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词 > 电影台词

经典中的经典,古龙名著《陆小凤》决战紫禁之巅--叶西大战原文

时间:2018-01-19 14:59:04  编辑:第一文学网 www.dywx.cc

 经典中的经典,古龙名著《陆小凤》决战紫禁之巅--叶西大战原文

 
作者: 古龙
 
           (致心目中最出色的武侠小说家,古龙,文风洒脱,侠义豪情)
 
     叶孤城再次叹息,手中的剑忽又化作飞虹。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飞虹般的剑,并不是刺向陆小凤的。 
  陆小凤闪身,剑光已穿窗而出,人也穿窗而出,他的人和剑,已合而为一。 
  速度,不但是种刺激,而且是种很愉快的刺激。 
  快马、快船、快车和轻功,都能给人这种享受。 
  可是,假如你是在逃亡的时候,你就不会领略到这种愉快和刺激了。 
  叶孤城是一个很喜欢速度的人,在海上、在白云城、在月白风清的晚上,他总是喜欢一个人迎风施展他的轻功,飞行在月下。 
  每当这种时候,他总是觉得心情分外宁静。 
  此时正月白风清,此地乃金楼玉阙,他已施展他最快的速度,可是他的心却很乱。 
  他在逃亡,他有很多想不通—— 
  这计划中,究竟有什么错误和漏洞? 
  陆小凤怎么会发现这秘密?怎么会来的? 
  没有人能给他答复,就正如没有人知道,此刻吹在他脸上的风,是从哪里来的。 
  月色凄迷,仿佛有雾,前面皇城的阴影下,有一个人静静地站着,一身白衣如雪。 
  叶孤城看不清这个人,他只不过看见一个比雾更白、比月更白的人影。 
  但他已知道这个人是谁。 
  因为他忽然感觉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剑气,就像一重看不见的山峰,向他压了下来。 
  他的瞳孔忽然收缩,肌肉忽然绷紧。 
  除了西门吹雪外,天上地下,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给他这种压力。 
  等到他看清了西门吹雪的脸,他的身形就骤然停顿。 
  西门吹雪掌中有剑,剑仍在鞘,剑气并不是从这柄剑上发出来的。 
  他的人比剑更锋锐、更凌厉。 
  他们两个人的目光相遇时,就像剑锋相击一样。 
  他们都没有动,这种静的压力,却比动更强、更可怕。 
  一片落叶飘过来,飘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立刻落下,连风都吹不起。 
  这种压力虽然看不见,却绝不是无形的。 
  西门吹雪忽然道:“你学剑?” 
  叶孤城道:“我就是剑。” 
  西门吹雪道:“你知不知道剑的精义何在?” 
  叶孤城道:“你说!” 
  西门吹雪道:“在于诚。” 
  叶孤城道:“诚?” 
  西门吹雪道:“惟有诚心真意,才能达到剑术的巅峰,不诚的人,根本不足论剑。” 
  叶孤城的瞳孔突又收缩。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你不诚。” 
  叶孤城沉默了很久,忽然也问道:“你学剑?” 
  西门吹雪道:“学无止境,剑术更是学无止境。” 
  叶孤城道:“你既学剑,就该知道学剑的人只要诚于剑,并不必诚于人。” 
  西门吹雪不再说话,话已说尽。 
  路的尽头是天涯,话的尽头就是剑。 
  剑已在手,已将出鞘。 
  就在这时,剑光飞起,却不是他们的剑。 
  叶孤城回过头,才发现四面都已被包围,几乎叠成了一圈人墙,数十柄寒光闪耀的剑,也几乎好像一面网。 
  不但有剑网,也有枪林、刀山。 
  金戈映明月,寒光照铁衣,紫禁城内的威风和煞气,绝不是任何人能想像得到的。 
  一向冷静镇定的魏子云,现在鼻尖上也已有了汗珠,手挥长剑,调度全军,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叶孤城,沉声道:“白云城主?” 
  叶孤城点头。 
  魏子云道:“城主远在天外,剑如飞仙,人也如飞仙,何苦自贬于红尘,作此不智事?”
