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的接访雇佣流氓看守和打人?![已扎口]

飞兔中文网 26 0

我是黑龙江这块黑土地上的平民百姓,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在审判我诉黑龙江移动有限公司的电信合同纠纷一案有十二处违法,我们向黑龙江的政法委、人大等部门反映,无人过问他们的违法行为更谈不到纠正了。这一案件历时近一年半,使我的诉讼成本不断上升,达到债台高筑,无力偿还的地步,这样下去我只有自杀,此外别无出路。我想到北京有关部门反映,但是我有一个五个月的女儿,脱不开身,只好在家无声啜泣。实在无路可走时,坚决处理掉。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王克伦为总指挥,副院长吕诚为急先锋,步延胜为幕后高参、唐曲绵为干将的违法裁定我的案件的这些腐败分子。

  我是最后给您写信反映他们的涉嫌受贿,偏袒移动公司、违法办案坑害无权无钱无背景像我这样公民的事实。我深深知道,您为国事日夜操劳,日理万机,但我这极其崇拜您的百姓,只好绝望时向您求救,因为您是伟大英明的领袖。但是我却因私事给您写信,浪费您的宝贵时间实在对不起!

  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法院领导和黑龙江移动公司的关系是权钱交易的关系。

  1、从移动公司代理律师的三次威胁法官说起。

  黑龙江移动有限公司、哈尔滨分公司在我诉移动公司的电信服务纠纷一案上诉后被重发回重审后[(2009)哈民三终字第402号裁定],在没有下判决之前,代理律师赵学利曾三次威胁哈尔滨市阿城区法院审判该案的法官。

  (1)“这一案件国资委和中纪委已经介入,你注意。”

  (2)“就是审判委员会支持吴颖颖,也还会被推翻。”

  (3)“你如果支持吴颖颖,到二审我还给你发回来。”

  现在看来,十个月前赵学利说的话得到证实,当时我不相信,因为法院不是移动公司开的,是国家的公权机关。现在我相信了,我服了,因为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于2010年9月19日下的裁定[(2010)哈民三终字第249号]证实了十个月前赵学利说的话“你支持吴颖颖的诉讼请求,到二审我还给你发回来。”赵学利真是英明的预言家,不是一般的伟大啊!这说明移动公司能掌控法院。移动公司让他怎么办案就怎办案。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裁定书的内容是:“本院在审理上诉人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黑龙江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吴颖颖、赵云海,原审被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黑龙江有限公司哈尔滨分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一案中,发现有犯罪嫌疑,已将犯罪嫌疑线索及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款(五)项之规定,裁定如下:本案中止诉讼。”

  这活生生的事实说明了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和移动公司的关系在十个月前,即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第一轮上诉时其关系就不一般关系,现在回忆诉讼过程中所有的事情推断出他们之间是权钱交易关系。其理由如下:

  (1)在案件发回重审后,赵学利找到金利群(阿城区双丰乡政府)求他帮忙时说:“移动公司拿出60万元打这场官司,吴颖颖能赢吗?”事后得知哈尔滨分公司“以代理费的名义拿出60万元,让赵学利去输通关系。赵学利是业内有名的用非法行贿手段赢官私的人。在重审判决没下判之前就用公免卡行贿重审该案的法官遭到拒绝,这证明了业内同行人的话。”

  (2)如上文所述,代理律师赵学利可以用公免卡的行贿阿城区法院法官,在阿城区法院第一轮初审没有支持移动公司的主张的情况下尚且敢行贿,那么对于一贯违反程序法,实体法偏袒移动公司的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的领导和法官当然敢大张旗鼓地行贿了,院长们法官们当然会手舞足蹈,因为他们知道“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得外财不富”,这是多好的第二产业呀!由此推断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某些领导和法官受贿了,收了公免卡。

