不报你的人。从此我发恨不走体委这条道,走教委,走升学这条道。国家升学你不能卡住不让去吧。

  升学这条道也不顺畅。那一年中考,宁津县教委有条政策,特长生不管分数考多少都升高中,即便是考零分也能上,我的二女儿张爱霞何况还不是零分却没能考上。宁津一中的体育老师都知道张爱霞会武术,初中全县体育比赛获得过三级跳第一名,在你们邀请我去一中教高考武术的毕业生时,张爱霞也帮着辅导他们,三届的体育老师都知道,然而特长生班竟没录取她,这是明显的拿权力欺负人。后来还是花钱上的高中(那阵允许花钱上)。在宁津这块三亩地上是个土坷拉就绊你。花钱上了高中,孩子也争气,考上了二级运动员证,又考上了天津体院本科,又在北京师范大学获取体育硕士学位,现在是武术国家一级裁判,年轻的武术六段位,2011年的北京日报曾刊登过她在北京体育日活动中的现场照片,在国家最高级别武术杂志《中华武术研究》上发表论文,参与了《实用的学校武术~思考与探索》、《实用的学校武术~教学与实践》的编纂。这里不是显摆我的孩子有多好,而我要问的是,当年一中的体育老师们你们招收的哪批特长生们在体育方面都发展的怎样了?

  以张联合为组长的宁津一中的体育组全体老师们都在我家坐过,吃过饭喝过酒,而且张联合是两次来我家,酒桌上我还把今后孩子上高中时托付给他们给予照应,他们也答应了。是他们找的我,叫我帮他们辅导武术高考生的,连续三届全部技术过线。这当中六年级的张爱霞也帮住辅导,也付出了一定代价,这是你们体育老师都知道的。然而就在张爱霞考高中时,县里又有特长生政策,你们却把她落下了,张爱霞哪里不符合当年升高中政策的地方?你们想要什么,可直接告诉我,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吗?张不开口吗?真猜不出你们是为什么。原来政策落到你们玩弄权力人的手里是可以随意改动的,你们的上级(校长,县教委)也是任其你们践踏政策不予纠偏的。

  高高在上的德州市委书记雷建国

  下岗职工再就业是个非常艰难的事情,很难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就意味着每月的收入减少或没有收入,生活的无保障。下岗就是失业,国家有失业保险,可谁给你交这个保险呢,没人给交,你就没有失业保险金,生活也就没有保障。当时县政府只抓企业改制,卖厂子,所造成的后患全部甩给了下岗职工自己。宁津县拖修厂下岗职工集体到县政府上访,信访局要求选派代表才接见,代表们进了信访接待室,接访员冲着一位代表大喊:“••••••逮起你来!”,随即把所有代表都轰了出来。下岗职工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是一盘散沙。

  2007年,我到了该退休的年龄,怎么办啊,我给当时的德州市委书记雷建国写信反映了这一情况,随信又烦请雷书记给帮助找份教武术的工作,好增加我的收入,改变我的生活。我也把我年轻时曾是河北省武术集训队队员,受过一年专业训练,1964年去济南参加过全国武术锦标赛,回到宁津后在工会办过青少年武术班,为宁津一中武术高考生连续辅导过三届,考试学生都全部技术过线,我的二女儿通过武术考上了天津体院民传系,教中小学武术我完全能够胜任等情况全部如实告知了雷书记。雷书记只是把信转给了农机局,帮我解决了退休问题,关于帮我找份教武术的工作问题丝毫没有反应,是不是雷书记也认为我是在吹啊?可我跟你说的都是事实啊,凭你的职位你帮不了这个忙吗?