  叶孤城道:“你不懂?” 
  魏子云道:“不懂。” 
  叶孤城冷冷道:“这种事,你本就不会懂的。” 
  魏子云道:“也许我不懂,可是……” 
  目光如鹰,紧随在魏子云之后的“大漠神鹰”屠方,抢着道:“可是我们却懂得,像你犯这种罪是千刀万段,株连九族的死罪。” 
  他虽然以轻功和鹰爪成名,中年之后,用的也是剑。 
  他的剑锋长而狭,看来和海南剑派门下用的剑差不多,其实,他的剑法却是昆仑真传。 
  叶孤城用眼角瞟着他的剑,冷笑道:“你知不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 
  屠方听不懂这句话。 
  叶孤城道:“你练刀不成,学剑又不精,敢对我无礼,你犯的也是死罪。” 
 
    屠方脸色更阴沉,剑锋展动,立刻就要冲上去。 
  他一冲上去,别人当然不会坐视,叶孤城纵然有绝世无双的剑法,就在这顷刻之间,也得尸横当地,血溅五步。 
  可是他还没有冲出去,已有人阻止了他。 
  西门吹雪忽然道:“等一等!” 
  屠方道:“等什么?” 
  西门吹雪道:“先听我说一句话。” 
  此时此刻,虽然已剑拔弩张,西门吹雪要说话,却还是没有人能不听。 
  魏子云点头示意,屠方身势停顿。 
  西门吹雪道:“我若与叶孤城双剑联手,普天之下,有谁能抵挡?” 
  没有人。 
  这答案也绝对没有人不知道。 
  魏子云吸了口气,鼻尖上又有汗珠沁出。 
  西门吹雪盯着他,道:“我的意思,你是不是已明白?” 
  魏子云摇摇头。 
  他当然明白西门吹雪的意思,却宁愿装作不明白,他一定要争取时间,想一个对策。 
  西门吹雪道:“我七岁学剑,七年有成,至今未遇敌手。” 
  叶孤城忽然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话,道:“只恐琼楼玉字,高处不胜寒……人在高处的寂寞,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呢?你又何必对他们说?” 
  西门吹雪的目光凝注他,眼睛里的表情很奇怪,过了很久,才缓缓的道:“今夜是月圆之夕。” 
  叶孤城道:“是的!” 
  西门吹雪道:“你是叶孤城?” 
  叶孤城道:“是的。” 
  西门吹雪道:“你掌中有剑,我也有。” 
  叶孤城道:“是的!” 
  西门吹雪道:“所以,我总算已经有了对手。” 
  魏子云抢着道:“所以你不愿让他伏法而死?” 
  屠方道:“难道你连王法都不管了么?” 
  西门吹雪道:“此刻,我但求与叶城主一战而已,生死荣辱,我都已不放在心上。” 
  魏子云道:“在你眼中看来,这一战不但重于王法,也重于性命?” 
  西门吹雪目光仿佛在凝视着远方,缓缓道:“生有何欢,死有何惧,得一知己,死而无憾,能得到白云城主这样的对手,死更无憾。” 
  对一个像他这样的人说来,高贵的对手,实在比高贵的朋友更难求。 
  看他脸上那种深远的寂寞,魏子云眼睛的表情也变得很奇怪,也不禁叹了口气,道:“生死虽轻若鸿毛,王法却重于泰山,我虽然明白你的意思,怎奈……” 
  西门吹雪道:“难道你逼着我陪他先闯出去,再易地而战么?” 
  魏子云双手紧握,鼻尖上汗珠滴落。 
  西门吹雪冷冷道:“这一战势在必行,你最好赶快拿定主意。” 
  魏子云无法拿定主意。 
  他一向老谋深算,当机立断,可是现在,他实在不敢冒险! 