  (3)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纪检书记戴雷除派人秘密调查阿城区法院法官是否有受贿之嫌,每天早晚上下班都有人跟踪。在重审判决下判之后,戴雷立即派人到阿城区法院拿走判决书[(2010)阿民重审第3号]审结报告、审判委员会记录。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两次研究判决书,院长王克伦两次听汇报。审判委员会两次研究的结果是“判决没毛病”,全院都知道,当然我也知道。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这一举措一反贯例,说明判决结论令其意外,不应该出现这种结果,因为除哈尔滨市委副书记王颖把黑手伸到阿城区法院干预案件外,王克伦、吕诚都曾干预案件,把移动公司的五点谬论授之于周平院长、张晓文副院长。这些都说明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极其关爱移动公司,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从前文所述的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十二处违法行为更充分的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权钱交易。

  二、对哈中院[(2010)哈民三终字第249号]违法裁定的剖析。

  让我们停止对哈中院以前违法审行为的回视,回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刚刚下达的违法裁定上,对其进行剖析,就可洞见领导们、法官们的阴暗心理和这一违法裁定的动机目的等深层问题。

  1、审判长唐曲绵及院领导的阴暗心理。

  就在2010年8月23日重审案件的上诉案件庭审结束后不久,唐曲绵责令书记员给我的代理律师李佳丽打电话,通知她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和法官一起到移动公司调查证据及核对证据,被我拒绝。其理由如下:

  ①在一审法院重审开庭核对证据从2010年2月8日始核对到3月24日历时两个月,被告代理律师已经认同并且签了字,证据已核实完毕。

  ②请求人民法院调取证据应在举证期届满前七日提交调查收集证据申请,没有交。同时移动公司的证据不属于调查收集证据的范围,即不是档案、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和客观上当事人无法取得的证据范围。

  ③如果上诉人的代理人请求核实证据应在庭审公开透明下进行,上诉案件庭审时有人大的有关领导、政协委员、省法院有关领导、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全体审判委员会委员和民事庭各庭长、副庭长参加,那时是最合适的。可是唐曲绵上诉人代理律师(新换的)嫌证据太多,根本没有详细看卷。法官是不负责的,没有在庭审上核实。如果因证据需要核对,应在第一次庭审通知双方,择日开庭继续审理。唐曲绵没有这样做。从上可见我的拒绝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唐曲绵在遭到我拒绝后,极为恼怒。于是在当事人或代理律师均不在场时擅自找来移动公司的员工翻动查看我的证据原件,这一违法行为被我的代理律师发现——当面撞到。于是阴暗心理便产生,你不配合我工作,没你的好果子,我让你到庭配合我的工作,你拒绝。这回我让公安局传唤你到场询问,看你敢不去?于是想出这种办法打击报复。

  我和律师不到庭遵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无可厚非。

  2、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下裁定的动机和目的。

  (1)动机:①对我拒绝到庭不遵命,藐视她而恼火;②对我对她及领导向中央高层领导、省委领导、市委领导举报而恼火;③对我对院领导以及移动公司用五家媒体曝光而恼火;④更是对移动公司的知恩图报。

  综上概括:①我与她、院领导的矛盾积聚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火山热量达到一定程序肯定喷发;②对移动公司厚爱的回报,奉禄丰厚不能不竭尽全力工作。

  (2)目的:①借用公安机关的职能帮助她未竟的工作,同时摆脱我对她和院领导无休止的举报以暂得喘息。通俗地说是这样的一种求助:公安机关的哥们,帮我一把吧,这个当事人刁蛮了,处处找我们的毛病,让我十分难堪,难以招架。帮帮我吧!②让公安机关想尽办法找到对我不利的证据进行改判,以完成移动公司交给她们的任务。我的证据都是移动公司提供的,庭审时对其真实性无异义,专业用纸是移动公司监制的。票据是移动公司的,公章是移动公司的,没有我伪造的,如果公安机关违法认定我的某个证据是假的,那么公安机关就为其提供伪证,就构成伪证罪。③借公安机关威吓,杀杀我对她们不满气焰,借刀杀人我不怕。

  (3)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下的裁定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其根据如下:

  ①对于我诉移动公司的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一审——阿城区法院以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立案,以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定性[(2009)阿民初字第806号]。上诉后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立案庭以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立案,审理后下裁定定性为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因认为原案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2009)哈民三终字第402号]阿城区法院重审后下判决定性为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由此可见,一审二审两级法院三个法院定性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即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终审裁定已经定性电信合同纠纷案。而重审案件的上诉案审理后裁定为“有犯罪嫌疑,已将犯罪嫌疑线索及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原先定为民事案件,现在怀疑是刑事案件。让我感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在审理这一案件身份变化很快,一会是清纯的少女,一会是徐娘半老的中年妇女;一会说民事案件,一会怀疑是刑事案件,体现出哈尔滨市中级法院领导的嘴的功能之多。法院是国家审判机关,这种变化无常那一个万姓能相信它公平正义呢?