  不是官不是名人就遭人歧视

  自从高迎春宋立忠在德州日报和宁津报上发表了“张俊汉独创宁津蟋蟀拳”的报道后,人们会有些惊讶,他还能创拳吗?我自身这点技术本应该教委或体委可以利用,但是人家认为你吹,怎么会用你呢。2012年在尤集举办的全国蟋蟀邀请赛开幕式上,要不是唐荔老师邀请我,宁津是不会理我的,在这我得感谢唐荔老师。虽然高迎春他们的报道发表在了宁津报上,有多少人看报的,看报的有多少人关心的,也就热衷蟋蟀文化的唐荔上心。唐荔看到报道后主动与我联系,大热的六月天打着小伞来到我家,一片对蟋蟀文化的热心和执着让你感动。我当时的心思是想法为我的蟋蟀拳书稿出书,这次开幕式也是展示蟋蟀拳的机会,所以欣然答应了唐荔的邀请。可到了宁津后,宁津人却是另种态度:

  1、大赛前的欢迎晚宴,门口处有每个人的桌位表,我和我的女儿安排在第二桌,我也没在意,我刚坐下不一会儿,服务员叫我,说给你调整到第一桌,并叫我去会议室,原来是副县长接见。随后才知道这是唐荔给调换的。大家都知道 台和贵宾台的身份档次是不一样的,宴会上第一桌和第二桌的身份档次是不一样的,被我换下去的那个人一定是个当官的,你不是当官的不是社会名人,宁津人都歧视你,也只有唐荔重视蟋蟀文化艺人,才敢顶撞他们。

  2、我是武术人,不光是蟋蟀拳,与武术有关的我都涉猎,尤其是武术进校园,我们武术人更关心。在宴会上陈晓强副县长桌前敬酒,当他来到我面前时,我跟他说:不光是蟋蟀拳,武术进校园需要我的话,我也可尽我的一份力量。陈县长只是哼着碰个酒就走了。什么意思,不知道,也许是认为又吹上了。还许是••••••。

  漏巧弄乖脏秀峰

  在尤集教小学生练蟋蟀拳的那四十多天里,路上风吹日晒,雨淋夜归。那时的公交车不准时,等车10分钟是他,1小时也是他,1个半小时也是他,为了不晚到影响教学,只能早去,在站上等着。回来时末班车有时司机自己改道绕行,到家很晚,赶上突降大雨,在自己小区不能下车,还得往前走,找个饭店停下来避雨,等雨停了再回家。谁让自己接受了这项任务呢,再苦再累也无怨言。赶上双休日上下午训练,中午吃工作餐,跟他们的工人一样吃大锅饭,这也无妨,然而有时连工作餐也吃不上,自己跑到孙广才校长哪里去吃饭,这就是他们对待一位被他们邀请来的教练一位65岁老头子的做法,哪有宾礼之仪。

  双休日训练,中午须在尤集休息,小秀峰拿我跟唐荔当下三滥耍笑,唐荔是个妇女说不出口,我也怕随便说出会对唐荔有什么影响,今天就在群里跟老乡们说一说,倾诉倾诉,你们可给评一评,只在老乡群里说。

  第一次,安排我和唐荔在售楼处的二楼休息,安排唐荔在一间大屋,冲阳,有老板桌,有双人床;安排我在楼道斜对门的一间职工宿舍,上下铺。大约十到二十分钟后,有人当当当使劲的砸门,使我吓了一跳,我开开门后,见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姑娘大声的喊着说:这是俺们的宿舍,谁叫你上这来的?我一头雾水,忙说,是你们的人安排我在这休息的。姑娘缓和了声调又说:噢!你是张老师,你休息吧。突来的这一场景,又是个女生宿舍,后边还怎么休息啊。

  第二次,第二天中午饭桌上我说了昨天的事,小秀峰说这回不安排你女生宿舍了。去休息时,还是那栋楼,唐荔还是那间屋,把我安排在了正对门的那间屋,这间确实不是女生宿舍了,然而昨天晚上有人群喝大酒抽大烟,一屋的空酒瓶一地的烟头,烟味酒味在屋里闷了一宿,一开门气味异常刺鼻,唐荔也不说话。这是故意的安排,他们这是要干什么?我是为出书来的,我的目的很明确,你们想耍什么花花肠子,我不管,我只好以己不动应万动,静观其变。

