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话屈原

飞兔中文网 26 0

端午话屈原

   屈原这小子很可能是个帅哥。明代陈洪绶画的屈子行吟图里的屈原额头阔大,身若刀鱼,显然是后人附会的了。屈原的一系列名字里什么平,正则,灵均都说明这小子幼年是个模样周正的孩子。湘鄂的男孩子往往都很漂亮,屈原也不应该是个特例。他22岁就当上了三闾大夫,史记说他博文强记,明于治乱,这不可能从22岁的孩子身上看出来。估计也和 同志一样子承父业,然后才精于治乱的。想到朝鲜人民正在 同志的领导下开展轰轰烈烈的节食运动,我们不能说世袭制没有道理。

   端午的风俗不外是有赛龙舟,吃粽子,喝雄黄酒,插菖蒲之类,经过数千年闲人的考证,和屈原有关系的几乎没有了。几千年以后,我们的子孙谈到屈原和端午,比较容易提出屈原是否是个神话人物之类的论题,对此,那些附会风俗的前辈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赛龙舟可以从春秋时期的墓葬画中找到证据,说明即使屈原不死先民们也一样在水里划得开心。而且有人说屈原自己写的《九歌》里也谈到过龙舟之类。这就怪不到别人了。圣人说文要载道,没说写文章也得加小心。粽子这东西是最开始是用五色绳子扎着扔到水里,同蛟龙谈判来换取屈原的身体。后来的民俗学者称这起源于水中祭祀的风俗。南国品物丰富,稻米多熟,是有条件玩这种奢侈的游戏的。要是在东北,只要你把它扔到水里,马上有人跳下去把它捞上来,而且跳水者很可能还一无所获,因为扔粽子的人没准在粽子上栓个细绳什么的,你刚跳下去,他又把它拽上来了。北方环境肃杀,古来生存不易。我老家那里的人从前趁火车停车的时候钻到油罐里偷油,有些被铁路工人有意无意地拧上罐口,闷死在油罐里。我小时候曾不只一次地想象泡在黑暗石油罐中窒息而死的感觉,我想这也很象屈原被诬而死的命运。

   端午喝雄黄酒挂菖蒲剑的风俗无疑起源于辟邪。在古代中国的风俗中,用午来标志的农历五月是个不吉祥的时段。甚至在这个月份出生的孩子也是不吉利的。如果是五月初五生的那更是坏极,象一休里讲的,又是和尚又是乌鸦。孟尝君就是五月初五出生,出生后差点被扔掉。后来多亏他父母改变主意,那三千食客的饭票才得以保全。后来屈原自豪地讲“惟庚寅吾以降”,那一刹那的心情想必是不错的。我想如果不让孩子五月出生,从常规的十月怀胎推算,那么最好的办法是他的父母在七月里不做爱。农历的七月可能相当于公历的九月,那是秋收的季节。我想这规矩的由来就好理解了。祖先们当年大多在秋天娶亲,因为粮食都成熟了,大家都多收了三五斗,政府又不打白条。可秋天耽于男女之乐就很有可能耽误秋收,就象1958年大家都忙着炼钢忘了地里的粮食一样。于是主管意识形态的部门就站出来说,孩子生在五月不吉利啊不吉利。所以你现在还是不要结婚的好,即使结了婚的也不要再干那事了。不信?你算算你算算。我们祖先的数学是不错的,于是他们在七月里就开始看牛郎织女,看火星从天边流逝。

   近年来有学者研究说屈原和楚怀王的宠姬郑袖有超出革命同志的关系,说政敌们在屈原被贬谪后依然不放过他的原因就是怕他延着郑女士的裙带再爬上去。郑袖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留名青史的事迹是告诉情敌楚王喜欢你掩口的样子,然后又告诉楚王说情敌可能是嫌弃您身上的味道,于是情敌的鼻子得以和主板脱离。屈原“入则与王图议国事,以出号令;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甚任之。”郑袖主动和屈原形成某种默契是可以理解的。楚怀王为人比较糊涂,否则不会让张仪连骗两次还骗得如此精彩。这样的男人能否看住老婆也很难说。后来被困秦国以至客死异乡颇有些水到渠成的味道。屈原看出来张仪的奸诈,并把每一步看得很准,他的政敌从来没看准过,从来没说对过,可就是得到楚王的信任。这让60多岁的屈原心境复杂。就象你看出那男人不是好东西可你的妻子非要和他去跳舞一样,于是离骚怀沙就产生了,屈原象在闷罐里偷油的一样在黑暗中郁闷而死。

   值得一提的是屈原在临死前还有一次可能得救的机会,他走到江滨的时候有个打鱼的问“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而至此?”这渔人是有可能对他进行开导的。可屈原竟说“举世浑浊而我独清,”那渔人想,举世浑浊?那不是也包括本渔人了?哼哼,啊,那屈大爷您忙,俺捞鱼去啦。。。于是屈原错过了最后一次心理治疗的机会,顺流而下。

标签: 火星男孩找到中国圣人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