  忽然间,一个人从枪林刀山中走出来,看见这个人,大家好像都松了口气。 
  这世上假如还有一个人能对这种事下决定,这个人就一定是陆小凤 
     
   仿佛有雾,却没有雾。明月虽已西沉,雾却还没有升起。 
  陆小凤从月光下走过来,眼睛一直在盯着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不看他。 
  陆小凤忽然道:“这一战,真的势在必行么?” 
  西门吹雪道:“嗯。” 
  陆小凤道:“然后呢?” 
  西门吹雪道:“然后没有了。” 
  陆小凤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一战无论你是胜是负,都不再管这件事?” 
  西门吹雪道:“是。” 
  陆小凤忽然笑了一笑,转过身子拍了拍魏子云的肩,道:“这件事你还拿不定主意?” 
  魏子云道:“我……” 
  陆小凤道:“我若是你,我一定会劝他们赶快动手。” 
  魏子云道:“请教?” 
  陆小凤道:“因为这一战,无论是谁胜谁负,对你们都有百利而无一害,那么,还等什么呢?” 
  魏子云还在考虑。 
  陆小凤道:“我所说的利,是渔翁得利的利。” 
  魏子云抬起头,看了看叶孤城,看了看西门吹雪,又看了看陆小凤,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今夜虽是月圆之夕,这里却不是紫禁之巅。” 
  陆小凤道:“你的意思是说,要让他们再回到太和殿上去么?” 
  魏子云居然笑了笑,道:“他们这一战既然势在必行,为什么要让那几位不远千里而来的人,徒劳往返?” 
 
    陆小凤也笑了,道:“潇湘剑客果然人如其名,果然洒脱得很。” 
  魏子云也拍了拍他的肩,微笑了,道:“陆小凤果然不愧为陆小凤。” 
  明月虽已西沉,看起来却更圆了。 
  一轮圆月,仿佛就挂在太和殿的飞檐下,人却已在飞檐上。 
  人很多,却没有人声。 
  就连司空摘星、老实和尚,都已闭上了嘴,因为他们也同样能感受到那种逼人的压力。 
  忽然间,一声龙吟,剑气冲霄。 
  叶孤城剑已出鞘。剑在月光下看来,仿佛也是苍白的。 
  苍白的月,苍白的剑,苍白的脸。 
  叶孤城凝视着剑锋,道:“请。” 
  他没有去看西门吹雪,连一眼都没有看,竟然没有去看西门吹雪手里的剑,也没有去看西门吹雪的眼睛。 
  这是剑法的大忌。高手相争,正如大军决战,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所以对方每一个轻微的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甚至连每一根肌肉的跳动,也都应该观察得仔仔细细,连一点都不能错过。 
  因为每一点都可能是决定这一战胜负的因素。 
  叶孤城身经百战,号称无敌,怎么会不明白这道理? 
  这种错误,本来是他绝不会犯的。 
  西门吹雪目光锐利如剑锋,不但看到了他的手、他的脸,仿佛还看到了他的心。 
  叶孤城又说了一遍:“请。” 
  西门吹雪忽然道:“现在不能。” 
  叶孤城道:“不能?” 
  西门吹雪道:“不能出手。” 
  叶孤城道:“为什么?” 
  西门吹雪道:“因为你的心还没有静。” 
  叶孤城默然无语。 
  西门吹雪道:“一个人心若是乱的,剑法必乱,一个人剑法若是乱的,必死无疑。” 
  叶孤城冷笑道:“难道你认为我不战就已败了?” 
  西门吹雪道:“现在你若是败了,非战之罪。” 
  叶孤城道:“所以你现在不愿出手?” 
  西门吹雪没有否认。 
  叶孤城道:“因为你不愿乘人之危?” 
  西门吹雪也没有否认。 
  叶孤城道:“可是这一战已势在必行。” 
  西门吹雪道:“我可以等。” 
  叶孤城道:“等到我的心静?” 
  西门吹雪点点头道:“我相信我用不了等多久的。” 
  叶孤城霍然抬起头盯着他,眼睛里仿佛露出了一抹感激之色,却又很快被他手里的剑光照散了。 
  对你的敌手感激,也是种致命的错误。 
  叶孤城道:“我也不会让你等多久的,在你等的时候,我能不能找一个人谈谈话?” 
