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0经济哲学(下)

飞兔中文网 16 0

  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朝鲜不敢用,越南不想用,古巴不能用。这就更不用说那些发达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了。

  对于文化,国家的作用在于管理的方面,这就有如对于交通设施的建设与管理一样,国家权力资源本身不应是开车的人。

  从以上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三个阶段中我们类比地看出人类已经从生存文明、生活文明发展到了生命文明的阶段。在国家之间武力相当的情况下,起决定作用的是财富,而财富的获得不能再靠通过战争掠夺了。当今世界现在靠的是文战博弈。什么货币战争、金融战争、贸易战争、经济战争、金融战争、媒体战争、舆论战争、外交战争、心理战争、情报战争、网络战争、文化思想战争、人才战争等等,可以说这是大博弈的时代。

  我们来看当今世界的文化思想战争其本质上仍然是一种受着历史轮回惯性的战争,所谓“文明的冲突”也就势所必然了,任何一方看对方的文化思想都是错的,都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文化输出。而4050经济哲学所显现的文化思想是一种立体的文明,因为这里除了感知和认知这两知外还有“觉知”——三知文明。如果用一个正方体来譬喻:长代表了感知;宽代表了认知;高则代表了觉知。所以“文明的冲突”是因为平面文明所引起产生的,在立体的三知文明时代则是一种“冲气以为和”的心平气和的境界,是一种“冲和”交互而非“冲突”对抗的状态。换言之,在当今大博弈的时代,要最终赢得博弈、从博弈中胜出,除了靠智力方面的博弈搏杀外,在关乎大局和未来方面谁能够走在“智慧社会形态”时代的前面、谁能够正确发挥智慧的作用,谁就能够引领时代而拥有未来。这既适用于个人、家庭、企业、团体,也更适用于国家或国家集团。如此一来,对于现在缺乏智慧的我们来说又如何能够去正确发挥智慧的作用呢?答案就在历史之中,人类几千年来所积累的智慧足够我们当下的运用和发挥,说到这里,我们真应该感谢人类的先辈们受尽了苦难给后代的我们所留下的智慧财富,同时我们也应该有良心为以后世世代代的人们留下我们的文明创造。

  所以,当国家之间在武力和财富实力都相当的情况下,起决定作用的就是文化了。德国人、欧洲人以前自认为比美国人有某种文化优越感,自认为有文化有修养有品味,这种起源于德国的文化决定论是有基础的,而不是空中楼阁。我们从反面知道中国宋明两朝灭亡的历史就是文化落后民族国家反倒是打败了文化先进的民族国家,所以文化决定论在那个时代是不成立的。而在90年代起源于德国的这种文化决定论则是以国家之间在武力和财富实力相当和相对稳定状态下的文化决定论。决定什么?决定了社会和谐与人的可持续发展,而不会因战争或饥荒等等而毁灭。今天我们看看人家德国,无论是面对美国的次贷危机还是身处欧洲的债务危机,都能岿然屹立,德国确实有资格有这种文化决定的自信。有的朋友可能会说是制度的决定性,他会说看看美国之所以强大就是美国制度的决定作用。我们说制度是有很大作用但从历史宏观上看还不是决定性的,从历史宏观上去看内因和外因都会导致“法久弊深”的结果,看看现在的美国已经是积重难返了。

  再是因为历史上和现代世界上有些国家并不是共和制度更不是民主制度,但其国家却很富有,人民生活也很安定。如果一定要坚持认为是制度的决定性,那么只能是狭隘和短暂地适用于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制度比较了,那就是:资本主义国家未必都个个富有,但社会主义国家却是个个贫穷。有人可能会问了,那又如何解释现在的中国现象?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可现在并不穷呀?是的,中国现在已经从以往的“一穷二白”快要变为“一富二白”了,也就是说,在经济发达使人们富有了之后,便是文化精神方面的建立提升进而是影响国家社会的结构与形态的演变。中国现在还是属于一种旅途上的体制,还远没有到达有定论的终点、还在演变之中,而演变的终点形态很可能既不是民主的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再是 的社会主义国家。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推论出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国家样式,但却可以预言这将是人类社会最为先进文明的国家形态,因为这一预言的根据是建立在有最为先进文明的国民——新人类这一基础之上的。所谓最为先进文明的国家形态是相对于现在所有国家的形态而言的,并不是说只有中国才可以实现的,那时的人类文明已经是一个普遍统一的文明了——新人类文明,所以每个国家都有份的只是时间上有先后而已。