  如果哈中院认为可能是刑事案件,那么(2009)哈民三终字第402号裁定就应该移送公安机关,因有犯罪嫌疑。

  (2)这个裁定署名审判长唐曲绵,代理审判员王泉。因为这两人在第一轮的上诉案件中已经参与审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判人员严格执行回避制度的若干规定》第三条:“凡在一个审判程序中参与过本案审判工作的审判人员,不得参与该案其他程序的审判。”法律上作了明确规定,唐曲绵应该回避,可是就是不回避。简直无视法律规定。最高院在措词上用了“严格执行”。可是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的王克伦、吕诚们就是不理你最高院“严格执行”那一套,我想让谁审就让谁审,你当事人的合法权利算什么呀,最高院的规定我都根本不理会,你当事人算什么?你奈我何?任何人都一致认为王克伦、吕诚一副泼皮无赖的嘴脸!从来就不公正执法。例如,一位民庭的法官跟我说:“你拿出50万元,我让步延胜支持你这个案件!”“我家打官司从不送礼,就是硬打,凭证据!”“上梁不正下梁歪”、“上行下效”,于是下面的法官也向领导们学习,不顾法律规定,开展第二产业。一位姓金的当事人在我家的商店跟我、我老公、我公公说:“为了让中院能支持,拿出15万元。”

  以上可见哈中院院长、副院长们、民事审判庭的法官的不执行法律已经到了何种地步啊!

  让我再回视这一案件审判过程吧!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看看以王克伦为首的违法审判,怎样偏袒移动公司的?不妨比较一下,其违法行为便昭然若揭,大白于光天化日之下。

  (1)移动公司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时间交纳上诉费用,本不该立案却违法立案了。

  (2)这一案件明明是民事案件,不该移送到公安机关却移送了。

  (3)明明是移动公司放弃举证,在二审又没有新证据,不允许再举证,可是却允许举应在一审举证的证据;目的是爱护移动公司。

  (4)明明没有提交调查收集证据申请,也不具备提交申请的可能,两次二审郑家龙、唐曲绵不是也如此一辙地强行要求被上诉人去配合她们吗?依法拒绝就恼羞成怒。目的是帮助移动公司;

  (5)明明是移动公司放弃举证,二审没有新证据,理应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不是踢皮球一样发回重审吗?目的是偏爱移动公司。

  (6)明明在第二轮上诉案件审理中没有新证据,理应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不是又踢一个皮球,把球想踢到公安机关,让公安机关替他们收拾难以继续下去的局面吗?目的是关键时刻向移动表忠心;财大气粗的移动啊,我可是真保护你呀,啥损招都使了!

  一言以蔽之,哈中院违法忠于移动公司如同封建社会臣子对皇帝的忠心,如同侍女对少奶奶的忠心,如同丫环对少爷的青睐……

  这场偏袒移动公司的案件审判中,哈中院的领导和法官(民三)全员总动员,孝忠于移动公司。以王克伦院长为总指挥,以吕诚为急先锋,以步延胜为内部高参,以唐曲绵为干将……后台当然是哈尔滨市委副书记王颖了。据法院内部说移动公司请了一位大官干预案件,我不知道这位大官是谁?目前正在搜索中。一旦确知其人,便展开攻击。这违反《宪法》、三大诉讼法的人,不懂法、文化水平低好好学学!别在暗中装,有种露露你的面,做鸡鸣狗盗之士所做的事,不是大官的风范!反倒让人觉得是十足胆小鬼!