  西门吹雪道:“说话可以让你心静?” 
  叶孤城道:“只有跟一个人说话,才可以使我心静。” 
  西门吹雪道:“这个人是谁?” 
  这句话他本不必问的。 
  叶孤城说的当然是陆小凤,因为他心里的疑问,只有陆小凤一个人能答复。 
  陆小凤坐了下来,在紫禁之巅,滑不留足的琉璃瓦上坐了下来。 
  明月就挂在他身后,挂在他头上,看来就像是神佛脑后的那圈光轮。 
  叶孤城凝视着他,已凝视了很久,忽然道:“你不是神。” 
  陆小凤道:“我不是。” 
  叶孤城道:“所以我想不通,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秘密的?” 
  陆小凤笑了一笑,道:“你真的认为这世上有能够永远瞒住人的秘密?” 
  叶孤城道:“也许没有,可是我们这计划……” 
  陆小凤道:“你们这计划,的确很妙,也很周密,只可惜无论多周密的计划,都难免有漏洞。” 
  叶孤城道:“我们的漏洞在哪里?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陆小凤沉吟着,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只不过觉得,有几个人本来不该死的,却不明不白的死了。” 
  叶孤城道:“你说的是张英风、公孙大娘和欧阳情?” 
  陆小凤道:“还有龟孙子大老爷。” 
  叶孤城道:“你一直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要对他们下毒手么?” 
  陆小凤道:“现在我已想通。” 
  叶孤城道:“你说!” 
  陆小凤道:“这计划久已在秘密进行中,王总管和南王府的人,一直都在保持联络,他们见面的地方,就是欧阳情的妓院。”  
 
    叶孤城道:“因为他们认为,绝不会有人想得到太监和喇嘛居然也逛妓院。” 
  陆小凤道:“但你不放心,因为你知道龟孙子大老爷和欧阳情都不是平常人,你总怀疑他们已发现这秘密,所以你一定要杀了他们灭口。” 
  叶孤城道:“其实我本不必杀他们的。” 
  陆小凤道:“的确不必。” 
  叶孤城道:“可是这件事关系实在太大,我不能冒一点险。” 
  陆小凤道:“也正因如此,所以我才发现,在你们这次决战的幕后,一定还隐藏着个极大的秘密,绝不仅是因为李燕北和老杜的豪赌。” 
  叶孤城叹了口气,道:“你总该知道张英风是非死不可的。” 
  陆小凤道:“因为张英风急着要找西门吹雪,他找到了那个太监窝,却在无意间发现了你也在那里,他当然非死不可。” 
  叶孤城道:“你想必也已知道,他捏的那第三个蜡像就是我。” 
  陆小凤道:“就因为这个蜡像,所以泥人张才会死。” 
  叶孤城道:“那天你去迟了一步。” 
  陆小凤叹了口气,道:“因为我走了不少冤枉路。” 
  叶孤城道:“我杀公孙大娘,就是为了要引你走入歧途。” 
  陆小凤道:“你还希望我怀疑老实和尚。” 
  叶孤城冷笑道:“难道你真的以为他很老实?” 
  陆小凤忽然又笑了一笑,道:“我虽然常常看错人,做错事,走错路,但有时候却偏偏会歪打正着。” 
  叶孤城道:“歪打正着?” 
  陆小凤道:“我若不怀疑老实和尚,就不会去追问欧阳情,也就不会发现王总管和南王府的喇嘛那天也到那里去过。” 
  叶孤城道:“你问出了这件事后,才开始怀疑到我?” 
  陆小凤叹息着道:“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怀疑到你,虽然我总觉得你绝不可能被人暗算,更不可能伤在唐家的毒药暗器下,但我却还是没有怀疑到你,因为……” 
  他凝视着叶孤城,慢慢地接着道:“因为我总觉得你是我的朋友。” 
  叶孤城扭转头,他是不是已无颜再面对陆小凤? 
