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吴卫国教授:中部崛起要畅通长江上的高速公路

飞兔中文网 28 0

极目新闻记者 李碗容

通讯员 杨光照 戴静雅

对话人物:吴卫国,武汉理工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国家一级重点学科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173基础加强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武汉理工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绿色智能江海直达湖北省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绿色智能江海直达船舶与邮轮游艇研究中心总工,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兼任国家海事专家委员会常委兼船检技术委员会主任、国家“国防基础科研计划”专家委员会委员、教育部科技委学部委员、中国船舶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中国船级社(CCS)技术委员会委员、英国劳氏船级社技术委员会委员。

对话吴卫国教授:中部崛起要畅通长江上的高速公路 第1张

武汉理工大学船舶与海洋工程国家一级重点学科首席教授吴卫国

对话背景:

很多人坐过高铁复兴号,对于长江上的“复兴号”你知道多少呢?近日,被誉为“长江复兴号”的“汉海5号”轮正满载货物,从武汉出发,驶向上海洋山港。武汉在内河航运、船舶设计制造中有着丰富的历史,今年投用的“汉海5号”轮标志着长江内河航运发展迈入新时代。极目新闻记者独家对话“汉海5号”研发团队负责人、船舶与海洋工程领域资深专家吴卫国教授,畅谈长江内河航运发展。

江海直达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记者:“汉海5号”为什么被称作“长江上复兴号”或是“内河航母”?

吴卫国:“汉海5号”与原先的货运主力船型相比,载箱量翻了一番,最大载重量约为16800吨,可装载1140个标准集装箱,单箱日均油耗比之前航线上的船舶降低23%以上,集装箱运输成本下降30%以上,是全国内河最先进、最大装载量的江海直达集装箱船。

我们从2017年开始启动建造汉海系列的江海直达集装箱船,“汉海1号”“汉海2号”“汉海3号”“汉海7号”“汉海5号”陆续投用。

过去受航道和水深等条件限制,万吨级的大型船舶不能由南京直达武汉,我们现在5艘船能够常年从长江中下游航行到沿海,还是千箱级的集装箱船,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使得长江中游地区更好地牵手长三角地区,融入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

对话吴卫国教授:中部崛起要畅通长江上的高速公路 第2张

吴卫国工作中

记者:普通人还不理解,江海直达难在哪里?

吴卫国:长江上船舶的操纵性跟海上的船舶的耐波性是一对矛盾,这是个世界难题。江段具有波浪小、航道窄、桥梁多的特点,所以江船的核心问题是操纵性。长江上航行的船舶,它需要调头转向自如,码头停靠方便,还需要防碰撞。但在海上要抗波浪,要劈波斩浪。

这两者如何结合?我们团队巧妙地将耐波性和操纵性结合,发明设计了一种特殊的艏型,实现了在海段能够劈波斩浪,在长江里也能自如转弯。我们设计的江海直达船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的一次突破。

做研究要乐于和服务对象做朋友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做江海直达研究的?

吴卫国:江海直达这种运输方式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是我的心愿。我有幸全程参与见证了我国江海直达运输方式的发展和科研。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国家科技攻关计划就提出了江海直达,设立了第一个科研项目。从“八五”“九五”到2002年自立项目、2009年、2014年国家高技术船舶科研计划……这个项目一直在研究,我也一直在尝试应用。我们不能出了专利、成果,就把这些写在纸上,锁在书柜里,要响应国家号召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实现研究成果转化。

记者:但是听说第一艘江海直达船下水试航的时候,您没有去现场?

吴卫国:我开玩笑说自己不敢去。其实是手上还有重要工作,另外对试航成功也很有信心,所以是让团队技术骨干去的。出发前,我叮嘱一定要认真听船长的反馈,仔细做好记录。老师回来跟我说,船长很满意,他开了20多年的船,开这个船在海上一点抖的感觉都没有。船长还说这个船那么大,开始他很谨慎,但没想到比原来的小船还好开一些,启动船和靠港时都掉头自如。听到船长这么说,我就安心了。

对话吴卫国教授:中部崛起要畅通长江上的高速公路 第3张

汉海5号江海直达船

记者:您为什么这么重视船长的意见呢?