  尊敬的中央高层领导,一想到这些事实,我简直要气疯了,所以言辞激愤,请谅解我这平民百姓。如果我说的事实没有法律依据,你处罚我,我毫无怨言!我比较懂法,所以一用法律衡量哈中院领导们,就气得五雷豪气飞空。

  请爱民如子的中央高层领导,救救我这平民百姓吧!否则,我要拿出生命和他们斗争到底!绝不罢休。

   控 告书

  控告人:吴颖颖(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女,1982年5月1日出生,汉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博柏通讯店业主,现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延川大街129号。

  被控告人:唐曲绵,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第三审判庭副庭长;本案审判长(两次)、主审法官。

  吕诚,男,1956年7月21日出生,汉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主管民事第三审判庭)。

  王克伦,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

  步延胜,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控告内容:四被控告人有枉法裁判嫌疑。

  事实和理由:

  一、本案系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即民事案件。

  (一)本案发生的事实。

  2006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黑龙江有限公司哈尔滨分公司将“资费形式省内套餐0月租免来电3,原代码00070GAD,现代码15595,打0451范围内移动手机号码免费,接听全国移动手机号码免费,在0451范围内接打其他号码为每分钟0.25元,其他资费(长途每分0.40元,漫游每分0.60元)正常收取”手机卡大批量推向市场,现在仍在热卖中。即该种资费形式是移动公司推出的,是合乎行业规定合乎法律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三章第三十一条:“电信业务经营者应当按照国家规定的电信服务标准向电信用户提供服务。电信用户有权自主选择使用依法开办的各类电信业务。”

  基于该种资费形式是移动公司推出的,变更这种资费形式是哈尔滨分公司下属的合作营业厅,电信用户有权自主选择使用其开办的该种业务。2009年2月20日,我与赵云海(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国移动水利专科学校营业厅业主)签订了将10000张移动手机卡号码变更成该种资费形式的合同一份,上面盖有中国移动水利专科学校营业厅的公章。我陆续为赵云海提供10000张移动手机卡及密码,赵云海运用移动公司提供的设备、资料和特许的权力进行资费变更,当变更了5375张后,便不能继续变更了。据赵云海说是移动公司单方提前终止《代办协议书》,合同违约造成。在调解不能的情况下,将移动公司告上法院。

  所以说本案是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即民事案件。

  (二)人民法院对本案的性质认定。

  1、2009年8月7日哈尔滨市阿城区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判决,将本案定性为电信服务纠纷案,并支持了我的诉讼请求。证据:哈尔滨市阿城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9)阿民初字第806号]。

  2、2009年12月1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上诉案件审理后作出裁定,将本案定性的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以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为由,将本案发回阿城区人民法院重审。证据: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09)哈民三终字第402号]。

  3、2010年4月26日哈尔滨市阿城区人民法院对重审案件作出判决,将本案定性为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并支持了我的诉讼请求。证据:哈尔滨市阿城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阿民重字第3号]。

  从上述可见两级法院三个判决看法院都将本案定性为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尤其是终审法院——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将本案定性为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即民事案件。

  二、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人员有犯枉法裁判罪嫌疑的事实和依据。

  (一)2009年12月1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本案已经定性为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2009)哈民三终字第402号裁定]后,于2010年9月19日又将本案定性为有犯罪嫌疑的刑事案件,同一案件同一法院两种定性。因此,我认为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人员吕诚、唐曲绵、王克伦、步延胜有犯枉法裁判罪嫌疑。依据是:

  1、从枉法裁判罪的概念和构成要件看:

  (1)概念:枉法裁判罪是指审判人员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行为。

  ①故意违背事实。从本案的宗卷和两级法院的三次判决(裁定)看,这是一起极为典型的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而王克伦、吕诚、唐曲绵、步延胜等人却认为有犯罪嫌疑,这是违背事实,同时又是主观故意,身为法官明知事实上不是刑事案件而却主观故意说成是,这是枉法追诉,这是指鹿为马。

  ②故意违背法律。本案的事实告诉任何一个稍有法律常识的人,依据《合同法》理应承担违约责任,又因哈尔滨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企业,故依据《公司法》、《民法通则》,黑龙江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继续履行合同。可是吕诚、唐曲绵等却说成是有犯罪嫌疑,根据《刑法》的那些法规呢?哪个罪名是否符合其定性要件,目前我没有检索出。这样做的目的是徇私徇情,枉法追诉,把无罪之人说成有犯罪嫌疑,而偏袒移动公司,代其打击报复当事人。