  在生命文明阶段,一切都将服从和服务于生命,这就如同处于生存文明阶段,人的所想所为一切都是为了能够存活下来一样,生命文明阶段人的所想所为都是以生命的健康与生命的超越为导向的。

  我们看到了德国人的文化自信,但中国人的文化自信还远远没有建立起来,因为真正的文化自信是源于对文化的自觉,而不是盲目自大和迷信,什么大中华、大日本和大韩的叫法都是自我陶醉的自我迷信。你看人家美国微软公司世界排名第一,可名字却是透着即微小又柔软,多谦虚!当然这是说个笑话了。什么是文化自觉呢?获得自觉的前提是理性反思的能力和道德反省的能力。前西德总理勃兰特在犹太人死难者墓碑前的谢罪一跪,就是理性反思与道德反省能力的高度显现。而我们东方人,当然也包括日本人,对被自己迫害至死的死难者在不得已的时候轻描淡写一下,更别说真切的反思反省和悼念了。一个人、一个人国家、一个民族如果缺失了理性反思与道德反省的能力,其结果就是以耻为荣,到头来受害的还是自己。换言之,胡锦涛先生的八荣八耻开列的是不错,但又奈何社会上的风气使得人们以耻为荣呢?因此也可以说中国文化强国的建立宜从反思反省自己的历史开始,要首先竖立起反思反省的社会风气才行,并使这一风气成为文化的内涵和基础。说到这里不由得使人想起这么一个真实的故事,说的是一个贪官贪了很多钱并被判了死刑,在临刑前有记者前往对他进行了采访问他最后还有什么要说的话没有,正如大多数将死的人一样,他说自己现在很后悔。记者又问他后悔什么,他说自己家里还有十六瓶路易十三没有喝呢……。这个故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当代中国社会以耻为荣的价值观念以及在反省文化上的极大缺失。

  所以,中国要想建立文化强国、要文化自强,就要有文化的自信和自觉,每个人都要有对自己历史和现实的深刻反思和真切地反省,而不是寄望于时间可以冲淡一切痛苦的记忆。要知道,孔子所说的“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所指的是自己对于别人而言的,对于自己的过错还是要说一说、还是要咎一咎的,否则世界上还需要有“忏悔”一词存在的必要么?

  譬如说目前中国周边的一些国家纷纷扰扰的,我们不能只是一味地埋怨别人的不是,而是应该内省地找到自己方面的原因。这就如同孩子的教育问题,孩子是否规矩懂礼、孩子的好坏都是家长的责任与教育所在。孩子不好,家长首先应该反省自己、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完善自己,家长在言传身教中慢慢影响孩子,这是教育的途径。中国与周边邻国也是这种关系,换言之,中国有这个教育的责任,这个教育就是中国文化的吸引力与感召力。反之,一个国家的文化风气如果是以耻为荣的话,那么无论这个国家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富有、军事多么强大,而这个以耻为荣的文化内忧都必然会招引来外患与挑衅的。所以,国内的人普遍认为一个小国敢于挑衅中国是受到了美国的撑腰和唆使,这只是看到了事物的表面,美国没有这么大影响力的,这是夸大或是误解了美国的作用。如果美国真有这个坏心眼,那么美国和小国伙伴们所默契、所共同依凭的是看透了中国目前糟糠的文化状态。这就好比人们可以尽情嘲笑一个非常有钱人的言谈举止一样,因为这个人就是个暴发户,令大家不想笑都难。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我们也不必过于悲观,虽然目前中国还远远没有建立起文化强国,甚至还没有真正起步,但中国有五千多年的文化老本放在那儿,而且这是当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文化财富,当然,这个文化财富是属于全人类的并且将造福全人类的当下和未来。

