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依旧那座桥

飞兔中文网 8 0

原标题:梦里依旧那座桥

【中国故事】

作者:王树枝(桥梁工程专家、港珠澳大桥主体桥梁建设总工程师。先后参建九江、润扬、菜园坝、朝天门、天兴洲等长江大桥和青岛海湾、港珠澳等十二座大型桥梁和国内三大桥梁基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循着冬奥会交通设施建设者的足迹,我们乘坐复兴号奔向张家口,探访京张高铁和延崇高速上的那些桥。一路上,同伴们热烈地议论着,我神不守舍随声附和,心里却念叨着“快到了、快到了”。说话间,官厅水库高铁大桥迎面扑来,两侧橙红色拱形构件快速闪过。我紧贴车窗玻璃,眼睛贪婪地追逐着近在咫尺的高铁桥的身影,神情是那样的专注。朋友们笑我:“吃了大半辈子造桥的苦,怎么退休了,还这样痴迷于桥啊?”

桥!桥!桥!风华正茂韵未尽,魂牵梦绕情未了……

梦里依旧那座桥 第1张

百年前,詹天佑主持修建的京张铁路怀来河桥。图片由作者提供

梦里依旧那座桥 第2张

百年后,延崇高速太子城冬奥冰雪五环桥助力北京冬奥。图片由作者提供

“那时就曾想过,大桥建成后一定要乘坐高铁去崇礼看冬奥,体验一下过桥的感觉。我心里明白,之所以如此牵肠挂肚,不仅仅是对官厅水库上新建的两座大桥的情愫,更有对一百年前山桥厂配合詹天佑修建京张铁路制造百座钢桥这一渊源的钟情和痴迷。”

2017年7月7日,港珠澳大桥主体工程全线贯通,我离开了广东中山的大桥工地。以参与指挥建设“超级工程”为自己的工作生涯画上一个句号,应该说是圆满而又欣慰的事。

“岁月匆匆催人老,梦里依旧那座桥。”退休后,我倾情于对传统文化艺术的溯源,醉心于桥梁文化的弘扬。但无论是社会活动演讲,还是日常生活闲聊,却总是绕不开曾经工作了四十二年的“百年山桥”,离不开曾经参与建设过的那些桥梁。

退休五年来,无数次游历祖国壮美山河之时,总会与那些桥梁不期而遇。记得2018年去杭州参会,游览西湖后,特地绕路去看钱塘江大桥。凝视着壮观的大桥,回想这座桥近百年来所经历的风雨往事,感慨万分。2019年年底路经青岛,尽管只住一晚,还是让朋友开车陪我去青岛海湾大桥上兜兜风,找找当年建设这座桥时留下的记忆。桥从海上过,人在桥上行,天地是那样的广阔博大。2020年去呼和浩特参会,又专门抽出时间去了趟鄂尔多斯,看望十多年前建造的东胜大桥和康巴什大桥。草原飞虹,辉映着富饶多情的热土。每次去珠海,总是尽可能挤时间坐大巴从珠海去香港,只为能在港珠澳大桥上走个往返,再看看这座桥。在大巴车上,即使一路上紧张地不断调整角度,追看着大桥上曾经熟悉的局部细节,眼前的一切也是转瞬即逝……

虽然曾是不少桥梁的建设者,但通车后再上桥,也只能车里看桥,无法像当年那样从容俯瞰周围的景色。其实,对此我早有心理准备,因此也曾大胆地放肆一把。2009年4月29日,重庆朝天门长江大桥通车仪式前的片刻,我盘腿坐在桥门中央的桥面上,拍了张略带几分“宣示”大桥建设者意味的照片,留存至今。

2015年7月31日,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第24届冬季奥运会的举办权。举办盛会需要一系列大型交通设施,我曾服务过的中铁山桥集团,先后中标了官厅水库高铁特大桥、官厅水库公路悬索桥以及延崇高速具有典型景观意义的16座钢桥,总标的用钢量达5.1万吨。

张家口怀来桥址离北京不算远,项目经理刘岩又恰好是我二十年前参建江苏润扬长江大桥时的同事。所以,两年多时间里,我曾多次去分布在官厅水库和延崇高速上的桥址参观,从地上、水面和空中拍摄这些大桥的雄姿,尽可能多地留下建设过程中的影像文字资料。那时就曾想,大桥建成后一定要乘坐高铁去崇礼看冬奥,体验一下过桥的感觉。