  ③情节严重,主要是指:A犯罪手段恶劣,严重侵犯当事的合法权益的;B枉法裁判给当事人的生产、经营或生活造成严重困难的;C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

  A犯罪手段恶劣,严重侵犯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事实和依据。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王克伦为总指挥,以吕诚为干将,以步延胜为幕后高参,以唐曲绵为急先锋,在对本案的上诉案件审理裁判中,拒不执行国家法律,蛮横霸道、孤注一掷、一错再错、铤而走险。加入上诉人的营垒,共同与当事人为敌。

  在王克伦院长的指挥下,从步延胜副院长主管的立案庭违法立案开始,使本不该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进入诉讼程序。我说其蛮横霸道在于立案庭没立案前,我们通过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朋友查上诉人的交费票据,得知其没有在国家法律规定的两个时间内交纳上诉费用,而后我便向立案庭庭长孙大宏反映这一情况,孙大宏无视当事人的反映、无视国家法律,竟违法立案。证据:①人民法交费通知,②哈中法收费票据。

  我们到最高法上访后,主管立案的步延胜副院长于院长接待日接待我,步说给我一份书面情况说明,至今没有看到。我知道,对于国务院的行政法规,解释权只能是国务院。步延胜及立案庭无权解释如果解释,就是贪天之功占为已有,不知人间有羞耻二字。

  从违法立案始,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以王克伦为首、吕诚主管下的民三审判庭便在违背国家法律这条道上继续走下去。拒不接受当事人的监督,一错再错,拒不改正,演变成故意给当事人造成巨大损失,无法经营,无法生活。以致违法13处之多。简言之:

  ①立案违法:②庭审违法;③庭审后违法;④发回重审裁定违法;⑤干预重审法院审判;⑥审理重审上诉案时,拒不执行最高院规定的回避决定;⑦庭审时剥夺当事人的合法陈述权;⑧庭审不核实证据,庭审后违反程序法强行要求被上诉人到上诉人单位调查证据;⑨庭审后,在没有当事人在场的情况下,私自让上诉人的员工拆开卷宗,翻看我的证据原件,被我代理人发现;⑩未经审判委员会研究,王克伦、步延胜、吕诚、唐曲绵等人研究,便违法下裁定移送公安机关,视为刑事案件;11重审法院判决后,王克伦指使戴雷到阿城区法院极为反常地拿走判决书,审结报告、审判委员会记录,对其进行审查,目的是挑出毛病改判。王克伦两次听审判委员会成员的汇报,认为判决没毛病;12此前哈中法纪检派人跟踪合议庭成员;13对我举报赵学利代为移动公司行贿,不闻不问。

  从上可见王克伦、吕诚、步延胜、唐曲绵在枉法的道路上,一意孤行、蛮横霸道、一错再错、拒不改正、铤而走险,手段蛮横霸道,恶劣与当事人为敌。给当事人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几乎要自杀或造成经济损失200万之多。

  B、给当事人的经营生活造成极大困难。

  如前所述,以王克伦为首的吕诚、唐曲绵的枉法裁判,我的损失:①买10000张手机卡近70万元;②上访的费用近150万元。使我债台高筑,无力偿还,只有自杀。证据:法院判决,各类票据。

  C、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对于以王克伦为主帅、吕诚为干将、步延胜为幕后高参、唐曲绵为急先锋的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涉嫌枉法裁判的集团的行为,和移动公司的企业管理缺位,服务诚信理念缺失的行为,《中国企业报》《中国发展改革报》、《法制日报》、《法制文萃报》、《法制与生活》予以跟踪报道,进行披露,暴光于世。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的个别领导、法官的枉法行为,严重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严重践踏庄严国家法律。严重有损国家公权机关——审判机关的形象,严重玷污国家和英明执政党的形象。社会影响极坏。尤其是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指使黑社会人员接访,殴打我和我婆婆(见照片)。

