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诗50首

飞兔中文网 27 0

  诗50首

  符力

  ●新的一天

  晨雾游移。在露水之上

  我经过郊外的小河

  来到这片小树林

  鸟鸣,一场轻音乐

  正在演奏

  也许是有些入迷了

  我分不清,那飞过身边的是八哥

  还是喜鹊

  那滴进沙子里的是露珠

  还是透明的音符

  晨曦中,紫霞里

  我看见自己,看见一件玉器散发着

  微光,纯朴而平静

  新的一天,我不要占有什么

  只想轻轻地呼吸

  呼吸一棵青草的香气

  依着一棵小树

  宛如依着,远方的心上人

  2005.11

  ●一棵青草的选择

  这一生,我决定生活在一条河岸上

  和我的兄弟姐妹们朝夕相伴

  和善良的羊,忠实的狗,还有勤劳的百姓

  一起生活在乡下

  我喜欢这里的和平与宁静

  河南也好,河北也不错

  我不会为了选择具体的住址而左右为难

  因为这里全都是,中原的大地

  2005.12.04-2007.11.13

  ●银杏

  这是一片林海,树木们

  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

  怀着各自的秘密

  站着生活,坚持着合情合理的距离

  他们有的成双成对

  有的形单影只

  当风停下来,他们像是

  高级会馆里的男男女女

  每个人的姿势都不失优雅

  靠近一些

  才发现他们身上

  突出着难以形容的伤疤

  这个冬天,我需要一棵不一样的树

  一起度过每一天

  我不能一再徘徊于林海之中

  我走近的那棵树,叫

  银杏,她的名字

  她的的叶子,让人心生欢喜

  而她身上的伤痕

  让我瞬间失去了语言

  我不能高声话语,不能

  惊醒她的伤心往事

  我给她擦上疤痕灵,让苦雨

  浸泡过的记忆,渐渐淡化,渐渐消失

  我与她分享我的体温

  分享我针眼那么大的快乐

  我们形影不离,真的像是一对

  相依为命的恋人

  靠着一棵树过冬,这

  不是人干的事情。一个人又能如何

  我曾经扯开嗓子

  大声呼喊,而林海茫茫

  连一声回应,都没有

  2005.12.13-2007.11.14

  ●每棵树都有自己的难言之痛

  冬夜。冰雨萧疏。那个男子

  已狂奔了三十里

  经过这片树林的时候,他渐渐

  放慢脚步,沿着来路往回走

  那么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

  离得近一些的那棵树,首先

  吸住了他的视线。尔后

  他注意到了林子里所有的树木

  身体在颤抖,他明白自己不是太冷了

  而是被一种力量震着了

  如同注视着人海里的陌生人

  他注视着那些树木:

  没有什么不同!他和这些没有名字的兄弟姐妹

  一样,被困在黑夜的内部

  黑暗而又冰冷的林子里

  被钉着不动的树木,有苦,说不出

  想逃跑,一辈子都跑不了

  此刻,神祗让一些人歌舞升平

  让一些人醉生梦死

  而只让他亲眼看见:

  黑暗之中,冰雨萧疏

  无法入睡的树木们,默默地落泪

  2006.01.04

  ●给X.L.