吴卫国:实践出真知。我们做研究就是要跟一线的人员多沟通了解实际情况,我的研究都是不断根据实践来调整和改进。以前也有江海直达船,船长经常跟我说,一进入海段就有些不敢开船,就让船慢慢漂。最初我们以为海段失速是因为螺旋桨出水,但是后来调研中我问船长,他说不只是因为这个。那次谈话让我感受到理论没有和实际结合是不行的。

后面做研究,我一定要去实地调研,去听听船长、船老板怎么说,有什么建议。你设计的船是给他们驾驶,要乐于跟他们交朋友、打交道。

龙身腾起要靠长江上的高速公路

记者:现在公路、铁路和航空运输都很发达,长江内河航运还那么重要吗?

吴卫国:这是当然的。因为大宗物品选择船舶运输是成本最低,最划算的方案。近年来,国家层面上高度重视长江内河航运的发展。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武汉阳逻港时提出,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发挥内河航运作用,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

长江经济带省市占中国GDP的总量从40%已经增长接近50%,长江经济带的发展对中国经济发展十分重要。如果把长江经济带比作一条巨龙,那么长三角就是龙头,一只龙眼在上海,另一只在宁波舟山。龙头长三角舞起来,龙尾成渝经济带发展,龙身湖北再一转动,腾飞指日可待。

记者:您怎么看现阶段长江内河航运的发展现状?

吴卫国:虽然我们一直在发展,长江上的船舶运量已经是世界第一。但长江黄金水道开发仍存在不足,依然需要继续发展。我们长江的运输效率排在莱茵河和密西西比河的后面,还有很大发展潜力。

另一方面,目前长江上的民营船舶占了97%左右,个体户居多,多是夫妻船,运输效率、环保、安全这些都难以保证,缺乏标准化。好比我们的长江上修了一条高速公路,但是这条路上既有拖拉机,又有小货车,又有自行车,也有卡车和小汽车,自然会影响效率,污染物排放也比较高。

记者:江海直达船研究正是破解目前发展瓶颈的手段吗?

吴卫国:我们做江海直达船第一是实现大型化,第二是实现绿色化,第三目标是实现智能化,最后按照要求实现标准化。四化的实现可以为长江整体的航运效益带来引领作用。

长江航运整体实现四化以后,运量会大幅提高,安全性、环保性也会大大增强。对全国的物流体系,对周边的经济发展都会有巨大的促进作用。受益的将不仅是沿江省市,而是对整个中国的经济非常有益。

未来能从武汉坐船到普陀山游玩

记者:具体到湖北和武汉呢?未来前景如何?

吴卫国:武汉是中部核心城市,武汉的发展直接影响到中部龙身的腾起。

武汉因水而兴,因码头而旺,有发展内河航运的良好基础。除了航运基础设施,武汉在科研方面的优势更明显,有很多高校和科研院所提供技术支撑。比如我所在的武汉理工大学,从做船的设计建造,到管船的海事船检,开船的驾驶,靠船的港口码头设计,全流程的人才都在培养,这在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少有的。

未来,武汉不仅做江海直达,还会和远洋航运相结合。比如武汉开通了直航日本的航线,使得这条线路的运费成本降低了一半以上。未来,日本运送物资到欧美国家,可以先到武汉,再经过汉新欧铁路到欧洲的港口。这样运输时间比原本的航线将节约18—20天。这样的模式成熟了,武汉可以有类似新加坡的港口地位。

记者: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呢?航运发展会给我们的生活将带来哪些改变?

吴卫国:航运的低成本特点,当然会让老百姓也受益。比如谁家里要装修,或者一个企业要装修,需要采购沿海地区的装修材料。通过船舶配合现代物流体系,运输成本是最低的,我们的采购成本自然也会降低。

另外,我们也可以把长江的旅游发展得更好,如莱茵河上的维京游轮,游轮游艇的开发可以把江上、海上的景点串联起来,老百姓可以玩得更快乐。

记者:您的意思是江海直达船不仅是货船,还可以作为游轮?

吴卫国:技术是基础,我们现在把江海直航的基础性研究做好,它不仅仅可以应用于货船,我们也可以做游轮游艇,给老百姓增添一种游玩新方式。比如将来可以开通从武汉到舟山再到普陀山的航线,沿途旅游。游轮游艇本来就是度假的一种方式,这是其他交通工具替代不了的。接下来我们团队会继续围绕绿色智能江海直达船舶与邮轮游艇做攻关,我自己还有一个工作重心就是做好传帮带,培养好学生。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报酬。24小时报料热线027-86777777。

标签: 2021年一条巨龙将崛起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