  (2)构成的要件的符合。

  ①本罪侵犯的客体是人民法院正常的民事审判活动。民事审判活动是指人民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作出公平正义的判决或裁定,以期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吕诚、唐曲绵的枉法则是践踏法律,损害法律的庄严正义,拒不执行国家大法,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符合侵犯客体的要件。

  ②客观方面表现为违背事实和法律,在民事审判活动中作枉法裁判的行为。所谓“违背事实和法律”,是指不忠于事实真相和不遵守法律规定。“裁判”是指裁定和判决,“情节严重”主要是指:犯罪手段恶劣,严重侵犯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枉法裁判给当事人的生产经营或生活造成严重困难的,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指给当事人的生产、经营或者生活造成严重困难的。

  a不忠于事实真相和不遵守法律规定。

  明明是电信服务合同纠纷,却说成有犯罪嫌疑。二级法院的判决裁定就是证据,不予赘述。

  b不遵守法律规定有13处之多:

  ①法律规定:上诉人应该在法律规定的两个时间内(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人民法院通知的七日内)预交上诉费用,上诉人没有预交。依据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人民法院诉讼费用管理办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诉讼费用问题两个请求的复函。理应按自动撤诉处理。不予立案,却违法立案。

  ②法律规定:“当事人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向人民法院提交证据材料,当事人在举证期限内不提交的,视为放弃举证权利。对于当事人逾期提交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在审理时不组织质证。”“当事人举证期限届满后提交的不是新证据的,人民法院不予采纳。”吕诚指使郑家龙,允许上诉人在二审庭审提交应在举证期内提交并在庭审上提交的非新证据。证据:庭审记录。

  ③法律规定:“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不得迟于举证期限届满前七日。”但吕诚指使郑家龙强行让被上诉人到上诉人单位调查收集证据。被拒绝。

  ④法律规定:“证据应在法庭上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没有质证却被郑家龙、吕诚们认定了。

  ⑤上诉人在一审放弃举证权利,二审没有新证据,理应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但郑家龙、吕诚却将案件发回重审,而毫无依据。

  ⑥吕诚干预案件,架空合议庭,让王晓杰通知合议庭一定要合议出改判的结果,依据自己去找。后觉证据不利又让合议庭合议出发回重审的结果。吕诚架空合议庭的全部授意内容,郑家龙和她要好男朋友张崇峰(纪检室)说了,张崇峰和我说了全部内容,我录下了全部通话内容。

  ⑦吕诚、王克伦把黑手伸向重审法院。让其不支持我的诉讼请求。吕诚作重审法院主管副院长张晓文的工作,将其观点授之张晓文,王克伦和王颖副书记作院长周平的工作,周平在审委会上大喊大叫、歇斯底里达40分钟,最终以周平弃权、表决通过支持我的请求。

  ⑧重审法院未下判决之前,移动公司代理人赵学利三次威胁:“如果支持吴颖颖,到二审还给你发回来。”“就是审判委员会支持了吴颖颖,也会被推翻”。“这一案件国资委和中纪委已介入。”从前两次威胁,可是赵学利有哈中院作后台。我是在和移动公司哈中院打官司。

  ⑨哈中院纪检委戴雷派人跟踪法官和王惠民(我丈夫)有无行贿现象。证明哈中院和移动公司是一伙的。

  ⑩法律规定:“凡在一个审判程序中参与过本案审判工作的审判人员,不得再参与该案的其他程序的审判。”据此吕诚、唐曲绵、王泉应依法自动回避。但无视法律、无视法律赋予当事人的权利。拒不回避,也不书面说明理由,吕诚竟然胆小如鼠不敢承认自己不同意回避。

  11在重审上诉案庭审上,我的代理人再次在有省法院领导、政协、人大等领导、中院的领导在场时提出回避问题,唐曲绵再次剥夺当事人要求回避的合法请求。并在庭审记录上对此歪曲被我当事人发现。

  12重审上诉案庭审后,再次要求我的代理人到移动公司调查证据或核对证据,被我拒绝,因为违背公开审判的原则。另外关于核对证据,在重审时已核对历时两个月,核对完毕,代理人已签字认同。

