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童教授论版本署名

飞兔中文网 128 0

  建国初至1981年,全国普及本《红楼梦》是以程乙本为底本,俞平伯、启功等四人注释的。1953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署名曹雪芹著。1957 年周汝昌等人对此本又做了校订标点,改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署名曹雪芹、高鹗著。此本1981年停版,2018年又出了套纪念版。198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是以袁水拍为组长,冯其庸、李希凡为副组长,用庚辰本为底本校注的。署名依然是曹雪芹、高鹗著。2008年冯其庸负责第三版时,突然改署名为曹雪芹著,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

  几个月前,在messiyun先生的帖子里见到童力群教授回了个帖,说“署名无名氏是红学的进步。”我顺便跟了句话:“署名无名氏不是红学的进步,而是倒退。”本欲与童老师交流一下,结果童教授不予理睬,扬长而去了。我从来不放空炮,话既然说了,就得说出个所以然来。闲着也是闲着,童老师能否赏光?对此问题讨论一下如何?

  建国后初版《红楼梦》注释组以俞平伯为首,可见俞平伯在当时的红学泰斗地位。1920年代,胡适、俞平伯的新红学便提出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分别是曹雪芹与高鹗两个人完成的。三十年后,俞平伯领导注释《红楼梦》时,却只署名曹雪芹著,这说明新红学的理论尚未得到多数学者的认同。1957年署名曹雪芹、高鹗著,可显示出新红学已占了上风。此时的俞平伯已另起炉灶,改以有正本做底本校改,1958年出版过。但此本印发量可能很少,鲜为人知,大概是俞平伯自己不满意,开始重新整理。1962 年完成,因历史原因未出版,俞平伯去世十年后的2000 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了第一版。这些事童教授远比我清楚,希望能不吝赐教,免得误了网友。

  1981 年前,普及本以程乙本为底本,主要的参校本是其它一百二十回印本,将庚辰本、有正本仅列为参考本。俞平伯本和冯其庸本,分别以有正本和庚辰本做底本,主要的参校本却都是脂本系列及其它八十回的抄本。万不得已时,方用程甲本补窟窿。将程乙本干脆弃如敝履。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俞平伯和冯其庸都认为高鹗把《红楼梦》改坏了。我学识虽浅薄,因迷上了《红楼梦》,这三个版本都粗略的看过,觉得红学的大家们说的非常正确。

  始终只看一个版本,根本觉察不到什么。若再看另一种版本,便会有种大相径庭的感觉。对照后会发现:仅拿前八十回说,脂本中的判词、红楼梦曲、灯谜、诗谜这些关键部位,有若干解释不通的错字和漏句。但给人的总体印象是《红楼梦》如一条气贯长虹的巨龙,虽然已经遍体鳞伤,却依然双目如炬,有腾飞凌云之势。所叙事事出人意料,却皆在情理之中。读者对书中人物的第一印象多数是种错觉。细细品味后会恍然大悟。真是余音绕梁,回味无穷。相比之下,程本中错字极少,却像是没了点睛之笔。虽是巨龙,但少了些灵性,短了些精神,缺了些变数,失了些韵味,多了份僵硬,加了些死结。

  再加上后四十回看:俞平伯本、冯其庸本可明显看出是张冠李戴,无论是艺术风格,思想宗旨,还是人物形象,前后是截然不同的。给人的感觉是不伦不类,说后四十回是狗尾续貂一点也没错。1981年前的本,前后衔接还算平滑,虽觉得龙头蛇尾,却并非格格不入。要不然,1791至1921年的一百三十年间为何能无人质疑。到现在说一百二十回是出自一人之手的也大有人在。这足以证明高鹗文学功底深厚,持学严谨。对《红楼梦》的削足适履耗费了大量的心血。

  冯其庸突然改成无名氏续,令人匪夷所思!说狗尾续貂也好,说龙头蛇尾也罢,都说明后四十回不如前八十回,这是专家和普通红迷都一致认同的。高鹗既然只是个整理者,其为何不去修改后四十回的那些鱼眼睛,却去乱丢乱换前八十回的那些珠玉呢?要想知道是咋回事,就必须先弄清高鹗究竟删改了些什么。

  俞平伯本和冯其庸本虽个别字也有差异,但总体大意没变,所以在此只拿冯其庸本与1981年前的 本对比说事。七十八回,在宝玉作姽婳词之前,2008年版有四百字左右的一大段在1981年前的本中见不着,因其关系原著的思想本旨,现摘录之:

  “说话间,贾环叔侄亦到,贾政命他们看了题目。他两个虽能诗,较腹中之虚实虽也去宝玉不远,但第一件他两个终是别路,若论举业一道,似高过宝玉,若论杂学,则远不能及;第二件他二人才思滞钝,不及宝玉空灵娟逸。每作诗亦如八股之法,未免拘板庸涩。那宝玉虽不算是个读书人,然亏他天性聪敏,且素喜好些杂书。他自认为古人中也有独撰的,也有误失之处,拘较不得许多。若只管怕前怕后起来,纵堆砌成一篇,也觉得甚无趣味。因心里怀着这个念头,每见一题,不拘难易,他便毫无费力之处。就如世上的流嘴滑舌之人,无风作有,信着伶口俐舌,长篇大论,胡扳乱扯,敷然出一篇话来,虽无稽考,却都说的四座春风。虽有正言厉语之人,亦不得压倒这一种风流去。近日贾政年迈,名利大灰,然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人,因在子侄辈中,小不得规以正路。近见宝玉虽不读书,竟颇能解此,细评起来,也不算十分玷辱了祖宗。就思及祖宗们,各各亦皆如此,虽有深精举业的,也不曾发迹过一个。看来此亦贾门之数。况母亲溺爱,虽也不强以举业逼他了,所以近日这等待他。又要环兰二人举业之余,怎得亦同宝玉才好。所以每欲作诗,必将三人一齐唤来对作。”

  如果只看过1981年以前的本,大概都会觉得贾政古板守旧,标准的封建士大夫形象,对儿子严厉有余,亲情不足,绝对不会放弃逼宝玉走科举路的管教。宝玉整日里迷恋于脂粉队里,不思进取,典型的花花公子,纨绔子弟,名副其实的假宝玉。贾环心胸狭隘,为人龌龊,不可能有半点优于宝玉的地方。这种感觉,便正是高鹗最需要的效果。因为这样前后的人物形象就没有明显冲突了。贾政的腐儒形象可以自始至终不变。贾宝玉本来是假宝玉,失玉后却来了个华丽大转身,又中举又成佛,为贾家挣足了脸面,才成了真宝玉。贾环的无缘科举,是老天的惩罚,正好迎合了广大读者善善恶恶的心里愿望。所以,续书的这些安排都有了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但当我们见到这段摘文之后,却会眼睛一亮,有种幡然醒悟的感觉。体会到作者文笔实在狡猾,几乎把广大读者都骗了。贾家乃军功起家,代代为官乃世袭,皆不是走的科举路。宝玉的放荡不羁,完全是贾政的遗传基因。贾政年轻时,诗酒放诞也并不热衷举业。能当上官是赖祖德天恩。其虽非科班出身,却颇有政绩,所以常被朝廷委以重任。但他总认为自己的放诞作风不符合封建伦理,为了对家族负责,给子侄们立根礼仪标杆。所以便尽力克制自己的真性情,装出一副道貌岸然假正经的样子。宝玉聪明绝顶使他非常自豪,宾客来访时,总想让宝玉露脸显摆。宝玉的大观园题联,给袭人改名,贾政唬人的冷面历语是在掩盖满满的父爱和喜悦。宝玉慢慢长大了,其能博采众长自出机杼,而且文风清新俊逸,虽不能仕途腾达,也必然成为一代才子,社会名流。贾政本来就不是痴迷仕途的人,所以心里觉得无比欣慰,以后便不会逼宝玉走举业路了。宝玉解放了,自由了,可以昂首阔步走自己喜欢的路了,离举业也就越来越远了。贾环在举业方面虽优于宝玉,但也必然不会有什么成就,这事在七十五回已交代清楚了。

  从六十三至六十九回,凡相关尤老娘母女的文字,高鹗全动了手脚。据脂本,其母女三人皆淫荡不堪,可谓破鞋世家。若按程乙本,尤老娘是大众型妇女,尤二姐应算失足青年,尤三姐冰清玉洁,典型的刚烈淑女。这都是些明面上的事,就不一一比对了。此处只说那些蕴有玄机的东西,拿六十九回尤二姐梦做例。尤二姐梦见小妹手捧鸳鸯宝剑前来说:

  照2008年版:“......‘此亦系理数应然,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次报,你依我,将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不然,你则白白的丧命,且无人怜惜。’尤二姐泣道:‘妹妹,我一生品行既已亏,今生之报既系当然,何必又生杀戮之怨。随我去忍耐,若天见怜,使我好了,岂不两全。’小妹笑道:‘姐姐你终是个痴人,自古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好还。你虽悔过自新,然已将人父子兄弟致于麀聚之乱,天怎容你安生。’尤二姐泣道:‘既不得安生,亦是理之当然,奴亦无怨。’小妹听了,长叹而去。”

  此梦照1981年以前的本:“......‘此亦系理数应然,只因你前生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你速依我,将此剑斩了那妒妇,一同归至警幻案下,听其发落。不然,你白白的丧命,也无人怜惜的。’尤二姐哭道:‘妹妹,我一生品行既亏,今日之报既系当然,何必 又去杀人作孽。’三姐听了,长叹而去。”

  2008 年版尤二姐梦将事情交代的很清楚:二尤淫奔不才,在世上伤风败俗,其死是老天爷的惩罚。尤三姐本已悔过自新,安分守己了,但老天却不放过她了。尤二姐本欲忍辱偷生,苟延残喘,老天同样不肯饶恕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好还。凤姐机关算尽,用一从二令的手段将尤二姐逼上了绝路,同样也得以命相抵。作者是在以三姐做引子,二姐做实证,隐凤姐将来必然是栽在此事上。这是在重申【飞鸟各投林】曲“冤冤相报实非轻”的必然性。