  你知道吗?二百一十四颗幸运星

  还在我身边,还在透明的玻璃瓶子里,我也在其中

  瓶子里的四月二十二日,樱花灿烂

  而我泪水满面

  第十个年头就要到了,瓶子里的白衣少年

  依然下着巴山夜雨:凄楚,迷离

  2006.01.10

  ●奔跑的青草

  午后的山坡上,我遇见了一群

  奔跑的青草。从南往北

  青草们不停地跑着

  风吹得越猛,他们就跑得越快

  一棵接一棵,一拨接一拨

  青草们你追我赶

  不知道他们想到远方去干什么

  他们那么卖命,到底累不累

  此刻,青草们连续不断地经过我

  扑哧扑哧的呼吸声

  灌满我的耳朵。看起来他们就要凌空高飞了

  而每一步,他们都没有脱离过泥土

  当风停了下来,那一群青草

  齐刷刷地站住了。木在山坡上

  木在浮云的阴影下,青草们

  像上当受骗的年青人,一脸迷茫

  2006.02.23

  ●我要流得慢一些

  绵绵的大地上,许多江河

  匆匆走着。我流得

  很慢,像一个年迈的村民,行走在

  乡间的小路上

  哪一条江河流得愈快

  他跟源头的

  距离,就会拉得愈加遥远

  如果真的远去了,我将看不见渐渐苏醒的春草

  看不见来来去去的牛羊和飞鸟

  看不见墓碑历历的

  山冈上,那筛下来的月光

  也将听不见河边

  那隐隐约约的叹息

  这个春天,太平洋上吹来的东南风

  摇摆着岸上的花草树木

  许多江河流得更快了

  我,要流得慢一些

  再慢一些

  2006.03.06

  ●我的春天,还在呢

  已经是暮春了,南风温暖

  狗儿趴在花架下打哈欠

  花猫在草地上追赶飘忽的蝴蝶,气喘吁吁

  游玩的人们游玩在山水之间

  我在风里,一片

  又一片地,收集着花瓣

  已经是暮春了,小径上

  还有许多花瓣可以收集----

  想着,想着,我的眼眶就滋润了

  飘洒在心空里的雨丝,清苦而又甜蜜

  这一切,谁都看不见

  谁都看不见

  已经是暮春了。当冬季来临

  窗外雪花飞舞,爱人给壁炉添加柴火

  或者在沙发上拥被读书

  那一刻,我要拿出这只玻璃瓶

  指着清香依旧的花瓣对她说:快看看啊

  我的春天,还在呢

  2006.03.17

  ●西风一吹他们就散了

  葵叶,完美的独身主义者

  倾心于自己的水润

  自己的光华,脉络精细

  潜藏不露

  也许他们当中的两片葵叶

  曾经挤在一起

  挨在一起,靠在一起

  而他们,却从未紧紧地贴在一起

  在那场大雨中

  原本互不相干的

  两片葵叶,在我的眼里

  在天空的注视下

  如胶似漆,意醉神迷

  忘了时间,忘了头顶的雷电

  雨后,西风轻轻的一吹

  他们说散了,就真的散了

  你滴着你的雨水,我迎着我的阳光

  一脸风平浪静

  如同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在他们的心中

  什么事情都未曾发生

  2006.04.18-2009.07.25

  ●不要高喊我的名字

  三月的田野上,你并非为我而来

  我也不是为你而盛开

  背起你的行囊继续远行吧

  不要高喊我的名字

  在江南

  在一首诗歌的风烟里,我且以一朵油菜花的名义

  独自盛开,独自衰败

  2007.03.10

  ●昙花

  寒星在打哈欠。虫子早睡去了

  在屋子外面,同样可以听见一片呼噜之声

  直到月出东海,村庄和道路

  一片模糊,你才开花

  孩子啊,这么晚了,你美丽给谁看

  2007.03.30

  ●青草坐满了那把长椅

  当时明月在,长椅

  也还在。那里留下一对年青人的身影,还放过

