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英雄的人文地理解构

飞兔中文网 53 0

  初到湖南,当知道我是外乡人时,好多人都会问我这么一个问题,你知道湖南有多少个元帅多少个大将?这类问题,对于接受了一个接受基本教育且比较关心此类问题的人而言,这就不是一个问题。而谈到革命战争年代涌现出的这些英雄任务,我的家乡也不比湖南逊色。因而,我拒绝回答,笑着说自己知识浅薄,不知道。由此而留给别人一个疑问?这家伙受了20年教育,连这个问题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傻×啊。我懒得回答,拒绝回答,一是这个问题对于我而言,并不是一个问题,二是我更喜欢解构常识,而不是陈述铺陈常识,三是这种把别人的爹当自己的爹,扯虎皮作大旗的,可以敬而远之。因为大多数人提这个问题,是有所期待的。我一个臭脾气,所以只好说我不知道了。如果别人因为我说我不知道而当我是傻×的话,那我对他们的看法一如他们对我的看法。或许,这类事情,大概仅仅只会在湖南,不仅是因为湖南在近代确实出了很多名人伟人,而且人喜欢聊这些似乎对他们来说很风光而其实对他们而言只是图图嘴巴舒服和心理舒心的事。站的更远来说,历史上的这些伟人,他们不仅仅属于某种地方,他也更属于全国;如果他们不接受传统文化和现代知识体系的教育以及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活动和实践,也就只会是僻居乡野的匹夫匹妇。如果他们仅仅是因为具备某个地域的地方性知识和地方性特质,那也不可能为世人所纪念。

   说了这么多废话,大抵也是一些意气之言,甚至会伤及那些爱好虚荣之士的脆弱自尊,甚至会被别人说你刻薄,没有趣味。但是,反思这其中,确实隐藏着一个问题:为什么英雄人物会在一个地方大规模涌现?而在另外一些地方却少之又少?是什么因素造成了这种现象?

   我们先来观察一些数据。看看这些牛人的分布状态。十大元帅里面,四川4个,朱德、刘伯承、聂荣臻;湖南3个,彭德怀、贺龙、罗荣桓;湖北1个,林彪;山西1个,徐向前;广东1个,叶剑英。十大将里面,湖南6个,粟裕、黄克诚、谭政、肖劲光、陈赓、许光达;湖北2个,王树声、徐海东;四川1个,罗瑞卿;海南1个,张云逸。十大将军县:湖北红安223人,安徽金寨59人,江西兴国54人,湖南平江52人,江西吉安46人,江西永新41人,湖北大悟37人,河南新县35人,安徽六安34人,湖南浏阳30。此外,福建上杭27人,湖北麻城26人。

   省去许多环节,由上我们可以推出,为什么战争英雄人物会比较集中在某些地方出现。

   一是,我提出一个新的名词,尚待完善,即“近中心边缘区域”。十大元帅,十大将及十大将军、十大将军县等,湖北的如红安、麻城、大悟,湖南的浏阳,安徽金寨等,离当时的中心区域武汉大约距离200-400公里左右,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说远野远,说不远也不远,既能受到革命思想和革命风潮的感染,有动力;又有个相当的空隙,可以躲避国民党的镇压,有外部环境。广州作为当时的革命中心区域之一,也影响了当地许多人投身革命之中。由此,我们更可以发现在武广线段及辐射区域,这个地带涌现的英雄人物格外的多。这个人文地理,可以深加研究一下。顺便也可以得出,近中心边缘区域,也是一个社会维持稳定的重点区域。

   二是,穷。英雄人物出现多的地方,山多人穷。富人较少革命,中产者也希望稳定,穷人更有革命的动机和愿望。而且,民国时期,是中国乡村剧烈衰败的一个时期。乡村衰败了,穷人要么进城谋生,要么留下来拉队伍了。而且,近中心的边缘区域,贫富对比十分强烈,落差大,在现代化动员之下,冲突便一触即发。而在那些土地比较富饶的地方,农业条件下,尚能维持生活,这些区域的斗争会相对缓和一些。

   三是,礼失求诸野。现代生产条件下,个体在这种现代秩序之内会显得更加无能为力,即使说城市发展壮大了无产阶级,但是统治者的统治技术和统治资源和力量也会相应更加强大,城市里面,大规模革命斗争难以发生。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革命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的原因了。而在近中心的边缘区域,有革命主体,穷苦大众;受先进思想的鼓动动员;相对远离国民党统治中心,少受干扰。而且,在现代背景下,传统和现代,在中国呈现出激烈的冲突。受传统影响比较浓重的乡野,更倾向于选择暴力来救国救民。

   四是,马太效应,当一个地方建立革命根据地后,也会吸引本地更多人参加。如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大别山区,湖北红安、麻城、大悟,河南新县,安徽金寨,成集群地涌现出更多的将军。

   或许以上几点可以稍作解释为什么某些区域会盛产战争英雄。但是,我宁愿一个时代,一个国家更少出现这样的人物。历史证明,只有乱世出英雄,英雄人物出现多的时代,必是国家动荡的时期,是人民遭受战乱之苦的时期。和平年代拒绝英雄,人民生活相对幸福的时代更少英雄。唐朝比宋朝的战争英雄少,但唐朝却是比宋朝更加和平安宁。一将功成万骨枯,英雄是用大众的尸骨堆积起来的。热爱和平,就应该更加珍惜普通人的生命。

   再说,革命英雄多,不是坏事,但也无需把它当作好事而膜拜。革命中涌现出来的英雄品质,只是诸多价值选项中的一种。还有更多的价值、偏好、气质值得尊重和景仰。革命英雄多得如此牛×如湖南者,在文采风流方面,却大大不如温柔风流江南地。李云龙作为师长,战争英雄,进入江南提亲亦战战兢兢。文人有许多武人所不具备的特质。

   崇拜战争英雄的时代,是一个动乱的时代;崇拜战争英雄的人群,是一个心理人格尚不健全的体现。尊重是一种美德,崇拜却是一种谬误。体认真理,“接近”真理,才能保持头脑清明。

标签: 地理常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