  13枉法裁判——以有犯罪嫌疑为由,移交公安机关。因移动公司代理人在初审时,法官问代理人赵学利:“如果你要认为是刑事案件,就移送公安机关。”赵学利说:“不是!”另外,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初审上诉案件审理后,如果认为是刑事案件,应下裁定移送公安机关,不该裁定为发回重审。再者,移动公司代理人在重审案件上诉后庭审时同意调解,说明他认输,并且是民事案件。

  从上可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此案时有13处违法。可是其故意违背法律。

  b情节严重。从重审判决中可知损失243,150.00元,实际是70万元。而因郑家龙、唐曲绵、吕诚踢皮球,踢回重审法院,踢到公安机关,给我造成巨大损害:只是进京上访火车票、飞机票等10多万元;只是打印、复印、快递邮递上访材料共20万元。不包括住宿费、打车费、伙食费。可见情节极其严重。依据一万元的标准即可构成犯罪。

  C犯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审判人员。唐曲绵,本案审判长,主审法官;吕诚,操纵本案的主管副院长;步延胜副院长、王克伦院长。

  D主观方面直接故意构成,即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是违背事实和法律的,并且希望枉法结果的发生。犯罪动机主要是徇私徇情。

  关于主观故意,我在前文陈述故意违背国家法律时已详述。希望枉法的结果发生。并且在用枉法行动去实现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的事情发生。动机是徇私,怀疑其接受移动公司的金钱和公免卡。根据:①移动公司以代理费的名义给赵学利60万元疏通关系,证据来源:赵学利和金利群说的,金利群在我商店和我家人说的。②移动公司派赵学利用公免卡(3张尾数是三个一样的)行贿阿城区法院合议庭被拒绝。阿城区法院没有支持他(第一次初审806号判决),竟然敢行贿,那么一向偏袒他的吕诚、郑家龙、唐曲绵、步延胜、王克伦当然敢毫不犹豫地行贿。他们当然敢接,并且13处违法办案的铁的事实则旁证其受贿。此之谓徇私。有此结果,当然是徇情。

  2、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据此决定可见其枉法。

  我诉移动公司电信服务合同纠纷案是合乎行业规定、合乎法律的。其根据如下:

  (1)2006年移动哈尔滨分公司及其资费形式手机卡大批量推向市场证据见卷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之决定:“电信用户有权自主选择使用依法开办的各类电信业务。”我有权自主选择该种资费形式,就像我到商店购买商品,你在货架摆了该种商品我就有权选择;你如果不摆这个商品,我就自主选择别的商品一样。因而是合乎行业规定、是合法的。

  (2)移动公司和我签订合同后,中止合同属违约行为,当然要依法继续履行合同。

  (3)我维权诉讼中,支撑我的诉讼请求的证据都是移动公司提供的,是合法证据。

  (4)移动公司怀疑我与赵云海恶意串通,无直接证据,疑罪从无。

  (5)本案的发生是移动公司领导法律意识淡薄,企业管理缺位,服务诚信理念缺失,不是我的过错。理应由移动公司买单。

  (6)2006年推向市场的10000多张该种资费形式手机移动公司至今没有人说有犯罪嫌疑,因其与此相同当然本案不存在有犯罪嫌疑。究其原因是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领导和法官对移动公司的愚忠和喜欢。是臣子对皇帝的愚忠,是侍女对少奶奶的忠诚,是婢女对阔少爷的喜欢、钟爱。更主要是涉嫌受贿(公免卡,每张市场价7万元)。

  (7)如果怀疑移动公司内部有人有犯罪嫌疑,那是内部问题。与我无关,我是受害者。

  据此可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应遵循最高院的规定,继续审理判决此案,支持我的诉讼请求或通过调解的方式解决民事纠纷。因为移动公司同意调解。不继续审理是违法行为。更可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领导和法官的故意枉法。