  第三次,在饭桌上,小秀峰说:今天叫张老师在蟋蟀城三楼休息吧,以后就都在这里休息,今天我也在这睡,唐荔你在哪屋办公你就在哪屋睡。饭后来到了蟋蟀城,有一位看城的小姑娘,大概是姓孙,小秀峰先打发唐荔上了三楼,然后叫小孙给了我一把钥匙,就把小孙支走了,随即他也走出去了,回过头来隔着玻璃用眼神盯着我说,关上门你也上去吧。嗳!你不是说今天你也在这睡吗,怎么你也走了?花花肠子又延伸了。虽然跟唐荔认识时间不长,从谈话中和交往中感觉她不会是那样的人啊,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是把握住自己,己不动应万动,静观其变吧。到了三楼,唐荔叫我去她的屋说会话,也就说了三五分钟,还是饭桌上的话题,没新意,我就去隔壁房间关门休息了,唐荔也悄无声息的走了。在三楼这三五分钟里,我们俩人什么事也没有。

  中国汉民族的风俗男女授受不亲,人所皆知,小秀峰他也是结婚有孩子的人,他能不知道吗?这三次他的拙略伎俩意图他很清楚,拿我们上岁数人开心吗?我们的岁数跟你的父母是同龄人,兴许还比你的父母大几岁,你玩这种小小子儿光屁股漏巧弄乖偷着乐的把戏,我们都不怕,我们都是过来人,我们都是各自有事业的人,唐荔有她的蟋蟀文化事业,我为我的蟋蟀拳出书犯愁,我们都不会被闲白儿事托缀。只是你的心太脏了。脏秀峰!

  贪官的嘴脸暴露无遗

  在多次饭桌上讨论蟋蟀拳表演问题,并提到过叫我找人来助演的问题,我说只有我的二女儿可以来。快到演出的日子了,我打电话问小秀峰,开幕式那天还叫不叫我女儿来助演?下面是两人在电话里的对话:

  ——叫她来。

  ——既然叫她来,那是大会叫她来的,你们是不是给她发个邀请函,也显着很正规。

  ——行,你告诉我她的名字和手机号。

  ——还有个事,她毕竟是个孩子,你们把她来回的车票给报销了,甭管再以出场费也好还是劳务费也好给她个钱,也是给她一个鼓励。

  ——给多少钱?

  ——给多少都行,你们看着给。

  ——总共一千,行不?

  ——行。

  在电话里都说好了。转天我问孩子收到邀请函了没有,孩子很气愤地说,“什么呀,就邀请函三个字,没名字,没事由,这叫什么邀请。”我问小秀峰怎么回事,他诡辩说不可能,要不我再发一个。这回是真发了,孩子收到了。甭管他是有意还是故意,人家又发了一遍,孩子也收到了,这事也就算了,过去了。

  演出结束后,小秀峰给孩子一套集邮册,用手暗示拍了拍集邮册,孩子查看是五百块钱,孩子不知道他许诺一千的事,拿着这五百还挺高兴,回家才跟我说。

  孩子从北京来到宁津,坐高铁坐公交来回总共430元,国庆期间返程票不好定,定的高价票,小秀峰才给孩子五百,刨去车票钱还剩70元,这不是耍我们孩子吗。要说午休的事那是小小子光屁股漏巧弄乖,这可是一副贪官的嘴脸,暴露无遗了。

  我向唐荔反应了这个情况,唐荔立时板起了面孔,严肃的说:孩子这五百我给。

  ——因为这一千的事没跟你说,我不能要你的钱。

  ——我找他要去。

  ——他要是不给呢?

  ——他敢!

  我暂时先收下了这五百,转天在电话里问唐荔他给了没有,唐荔说他给了。我问唐荔他说什么了?唐荔学着他那样子,咳了一声,别说了,随手掏出五百递给了我。

  当时小秀峰是柴胡店镇党委副书记副镇长,现在升到了文旅局副书记,原来宁津县委是培养贪官接班人的,难怪社会上有人说宁津县委是个修正主义的县委,看来一点不假。

  被迫发出的声明

  自从2012年尤集小学蟋蟀拳武术队在全国蟋蟀邀请赛开幕式上亮相后,凡有活动,这帮小队员们就拉出去表演,尤其是上级领导来视察时,更是地方领导向上炫耀的资本,引来高官的诗赞和记者的报道。正常的宣传无可厚非,然而竟有人在德州新闻网上歪曲宣传混淆视听,把张俊汉独创的宁津蟋蟀拳报道成“五老”创编,用意歹毒,图谋不轨,本人被迫发出声明。见声明如下:

  宁津蟋蟀拳创始人张俊汉的声明:

  声 明

  宁津蟋蟀拳是我历时二十年观察、探索、研究、琢磨、实验、总结,独自创编的一套翻子门象形拳术,曾获2010年第八届北京国际武术邀请赛金牌。此拳是武术,不是舞蹈,不是体操。迄今为止,根据我所掌握的资料,云南有蟋蟀拳气功,临清有蟋蟀腿,再就是张俊汉创编的宁津蟋蟀拳。尚无资料能够证明别处还有蟋蟀拳。本人自创编出蟋蟀拳后尚无传承授徒,2012年首届“蟋蟀城杯”全国蟋蟀邀请赛开幕式上小学生的集体蟋蟀拳表演,那时是为开幕式紧急赶排的以蟋蟀拳为素材的节目,不是正式系统训练。现在媒体网站在有关蟋蟀拳的宣传上出现一些怪异现象,本人特作如下声明:

  1、德州新闻网爆出“五老”创编蟋蟀拳的报道,本人在德州新闻网和蟋蟀城网上给予直接指责,时至今日,德州新闻网没有公开澄清此事,目的意在通过沉默达到日后的混淆视听,这和最近 书记在全国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很不相符。

  2、最近有网传,说有宁津人要把蟋蟀拳带到央视去展示。不知你所展示的是云南蟋蟀拳还是临清蟋蟀腿还是宁津蟋蟀拳?请问你跟谁学的?你师父是谁?警惕有人打着蟋蟀文化的旗帜,利用蟋蟀拳抓新闻媒体的猎奇,去迎合上级领导显赫功绩的需求,达到垒筑自己升迁的筹码。

  3、没有广泛普及与推广说明缺乏认可度。到了全县90%以上的中小学生都在练蟋蟀拳,社会上人们练蟋蟀拳像练跳舞一样成为风气,那时才算得到了人们的认可,那时才算普及和推广开来,那时不用邀功功贺门。这得需要正统传承,方不失武术风格。

  4、感谢尤集小学的校长老师对蟋蟀拳的一片热心、一片好心。

  此致。

  张俊汉

  2014年11月1日

  此声明先后发:

  2014•11•1•六`发蟋蟀城网

  2014•11•4•二•投《宁津报》ningjinbao2010@163.com

  2021•5•13•发大众报业•一点情报站。改标题“蟋蟀拳的几点说明”

  从德州新闻网歪曲成“五老”创编蟋蟀拳的错误报道让我想到了这一年第三届蟋蟀邀请赛的错误报道,明明是唐山队获得第一名,竟然报道成临清队获得第一名,被唐山队反问“既然临清队获得第一名,我们唐山队呢?”唐荔秘书长也愤怒的在蟋蟀城网发声谴责。这是记者的疏忽吗?要是记者犯这样的错误,他根本就不够当记者的资格,既然不够资格还能当记者,这只能说明他不是不够资格,而是背后受了某位头头的指使,故意而为之。这个头头是谁?这位记者应该举报出来,连指使你犯错误的头头都不敢举报,你的党性在哪里?你的职业道德在哪里?德州新闻网的党组织,宁津电视台的党组织,都应该站在从严治党的高度严查深究,并给予曝光。德州新闻网应该直接向张俊汉赔礼道歉。

  2020年9月28日 于北京

  2021年2月24日 补修于北京大兴

  2021年5月27日 再次补充于北京大兴

  2021年7月13日 第三次补充于北京大兴

  2020•9•28•传微信蟋蟀文学论坛群,宁津蟋蟀文化及产业发展交流群,朋友圈。

  2020•9•28•发新浪博客,新浪微博,转发QQ,

  2021•2•24•发《天涯社区》百姓声音,由天涯百姓声音转发新浪微博、博客,QQ,微信群。

  2021•5•13•发ningjinbao2010@163.com 发ningjinbao@163.com

  发ningjinwenyi@126.com 发njwl2011@126.com

  2021•5•27•发ningjinbao2010@163.com 发ningjinbao@163.com

  发ningjinwenyi@126.com 发njwl2011@126.com

  2021•7•13•发ningjinbao2010@163.com 发ningjinbao@163.com

  发ningjinwenyi@126.com 发njwl2011@126.com

标签: 河北疯婆婆预言2021年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