2021年4月,梦想成真。高铁骄子复兴号,从北京北站出发,一路呼啸,清河、昌平站一闪而过,转眼间就来到了八达岭南侧断崖下的南口隧道。

而如今,这一切就在眼前!京藏高速与京张高铁相向而行,京张铁路与京张高铁在此交汇,历史与现实深度融合,诉说着百年沧桑巨变。

一百多年前,詹天佑带领中国产业工人的先驱们跋山涉水,突破重峦叠嶂、峻岭深涧,硬是凭着为中国人争口气的民族精神和手中的大锤洋镐,建成了中国第一条自行设计、建造、管理的干线铁路——京张铁路,打破了外国人垄断修建中国铁路的局面。成立于1894年的“山海关造桥厂”,在1905年至1909年四年间,为这条铁路制造了121座大小铁路钢桥。有跨越山涧的单孔小桥,有跨越大河的连孔钢桥,其中最长的要数怀来铁路桥。时至今日,中铁山桥集团文化广场上,还矗立着詹天佑的塑像。

京张铁路承载着中华民族实业兴邦的艰辛探索,开启了中国铁路桥梁工程的新纪元,见证了东方巨龙从崛起走向全面复兴的伟大征程。2019年12月30日,京张高铁通车。从自主设计修建零的突破到世界最先进水平,从时速35公里到350公里,京张线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也见证了中国综合国力的飞跃。

风驰电掣的复兴号带着巨大的冲力驶出隧道,又一个隧道扑面而来,巨大的轰鸣声,带来的是一个百年造桥老字号的无限精彩。

秦皇岛外,山海腹地,坐落着中国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业绩辉煌的造桥企业——中铁山桥集团。诞生于1894年洋务运动时期的山桥,曾经建成了中国第一座钢桥——滦河铁路大桥。大桥竣工后,300多名技工面临就地遣散。时任北洋大臣的李鸿章,借“洋务运动”风潮,留住这批钢桥制造人才,成立了“山海关造桥厂”。这是中国民族工业第一个铁路桥梁制造企业,即今日中铁山桥的前身。1922年,中共一大代表、北方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王尽美,来到中铁山桥,建立了中国最早的企业党组织,为山桥植入红色基因。

跨越三个世纪,历经百年洗礼,山桥早已成长为造桥国家队,建造了3200多座里程碑式桥梁,创造了无数“中国第一”和“世界之最”。南京长江大桥、港珠澳大桥,还有德国桥、瑞典桥、美国纽约韦拉扎诺海峡大桥、“一带一路”上最大桥梁工程孟加拉国帕德玛大桥……

复兴号以350公里的时速呼啸着通过官厅水库高铁大桥,我努力定睛想看清八连跨桁架拱桥那宏伟的身姿。可是,这努力是那样的徒劳,它们的身影一掠而过。然而,为了复兴号这十几秒车程能安然畅快,建设者们付出了太多太多……

“‘世事至棼也,然衡其究竟,每败于易而成于难’——詹天佑的名言镌刻于詹天佑纪念馆门前,也激励着建设者建造冬奥桥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

百年传承,冬奥启航。冬奥交通枢纽关键节点上的16座钢桥,要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完成,难度可想而知。

无论是京张高铁官厅水库特大桥和延崇高速跨官厅水库悬索桥,还是以“五环桥”为代表的众多景观桥,在结构形式、桥钢材质和组装焊接技术工艺等方面都有突破性提升。而高寒山区施工工况异常复杂。“世事至棼也,然衡其究竟,每败于易而成于难。”——詹天佑的名言激励着建设者。

在山海关公司本部,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地转化绘制工艺图纸;公司研发的世界第一个桥梁焊接机器人,曾经成功应用于港珠澳大桥钢箱梁制造,如今又在冬奥桥上大显身手;“绿色冬奥”理念和确保北京饮用水源地不被污染的特殊要求,促使山桥人创新施工工艺,岸上拼装钢梁节段,再运送到湖心吊装就位,最大限度减少水上作业,避免杂物对湖水和生态环境造成污染;桥上全部采用环保型涂料,不对水质造成任何污染;从项目初始,就聘请第三方水质监测单位进行实时监测……

距本部400公里的项目部,是公司派驻怀来桥址一线工地的先锋团队。多次接待过我的80后项目部总工程师谢道璇,把京张崇山峻岭间的七百多个日夜概括为“与冷、急、险的搏击”。“想想吧,4月26日还在下雪,而冬天最早一场雪是9月15日。”满足施工条件的期限十分短暂,工期怎么保?!

