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与湖南人种(转载)

飞兔中文网 26 0

  湖南与湖南人种 (点计数:32)

  作者:何易 士柏

     说点实际的吧。在下接触过许多在外的湘人,始终感觉现在的一些湘人多不如前辈。说难听点,若阿Q,吾不胜其羞也,不胜其忧也!

   平心而论,身为湖南子弟,对湘中人事之历史和现状,还算比较清楚。现在,我也以一个湘人的身份,与列位各省学友及湘中子弟共同聊聊。如觉话语入耳,也不枉在此一遇。

   湖南和湖南人,的确是很特殊的一个地域、“群体”。据我曾经看过的一篇网文上说,湖南人有苗族的血统。从历史上的多次迁徙,从楚文化的自成一体,其中可以看出湖南人蛮悍,忠烈,勇毅的传统延续,生生不熄。

   湖湘地带多山泽,人民很勤劳,耐吃苦,聪明。这些特点,别处也存在,但这些优点落在湖南人身上,似乎体现得更鲜明。湖南自古就是农业文明的社会,民俗风情醇厚。近代无什么工业,商业也不发达。大商人没有多少。湖南人偏爱政治,文化。独于经济起步较晚。这是很不足的事情。近代以曾国藩等一批仕子的崛起,其实也有其地理和历史背景。曾办团练,以儒教为精神支柱,唤醒了汉人的民族意识团结意识,复为清廷所用。笔者十分敬佩这个人一生的行状,作为个人修养的典型,曾可以为百世之楷模,当无疑义。“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他似乎都圆满了。毛、蒋自称尚未及此,可见真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应该说,所有湖南人都会为湖南出了这么一个奇特人物而感到自豪。然而这也是一个特例,特定历史环境和造化的产物。

   说到湖南,就必然谈到湖南人才。的确,“唯楚有才”(尽管有人考证此话并非指其字面意义)不是句虚言。笔者研究过湖南人才,觉得现在对这个课题的研究一直存在盲区。不少学者考虑问题多半从历史和社会学的角度,这些意见,至今仍影响着我们,左右我们的看法。

   楚地缘何有才?而且还是“唯楚”有才?据笔者多年思考,今天也愿与读者诸公一道来尝试揭开这个谜底。因为是随意的探索,故也请各路高人指正,切磋。

   1995年~1998年,因为多次返湘,得有机缘走动,去湖南各处走了一大圈。其时,我正在读堪舆学方面的书籍。对名人的成长历史和风水的关系,已经开始注意留心。文革年代,这些旧文化,理所当然被当做“四旧”禁锢。等到大学读完,改革开放,思想慢慢解冻。“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才渐渐明白许多过去没有搞明白的事。

   湖南有两个震撼中国社会、历史的人才。一是曾国藩(1811~1872);二是毛泽东(1893~1976) 。而这两个人才的旧居,相距也只有100华里不到。曾在双峰,毛在韶山,这两处地方,旧时都归湘乡县管辖。两人可谓同乡。在历史上集中了两个如此厉害的人物,委实是件奇异的事。我一直有种深深的困惑,硬是不信“革命造英雄”的道理,非欲劈砖破瓦探点究竟出来。

   在曾的老家双峰井字镇荷叶塘曾家大屋转了圈。(儿时去过,记忆不深了)。曾家屋后有座奇特的山峰,形状如雄鸡啼鸣。气势非凡,古书云:“后靠明山当掌权”,明山即是形状秀丽或树木茂盛之山。而曾居住的地方,地形也在三湘之中湘,湘中形胜历为聚精藏气之所在,湘中为汇聚之地。尤记小时家中老人谈过曾的传奇故事,至今未忘。据说,曾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梦见一条大蟒蛇从空而降,当时骇得惊醒。传说曾是大蛇精转世投胎,老人很迷信,深信不疑。不过,事实是曾一生为皮肤病所苦,读书从军,每逢空闲,总将身上皮肤搔来搔去。传说他的身上有层“蛇皮”(大约是现在医学所谓的银屑病吧)。至死没有褪掉。