  可是,对于当代人提笔忘字的老中青来说,面对浩如烟海的五千多年的老古董文化,竖版古文而且还是繁体字,这真是蛤蟆吃天——无从下嘴。不要怕不要慌,有人已经把这些通通地整理出来了并且还进行了现代化的解析。大家可能会想如果有人真能够完成这项工作,那一定是大神级的人物,没错这个人物就是前面给大家介绍过的南怀瑾先生。你读他的书会感觉浅显易懂引人入胜,不过当你读过几遍、十几遍以后会发现原来自己所认为看懂的东西其实自己当时并不是真懂了,这就是俗话说的“书读百遍,其义自现”的道理。可以说任何一个人如果真正愿意超越自我,从一个凡夫俗子到成为一个善人贤者乃至圣人的成仙成佛的途径和程序南怀瑾先生在书中都详细讲到了。

  你不要一听成仙成佛就感到这是迷信把肚皮笑破了——都什么时代了?21世纪还谈这个?!简单地来讲,其实所谓的成仙就是二十多年前发生于美国的生命科学、认知科学以及生命哲学中所关注的生命问题。生命可以自主,一个人可以自主自己的梦境、可以自主自己的生命和命运、也可以自主自己的灵魂;而所谓的成佛就是生命的自觉,一个人可以自觉地获得超越意识的智慧、证明到宇宙和生命的根本、使生命时常处于觉知清醒的境界,这不仅限于物理世界的生物生命之人也涉及到了人死亡之后灵魂的觉知清醒及自主状态。灵魂?这在科学上是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东西,为什么要研究和实验呢?告诉你吧,生命科学不同于自然科学,同样自然科学也不同于社会科学,各有各的范畴、各有各的对象、各有各的途径方法、各有各的规律和程序,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一切为科学是举——都用自然科学的原理来衡量评判一切,这恰恰不是科学的精神反而是对科学的迷信。我们需要知道,当今未来的科学与哲学有个趋向,那就是科学与哲学的结合、科学技术与哲学技术的结合。

  以中国文化中的儒释道三家来讲,其宗旨与核心都是指向了“天人合一”的境界,也就是个体生命与宇宙万有暨全体生命同体合一的境界;也就是自我自主,自觉超越的自由自在的境界。

  现在我们来说说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代表——美国。美国人每年的医疗费用是2.8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大约近18万亿了。中国能走美国式富裕的道路吗?显而易见这是绝不可能的。目前全世界的医疗费用开支和军费开支一样都是巨大的浪费。西方的西医有卫生,中国的中医有养生,可以想见,将来任何一个国家如果将中西医结合、如果走生命修行的文明之路,可以断定这将可以普遍提高每个人的生命健康水平、可以大大提升每个人生命的生活质量从而可以大大降低医疗费用的支出。除了疾病之外,人们还一直在讨论死亡的问题,譬如安乐死的合法性问题。现在美国对“生前预嘱”——有尊严的死亡也立法了,目的是避免延长病人的痛苦和巨额的医疗资源浪费。在中国文化中自古以来都是以“寿终正寝”和“无疾而终”地结束生命为标榜的,所谓“寿终正寝”,是指一个人的生命自然走到了终点,在自己的家中死去了,而不是因疾病或事故夭折或是因犯罪而杀头等等中断的生命。所谓“无疾而终”是指一个人无论多大年纪,都是在没有疾病的情况下“老去”死亡,其所表现的特征一般是在睡眠中就“睡过去了”或者像是睡着了坐着就“睡过去了”。所以“无疾而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尊严的死去,而要做到这点,就在于自己一生修行的积累。