  陆小风道:“你们利用李燕北和杜桐轩的豪赌作烟幕,再利用这一次决战作引子,你先安排好一个人在杜桐轩那里,作你的替身,你出现时,满身簪花,并不是怕人嗅到你伤口的恶臭,而是怕人发觉你身上并没有恶臭。” 
  陆小凤又叹了口气,接着道:“这些计划实在都很妙,妙极了。” 
  叶孤城没有回头。 
  陆小凤道:“最妙的还是那些缎带。” 
  叶孤城道:“哦?” 
  陆小凤道:“魏子云以缎带来限制江湖豪杰入宫,你却要王总管在内库中又偷出一匹变色绸,制成缎带,交给白云观主,由他再转送出去,来的人一旦多了,魏子云就只有将人力全都调来太和殿防守,你们才可以从容在内宫进行你们的阴谋。” 
  叶孤城仰面向天,默然无语。 
  陆小凤道:“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虽然算准了西门吹雪绝不会向一个负了伤的人出手,却忘了还有一个一心想报兄仇的唐天纵。” 
  叶孤城道:“唐天纵?” 
  陆小凤道:“若不是唐天纵出手暗算了你的替身,我可能还不会怀疑到你。” 
  叶孤城道:“哦?” 
  陆小凤道:“我发现了你的秘密,我立刻想到南王府,又想到王总管,直到那时,我才明白你们的阴谋,是件多么可怕的阴谋。” 
  叶孤城忽然笑了。 
  陆小凤道:“你在笑?” 
  叶孤城道:“我不该笑?” 
  陆小凤看着他,终于点了点头,道:“只要还能笑,一个人的确应该多笑笑。” 
  只不过笑也有很多种,有的笑欢愉,有的笑勉强,有的笑谄媚,有的笑酸苦。 
  叶孤城的笑是哪一种? 
  不管他的笑是属于哪一种,只要他还能在此时此地笑得出来,他就是个非平常人所能及的英雄。 
  他忽然拍了拍陆小凤的肩道:“我去了。” 
  陆小凤道:“你没有别的话说?” 
  叶孤城想了想道:“还有一句。” 
  陆小凤道:“你说。” 
  叶孤城扭转头道:“不管怎么样,你总是我的朋友……” 
  陆小凤看着他大步走出去,走向西门吹雪,忽然觉得秋风已寒如残冬…… 
 
    这时候,月已淡,淡如星光。 
  星光淡如梦,情人的梦。 
  情人,永远是最可爱的,有时候,仇人虽然比情人还可爱,这种事毕竟很少。 
  仇恨并不是种绝对的感情,仇恨的意识中,有时还包括了了解与尊敬。 
  只可惜可爱的仇人不多,值得尊敬的仇人更少! 
  怨,就不同了。 
  仇恨是先天的,怨恨却是后天的,仇恨是被动的,怨恨却是主动的。 
  你能不能说西门吹雪恨叶孤城? 
  你能不能说叶孤城恨西门吹雪? 
  他们之间没有怨恨,他们之间只有仇恨。他们的仇恨,只不过是一种与生俱来,不能不有的,既奇妙又愚笨,既愚笨又奇妙的仇恨! 
  也许,叶孤城恨的只是——既然生了叶孤城,为什么还要生西门吹雪。 
  也许,西门吹雪所恨的也是一样。 
  恨与爱之间的距离,为什么总是那么令人难以衡量? 
  现在,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候。 
  真正到了决战的时候,天上地下,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阻止这场决战。 
  这一刻,也许很短暂,可是有很多人为了等待这一刻,已经付出了他们所有的一切! 
  想起了那些人,陆小凤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这一战是不是值得? 
  那些人的等待是不是值得? 