  三、我把王克伦、吕诚、步延胜、唐曲绵列为被控告人有犯枉法裁判罪嫌疑的基本理由。

  1、列王克伦为被控告人的理由。

  本案的两次上诉案件审判中,王克伦是主帅、总指挥,尤其是(2010)哈民三终字第249号裁定的下达,是王克伦和吕诚、步延胜、唐曲绵私下研究,未经审判委员会例会研究,擅自下判。因为审判委员会两次研究,王克伦两次听汇报,判决没有毛病。此消息来源于王晓杰(民三庭长),王晓杰告诉金利群(阿城区双丰乡政府工作人员),王晓杰曾审判他的一个案件,支持他了,金利群亲自到我商店,告诉我爱人,我公公说:“法院不一定支持你,合议庭无权下判,得院领导定。你接到裁定没有?”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该案13处违法,均是王克伦这一法盲所暗箱操作。

  2、列吕诚为被控告人的理由。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民三审判庭在审理判决本案的13处违法,除步延胜主管的立案庭违法立案和纪检戴雷操纵外,都是吕诚架空合议庭,操纵合议庭所为,他是直接枉法之人。而且该人极其蛮横霸道,譬如我请求唐曲绵回避一事,拒不批准,无视法律,也不作书面决定,也不承认自己是不批准人。他还曾疯狂干预案件,把黑手伸向重审法院对移动公司极其忠诚,对其违法坚定不移,一意孤行,铤而走险。此人是所有当事人的祸害,此人不除,当事人后患无穷。

  3、列步延胜为被控告人的理由。

  此人主管立案庭,立案庭违法立案他不予纠正,致使违法达13处之多,此人是其源头,如果纠正,则无以后面诸多违法。另外此人在私下妄下断言,恶意串通不成立,他和吕北罡又说恶意诉讼,在重审上诉案件庭审时,我揭穿了他的鬼话,郑重陈述恶意诉讼之要件。同时,我去最高法对其违法进行登记时,接访的刘玉芝副院长多次劝我不填表,因刘玉芝只给我开空头支票,故不给面子拒绝之,毅然填表披露之。刘玉芝把我的态度行为告诉主管上访的步延胜,步十分恼火说:“让他牛,没有他的好果子。”此人阴暗心理极重,好在背后阴暗角落打击报复,表面还装出温和同情的模样,实则暗下毒手,这是民一审判庭一法官告之我的。刘玉芝给他打电话时,我听到的。另外,此移送公安机关的裁定,他是决定人之一。

  4、列唐曲绵为被控告人的理由。

  唐曲绵是(2009)哈民三终字第402号裁定的审判长,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判人员严格执行回避制度规定》之规定应依法自动回避,却不知廉耻地不回避。在庭审中强行剥夺当事人的合法陈述权,在笔录中歪曲回避的有些内容,被我发现。在庭审后违反程序法,随心所欲,不按程序,竟然要求我和代理人到移动公司收集证据,核对证据,不符合公开审判的原则和违反程序。这次下判的(2010)哈民三终字第249号裁定,唐曲绵为审判长兼主审法官是直接枉法者,两次担任本案的审判长。

  5、不列郑家龙为被控告人的理由。

  郑家龙虽然是[(2009)阿民初字第806号]上诉案件审理的合议庭成员、主审法官。但因她在庭审后能够公正表态:这个案子你肯定胜诉,关键是让谁承担责任的问题。后来因吕诚架空合议庭,通过王晓杰掌控合议庭成员,并责令必须合议出改判结果或发回重审。郑家龙对张崇峰说,她无能为力,不敢对抗主管副院长吕诚。从上可见她尚有正直的品质,主观上不是故意,而是被吕诚逼迫才有发回重审的结论。况且唐曲绵在最高院接访时就说发回重审。此结果是吕诚、唐曲绵所为。

  从上陈述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唐曲绵、吕诚、步延胜、王克伦已涉嫌犯有枉法裁判罪。符合其概念和四个要件,其中情节极其严重。理应予以立案。

  特此控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检察院

  黑龙江省检察院

  黑龙江省公安厅

  证据另附

  2010年10月6日

最牛的接访雇佣流氓看守和打人?![已扎口] 第1张

最牛的接访雇佣流氓看守和打人?![已扎口] 第2张

最牛的接访雇佣流氓看守和打人?![已扎口] 第3张

标签: 河北疯婆婆预言2021年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