  一本诗集

  谷雨过后,从条形坐板底下

  越长越高的青草

  坐满了那一把长椅,坐满了

  一个人的春天

  2007.05.22

  ●白兔

  月光下,草木让路

  让出山坡上的

  一个沙堆,那么白,像一层茉莉花

  又像一层细雪,浮着

  银光的柔和

  没有车马喧嚣,没有

  尘土飞扬

  不能藏在草丛里

  不能藏在草丛里的黑暗中了

  来吧!爱人

  让我们在星空下行走,私语,清静而又甜蜜

  或者并肩坐在白沙上

  听凭时光之水,流过身边

  流过南方之南

  一刻长于一世,拥抱

  不要停止

  亲人啊,也许这只是我们

  今生的最后一夜了

  当我们沉醉,当我们融进月色之中

  也许猎枪,正悄悄瞄准

  你我的胸膛

  2007.06.21

  ●回家,多么令人幸福

  乌云翻滚,雷声沉闷

  牛羊在路上

  我和蚂蚁兄弟们

  也在路上

  回家

  多么令人幸福

  在窗前吟诵:“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

  多么美,多么美

  虽然这么大的一座山坡,惟有

  一个洞穴收留我的

  坐立不安,或者

  悠然自得

  虽然小小的寓所,除了

  一张单人床

  一张书桌

  两只大书柜

  再也无法容纳别的什么

  2007.07.10-2008.11.29

  ●沉默的向日葵

  秋风中,向日葵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几乎听见向日葵的脖子被弯曲时发出的声音

  不是大风!是一种成熟的

  沉重,把一颗向阳的头颅按了下去

  脖子快被弯断了啊向日葵

  那么难受,你就不能尖叫一声吗

  2007.09.03

  ●在这一片山坡上

  风很紧。草木的腰身弯成

  一只看不见的手

  揪得人心痛

  风过以后,很多花草都没能直起身来

  他们中的一些

  被风吹折了,来不及

  梦想,来不及开花

  在这一片山坡上,在已经过去

  或者正在到来的风中

  我还将逢上许多似曾相识的花草

  却不会遇见不一样的命运

  2007.09.03

  ●一条水沟

  1、

  叫不出名字的母亲

  她养着青草,野花,养着许许多多的

  圣人,他们只要颜色

  不要言语

  2、

  飞鸟和牛羊,可以

  来这里解渴

  村姑也可以到这里濯足

  打上一桶水,为她的油菜和豆角

  洗澡,换上新衣服

  3、

  水纹生动。这片土地

  又开始刮风下雨了

  而她,只是清清浅浅地笑着,笑着

  一场风雨就过去了

  4、

  站得高一些,我才看得见

  她的兄弟姐妹,看见

  一些容易被人忽视的灵魂,纵横在浮云下

  离得近一点,我才看得清

  她们的明眸,那么朴素,平静

  2007.09.14

  ●小路

  这只是一条小路,没有

  名字。从东往西

  穿过草地

  流向青烟缭绕的

  竹林

  是谁?第一个踏上

  这条小路

  土地不是喇叭,不会开口张扬什么

  但他能作证----

  多年以来

  走这一条路的人

  越来越少了

  黄昏。乌雀幻现

  这条小路上

  还有我

  她,不会被蔓草淹没

  2007.09.25

  ●秋日的高原上

  大鸟,雄踞众山之巅的

  神,远走高飞,放弃大地的坐骑

  拒绝俗人的仰望

  一夜之间,湖水蓝透了

  白云,神的披风,或者大鸟的羽毛,遗落人间

  沉睡于湖底,那么

  平静,像一个诗人的形容

  一个国度,恒久