  没有人能回答,没有人能解释,没有人能判断。 
  甚至连陆小凤都不能。 
  可是,他也同样的感觉到那种逼人的煞气和剑气,他所感受的压力也许比任何人都大得多。 
  因为西门吹雪是他的朋友,叶孤城也是。 
  ——假如你曾经认为一个人是你的朋友,那么这个人永远都是。 
  所以,陆小凤一直都在盯着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剑,留意着他们每一个轻微的动作和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甚至每一根肌肉的跳动。 
  他在担心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的剑,本来是神的剑,剑的神。 
  可是现在,他已不再是神,是人。 
  因为他已经有了人类的爱、人类的感情。 
  人总是软弱的,总是有弱点的,也正因如此,所以人才是人。 
  叶孤城是不是已抓到了西门吹雪的弱点? 
  陆小凤很担心,他知道,无论多小的弱点,都是足以致命的。 
  他知道,就算是叶孤城能放过西门吹雪,西门吹雪也不能放过自己。 
  胜就是生,败就是死,对西门吹雪和叶孤城这种人来说,这其间绝无选择的余地。 
  最怪的是,他也同样担心叶孤城! 
  他从未发觉叶孤城有过人类的爱和感情! 
  叶孤城的生命就是剑,剑就是叶孤城的生命。只不过生命本身就是场战争,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战争。 
  无论是哪种战争,通常都只有一种目的——胜。 
  胜的意思,就是光荣,就是荣誉。 
  可是现在对叶孤城说来,胜已失去了意义,因为他败固然是死,胜也是死。 
  因为他无论是胜是败,都无法挽回失去的荣誉,何况无论谁都知道,今夜他已无法活着离开紫禁城了。 
  所以他们两个人虽然都有必胜的条件,也都有必败的原因。 
  这一战究竟是谁负?谁胜? 
  这时候,星光月色更淡了,天地间所有的光辉,都已集中在两柄剑上。 
  两柄不朽的剑。 
  剑已刺出! 
  刺出的剑,剑势并不快,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有很远。 
  他们的剑锋并未接触,就已开始不停的变动,人的移动很慢,剑锋的变动却很快,因为他们一招还未使出,就已随心而变。 
  别的人看来,这一战既不激烈,也不精彩。 
  魏子云、丁敖、殷羡、屠方,却都已经流出了冷汗。 
  这四个人都是当代的一流剑客,他们看出这种剑术的变化,竟已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也正是武功中高无上的境界! 
  叶孤城的对手若不是西门吹雪,他掌中的剑每一个变化击出,都是必杀必胜之剑。 
  他们剑与人合一,这已是心剑。 
  陆小凤手上忽然也沁出了冷汗,他忽然发现西门吹雪剑势的变化,看来虽然灵活,其实却呆滞,至少比不上叶孤城的剑那么轻灵流动。 
  叶孤城的剑,就像是白云外的一阵风。 
 
    西门吹雪的剑上,却像是系住了一条看不见的线——他的妻子、他的家、他的感情,就是这条看不见的线。 
  陆小凤也已看出来了,就在下面的二十个变化间,叶孤城的剑必将刺入西门吹雪的咽喉。
  二十个变化一瞬即过。 
  陆小凤指尖已冰冷。 
  现在,无论谁也无法改变西门吹雪的命运。 
  陆小凤不能,西门吹雪自己也不能。 
  两个人的距离已近在咫尺! 
  两柄剑都已全力刺出! 
  这已是最后一剑,已是决胜负的一剑。 
  直到现在,西门吹雪才发现自己的剑慢了一步,他的剑刺入叶孤城的胸膛时,叶孤城的剑已必将刺穿他的咽喉。 
  这命运,他已不能不接受。 
  可是就在这时候,他忽又发现叶孤城的剑势有了偏差,也许只不过是一两寸间的偏差,这一两寸的距离,却已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这错误怎么会发生的? 
  是不是因为叶孤城自己知道自己的生与死之间,已没有距离? 
  剑锋是冰冷的。 
  冰冷的剑锋,已刺入叶孤城的胸膛,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剑尖触及他的心。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种奇异的刺痛,就仿佛看见他初恋的情人死在病榻上时,那种刺痛一样。 
  那不仅是痛苦,还有恐惧,绝望的恐惧! 
  因为他知道,他生命中所有欢乐和美好的事,都已将在一瞬间结束。 
  现在他的生命也已将结束,结束在西门吹雪的剑下! 