  据说平均一个人一生的医疗费用的一半都是用在了生命最后的半年时间里,也就是说现代人几乎都是“不得好死”的、都是在被病痛折磨中死去的。对南怀瑾先生有所关注的人会问了:南怀瑾不也是受着疾病的折磨因患病不治而死去的吗?对于这个问题,在此只讲两个方面共大家参考。一是南怀瑾先生早在一年前以及后来的时间里多次预言性地讲到自己要离开人世了,甚至是达到了精确的日期,这在古人讲是“预知时日”的道行。二是南怀瑾先生患病多日,时间长达一个多月,最后是骨瘦如柴,但当得知医疗已经是黔驴技穷,无法医治他的病、挽救他的生命后,写下“明白。平凡。”四个字,他老人家一盘腿就走了,这在古人讲是“坐脱立亡”的功夫。要知道对于患病多日、骨瘦如柴、且年届95岁的老人来讲,即便以前是有些禅定功夫,这时一般都会垮掉了,而南怀瑾先生却能绝对自主地离开身体,这又是什么境界呢?南怀瑾先生的离世方式和经过给后人以极大的启迪,但其境界却远远不是我等一般凡俗所能窥其雅量的。由此看来,美国对于死亡的“预嘱”远远不及中国对于死亡的“预知”,也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不仅仅是医疗费用的支出,从社会经济的角度看,新的文明还将大大降低各项社会运行成本。因为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人与自我以及团体与团体、党派与党派、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宗教与宗教等等的矛盾和冲突在觉知清醒和反思反省修行的作用下大大减少了,全社会运行成本也必然随之相应地减少,与成本减少相对应的自然是社会财富的巨量增加。由此看来因文化文明的落后所引发产生的现实问题还有这第四个,那就是天量的社会运行成本。

  西方传统经济学的理念认为,人力资本的最大浪费是失业,没错,但这种认识观念是把人看作是一种生产力的要素,这是将人当作是经济循环链条中的一个效率环节、把人当作是一种经济工具,而不是将人看作是社会文明和生命文明的目的。西方文明社会是经济与文化分离的,经济归经济,文化则归属于宗教哲学,社会文明的目的问题不属于经济方面而是在于宗教方面。但在中国,前面讲到经济的古义是“经世济民”的意思,也就是为了人的存在和繁衍生息的社会安定着想的,而不仅仅局限于财富的创造、分配与消费的范畴,换言之,中国文化的经济是一种“利用厚生”的思想精神。所以,未来中国的经济形态应该是一种中西方文化高度融合的结果,即以中国文化为导向、以人为目的的西方经济——4050经济哲学思想。以第一生产力——人力资源来讲,一个人的生产力的大小和效率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但被大家所忽视的恰恰是第一要素——健康,心身的健康。心身健康这一要素和相应的状态对于人的工作和生活的影响简直是太大太大了,因此,失去了心身健康也就失去了生产力、也就失去了人的价值、也就导致了最浪大的费和破坏,这便是健康经济学的观念。所以在4050经济哲学的社会中,手段与目的、工具理性与道德价值才能恰合,对于世界各国的经济建设来讲,只有将西方的经济哲学、本国的社会哲学(文化)以及中国的生命哲学进行有机和高度的融合与统一才能实现各个国家良好的社会生态和自然生态,换言之,经济哲学、社会哲学都应该是为生命哲学服务的——都应该服务于生命价值的实现。

  所以,如果我们以新的经济哲学思想来看,失业还并不是人力资源最大的浪费,因为人的价值实现不仅有家庭社会方面的价值实现、也不仅仅是职业知识方面的价值实现,人还有生命文化方面的价值实现,所以人的生命文化价值的缺失才是最大的浪费和无意义、才是普遍的迷惘与痴迷、才是普遍的无聊与疯狂。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在新的文明社会中所发生的技术性失业同时也是一种就业,就的什么职业呢?显然,与“经济就业”相对应的便是“智慧就业”,即随时随地的修行——觉知。反之,如果我们逆向来看“智慧就业”问题,在时间段上既可以有“经济就业”失业后的“智慧就业”,也可以是“一以贯之”地在“经济就业”的同时将“智慧就业”的理念融入其中,从而使工作成为修行的途径而不仅仅是挣钱的方法。这种就业是兼顾了社会经济和生命价值两个方面的好处的。其原因在于:

  1.“智慧就业”可以提升人的生命健康和生活质量;

  2.“智慧就业”可以降低资源消耗和浪费;

  3.“智慧就业”由于健康水平的提高可以大为减少个人医疗费用的支出;

  由此看来,智慧就业也能够产生价值——提高生产力及生活和生命质量;

  由此看来,智慧就业也能够达到节约资源、减少浪费的经济效果;