  不化的感伤

  2007.11.08

  ●留别

  秋天来了,我该乘风到别处去

  他年,或者他生以后

  再踏歌归来

  那时候,我在这里看见的草地

  不再是一片倾斜的样子

  天气晴朗。看见亲人回来了,野花们举着小手帕

  轻轻地摇啊摇

  其中的一朵哭了,她的声音

  只有我这个久别的人,最熟悉

  2007.11.14

  ●雨天,写给母亲的信

  母亲,您知道吗?今天的

  海秀路又下雨了

  雨点,打在樟叶的脸庞

  打在那个小孩的身上

  也许是急着回家,她不小心摔倒了

  裤管已摔破,小手

  和膝盖,淌着血

  好久,好久,都没能站起来

  那个孩子哭了

  她旁边的一棵樟树也哭了

  渴望成为某个人,渴望实现很多梦想的

  那一棵樟树,哭了

  被水泥砌成的围栏锁住的

  一颗心,哭了

  母亲,您知道吗

  离孩子很近,那棵樟树

  却没有办法跑过去将她扶起来

  这个下午,樟树

  一直在这条路上默默落泪

  2007.12.10

  ●在人间

  远山青了,溪水蓝了

  草木,也长高了

  通往四月的路上

  逃亡之徒和踏青之人,皆马不停蹄

  我悄悄地慢了下来

  一个人的路边

  多么幽静。可以四处走走

  可以踮起脚尖

  亲一下柳叶

  亲一下春天的嘴唇

  2007.12.26

  ●冬天来了,我要跟你们说再见

  水仙,蔷薇,草莓

  还有雏菊

  冬天来了,我要跟你们说再见

  我要到别处去

  一个人去

  在那里,我独自劳作

  让蝴蝶跟忍冬恋爱

  让蜜蜂唱起民谣

  让神祗提出星星的灯笼,照我

  早出晚归

  天黑了,我看不见

  北风吹动你们的单衣

  看不见你们的泪滴,也听不见

  你们呼喊我的声音

  那一刻,我才有了牵挂

  才有了断肠之痛

  才有了为你们去死的念头

  而不是现在这样:

  一起待在浮云的屋檐下

  时日长久了,便待出疲倦的蔓草

  冷漠的河水,昼夜长流

  水仙,蔷薇,草莓

  还有雏菊

  冬天来了,我要跟你们说再见

  我要起身远行

  从一叶草绿里开始

  明年,或者他年春天

  如果我没有归来

  那说明我已经过世

  不是我忘记了回家的路

  2008.01.16

  ●在南岸

  春光荡漾。掠过水面的燕子

  忙着啄取春泥

  寻找草叶和细枝

  蜂声嗡嗡,蝶翅翩跹

  我在溪流的南岸

  在青青的林木之间缓缓而行

  我尽量睁大眼睛

  尽量打开肺叶,尽量

  张开耳朵

  在春天

  在这片土地上

  贪婪的人难免两颊发烫

  对岸那些看着我暗自发笑的红男绿女

  我原本认识他们

  此刻,我当作谁也不认识

  只认识流水,阳光

  以及花草,水汽充满的幽香

  在南岸,我流连复流连

  夕阳下山以前

  我想让这里的小路

  和我的脚印,彼此深深地爱上

  2008.02.22

  ●南方纪事

  高楼的顶端,也许更加接近

  天堂。对于他

  一个黑夜的孩子,想忘记贫穷和饥饿

  忘记人间的孤独和屈辱

  只需要一步踏空

  一个小时,或者更久以后

  他忍着泪水

  默默地走下楼去

  他听见了远处的一阵鸟鸣,那种鸟儿

  是他一直在寻找的蓝鸟

  2008.03.26

  ●白鸟高飞

  白鸟高飞。他们从河南飞向河北

  从午后飞向午后

  越过我,越过甘蔗林的头顶

  也越过了苦菜花的上空

  他们忽高忽低,自然而潇洒

  坐在河边的春光里,我低着头

  路过的人以为:又一个无聊的家伙,在草丛里

  数着来来去去的小蚂蚁

  他看走眼了。我正在思考:

  一颗心,应该从什么样的出发点起飞

  从哪个角度切入这一片天空

  才能与白鸟同行,与白云作伴

  2008.04.10

  ●一天比一天更低

  青草拔节,桉树们悄然长高

  蚱蜢和雀鸟都往天上冲

  一座座飞不起来的山头,只好

  一个劲地往上拱

  旧坟头无所计较,听凭风雨将自己夷为平地

  只有南方山坡上的

  那一小块,一天比一天

  更低,更沉默

  多年以后,他低成了小坑洼

  低出了一面清水

  那并不宽广的心胸,装下浮云和飞鸟

  也装下了世界的明亮与阴暗

  2008.05.10

  ●直到大风骤起

  在这一条林荫道上,我清晨走过去

  傍晚,又走了回来

  每一天,都是行色匆匆

  顾不上看看头顶的那些绿叶,心房里的那些事物

  她们,像是一群少女

  在阳光下翩翩起舞,闪闪发亮

  直到大风骤起,直到枝叶纷飞

  我才慢慢放下手中的包裹

  将春天馈赠的这些礼物,一一收拾

  一一端详:哪些脸颊泪痕未干

  哪些身体已然支离破碎,无法弥补

  2008.05.19

  ●废墟上的小花

  从瓦砾堆中

  她慢慢地站了起来

  一瓣接一瓣地

  优美自己

  这个晴朗的上午

  我没有错过她

  虽然离得比较远

  虽然那只是一朵小花,仅有

  我的惊喜那么大

  2008.06.18

  ●那些时光,随风飘去的炊烟

  秋日。我们的小木屋刚刚盖好

  木料或者稻草的

  香气,薰着我们,烧着我们

  老爸出去打鱼了

  我和弟妹们在屋子里翻筋斗,打扑克,唱儿歌

  衣衫不整,汗珠闪烁

  玩累了,就顺势倒在地板上哈哈大笑

  当我们跑到外面,才发现:

  从万泉河边,从草场上,徐徐开来的晚风

  已经撞弯了老妈升起的炊烟

  2008.07.17

  ●回望上个世纪的那些稻草垛

  风来得再大一些,也只是吹飞了

  几只麻雀,几片干草和枯叶

  也只是吹飞了牧童的嬉笑,花朵的欢颜

  风来得再大一些,那些稻草垛

  还坐在牛羊滚滚而过的路旁,坐在四月的浮云下

  那么平静,悠然,像一个人

  他的秘密,不是谁都可以轻易揭开

  2008.07.19

  ●三月三

  早稻在分娩,山那边的

  笙箫锣鼓,逐渐陷进

  一年一度的癫狂

  花影下,凉席上

  那人一手翻阅孟浩然的诗

  一手离不开瓷盘里的

  花生米

  光斑莲步轻移,蜜蜂

  悄然来临

  他不知晓,那些小精灵正盯着自己的茉莉花茶

  南风是个有心人

  她将海水那若有若无的咸味

  将青草和水稻的体香

  还有阵阵鸟鸣

  收集起来,缓缓地

  缓缓地送到读书人身边

  对于这一切

  他,同样全然不知

  2008.07.21

  ●杂草满目

  那些年

  当春风从燕翅上归来

  绿色焰火

  便跃出那棵果树的血脉

  有人指着树梢说:

  多么明亮啊那些嫩绿

  有人拍着手说:

  天啊!那一层淡淡的鹅黄

  当夏日来临

  孩子们聚集在树下

  他们发现枝头上的果实

  发现一座水果屋的芳香四溢

  有人说:吃到果实

  是一种幸福

  有人说:脖子酸痛并不能算作一种折磨

  整个夏天

  树下充满了欢声笑语

  也洒满了孩子们吐出来的

  一粒粒果核

  前年,那棵果树死了

  我看见落叶飘散

  断枝满地,看见树杈上

  乌雀的粪便粘了一层又一层

  如今,见过果树的人

  吃过果实的人

  都还活在村子里

  他们当中的一些人个子长高了

  另一些人肌肉日渐萎缩

  雨季过后

  树下空无人影

  满目的杂草

  越长,越茂盛

  仿佛受了仁慈的上天之意

  特地到这里来

  掩去那些陈年往事

  2008.08.07-2009.07.14

  ●午后

  在屋子里,我们一再谈论富贵

  谈论贫贱,谈论着生与死

  我们为自己,为对方

  为彼此谈论的黑白曲直而上火,头顶冒着烟

  风,流过窗外。彩蝶

  一闪而过

  花草悄然生长,她们认认真真地鲜红

  专心致志地碧绿,像一个个聋子,什么都听不见

  什么也不愿意听见

  只要阳光,还照在身上

  2008.08.13

  ●在海南,还是种椰子树好

  小叶桉

  橡胶

  还有苦楝树

  他们都不够坚韧,芭蕉更是

  脆弱不堪

  在海南

  在房前屋后

  还是种椰子树好

  多种椰子树

  才好

  台风来临的晚上

  椰林怀抱着村庄

  烛火平静

  一家人关起门来饮酒

  吃点心

  谈论即将饱满的水稻,价格高涨的大米

  想打盹就打盹

  想打听那个气急败坏的家伙

  就摘下一只耳朵

  贴在雨中的木头上

  台风,从菲律宾扑过来的

  这头野兽

  徒有翻天覆地的野心

  经过我家的时候

  它无非揭去了屋顶上的

  一两片灰瓦

  2008.08.20

  ●自述

  我,一个农夫的儿子

  遗传祖父的身骨

  父亲的耐力

  这些,已让我深感满足

  小时候,我学会了

  用锄头挖番薯,用自己的劳动成果

  跟弟弟,跟祖母

  一同分享

  现在,我在纸上

  用水笔

  用键盘,不断地挖着

  我已经挖到了一间草窝

  刮风下雨的时候

  再也不用东闪西躲

  我还要继续挖掘

  像一个诗人那样工作

  执着而又洒脱

  我希望挖到一个比蚁巢大一些的洞穴

  让另一个自己

  也找到他的栖居之所

  即便是春天

  他也住在里面,快快乐乐

  看吧----

  窗户敞开着

  地板溅上芳草萋萋

  墙壁泼出茂林修竹,行云流水

  他的心,水波不兴

  外面吹来的大风

  无非吹动青衣的一角

  2008.08.21

  ●源头

  今夜,我从下游返回,返回上游

  甚至返回源头

  在那里,一切都是那么洁净

  那么缓慢,比如我的心

  比如等你,比如麋鹿在月下踢踏前行,我躺在白沙上

  假寐,被月光消溶于无形

  2008.08.24

  ●在海南

  这里不是撒哈拉,不是塔里木

  除了天空和大海

  这里遍地飘荡着绿色的焰火

  一年又近末尾

  那人用尽了全力

  却还是无法将绿焰吹灭

  此刻,趁着海浪呐喊

  候鸟助威

  那人再次用力吹拂

  吹----,拂----

  正如你所见,他吹飞的只是几片黄叶

  几粒火星

  白费工夫的事情,不应该

  做得太多

  我打算穿过焰火,寻找傍水的居所

  让槟榔为水井站岗

  让柴门目送流水远行

  让朋友们,一一飘来,像风

  像风中的飞花

  妻如玉,儿女如花

  我越老越傻,内心的

  草场,肥沃而辽阔,却养不起一棵贪婪的幼芽

  到那时,在那里

  如果我还可以有一个心愿

  我想让她现在就盛开:

  当我回归新的家园

  请青草们在墓床前掌起小小的烛火

  夜阑时分,我拥被读书

  不担心周遭一粒火星都没有

  2008.08.31

  ●秋天,你好

  秋天来了,晴朗和悠远也来了

  久违的清凉从脚底升起

  像水分,从一棵树的根部开始

  慢慢泽及每一寸枝节

  每一片绿叶

  带上干粮和清茶,我想独自登临那一片

  人迹罕至的山冈

  对于我,一个火山已经休眠的人

  青草的妩媚,野花的

  妖艳,多么浪费

  在这里,我可以好好地看落日

  好好地看落日下的山河

  可以想想,为什么远山那么柔美

  为什么流霞与飞鸟

  那么和谐,那么美丽

  其实,在这里静静地坐下来

  已是弥足珍贵----

  不会打搅谁,也不会被谁打搅

  听见秋风来过了,我朝着沙沙作响的林子

  挥挥手说:秋天,你好

  2008.09.03

  ●秋天的草场上

  下一刻的秋风,吹乱上一刻的雁阵

  后一阵的寒流,换下前一阵的

  草木的花衣裳

  哦,是谁让我遇见那些容易被忽略的事物

  又是谁让这些声音飘了回来:

  慢一点啊孩子,别总是那么匆忙

  你看那道边界

  那一条过去了就回不来的河流

  秋天的草场上,我独自前行

  思想,用十月的肉体,二月的心灵

  2008.10.01-2008.11.29

  ●给父亲

  ……至少还有五双眼睛

  看着您。里里外外

  哪里是说停就能够停得下来

  此刻,暮云放下夕阳

  您放下沉重的犁杖

  一屁股坐在门槛上

  大口大口地吸水烟,顾不及

  那卷起的裤管

  顾不及脚下的泥水

  啊父亲!您的咳嗽惊飞了土墙上的麻雀

  吸了几十年水烟的人

  这一回,竟呛出朵朵泪花

  2008.10.28

  ●在乡间的小路上

  那个小男孩

  就坐在路边的沙地上

  一个人

  用瓦片挖着小土坑

  用小手垒起各种形状的沙堆

  一会儿,他慢慢跑到不远处摘了小花回来

  一会儿又把小花

  丢在了旁边

  他一个人玩耍

  一个人咿咿呀呀地哼着什么

  走得近一些,我只是

  引起他的注意

  却难以听懂他的心声

  我悄悄地绕过去

  一如童年时光,悄悄地绕过一颗

  幼小的心灵

  多年以前,我同样不知道

  什么叫孤独寂寞

  什么叫团聚

  什么又叫分离

  如果小男孩也像我现在这样,看见花开就会难过

  看见流水

  就会更加忧愁

  他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忘记了整个世界似的

  一个人

  推倒一个个沙堆

  又一个接一个地垒了起来

  花瓣落在头发上

  也毫无察觉

  小路把生灵带向远方

  当我在不远处

  开始拐弯

  依稀听见一个小孩子的哭声

  却无法认定,那到底

  是谁的声音

  那声音

  来自一个村庄

  还是遥远的一座海洋

  2009.03.26

  ●那吹起来的才是风

  在草木的发梢

  在江湖那浩渺的表情里

  我看见了风

  看见了一个不厌其烦的家伙

  春夏秋冬

  他东奔西跑

  一年到头

  他只办一件事

  那就是

  吹拂

  我不欣赏顽固的人

  我对累坏了自己

  却总是面带微笑的家伙,无话可说

  此刻

  我改变了看法

  渐渐地爱上了风

  爱上了风一样生活的

  疯子

  百转千回

  有人终于让我看见了枝条上的那一朵花

  看吧,就是那朵花

  天地间的那朵花

  她开得多么明白啊----

  那吹起来的

  才是风,就是风

  2009.03.21

  ●南燕湾

  一片白沙的快活,可能是

  越过悠悠岁月

  抵达南燕湾

  南燕湾的快活,可能是跟诗人在一起

  挥别西天的片片云彩

  我的快活,却是

  陪同三五知己,面朝大海

  吃海鲜,喝白酒

  醉在沙滩上

  花树下

  也不归去

  虽然倒春寒已覆盖了半个国家

  虽然风吹海南

  草木招摇

  一朵又一朵浪花

  就要溅上一首诗歌的眉梢

  2009.03.14

  ●从这里经过

  桃花,蔷薇,白玉兰

  都被微风吹亮了

  那些光

  那些香气,令人着迷

  令湖面平静而开阔

  堤岸不那么倾斜

  篱棘也不高

  而我不准备穿越它们

  从这里经过,我只是放慢了脚步

  远远地看一看

  嗅一嗅初夏的体香

  2009.04.14

  ●飞行的发动机暗自加大了油门

  春日雨后。湿漉漉的

  石头,还躺在路边

  从他们的懒散里

  我看见刚满十三岁的自己

  南风越来越暖和

  我越来越爱在课堂上

  打哈欠

  小路的这一边

  柳树换上新衣裳

  换上了新想法

  在枝条上,墨色的

  嫩绿的叶子,一边滴着泪水

  一边迎风飞扬

  仿佛她们今生今世,只能遇见一阵清风

  仿佛下一刻,就到了她们

  飘落的时辰

  燕子,一群黑衣少年

  掠过柳林

  掠过我

  驰向远处的明朗与开阔