每次协调会上,项目经理们的脸上总是透着急、急、急的火气和冷峻。京张高铁急,延崇高速急!会议似乎只围绕这几句话进行:完成到什么程度了?能不能完成?到底什么时候完成?完不成的补救措施是什么?不要理由、不要借口,只要解决办法!

多年参与桥梁工程建设的经历使我深有体会,“急”是这些年来中国桥梁工程建设的特点——没有不急的工程。“京张铁路官厅水库特大桥全部架设完成用了不到8个月,1.6万吨工程量啊!而我六年前参建的一座铁路桥,3年完成了2万吨,这一比速度就出来了。”小谢回忆说,“延崇高速更是急,10个月完成3.8万吨工程量,现场协调的人,每天都处于崩溃边缘”。

刘岩和小谢喜欢把那段惊心动魄的日子,称为“激情燃烧的岁月”。冬奥桥项目结束后,具有二十多年桥梁建设经历的刘岩又被派往南京常泰大桥,小谢则在青岛桥项目上。他们说:“看着漂亮的奥运五环,橙红色的钢梁,心里美啊!尽管仍在做工程的路上,抛家舍业,但我们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

“2018年以来,我曾无数次沿八达岭高速穿越道道雄关,那时,就十分关注这段高铁高架桥的施工建设。先是平地座座墩台浇筑,接着擎天巨柱拔地而起,而后可看到架桥机轻松地把片片巨大的钢筋混凝土梁段连成一线……建设者们风餐露宿,加班连点,以劳动诠释着创造的伟大,以实干编织着绚丽的梦想。”

还有无数个曾为大桥制造添光加彩的员工,至今都没去过冬奥桥现场。“每当看到电视画面里漂亮的五环桥,真想到现场去抚摸一下,哪怕站在远处看看……”

是啊,冬奥桥的每一段每一节,就像他们的孩子,在他们手中温情“怀胎”,眼睁睁被送走,长大了,标致了。尽管秦皇岛与张家口并不遥远,他们也只能在电视上观看——当国家和世界对桥的需求呈爆发式增长,他们每天除了造桥,还是造桥。

此刻,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于北京冬奥会,“冰雪五环”桥、“无限之环”杏林堡大桥、“飞虹凌渡”砖楼特大桥,以及京张高铁官厅水库特大桥等在内具有独特景观的九座大桥,璀璨绽放,惊艳世界。一架架钢铁彩虹,独特的造型设计,沿线的冰雪壮景,为世人留下一段难忘的冬奥之旅。

当你乘坐京张高铁复兴号,意气风发地跨越官厅水库特大桥,只要拿出手机,登上桥梁云平台,这个大桥生命周期的运行情况,就尽在股掌之间。从高速时代迈入智能时代,京张高铁标志着中国铁路树起又一个“智慧桥”的里程碑。

不仅是桥梁制造和运维,5G信号、无线充电、智能灯光调节、无障碍设施……飞驰而过的复兴号智能动车组更让人们直接感受到“黑科技”带来的福利。

百年间,从京张铁路的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再到电力机车、高速动车组,一个个火车头、一列列车厢的变化折射的是中国日益提升的科技创新实力。百年前京张铁路桥梁单孔最大跨度不过30.5米,而现在中国铁路桥梁最大跨度已经突破1092米,成为世界之最。桥梁跨度每增加一百米,都是人类迈出的一大步。

橙色的钢梁,湛蓝的天空,碧绿的湖水,玉立的风电,山脉青黛,冰雪莹洁……它们编织了彩色的梦。山桥红,冬奥蓝。纽带牵魂,桥梦依依……

《光明日报》( 2022年02月09日16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标签: 2021年一条巨龙将崛起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