   毛的传奇史则更另人匪夷所思,借次机缘,顺便讲个神秘故事各位听来,以备夜间惶恐无聊之际解闷~~~

   很久以前——那是毛少年时候的事情。

   某年大旱,父亲毛顺生领着毛去田间劳动,路上,刚好看见一个晕倒昏迷的中年男子,毛家人心地善良,好意将其背到家中救治。经过调养,半月后那人恢复了健康,自然对毛家感激不已。说道:我这条命搭帮(湖南话:意为多亏了....感谢的意思)了你们,没有你们哪里有我的今天。我看了半辈子风水,为自己选了一块上佳的宝地,但我知道今后无福消受。今将它转予你们。此处,葬人而后,未来会出一位圣人天子,贵不可言。但山型不可破,轻则损人,重则夭亡,切记,切记。言毕,叮嘱一番,遂往他处而去。

   这位堪舆家,民间风水大师,绰号唤做“不过五”,原是湘中民间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因其观坟推察寿夭穷通十分简练干脆,准确惊人,且语言极其精短,往往不超过数语,所以得此绰号。此次遭遇,似乎是某种天意?

   毛顺生终生非常迷信。于是,按照他的交代,在一个月色当空的秋夜,悄悄做了件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把祖先的骸骨从原来埋葬的坟墓中取出,是夜葬到指定的后山一处名唤“常娥奔月”的穴形。传说,葬下的一刹那,天地间微微震动。(对无神论者这几乎是荒谬的)据湖南地方志记载,本世纪初叶,湖南确有过3~4级小地震(有研究兴趣的读者不妨探究一番),半夜,毛葬完回到家中,打着煤油灯向熟睡的几个小孩子一一看过去,吃惊地看到其中一个小孩面容姣好,宛若女孩。原来,“不过五”交代过:男生女相的那个小孩子,今后便是开国君王。

   迁葬之事,毛顺生到死也没有和人说。后来不知道怎么秘密泄露,大概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一次国内革命战争,蒋介石要破毛的祖坟风水,令湖南省府 何键派人前去挖坟。不料,到了韶山冲,四处问人人皆不知。杀了几个人,然后撤兵;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开始,蒋不甘心毛的势力长大,认定毛会成为他的死敌,遂又密令湖南军界心腹再往韶山掘坟,这一次,满山搜索,挖了不少坟,也没有找到。于是又无功而返。自此,毛的祖坟事,成了蒋的一块心病。到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蒋目睹毛的力量已经足以与之匹敌,更坚决地相信自己的判断:毛祖坟不除,江山终必易手。密令一个连的亲信部队开往韶山,驻在当地。找了多日,未有结果。于是,蒋大发雷霆,着令运输几卡车TNT炸药,将后山一里多山脉节节炸烂,万幸没有炸掉毛家祖坟!但是,“龙脉”背脊已然伤及受惊。这一炸山的做法,虽然没有成全蒋的愿望,毕竟造成了影响,损及了毛的后半程运命! (玄~~~)

   由于这一风水上的破相,“嫦娥奔月”的速度加快。按照风水家的预言,国共决战,将以划江而治的形式,再行争斗三十年。不料“风云突变”,有了变数,三十年需要解决的问题,三年便告结束。1949年,毛打败了蒋的800万军队,宣告了蒋家王朝在大陆统治的灭亡。江山真的易手!蒋的担心至此成了现实。

   也由于这一重大变数,毛家祖坟破相,“嫦娥奔月”速度加快,不但很快结束了战争,连毛建国后历次政治运动的次数也很频繁,“疯狂”不已。仿佛“奔月”的速度飞快,热血时时沸腾!三反五反,社教,反右倾,文化大革命......毛很难控制自己的革命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他的后期,中共中央已经明确做了结论:三七开。他前半生的功绩,如有神助!英明无比。而后期则判若二人,让人真真费解。如此对比悬殊,几乎不可能从社会学,政治学的角度得到令人完全信服的合理解释。研究毛泽东的国内外专家的著作非常多,毛学也拥用相当的市场。

   被称为“迷信”的堪舆学,十分博大精深,非一般社会学识能够解释清楚。这些问题,我想,今后如果学问发达,会有人来重视的。这个故事的玄学意味很浓,权且“姑妄言之,姑妄听之”,聊备一说吧。