  飞行的发动机

  暗自加大了油门

  2009.04.03

  ●锄草的那个人还在锄草

  整个上午,她都在那块地里锄草

  不让杂草覆盖了她的庄稼

  不让那些不知好歹的家伙穷尽了地里的养料

  她单纯的想法,像草丛里的

  小花,只有半明不亮的黄色,也开得

  那么认真,那么起劲

  整个上午,她都在浮云下面锄草

  风大一些也没关系

  只要不下雨,她就会继续把活儿干下去

  太累了,她会停下来,喝水

  把锄头深深地挖进地里

  让土地掂量掂量她的武器

  她习惯了那样的作息

  而不是早就把农活,干得

  如同饮酒品茗一般的津津有味

  在我经过的时候,吹响口哨的时候

  她仍然弯腰锄草:

  沙土飞溅,花儿丧命

  我不是她的孩子,她不关心我

  不关心远处疾驰的火车,也不关心飞翔的云霞和白鸟

  她只关心地里的那些杂草

  但我关心她。她锄去的那些事物

  她干掉的那些敌人

  耗尽了,耗尽了她的整个上午

  2009.05.20

  ●白沙之夜

  ----写给江非

  这个五月,你为何来到白沙

  为何在这个夜晚

  陷进三角街边的塑料椅子里,看着

  偶尔闪过的男女和汽车

  吸烟,咳嗽不止

  在街头,在夜色里

  一些问题,不比陨石坑小

  不比茂盛的茶树少

  我们能做的事情

  如同路灯下的班车

  走了一辆,就了少一辆

  来吧,我们喝茶

  喝白沙绿茶

  在海岛中部的这座小城

  在今夜的逗留之地

  喝下白沙之水,清心明目

  提神醒脑

  我们喝淡了茶色

  却喝不淡楼房倾覆在身上的暗影

  我们不再口干舌燥

  却难以削去疲劳的丛林

  难以止息林中的风吹草动

  家,在千山之外

  上个世纪建造的这座老式旅馆

  如何安顿过客肉体上的

  灵魂里的猛兽

  我们,还是仰望星空吧

  在茶香里

  在奔波的缝隙中

  仰望星空

  明月,在夜树的枝条上诞生

  清辉洒向人间

  洒向白沙

  天堂,为仰望的人

  逐渐明朗

  而五月的这个星夜

  是谁的思想,咳嗽声

  明明灭灭着那一节又一节烟头

  2009.05.14

  注:白沙陨石坑直径达3.7公里,坑中土壤含特殊养分,茶树长势良好。

  ●开始

  枯萎的,焦黄的,嫩绿的

  叶子们躺了一地

  这些湿漉漉的脸

  破碎的心,不全是被风雨扫下的

  那是枝条和枝条

  互相抽打

  叶子和叶子互相厮杀

  的结果

  没有风雨,很多事物之间

  就不会爆发战争,远方的巴以人民就会安居乐业

  而这个世界

  这一条长长的林荫道

  从未出现过

  可以随时叫停风雨的上帝

  这个清晨,孩子们的自行车照样骑得飞快

  我的每一脚

  开始

  落得有些犹豫了

  2009.05.03

  ●卡车呼啸着开过来

  卡车呼啸着开过来

  那一刻,云在天上信步

  我在柏油马路旁边的田地里

  帮母亲收割稻谷

  不知道

  车子是从哪里开来的

  他要开到前面的那个小镇

  还是要横渡海峡

  直达京城

  不知道车上装的是水泥

  还是药品,课本

  或废旧的报纸

  不知道卡车经过之时

  那位司机会不会把视线转到我身上

  他是否注意到我家稻子的颜色跟黄金非常接近

  他是否发现我手里的镰刀

  早就磨得锋利无比

  他是否会停下来

  慢慢走近我

  在我寻思的几秒钟里

  卡车已掠过稻田

  掠过我

  他屁股上印着的四个阿拉伯数字

  1989,越来越模糊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

  又一辆卡车已呼啸着开过去

  从马路上

  从低矮的云层下

  2009.06.20

标签: 火星男孩找到中国圣人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