  可是,他对西门吹雪并没有怨恨,只有种任何人永远都无法了解的感激。 
  在这最后一瞬间,西门吹雪的剑也慢了,也准备收回这一着致命的杀手。 
  叶孤城看得出。 
  他看得出西门吹雪实在并不想杀他,却还是杀了他,因为西门吹雪知道,他宁愿死在这柄剑下。 
  ——既然要死,为什么不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 
  ——能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至少总比别的死法荣耀得多! 
  西门吹雪了解他这种感觉,所以成全了他! 
  所以他感激! 
  这种了解和同情,惟有在绝世的英雄和英雄之间,才会产生。 
  在这一瞬间,两个人的目光接触,叶孤城从心底深处长长吐出一口气! 
  “谢谢你。” 
  这三个字他虽然没有说出口,却已从他目光中流露出来!他知道西门吹雪也一定会了解的! 
  他倒下去! 
  明月已消失,星光也已消失,消失在东方刚露出的曙色里! 
  这绝世无双的剑客,终于已倒下去。他的声名,是不是也将从此消失? 
  天边一朵白云飞来,也不知是想来将他的噩耗带回天外?还是特地来对这位绝世的剑客,致最后的敬意? 
  曙色已临,天地间却仿佛更寒冷、更黑暗。 
  叶孤城的脸色,看来就仿佛这一抹刚露出的曙色一样,寒冷、朦胧、神秘! 
  剑上还有最后一滴血! 
  西门吹雪轻轻吹落,仰面四望,天地悠悠,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西门吹雪藏起了他的剑,抱起了叶孤城的尸体,剑是冷的,尸体更冷。 
  最冷的却还是西门吹雪的心。 
  轰动天下的决战已过去,比朋友更值得尊敬的仇敌已死在他剑下。这世上还有什么事能使他的心再热起来?血再热起来? 
  他是不是已决心永远藏起他的剑?就像是永远埋藏起叶孤城的尸体一样?无论如何,这两样都是绝不容许任何人侵犯的。他对他们都同样尊敬。 
  丁敖忽然冲过来,挥剑拦住了他的去路,厉声道:“你不能将这人带走,无论他是死是活,你都不能将他带走。” 
  西门吹雪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丁敖又道:“这人是朝廷的重犯,为他收尸的人,也有连坐之罪。” 
  西门吹雪道:“你想留下我?” 
  丁敖冷笑道:“难道我留不住你?” 
  西门吹雪额上青筋凸起。 
  丁敖道:“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双剑联手,天下也许无人能挡,但可惜叶孤城现在已经是个死人,这里却还有禁卫三千。” 
  这句话刚说完,他忽然听到他身后有人在笑! 
  一个人带着笑道:“叶孤城虽然已经是个死人,陆小凤却还没有死。” 
  陆小凤又来了! 
 
    丁敖霍然回身,喝道:“你想怎么样?” 
  陆小凤淡淡道:“我只不过想提醒你,西门吹雪和叶孤城都是我的朋友。” 
  丁敖道:“难道你想包庇朝廷的重犯?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罪?” 
  陆小凤道:“我只知道一点。” 
  丁敖道:“说!” 
  陆小凤道:“我只知道不该做的事,我绝不去做,应该做的事,你就算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一样要去做。”  
  丁敖脸色变了。 
  屠方、殷羡已冲过来,侍卫们弓上弦,刀出鞘,剑拔弩张,又是一触即发。 
  忽然间,又有一个人跳起来,大声道:“你们虽然有禁卫三千,陆小凤至少还有一个朋友,也是个不怕砍掉头的朋友。” 
  这个人是卜巨。 
  木道人立刻跟着道:“贫道虽然身在方外,可是方外人也有方外之交。” 
  他转过头来,看着老实和尚,道:“和尚呢?” 
  老实和尚瞪了他一眼,道:“道士能有朋友,和尚为什么不能有?” 
  他又瞪了司空摘星一眼,道:“你呢?” 