   回到最初的话题,“湖南人种”到底怎么样?我的结论是,缘于地形地脉地气的因素,在长期的地理人文环境影响和苗族与汉人的通婚结缘中,湖南有相当的地区产生了不同别省的人的特殊性格,思维特点。湘中文化悠久,人文历史传承未受到根本性摧毁,尚保持住先古文明的某些优秀成分,因此,其地确实尚文亦崇武,可以称为是优秀人才的成长地(并在今后若干年,在湖南人后裔与其他省份的融合通婚中传播给别处)。某些品质得血缘影响,表现出不服从“中央集权”的野蛮个性,敢于反叛,斗争,而且,湖南人的身上,似乎天然具有一种“不信邪”,敢于打破一切陈规的习性(实际上分析是对长期封建专制的原始抵触,正好吻合了近代革命发展的需要)。这些类似的特点,成为湖南人才的鲜明标记。

   但是,笔者长期来并不随意赞同众多“湖南人”片面狭碍的“自傲自闭”观点,也不隐瞒个人对湖南思想特色优势的认可,非由其他原因,更不以自己是湖南子弟要说湖南好话而畏惧网上开罪他省网友诸君。原因:湖南,是中国的一份子;湖南人才得天时地利,有光荣传统,但时势变易,条件和机会均等,不努力只能落后,“此一时彼一时” ;湖南人也有不少缺陷:骄傲,顽梗,小处不检,不善与人融洽,不懂经济操控之术,报复欲强。论经济手法,不如闽粤高明;论治家生活,不如苏浙善学;论科技创新,不如北方勇猛;论文化浑厚,不如齐鲁人文.......等等。有其优点就不免缺陷。

   湖南子弟往往有拯救中国的志气,可贵!生为湖南人,愿做中华鬼的英雄豪气,可敬!是一个湖南人,懂得心怀天下,时刻不忘危亡,立誓为强大中国而贡献的胸怀,品质,吾衷心击节喝彩!但也未可忘记,湖南人的真精神,是正气干云,胸怀广阔,容纳天下!面对强权,决不妥协!在民族之林,当为民族表率。如果以为自己是“湖南人”而妄自尊大,则纯属蒙昧无知。湖南人的尊称,不是随便什么人好滥用的。我所尊敬的湖南人,是象所有我曾经心仪的伟大人物那样:自尊自强,为中华民族作出贡献的湖南人才。至于一些“湖南人”的偏激自傲之辞,鼠目寸光之举,无知颟顸,乖张孤僻......则离湖湘流韵相距甚远。

   可喜的是,湖南人的大量优点在性格中具有很大的兼容性。顽梗中蕴藏坚韧和灵敏,锐气英敏中包含冷静、朴实,刚强中潜伏柔情与真情,勇猛胆量中充满洒脱、自信,平贱中不坠信仰、骨气,愤怒火爆中捎带机智与幽默,孤寂冷钝中自嘲自敬,失败引退后立誓复仇,决不言败!欢乐成功时意定神清,殊少骄横,舟上的渔夫和登基的皇帝老儿相对吟咏,未觉卑怯,读书的士子离难外乡,也不望家乡的父母鸿雁传书,怀思绵绵.......

   湖南人也许是我所见过的各地人中最难以描述的人群。但是很坦白的说,时移世易,“古风”渐落,深以苦闷!更深恐中国未来失去一头倔傲不驯的雄狮而无限担忧!

   日本国当年欲灭绝我国,唯因有湖南人存在心藏畏惧而至仰天长叹!!此固不可尽为湖南之功,但国共军队将领之湖湘籍人占据多数,指挥决策有力,同仇敌忾,相互激励,与各省之子弟团结融合,一致御敌于国,实不无功劳。历史可证,有目共睹!

   话说湖南,礼敬湖南,盖因其复兴中国之元气所宗!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才是湖南人应当永远保持的作风,时时鼓舞自己的士气是非常重要的!能否保持精神上的永远的不可战胜,也许是衡量一个民族是否优劣的标准吧。而湖南人要恢复往日的光荣,也许不必狭隘的封闭,反倒应该抛弃精神上的负累,应该作为这个民族的先驱者,在新的世纪来到时,重新开篇,再创“湖南胜,中国兴”的世界奇迹!

   祝愿:“湘人无敌,中国有幸”!

标签: 七位高人预言未来圣人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