  因此对于失业问题我们应有新的思考、新的观念和新的适当的、适合的、适应性的办法。

  我们从另一个角度的论证也能够得出失业并不是人力资源的最大浪费。我们知道中国目前保安岗位的就业人数是400万人,这已经超过了警察的数量。从传统经济概念来看,400万人就业了,人力资源没有浪费掉。但是这400万人的就业所创造的价值又是多少呢?反过来讲,如果在一个安定的新人类文明社会中则可以省去400万人的执勤站岗,可以节省400万人的工资支出和400万人生命的浪费,或可将这400万人置换到能够真正创造价值的工作岗位上去。所以传统经济学逻辑不得不要感谢因为盗贼遍地刺激了保安行业的发达和就业。由此看来传统经济学的逻辑是严密的,但结果却是荒诞的。我们已经知道传统经济逻辑是一种封闭的循环,而这种循环的社会表现则是一种社会风气的恶性循环。你看,强盗以偷盗、诈骗、抢劫为职业就业,保安以站岗执勤为职业就业,大家都就业了,人力资源都没有浪费掉而且就业还很充分,人类的行为就是这么荒唐、人类的现状就是这么荒诞。所以,当今人类的经济发展在本质上看来是一种加速通向死亡的旅途。因为这种发展是没有“适度财富”的边际效益警示的,是受到人的无穷欲望的驱动而滑向深渊的发展。“适度财富”的边际效益警示就如同交通限速警示一样,你也可以侥幸地违规超速,但事故概率的规定性可能会使你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或给他人和社会带来灾难。

  传统经济学的哲学逻辑起点是如何发展经济、如何促进就业、如何保障和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这没有错。但是当人类在进入21世纪的互联网信息时代后,面对财富过度集中问题、奢侈浪费和国家自私这三大问题以及总体上天量的社会运行成本问题,传统经济哲学的理论逻辑显然就无能为力难以发挥作用了,如果再延续地走传统的经济发展道路,那么发展的结果很可能会走向发展的反面,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这时就需要新的经济哲学思想为指导来发展经济和社会。显然,均衡财富分配的途径既可以再通过以往的暴力革命来平均——如果还有效的话;也可以通过传统的提高富人税的改革来平均——如果还行得通的话。

  失业后的贫穷并不必然导致人的异化,因为当今的富人已经异化很深了,显然,贫穷的社会主义与富有的资本主义都不能解决人的异化和社会异化的问题。如果由于技术的发展而产生技术性失业乃至强制性休闲——物质极大丰富社会——人们从劳动中被解放出来而又没有精神文明的滋养,那么人类的情形将如《黑客帝国》中所说的那样在“没有痛苦的世界,没人习惯这种生活,整批人都死亡。人类是透过痛苦和苦难来面对真实,所以完美世界是场噩梦…….。”,人们普遍感到无聊,但这明显是按单一的物质文明的逻辑所演绎出来的情境。其实,我们应该意识到在互联网信息时代,人从工作劳动中解放出来是一种有如摩尔定律或是重力加速度式的加速度发生的过程,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人失业。换言之,未来工作岗位由于智能机器网的作用,所需要的人数将越来越少,失业人数与就业人数的比例将加速拉大。做为个人,你不要指望选择什么职业以便于自己的就业从而可以逃避失业;做为国家也不要企图用什么方式增加就业,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要把工厂从中国搬回美国以增加就业等等,这都是在小打小闹。因为在智能机器网替代人力劳动的大趋势中,一切应对失业的办法都是徒劳的、反抗是没有用的。反抗失业、对抗失业是人们固有观念所产生的惯性思维。现在的人类不是积极地准备欢迎新时代的到来反而是普遍地迷茫、恐惧、慌乱和对抗。以旧的观念来看,在智能机器网的时代,即便人人富有,但缺失了工作便好像失去了意义一样地无聊,其实,欲望才是意义的所在。人的思想行为都是受到欲望的驱动,而人的欲望分为物质欲望和精神欲望,显然,在满足了物质欲望的智能机器网时代,人的欲望只能是指向精神欲望方面的发展。如要理解《黑客帝国》“也是意义规定了……约束我们的意义”这句话,我们只要找出什么意义能够规定和约束人在无限精神欲望上的追求,便可顺应、适应、享受和利用智能机器网时代的文明。传统上人们的精神满足普遍地以物质财富的名利来做为标的和标示,也就是精神的物化,以物质财富的获取、占有和掌握分配权、慈善权为欲望的满足,在智能机器网时代,人的欲望满足和人对自身意义的认知则在于自己的生命——生命的健康与生命的超越,换言之,唯有自我的生命意义才能规定和约束人的无限欲望的意义。所以,对于“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的今天理解,并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有一架飞机,每个人都有1000平米的居住房间等等庸俗化的丰富,而是广义上的:

  人们彻底从劳动中解放出来而获得——自由的丰富;

  每个人生活都有充足的物质财富和良好社会保障而获得——安定的丰富;

  每个人都以实现生命意义为终极欲望和价值而获得——发展的丰富;

  届时,人彻底从劳动中解放出来后的再工作,是人自愿自由地迎合自己的兴趣所从事的劳动和工作,而不再是被动地为了生计而劳动,这便是正在到来的智能机器网文明时代的特征,在这个时代,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实现了统一,人类文明也就成熟了。所以,只要人类在4050经济哲学和建健文化等方面有了充足的精神储备,那么即便是劳动工作岗位都被智能机器网替代了,又有什么可恐慌恐惧呢?又有什么不值得人类庆幸和高兴呢?

  看到这里,如果有的富人富豪受到启发想用自己的钱财在文化方面做点事情和贡献,那么又如何进行呢?首先要明确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来到了:

  信息社会——哲学与修行——文化——交流——智慧社会形态;

  所以你既可以是自己组织开办自媒体或是收购电视台,也可以是赞助自己感兴趣的自媒体或是电视台的某个特定栏目。但在形式上均应采取网络视频、音频方式以保证资料方便、重复和免费的使用,其次是要演讲与交流并进。在内容栏目的开列上则有(仅供参考):

  一. 对南怀瑾先生的著作声色俱佳地、有声有色地、如讲评书地、丝毫不差地再讲一遍;(可以通过多种地方方言、民族语言、外国语言进行视频演讲或动漫形式?)

  二. 对南怀瑾所开列的书目进行演讲;(语言同上)

  三. 道家故事、佛家故事、儒家故事的演讲(语言同上)

  四. 禅宗历史、人物、公案的讲演(语言同上)

  五. 西藏密宗的历史、人物、案例的讲演(语言同上)

  六. 一切有利于生存的知识技能、一切有利于生活的知识常识;一切有利于生命健康与超越的知识、技能、经验、教训、理论等等,都可以在甄别论证后开列——讲演与交流;

  七. 针对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国家、不同地域民族等的不同形式和内容的讲演与交流、动漫与影视创作;尽可能地达到寓教于乐的效果;

  其实贫困与疾病并不可怕,可悲的是人缺失了一种信念和耐力;缺失了一种希望和改变命运的途径和方法;缺失了一种打破和超越贫富交替、治乱轮回之宿命的智慧,这种轮回的宿命既是个人的又是家族的,既是企业的也是国家和民族乃至人类的。因此,我们是否应该把慈善事业的立足点放在三知文明的文化——建健文化之上?

  从生命角度来看,当今人类的特征是即营养过剩又营养贫乏,过剩的是物质食物,贫乏的是精神食粮,这种不平衡是一切问题的产生之源。由此看来,4050隐退只是生命中转期的选择点,而要做到真正的隐退就要从少儿时期开始补充精神食粮,开始学习、开始思考、开始修心、开始练习,否则即便是年届4050的时候身能够退下来,但很可能是沿着自己已经形成的不好习性的巨大惯性而了此一生。

  在21世纪如果这个新文明时代得以实现,除了智能机器网的物质基础外,必将是通过每一个人对于道德财富和适度财富的自觉来实现的。这种对于道德财富和适度财富的自觉经济则源于新的生命价值观念的建立。所谓的“道德财富”是指个人、企业和国家在财富的获取、积累和使用过程中的良心感,道德感、法律感和从容感,而所谓“适度财富”的多少,则全在于欲望的大小或社会与生活的需要。

  最后,我们要说的是:人,就是问题;人,就是答案。

  (待续——后记)

标签: 七位高人预言未来圣人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