  司空摘星叹了口气,道:“这里的侍卫大老爷们不但都是高手,而且都是大官,我是个小偷,小偷怕的就是官,所以……” 
  木道人道:“所以怎么样?” 
  司空摘星苦笑道:“所以我是很不想承认陆小凤是我的朋友,只可惜我又偏偏没法子不承认。” 
  木道人道:“很好。” 
  司空摘星道:“很不好!” 
  木道人道:“不好?” 
  司空摘星道:“假如他们要留下西门吹雪,陆小凤是不是一定不答应?” 
  木道人道:“是。” 
  司空摘星道:“假如他们要对付陆小凤,我们是不是不答应?” 
  木道人道:“是。” 
  司空摘星道:“那么我们是不是一定要跟他们干起来?” 
  木道人默认! 
  司空摘星道:“我刚刚已计算过,假如我们要跟他们干起来,我们每个人,至少要对付他们三百一十七个。”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双拳难敌四手,两只手要对付六百多只手,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木道人突然笑了一笑,道:“莫忘记你有三只手。” 
  司空摘星也笑了。 
  他们的笑很轻松,在天子脚下,紫禁城里,面对着寒光耀眼的刀山枪林,他们居然还能笑得很轻松。 
  丁敖他们却已紧张起来,侍卫们更是一个个如临大敌! 
  这一战若是真的打起来,那后果就真的不可想像了。 
  看起来这一战已是非打不可! 
  魏子云面色沉重,双手紧握,缓缓道:“各位都是在下心慕已久的武林名家,在下本不敢无礼,只可惜职责所在……” 
  陆小凤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的意思,我们都懂,我们这些人的脾气,我也希望你能懂。” 
  魏子云道:“请教。” 
  陆小凤道:“我们这些人,有的喜欢钱,有的喜欢女人,有的贪生,有的怕死,可是一到了节骨眼上,我们就会把朋友的交情,看得比什么都重。” 
  魏子云沉默了很久,才叹息着点了点头,道:“我懂。” 
  陆小凤道:“你应该懂。” 
  魏子云道:“还有件事,你也应该懂。” 
  陆小凤道:“哦?” 
  魏子云道:“这一战的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惨不忍睹,这责任应该由谁负?” 
  陆小凤没有开口,心里也一样沉重。 
  魏子云环目四顾,长长叹息,道:“无论这责任由谁负,看来这一战已是无法避免,也没有人能阻止了。” 
  陆小凤沉思着,缓缓道:“也许还有一个人能阻止。” 
  魏子云道:“谁?” 
  陆小凤遥视着皇城深处,眼睛里带着种很奇怪的表情。 
  就在这时,大殿下已有人在高呼:“圣旨到。” 
  一个黄衣内监,手捧诏书,匆匆赶了过来。 
  大家一起在殿脊上跪下听诏: 
  “奉天承运,天子诏曰,召陆小凤即刻到南书房,其它各色人等,即时出宫。” 
  天子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永无更改。 
  各色人等中,当然也包括了死人,所以这一战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文章标题:经典中的经典,古龙名著《陆小凤》决战紫禁之巅--叶西大战原文
文章网址:http://www.phtoo.com/taici/dianyingtaici/2062.html
上一篇:白蛇传说经典台词
下一篇:我的青春谁做主——经典台词之人生哲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相关台词
    无相关信息
台词分类导航
电影台词 -- 电视剧台词 -- 主持人台词
快板台词 -- 相声台词 -- 小品台词
明星台词 -- 三句半台词大全 -- 英文台词
搞笑台词 --
最新文章
推荐台词阅读
热门点击
  1. 有尾巴的小青蛙
  2. 青蛙找医生
  3. 小时候同学爸爸经常下班后骑自
  4. 第40章 华山论剑
  5. 泰戈尔经典语录100条
  6. 68个经典励志小故事大道理
  7. 附录一 成吉思汗家族
  8. 第01章 风雪惊变
  9. 附录二 关于“全真教”
  10. 第九十一回 徐光启荐用客卿 
随机台词阅读