  《红楼梦》开篇时强调:“更于篇中间用梦幻等字,却是此书本旨,兼寓提醒阅者之意。”梦幻多数是现举一事的灵验,来证实其它事都是后来的必然。如十三回凤姐梦,秦可卿说‘眼见不日又有一见非常喜事’。十六回元春便才选凤藻宫。通灵玉上写的“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二十五回“通灵遇双真”便验证了除邪祟的灵。尤三姐说“天道好还······天怎容你安生”。第二天尤二姐便逢上个庸医,打掉了腹中胎儿,毁掉了她赖以生存的唯一希望。高鹗将二尤在世的淫奔不才,改成了尤二姐的前世淫奔不才,又砍掉了此梦的关键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天道好还”,此梦便毫无意义了。因为二尤的事情七十回前已全部交代明白。若并无其它寓意,便成了一堆废话了。

  尤二姐死后。2008 年版有一段话,1981年前的本也没有。“揭起衾单一看,只见这尤二姐面色如生,比活着还美貌,贾琏又楼着大哭,只叫:‘奶奶,你 死的不明,都是我坑了你。’贾蓉忙上来劝:‘叔叔解着些儿,我这个姨娘自己没福。’说着,又向南指大观园界墙。贾琏会意,只悄悄跌脚说:‘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

  《红楼梦》的艺术风格是用梦幻点明故事后来的结果,但这些结果是有内在和外在因素相辅相成,在适应的环境下自然参生的。比喻种子、土壤、水的关系,缺其一,便不会生长。五回给凤姐的判词有句“一从二令三人木”,六十七至六十九回已摆明了一从二令,那么人木是什么?贾琏的誓言,与旺儿放过张华都是伏笔。张华未死是留祸根,尤二姐之梦是明天意,贾琏要报仇是说人怨。三者缺一,人木二字都无法落实。程本中三者缺其二,读者如何能揭开这个谜团?事实是,高鹗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人解开这个谜团。

  还有一个地方值得一提,八回中宝钗吃过冷香丸后,照2008年版:“宝玉此时与宝钗就近,只闻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凉森森、甜丝丝”是原著描写冷香丸的关键词,是宝钗人品形象的概括。1981年前的本见不到这六个字。

  高鹗的删改,无一处不是颠倒乾坤的点睛之笔。其毁掉了证据,模糊了概念,更换了本旨,改变了人物的形象,道德标准与原著截然相反。曹雪芹本意的贾政人情味十足,非常珍惜和眷恋母亲、妻子、儿女的亲情,将天伦之乐看的远比仕途更重要。宝玉才华横溢,博爱重情,性格豪放,厌恶官场的尔虞我诈,是社会上难得的一股清流。宝钗因过分的渴求名禄而冷酷无情,其“金簪雪里埋”乃咎由自取。凤姐机关算尽置人于死地,其“哭向金陵事更哀”是上天的报应。高鹗则认为:贾政始终保持那种道貌岸然的假象,才是世人的榜样,值得推崇的君子形象。宝玉虽颖悟过人,但整日里无所事事,不思进取,属于典型的浪子。宝钗停机德的精神是贤德的楷模。凤姐为贾府矜矜业业的操劳,后果不应该太凄惨。

  说句讨人嫌的话,高鹗对《红楼梦》熟悉和领悟,百年来的红学家们皆望尘莫及。其删改,从一个字到数百字,无不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推敲的。程甲本改的尚不全面,马上重版程乙本再改。读者若将程甲本和程乙本对比一下。便可体会到高鹗的持学态度是何等的严谨,对《红楼梦》究竟付出了多少心血。

  《红楼梦》文采斐然,脍炙人口令高鹗由衷的佩服,但却不赞同曹雪芹的道德理念。贾府的结局,人物的归宿,五回中已注明,高鹗已无法改变。但续书可以根据自己的是非标准,更改一下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凭自己的喜好惩罚、褒奖、并改变一些人物形象。再加一些喜剧成分,满足一下读者的善善恶恶心。

  其让宝玉既中举又成佛,让贾环进不了考场。要凤姐死的平稳些,给宝钗个儿子做补偿。但要做到这样,显然与前八十回的文字就有了冲突。所以高鹗才做出了这削足适履欺世盗名的事。高鹗与曹雪芹的差异,关键不是文学水平,而是是非理念。其能将世界文学的巅峰之作,稍加删改,便能改弦易撤,颠覆了原著的本旨。而且至今依然有不少人深信不疑一百二十回是全璧。世界上有第二个人能做得到吗?

  俞平伯说后四十回是高鹗续,并说前八十回被高鹗改坏了,是对比了程本、脂本后说的话。冯其庸改无名氏续,却并不注重于版本的对比,而是凭想信了高鹗“襄其役”的谎话。说句狂话,冯其庸虽博学,但对《红楼梦》的研究却重外料而轻书内,凭博知而少思索。这恰恰是探讨红学的大忌。

  欢迎网友们的挑剔批驳。

  江渚叟 2021·01·18

标签: 2021年一条巨龙将崛起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